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观者甚众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然,炎赫在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,未必是这样想的。

帮助逸尘和三英佣兵团解除危机,应该是炎赫的主要目的。

“没有,炎赫说了,只要是老大有难,我们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,两肋插刀,也万死不辞!”

皇甫钦涨红着脸,说的是义愤填膺,生怕逸尘不信,还把胸脯拍得梆梆响。

在他看来,炎赫受了逸尘的大恩,不仅和冯馨双双冲王成功,还消除了和未来老丈人之间的误会,炎赫不致于做出内心龌龊的事情。

而皇甫钦本人,更是单纯的想为逸尘提供点力所能及的帮助,根本没有想到那么深层次的问题。

“这个我信,虽然你俩都不着调,但讲义气,不过,这件事不能这么办。”

逸尘不理会皇甫钦的一脸错愕,继续说道:“如果索冥只是出动五百人,佣兵大院根本不需要你和炎赫保护。

既然你俩有这份心,不如按照我的部署,痛痛快快的大干一场,也好在你们两位老爹面前显现威风。”

炎赫和皇甫钦,一个是炎氏家族子孙,又是天罗王国大将军之子,另一个更是王子殿下,未来的天罗王国国王陛下。

尽管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逸尘相信,这两位都是值得信赖之人,只要不被别人利用,绝不可能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情。

逸尘否决炎赫和皇甫钦的计划,实际上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堂堂三英佣兵团,有着近二十万佣兵的实力,尽管大院空虚,却也不怕索冥的区区五百强者。

如果这点事情,逸尘都对付不了,以后还有什么资格和底气对抗幽阴门。

尽管有炎赫和皇甫钦的暗中保护,逸尘可以无需浪费心思,考虑如何应敌,但是,三英佣兵团是自己的队伍,不能完全依靠天罗王国的官方庇护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逸尘不希望把三英佣兵团和天罗王国的官方势力搅在一起,免得留下隐患。

“老大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逸尘的回答,既让皇甫钦敬佩,又让他期待,更多的是不解。

敬佩的是,逸尘处变不惊,有大丈夫气概。

期待的则是,逸尘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,让自己和炎赫立功。

跟这些比起来,皇甫钦更担心逸尘和三英佣兵团的处境。

从感觉上来说,逸尘的修为实力,比不过索冥,而三英佣兵团留守在大院的佣兵,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的,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位。

其余的人数虽多,却经不住那帮如狼似虎的幽阴门弟子冲击。

看起来,逸尘并无取胜之机,甚至三英佣兵团还有覆灭的危险。

皇甫钦实在不知道,逸尘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“你们可以先行观察,索冥到底会安排多少人手进攻佣兵大院,然后,趁着三英佣兵团和他们交手的时候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……”

逸尘诡秘的一笑,扯住神情呆滞的皇甫钦耳朵,如此这般的吩咐一遍。

“哟,我的耳朵,嗯,这样……好像……”

皇甫钦一脸懵懂的听着,嘴里还不住的叨咕着。

随着逸尘分析的深入,皇甫钦的脸上逐渐展开了笑容。

之前紧锁着的,如同包子一般的褶皱,也慢慢消失无踪。

“怎么样?”

逸尘放开了皇甫钦,轻声问道。

既然要动用天罗王国官府的兵力,那就不能把目标锁定在区区五百人身上。

一只羊也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。

炎赫和皇甫钦这一对宝货,可不就是两只羊么。

要干,咱就干大的,免得炎大将军和国王陛下,老是说这俩宝货没出息,这回就来点出息看看。

“我觉得能行,不知道炎赫那混小子怎么样。”

皇甫钦满脸洋溢着幸福的表情,仿佛下一刻,他就要君临天下一般。

自己得意的同时,还不忘把不在场的炎赫,拿出来开涮。

“炎赫那边没有问题,我就担心你掉链子。”

“老大,你放心,我不可能掉链子!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绝对!”

“那好,你可以滚蛋了。”

“老大,我……”

皇甫钦没有想到,自己来时的目的,被逸尘一番言语,瞬间改变了方向。

心里一阵热乎,也就不管被逸尘毫不客气的驱赶了,皇甫钦心满意足的哼着小曲儿,蹦蹦跳跳的离开了佣兵大院。

临出门的时候,皇甫钦回过头,意味深长的看了逸尘一眼,露出一丝得意,说了一句:

“老大,三天后的观战现场,你会有意外收获……”

“什么意外收获?”不等逸尘问出来,皇甫钦的身影早消失在了虚空之中。

虽然感觉皇甫钦哪里还有点不对,但逸尘也懒得纠结,匆匆离开佣兵大院,布置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田氏家族和肖家的三场较量,虽然不能称之为都城最强者之战,却也代表了都城近年以来的最高层次战斗。

特别是其中两场战王强者之间的对决,更是牵动着都城修武者的心。

三天,对于双方来说都没有太多的准备时间,不过,一对一的战斗,更多的是凭实力。

至少在都城修武者心里,田氏家族必败无疑,肖占豪此举无非是利用田涛的年轻气盛,将对方引入之间的圈套。

尽管田涛和田氏家族的大长老,均是战王强者,但相对于老牌的王者肖占豪兄弟二人来说,简直是稚嫩至极。

即便将田涛和大长老的战力加起来,恐怕也不够肖占豪一人对付。

肖战元未必有以一对二的实力,但单挑田涛和大长老二人中的任何一位,想来也是三个指头捏田螺——十拿九稳的事儿。

有人猜测,田涛篡位心切,急于逼迫田贵银认可,给自己脸上贴金,才会铤而走险,招惹肖家。

也有人认为,田贵银见田涛将田家拍卖行打理的有声有色,生怕田涛功高盖主,便有了调离田涛之意,惹得田涛狗急跳墙孤注一掷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推测,在没有得到田氏家族的正式说法之前,都坚持认为自己是最正确的。

还有不少人争辩得面红耳赤,谁也听不进别人的意见。

只有一点,大家的意见非常一致,那就是田氏家族必败,而且是惨败!

以洪胜为代表的七家中型拍卖行,更是对田涛答应肖占豪的提议,感到莫名其妙。

田家拍卖行能够顺利晋升,田涛功不可没,在整个拍卖行业,都算得上大名鼎鼎了。

仅凭此一点,田贵银就没有理由将田涛撤换,除非田氏家族所有人的脑子都出问题了。

以他们的了解,田涛并不是一位争权夺势利欲熏心的人,篡位一说似乎有些可笑。

不过,田氏家族和肖家对抗,对于七家中型拍卖行,倒是一件好事。

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两家大型拍卖行开战,必有一家大伤元气,即便是获胜的那家,也要耗费一定的时日,才能完全复原。

如此一来,都城的大型拍卖行,又变成了两家,而原有的八家中型拍卖行,却只剩下七家了。

少一个竞争对手,就预示着自己的买卖多了一份创利的空间。

洪胜等人,希望两家打得越激烈越好,反正是坐山观虎斗,有机会欣赏战王强者的两两对决,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。

抱有这种想法的人,其实还有很多,一些排名接近于田氏家族的二流势力,期待着肖家对田氏家族施以重创,以便提升自己家族的排名。

看似两个家族之间的纷争,却把整个都城的家族势力都惊动了。

肖家这一次显得很大度,允许都城任何势力的修武者,前往肖家地界现场观看,这难得一见的王者之战。

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不等田氏家族和肖家的战局开始,位于都城前山的一片空地上,就挤满了前来观战的人群。

较量的场地,被肖占豪安排在肖家地界之内,两座小山交界的一处平坦山坳中。

三面是山,一面临路,山坳面积巨大,中间有一处凸起的平台,正是这次三场较量的战场所在。

日上三竿,正好从临路的东面照射过来,给山坳带来了光亮。

平台的两边,有一些石凳石椅,虽然不如木凳竹椅坐得舒服,倒也显得贴近自然。

“那不是温特家族的温特雷家主吗,他可是都城家族势力中的第一强者……”

“你看,那个看起来凶巴巴的据说就算幽阴门的长老,怎么也跑到这儿来凑热闹了?”

“咦,温特雷对面的那位年轻人,好像面生,不知道……”

“切,孤陋寡闻了吧,他就是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,和田涛称兄道弟的。”

“不会吧,才几岁啊,就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看不出。”

“崔氏家族也来了两位长老,崔龙崔虎两兄弟怎么没来?”

“那有什么奇怪的,人家冯氏家族根本就没出现……”

没有什么地位,或者修为不够的,只能在山坳中找个位置,坐着也好蹲着也罢。

只要能够观战就行,反正不敢到平台两旁的石凳石椅就坐,省得被那些身份高贵的强者给轰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