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众怒难犯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得到失败消息的肖占豪,心里把崔龙恨之入骨,若不是眼前事情未了,恐怕他要亲赴田氏家族的战场,向崔龙讨回公道。

“肖家主,既然肖家输掉了比试,那就践行诺言,将田贵银交给田氏家族吧。”

就在肖占豪痛心疾首的时候,逸尘冷冷的声音传来。

三场较量,重伤四人,田氏家族大长老遭到肖占豪的雷霆之击,伤势危急,经由逸尘施救,现已脱离危险。

田涛侥幸取胜,重创肖战元,自己也被肖战元的能量击伤,虽然生命无忧,却也要及时调养方可尽快痊愈。

田氏家族参战三人,仅二长老一位伤势较轻,基本不用治疗。

反观肖家这边,三长老伤不致命,静养调理一段时日便可痊愈。

肖战元被短剑王兵所伤,表面上看起来,伤势尚有复原的可能。

但实际上,短剑王兵此种肖战元胸口,不仅重创了他的躯体,更是剥夺了肖战元的部分生机。

由于肖战元不愿意实施魂灵脱逃之术,致使躯体受损严重,即使疗伤得当,也会失去部分修为。

如果没有机缘巧合,肖战元在十年以内,未必能够恢复到战王强者的修为。

倒是肖占豪无伤无病,顺利击败大长老,自己却没有受伤,此刻还是精力充沛。

“呵呵,我肖家这一战失利,并不会伤及根基,依然还是都城四大家族之一。”

听到逸尘的催促,肖占豪冷笑一声,继续说道:

“愿赌服输,我倒是想交出田贵银,可田贵银在哪儿,我并不知道啊。”

说完,两手一摊,显得很无辜的样子。

承认输了,却交不出田贵银,肖占豪的无赖嘴脸尽显无遗。

“胡说!你在温特其面前明明承认过,田贵银就在肖家。”

田氏家族二长老闻言大怒,用手指着肖占豪,厉声说道:

“肖占豪,快交出田贵银,否则肖家将不得安宁!”

在场之人,没有谁比二长老更急于见到田贵银。

时至今日,拍卖公会申特使一案尚未拿到真凶,所有迹象表明,田贵银与此案存在重大关联。

如果找不到田贵银,田涛将要承担一切后果,田家拍卖行也面临倒闭。

二长老为自己曾经的行为深感懊悔,只有在见到田贵银之后,将申特使一案弄个水落石出,才能给自己赎罪。

“不得安宁,说的轻巧,就凭你?”

肖占豪微微释放战气,就将二长老的手指逼退。

即使此战落败,但肖家底蕴还在,并不是田氏家族就可以恣意妄为的。

“温特家主,你觉得应该怎么办?”

见二长老和肖占豪争辩,逸尘看着对面的温特雷,出言问道。

温特雷和逸尘,是这次比试的仲裁,有权力监督双方履行诺言,兑现约定的条件。

现在田氏家族获得胜利,逸尘自然赞同二长老的要求。

不过,逸尘并没有提前表态,而是想看看温特雷对此有何说法。

“那个……按理说,肖家应该交出田贵银,不过,田贵银不在肖家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”

温特雷也不推辞,先是肯定二长老的要求合理,却又话锋一转:

“可以责令肖家主,协助田氏家族查找田贵银的下落,等有了消息,再做理论……”

温特雷是温特家主,也是背后和肖家的合作者之一。

肖占豪交不交出田贵银,对于温特雷来说并不重要,但肖家战败,却让温特雷有点幸灾乐祸。

表面上,温特雷是在帮助肖占豪推脱,实际上则是希望逸尘和肖占豪产生摩擦。

“温特家主,这就是你的仲裁结果?”

逸尘面露不屑,冷声说道:“当着这么多江湖朋友的面,你不脸红吗?”

“肖家出尔反尔,原来是有温特家族撑腰……”

“怪不得肖占豪有恃无恐了。”

“堂堂都城家族第一强者,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公然袒护肖占豪……”

“这其中必有猫腻!”

“让肖家兑现承诺!”

观战者中见明显处于弱势的田氏家族,意外获得胜利,不由得对田涛高看一眼。

任何比赛,只要是与己无关的,旁观者都希望看到冷门出现。

既保证了比赛的激烈,又满足了自己内心潜在的期待。

当肖占豪耍赖,温特雷袒护的时候,观战者们都有一种义愤填膺的感觉。

只是处于对肖家和温特雷的惧怕,才不敢公开指责,以免遭到对方的打击。

但是,田涛早已在观战者中,安插了部分田氏家族弟子,分散在各个角落。

带头提出质疑的,自然是田氏家族弟子,他们根据二长老的眼色,将预先就排练过的说辞,有选择的喊出来。

观战者们想说又不敢说的话,被别人先说了,心里有点不服。

有几位胆子大性子急的,实在按耐不住,跟着田氏家族弟子就嚷了几嗓子。

嘿,还别说,吼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。

还有一些观战者,偷偷看了看温特雷,见对方脸色不太好看,却没有出手的意思。

禁不住也尝试着跟风,压低着嗓子,轻轻地叫出声。

等确认没有危险,才扯起嗓子,大声指责起来。

于是,偌大的山坳中,群雄激愤喊声震天,矛头全部指向温特雷和肖占豪。

“安静,安静!”

满脸尴尬的温特雷,站起身,以浑厚的王者之气,将自己的声音传出去。

等观战者的声音逐渐停止以后,温特雷才转过身,对着肖占豪说道:

“肖家主,众怒难犯,我也帮不了你了,赶紧按照约定的办吧。”

看起来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,但温特雷心里其实很开心。

谁让你肖占豪自作聪明,被田氏家族大长老的话一激,就二货兮兮的冲上台去,把肖战元留给田涛,导致了肖家的失败。

温特雷曾经暗示过肖占豪,却没有改变肖占豪的决定,这怪不着温特雷,是肖占豪这叫活该。

“温特家主,你……”

肖占豪没有想到,仅仅是观战者的几句牢骚,就让温特雷胆怯了。

原本说好的共同进退,以田贵银牵制田氏家族,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又要变卦了。

转念一想,或许是温特雷故意做给别人看的,咱可千万不要露馅。

于是,肖占豪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面孔,喃喃说道:

“要是田贵银在肖家,我一定交出来,可是……”

田贵银在肖家的反常表现,让肖占豪觉得其中可能隐藏着,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。

否则,田涛已经就任家主,有没有田贵银对于田氏家族来说,不算很重要。

但是,不管是田涛,还是二长老,都口口声声让肖占豪交出田贵银,就连逸尘也似乎对田贵银很感兴趣。

越是这样,肖占豪越是怀疑,更是不愿意兑现诺言了。

肖占豪想着,只要温特雷不施加压力,田氏家族就拿自己没辙。

应付过了眼前局势,等回去以后,好好审问田贵银,一定能挖出点什么。

所以,即便温特雷改变态度,肖占豪也不肯照办,硬是一口咬死不知道田贵银的下落。

然而,肖占豪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断断续续的呼救声,从山坳外的肖家地界传来。

“二叔,爹爹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顺着声音看去,远远地有一队人马,正朝山坳奔来。

队形混乱,像是逃荒的流民,速度倒是飞快。

“七儿?”

不用见面,肖占豪就听出来,求救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肖七。

这肖七从小就跟在肖战元身边,跟二叔的感情,比自己的亲爹肖占豪还要深。

即使是慌乱中求救,也本能的把二叔肖战元放在第一位。

如果昏迷中的肖战元,能够听见这样的呼喊,恐怕也会高兴得立即醒来。

反观肖占豪,此刻根本没有心思计较这个,一眼看到肖七一伙人,一边跑着还一边推搡着。

那个被绑住双臂的人,在肖七等人的推搡下,步履踉跄,一个不小心,便被推趴在地。

“田涛,救救三叔……”

那人趁着倒地,将嘴巴狠狠地往地面凸起的岩石上摩擦着。

等后面的肖家弟子把他拉起来的时候,他终于弄掉了堵在嘴里的破布,不顾一脸鲜血,就张开大嘴没命的喊着。

“三叔!”

“老家主……”

田涛和二长老同时喊出声,二长老更是将身形往前一窜,飞一般的掠了过去。

身上饱受伤痛困扰的田涛,挣扎了两下,终究无力的坐回到石椅上,眼看着二长老掠向田贵银。

被绑着的人,正是田氏家族的前任家主田贵银。

或许是觉得肖占豪不会放过自己,田贵银故意跌倒,这才露出了嘴巴,发出了求救声。

“慢着——”

见二长老身体启动,肖占豪猛喝一声,如同闪电般的离地而起。

尽管二长老急速奔袭,却被肖占豪后发先至。

“爹爹,肖家毁了……”

气喘吁吁的肖七,好不容易见到了肖占豪,总算安全有了保障。

哭丧着脸,向肖占豪说明了事情原委。

肖占豪和肖战元兄弟二人,将田贵银藏进密室,安排好‘请君入瓮’的计划之后,便带着三长老等强者,赶赴山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