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留下脑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只体型大得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烈焰魔鹰,等着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,伸着长长的尖嘴,张开脚上的利爪,兜头就往下扑。

这还不算,另一边,一堵墙似的庞大身躯,横亘在温特其面前,却是六阶魔兽玄风豹!

巨大的脑袋晃悠着,鼓动起阵阵能量涟漪,形成一层层的杀气光圈,正向温特其笼罩下来。

“傻猫,这家伙有点干瘪,还缺了一只胳膊,吃起来估计不怎么样。”

烈焰魔鹰有点看不上温特其,觉得可利用的价值太小。

“鸟儿,瘦点不油腻,对你的减肥有好处。”

傻猫在认识逸尘之后,基本上就不再吃人,改吃酱肘子卤兔腿了。

但是,烈焰魔鹰一直生活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性。

不管是兽类,还是禽类,只要自己有能力抓住的,都不会轻易放过。

即便是人类,在烈焰魔鹰饥饿的时候,偶尔也会抓来打打牙祭。

和傻猫和好后,被傻猫灌输了不少,从逸尘那儿学来的‘知识’,烈焰魔鹰的习性稍微有些微调。

那就是,不再主动猎杀人类,除非是人类对自己有威胁。

当然,如果是敌人,则不在禁止范围之内。

就像之前,傻猫认准温特雷是逸尘的敌人,便鼓动烈焰魔鹰将其猎杀,只可惜被温特雷跑了。

烈焰魔鹰一路赶来,早已饥肠辘辘,仅仅吞下了温特雷肩膀上的一块肉,根本就不能填饱肚子。

眼前的温特其,瘦是瘦了点,而且还少了一只胳膊,不过好歹也有那么大块头,暂时应付一下自己的五脏庙,应该还是可以的。

“那就凑合着吃吧。”

烈焰魔鹰咽了咽口水,心不在焉的说道。

“孽畜,不要啊……”

被傻猫释放的杀气光圈逼迫,又遭到烈焰魔鹰的威势碾压,温特其想要全身而退,恐怕没有那么容易。

听着傻猫和烈焰魔鹰聊得起劲,仿佛温特其早就是早就的口中之食,这让温特其十分气愤。

即使惶惶如丧家之犬,但温特其也是堂堂七尺男儿,岂能被两只来历不明的魔兽如此戏弄。

哪怕是拼死一搏,温特其也不肯束手就擒。

生死攸关,温特其面对傻猫和烈焰魔鹰的步步紧逼,不得不强打精神勉力应战。

然而,不等温特其完全释放出自身的王者之气,就遭到了烈焰魔鹰的迎头痛击。

别看傻猫和烈焰魔鹰联手,都没有从温特雷身上占得多少便宜。

可在温特其面前,那是绝对的稳操胜券。

咝~~

烈焰魔鹰的尖嘴,啄在温特其断臂的伤口上,细长的鹰钩从伤口中,硬生生的扯出一块血淋淋的肉来。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原本就受到逸尘重创的温特其,哪里经受得起烈焰魔鹰的残酷折磨。

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温特其浑身剧烈的颤抖着。

想要摆脱烈焰魔鹰的控制,却被傻猫的杀气光圈,释放出的强势威压所逼迫。

稍有疏忽,又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疼痛。

眼睁睁的看着,烈焰魔鹰的利爪,插入自己的身体,并往两边撕扯。

温特其睚眦欲裂,偏偏还没有办法逃脱,胸口处的伤口越来越大。

疼痛已经不太明显,周身逐渐麻木,面对两位修为实力并不弱于自己的六阶魔兽,伤重温特其连逃命的机会,都被完全剥夺了。

哗啦啦……

温特其的胸腔,从上到下撕开了一条裂口。

里面的内脏,逐渐暴露在外面,傻猫依然催动着杀气光圈,防止温特其困兽犹斗。

烈焰魔鹰则轻轻地张开鹰嘴,伸到温特其被撕开的胸腔里,鹰钩微微一拉,便将温特其的内脏扯出来。

也不管温特其伤口的血肉模糊,烈焰魔鹰就趁热大快朵颐起来。

烈焰魔鹰最喜欢吃兽类的内脏,特别是新鲜的热乎乎的。

尽管温特其没有一般兽类那样肥硕,但最起码也够自己撮上一顿的。

傻猫皱了皱眉头,将面部那个‘王’凝聚在一起,看着烈焰魔鹰正享受着饕餮大餐,说不出的一种感觉。

遇见逸尘之前,这样的场景也是傻猫的最爱,尽管‘改邪归正’,但傻猫永远也不会忘记曾经的乐趣。

只不过,已经答应过逸尘,傻猫就没想过要食言而肥,便强忍着内心的冲动,把眼光转到别处。

“啊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亲眼见到自己的内脏,被烈焰魔鹰吞食殆尽,温特其感觉体内莫名的空虚。

不仅没有能力施展自己的修为,就连体内的王者之气,也在迅速流失。

此刻的温特其,才真正后悔起来。

如果不是觊觎逸尘手中的苍木剑,温特其就不会遭到重创。

以全盛状态面对傻猫和烈焰魔鹰,即使没有取胜的可能,至少能够从容逃命。

被逸尘斩断手臂,温特其认为是意外,并没有想过放弃自己的躯体,只想着等恢复之后,再找逸尘报仇。

但是,烈焰魔鹰的凶残,让温特其意识到,这副陪伴了自己一百多年的躯体,恐怕要和自己告别了。

没有了内脏,王者之气也不能掌控,如果继续迷恋这副皮囊,温特其生怕自己连生存的机会都要失去。

摆在温特其面前的路有两条,自爆,或者魂灵脱逃。

选择自爆的话,需要一定的能量支撑,温特其必须尽快行动才行。

但是,温特其想都没想,就放弃了这个选择。

战王强者的自爆,可以产生巨大的杀伤力,只要温特其实施自爆,旁边的傻猫和烈焰魔鹰,基本上不会存在全身而退的可能。

以自己一条命,换取两个敌人的灭亡,温特其似乎没有吃亏,甚至还大占便宜。

不过,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温特其神形俱灭,将堕入轮回,失去重新做人的机会。

不管杀灭了多少敌人,自己若是死了,一切将变得没有意义,这就是温特其放弃的原因。

那么,唯一剩下的,就只有魂灵脱逃一条路可走了。

尽管同样会失去躯体,但温特其可以留存自己的魂灵,一旦找到合适的宿主,就有机会‘重新做人’。

两权相害取其轻!

倏~~

微弱的一道黑光闪过,温特其舍弃了自己的躯体,实施魂灵脱逃之术,为自己保留了继续生存的希望。

“啊呜,跑了?”

正吃得起劲的烈焰魔鹰,感觉到了一丝异样,稍稍抬起脑袋,看了看傻猫问道。

“跑了,你别全部吃完,得把脑袋留着。”

傻猫淡淡的说道,不敢把脸转过来。

温特其实施魂灵脱逃,以傻猫和烈焰魔鹰的修为实力,几乎是不能阻止的。

傻猫一直催动杀气光圈,将温特其压制,就是怕温特其狗急跳墙,临死之际来个自爆。

等烈焰魔鹰顺利破开温特其胸腔,并撕扯内脏,泻去了温特其的王者之气,傻猫知道,就算温特其要同归于尽,也是难以做到了。

“差不多了,那么丑的脑袋,你要干嘛?”

吃饱了的烈焰魔鹰,将温特其的脑袋扔给傻猫,然后把脖子扭转,尖嘴插入背上的羽毛之中。

狠狠地蹭了几下,擦去嘴上的血迹,再用鹰钩梳理自己身上的羽毛。

“拿给老大看看。”

傻猫看见烈焰魔鹰经过梳理后的羽毛更加漂亮,不由得将自己的脑袋凑过去。

“滚……”

傻猫一脸猥琐的神情,把烈焰魔鹰吓了一跳。

避瘟神般的身体后撤,躲开傻猫的脑袋,利爪随即张开,做出一副正当防卫的样子。

“咳咳……我是看你羽毛上还有血迹,想帮你舔干净。”

傻猫被识破意图,只得讪讪的陪着笑脸,顺便找了个借口,以掩盖自己的不轨之心。

“那个,不是说要找老大吗,走吧。”

话虽如此,烈焰魔鹰的利爪还是正对着傻猫的脑袋,防止傻猫趁机对自己实施偷袭。

“傻猫,小心!”

天空中猛地响起吼声,随即一个俊朗的面容出现在傻猫面前。

“老大——”

傻猫一见来人,喜出望外的欢叫起来。

“别动!”

逸尘一声断喝,手中的苍木剑横在傻猫身前,虎视眈眈的看着烈焰魔鹰。

温特其逃离之后,逸尘也没有心思追赶,只是按照自己的判断,去查找温特雷和无痕的下落。

远远地,逸尘就发现了傻猫,被烈焰魔鹰的利爪威胁着。

一惊之下,连忙展开身形,急速的掠到傻猫身边,想要给傻猫解围。

上次在玄天宗山门,傻猫曾经和烈焰魔鹰交过手,逸尘知道,烈焰魔鹰的修为实力,超出傻猫一些。

后来又听说了傻猫和烈焰魔鹰曾经有过的纠葛,逸尘怕烈焰魔鹰报复傻猫。

虽然心里对傻猫半年多不见踪迹有点不满,但看到傻猫危险,逸尘还是非常担心。

“老大,赶快收起来,别伤了鸟儿。”

出乎逸尘的预料,傻猫不仅没有感激,反而纵身而起,挡在烈焰魔鹰身前,指着苍木剑说道。

“鸟儿……傻猫,你这是?”

从傻猫的眼神中,逸尘看到了一丝羞涩,便疑惑的看了看傻猫和烈焰魔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