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杀一儆百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话的同时,皇甫钦将自身的王者之气释放出来,形成一股威势浩大的能量涟漪。

能量涟漪在呼啸着的风声中,急速的席卷而至,将对面的两位战王强者,锁定在目标之中。

“那就战个痛快!”

皇甫钦出手了,炎赫岂能落在后面,当下伸手一探,一根狼牙大棒随之出现。

呼——

将王者之气输入到狼牙大棒之中,炎赫双手挥舞起来。

沿着皇甫钦释放出的能量涟漪运行方向,炎赫顺势而上,狼牙大棒的呼啸声,如同催命符一般,充斥了大院上空。

皇甫钦和炎赫相交多年,以兄弟相称,相互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。

偶尔的一个眼神,就知道对方的心思,看似随意的举手投足之间,都是凌厉的攻势。

“弥长老,上!”

见皇甫钦和炎赫来势凶猛,那位被称作于长老的,对着另一位一挥手,怒喝一声,随即展开身形。

“呃……”

弥长老微微有些皱眉,但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进攻的方式。

于长老虽然率先冲上去,看起来奋勇争先,但实际上并非如此。

皇甫钦和炎赫两人,尽管都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但炎赫冲王成功不久,经过稳固修为之后,勉强比一般的战王初阶低层强者,要稍稍强一点。

而皇甫钦晋升王者,已有很多年,只是苦于缺乏修炼资源,才一直没有更进一步的提升。

前段时间,由于擅闯温特家族仓库,遭到温特雷的重创,皇甫钦被逸尘安排在日月空间疗伤。

得到地心玄土的滋润,皇甫钦因祸得福,重伤痊愈之后,修为也顺利的突破到战王初阶中层的境界。

两相比较,皇甫钦的修为要比炎赫,硬生生的高出一个档次。

弥长老和于长老二人,都是战王强者,岂能分不出皇甫钦和炎赫的高低。

相对而言,于长老的实力,稍强于弥长老。

按理说,于长老应该直接冲向皇甫钦,把炎赫留给弥长老才对。

但是,于长老却提前选择了炎赫,并将身形一掠,避开了皇甫钦的正面,和炎赫交上了手。

弥长老暗自咒骂,平时的时候,两人也是兄弟相称,一向互有礼让。

到了关键时刻,于长老却选择了实力较弱的炎赫,把皇甫钦这个烫手的山芋,交给了弥长老。

尽管弥长老心里暗暗叫苦,但索冥曾经吩咐过,温特家族乃幽阴门在都城的立足之地,不容有失。

只要温特家族有难,两位长老必须全力以赴,否则便是抗命不尊,将要遭受幽阴门惩罚。

无奈之下,弥长老只得硬着头皮,打起十二分精神,迎向了修为实力超过自己的皇甫钦。

四位战王强者,在温特家族大院之上的虚空中,两两相遇,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厮杀。

哗~~

皇甫钦精力充沛,战意十足,一双肉掌,卷起呼呼风声,毫不留情的攻向幽阴门的弥长老。

轰~~

幽阴门的于长老,则拳**加,将自身的王者之气尽情宣泄,对炎赫发动极为猛烈的攻势。

四人中,皇甫钦的修为最高,炎赫垫底,弥长老和于长老则介于二人之间。

一经交手,首先是皇甫钦占据了较大的优势,步步紧逼,将弥长老压制得举步维艰。

虽然竭力支撑,弥长老也只能通过不断变换的步法,勉强与皇甫钦周旋。

面对弥长老的游斗,皇甫钦很是恼火,若不能尽快解决弥长老,时间拖得越长,炎赫的处境就愈发艰难。

于长老的修为高出炎赫,却不急于结束战斗。

拳脚中,并没有倾尽全力,只是处处压制着炎赫,似乎只要占据优势局面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“于长老,你……”

弥长老被皇甫钦的威压逼迫得喘不过气来,希望于长老尽快击败炎赫,以便帮自己解围。

但于长老在稳占优势之后,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,让弥长老深感绝望。

“弥长老,你先坚持住,等我解决了这小子,就来帮你。”

于长老嘴里应付着,手上的攻势反而缓了下来。

他知道自己不是皇甫钦的对手,只有等弥长老尽量的多消耗皇甫钦的王者之气,才有可能削弱皇甫钦的实力。

最好是两败俱伤,于长老就可以从容击溃炎赫,再收拾皇甫钦和弥长老的残局。

于长老自认为无论是修为实力,还是办事能力,都比弥长老高出不少,但多年以来,两人在幽阴门中的地位,却是平起平坐,甚至有的时候,弥长老还以老资格自居。

如果在击退来犯之敌的同时,通过皇甫钦之手,给予弥长老重创,这对于于长老来说,是一个最好的结果。

相反,皇甫钦和炎赫二人,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
皇甫钦心心念念的,想速战速决,免得炎赫面临危机。

而炎赫则要设法拖住于长老,不让皇甫钦临战分心,被弥长老抓住破绽。

王者之战,虽然更多的靠自身实力,但是,皇甫钦和炎赫都为对方着想,发挥出的战力,自然超出了正常的水平。

嘭~~

趁着弥长老心神不宁,皇甫钦瞅准机会,一掌拍在弥长老的肩上。

尽管没有重创对方,却也将弥长老从虚空打落,宣告了皇甫钦的胜利。

看着弥长老跌落的身体,皇甫钦并没有赶上前去将其重创,而是在第一时间,挡在了炎赫和于长老中间。

“啊……”

自以为稳操胜券的于长老,没有想到弥长老如此不堪一击。

见皇甫钦生龙活虎,根本没有一点伤痛,杀神般的立于中间身前,于长老不由得大惊失色。

“趴下——”

炎赫怒喝一声,从皇甫钦身后绕过来,手中的狼牙大棒正击中于长老面门。

于长老面对皇甫钦,心里慌张,虽有防守之意,却没料到一直处于劣势的炎赫,居然趁势偷袭。

猝不及防之下,修为实力不弱的于长老,如同一团烂泥,软绵绵的飞出了好远,再急速坠往地面而去。

原本是各有顾忌的局面,却由于双方的心态不同,变成了一面倒的结果。

幽阴门两位战王强者级别的长老,还没有完全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,就被皇甫钦和炎赫击败。

“大胆狂徒,简直是不知死活!”

炸雷般的声音响起,温特雷的身形凭空出现。

无痕已经不在温特雷的手中,此刻的温特雷,一脸怒气。

一经现身,便径直向皇甫钦和炎赫扑来,欲以雷霆之击,将二位来犯之敌斩杀与当场。

将无痕掳至温特家族,温特雷的目的,就是要逼迫无痕,以特殊体质所产生的特殊手段,救活岑一男。

但是,温特雷还没有来得及未必无痕,就接到了温特家族大院守卫,发出的敌袭警报。

本以为,大院中有两位现成的战王强者,应付区区不明身份的闯入者,不会存在问题。

可不到片刻的工夫,幽阴门的两位长老,就由于自己的心怀鬼胎,而迅速落败。

不管温特雷愿不愿意,都必须以温特家族的整体利益为重。

如果一意孤行,不顾家族危机,强行逼迫无痕救治岑一男,温特雷能不能救回儿子不敢说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一定会伤了所有温特家族弟子们的心。

迫不得已,温特雷只好强忍内心纠结,将无痕藏于密室之中,返身来到大院,直面皇甫钦和炎赫。

歘歘歘……

一阵阵破空声传来,炎赫率领的两万精兵,除了部分依然留在温特家族大院之外候命,其余的绝大部分,都趁着于长老和弥长老的败退,而强行闯入大院。

一万多名乔装改扮的兵士,浩浩荡荡的闯进温特家族大院,让严阵以待的温特家族弟子们,感到了莫名的心虚。

尽管以温特家族的底蕴和实力,并不会惧怕家族被侵占。

但是,这些兵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,以及一种说不出来的凛然之气,全面压制了温特家族弟子们的发挥。

莫名其妙的心悸,使得弟子们无法迅速的组织好最佳防御阵型。

兵士们一鼓作气的冲击,让温特家族弟子们更加觉得不可力敌,都不自禁的往后退去。

“慌什么,顶住!”

温特雷正要出手对付皇甫钦和炎赫,却被地面的局势弄得心烦意乱。

弟子们若是在对付的强烈攻势下,出现溃败的势头,将严重的打击到整个温特家族的信心。

嘭嘭~~

顺手一掌,击毙了退得最快的两位弟子,温特雷要以最强硬的手段,阻止弟子们的退却。

临战士气,决定了战斗的胜负,温特雷不希望由于弟子们的溃退,给温特家族带来负面影响。

杀一儆百!

果然,掌毙两位弟子,换来了暂时局势的稳定。

温特家族弟子们,在温特雷的淫威之下,组织起一次次强有力的攻势。

将训练有素的兵士们,又硬生生的逼退数丈,背后已经是大院的围墙了。

“杀!”兵士中,有人怒吼一声,很快便得到了回应。

既然无路可退,何不放手一搏,军人的职责就是不惜一切的完成任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