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被困密室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只有稍微清醒一点,皇甫钦的脑子才可以正常运转,新的主意顺利形成。

上次潜入温特家族地下仓库,皇甫钦为了查看守卫们的数量和修为实力,特意躲到仓库旁的密室中,等待了一段时间。

密室不大,只有一丈见方,里面并没有摆放什么贵重之物,想来只是地下仓库的一个陪衬而已。

根据留存于脑中的印象,皇甫钦悄悄靠近了那间密室。

嘭~~

啪~~

地下仓库门口的守卫,虽然都是战帅强者,有两位甚至达到了战帅高阶级别的修为。

但对于神出鬼没的皇甫钦来说,再多几位也是白搭。

将七八名守卫尽数斩杀之后,皇甫钦又警惕的看了看周围,并默默等待了一盏茶时间,这才到了密室门口。

密室建在坚硬的岩石之上,周围三面也是极其坚韧的顽石,只留下对着地下仓库的那面,被一扇铁门锁着。

整间密室,就像是在巨石中挖出了一个一丈见方的大洞,如果不是上次误打误撞的潜入过,皇甫钦根本就不会知道这样的所在。

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皇甫钦记得,上次一掌打碎了铁门上的铜锁,就轻易的进入密室,没有遇到一点危险。

砰!

没有悬念,修为已经晋升到战王初阶中层的皇甫钦,连手指都没有碰到铜锁。

仅仅是少许的王者之气,就足以将铜锁轰得跌落地下。

吱嘎嘎……

铁门有点生锈,推起来的声音很刺耳。

皇甫钦顾不了许多,一把拉开门,便进入密室之内。

“无痕,你在吗?”

还没有适应密室内的光亮,皇甫钦就嚷嚷起来。

打开铁门的刹那,皇甫钦就感知到一丝战王强者的气息,尽管不能判断对方的身份,但皇甫钦有理由相信,被关在密室之中的人,一定就是无痕。

没有回应,也没有动静。

皇甫钦压低嗓子,连喊了几声,都没有听到无痕的声音。

奇怪。

皇甫钦定了定神,又揉了揉眼睛,终于看清了密室内的情形。

依然只是一点杂物,零散的放着,墙角处出现一个背朝外面的绿色身影。

“无痕——”

惊喜交加的皇甫钦,连忙来到无痕身边,伸手探了探对方的鼻息。

虽然还没有看到正面,但皇甫钦确认,此人绝对就是无痕。

温特雷将无痕掳到温特家族之后,皇甫钦在第一时间,就和炎赫向大院发起攻击。

这么短的时间,温特雷又惦记着岑一男的安危,自然不会将无痕斩杀。

随手丢到密室之内,等解除了温特家族危机,再来逼迫无痕救治岑一男,这应该是温特雷的正常做法。

事实上,皇甫钦并没有判断错误,躺在密室墙角的绿色身影,正是前往都城寻找逸尘的无痕。

只不过,此刻的无痕,被温特雷封住了血脉,口不能言身不能动,只能瞪着美丽的大眼,恶狠狠的看着皇甫钦。

“咳咳,你先别恨我,我得让你恢复自由。”

皇甫钦避开无痕的眼光,将自身王者之气释放,希望迅速解除无痕被封的血脉。

嗡~~

一股强劲的能量涟漪,冲击在无痕的肩颈处。

无痕柔弱的身体微微一颤,便又蜷曲起来。

“那个……得罪了。”

凭空释放的能量,并不能冲开无痕的血脉。

稍经犹豫,皇甫钦不顾无痕直射而来的恶毒眼光,一把将无痕扶起。

一掌抵住无痕后背,再将王者之气缓缓输入无痕体内。

“吁……”

随着无痕身体的变化,皇甫钦总算有了一种大功告成的感觉。

这可是老大的女人,万一有个闪失,再将一辈子都不得安宁。

啪啪!

皇甫钦刚要松口气,却见眼前一晃,脸颊上发出两声脆响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无痕恢复过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给了皇甫钦两个清脆的大耳刮。

皇甫钦满脸羞愤的看着无痕,不知道这丫头为啥要这样。

“你这个王八蛋,姑奶奶上了你的臭当!”

看了看皇甫钦微微肿起的脸颊,无痕从地上站起来,柳眉倒竖,一手叉腰,另一只手指着皇甫钦的鼻子,就是一阵大骂:

“听了你的馊主意,差点把逸尘害死,温特雷都战王中阶了,你居然不告诉我!”

原以为和温特雷有一战之力,却不料,人家温特雷根本就没费什么事,就把自己给制住,扔进这间密室。

要不是温特雷挂念岑一男,没有心思应战,恐怕逸尘也要丧命在山坳之中了。

虽然身体被温特雷控制,但无痕的脑子依然能够运转,而且还转的很快。

思前想后,这一切都是皇甫钦搞的鬼,要是逸尘有什么三长两短,无痕绝对要找皇甫钦拼命。

“那啥……我也是好心好意帮你,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”

皇甫钦摸了摸被打肿的脸颊,一脸委屈的样子。

温特雷的实力,皇甫钦很清楚,可温特家族大院的黑气,却完全出乎皇甫钦的预料。

不仅如此,无痕出现在山坳的时候,皇甫钦本来准备去帮忙的,却被逸尘安排到了温特家族大院之外。

“说得好听,看你现在这脸相,就不是啥好东西!”

无痕兀自气咻咻的责骂,特别是看到皇甫钦那张易过容的脸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好好的一个人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可见其心里一定没想着什么好事。

“姑奶奶,你冤枉死我了。”

皇甫钦想哭却哭不出来,自己易容偷袭温特家族,明明都是老大出的主意。

到了无痕这里,竟然又多了一条罪状。

“你先别死,等逸尘没事了,再慢慢收拾你。”

无痕活动了一下身躯,觉得血脉运行基本正常,这才对着皇甫钦吼道:

“还赖着干嘛……走啊,救逸尘去!”

无痕被温特雷擒住以后,就知道逸尘的处境非常危险。

虽然皇甫钦曾经告诉过无痕,说逸尘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战王初阶中层的级别。

但是,无痕本人也是战王强者,深知每一个阶别之间的巨大差距。

更何况,无痕被温特雷抓住,逸尘必然设法营救,而温特雷却可以利用无痕的性命,对逸尘实施牵制甚至打压。

如此一来,无痕的莽撞,就给逸尘带去了难以解脱的困境。

幸好皇甫钦戴罪立功,让无痕恢复了正常,必须赶紧让逸尘知道目前的状况。

否则,逸尘在投鼠忌器的情况下,极有可能遭到温特雷的毒手。

“对,老大还不知道呢。”

被无痕责骂,皇甫钦总算回过神来。

一边点头称是,一边往密室外掠去。

轰——

然而,皇甫钦和无痕并没有顺利离开密室,反而被紧紧地困在其中。

一扇铜墙铁壁般的大门,凭空砸了下来,将密室的出口死死堵住。

整个地下通道,都感受到了巨大的震动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正在石壁上挖洞的瑞王爷,依稀看到对面的一丝光亮,却差点被震落的岩石碎片埋起来。

就连一旁辅助的炎赫,身形也是急剧的摇摆不定,像是喝醉了酒一般。

“感觉什么地方塌陷了……”

二人胡乱的猜测着,手里的白龙剑也停止了挖掘。

“不好,那个混蛋——”

“不好,钦儿……”

忽然,二人意识到了什么,同时发出惊叫。

两条身影,几乎不分先后的,朝着巨响传出的方向,急速窜去。

其中,炎赫看向瑞王爷的眼光中,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。

就在两人离去后不久,石壁中的洞孔,隐约冒出了丝丝黑气。

咚咚……

密室内,皇甫钦奋力击打着砸落下来的铁门,发出阵阵轰鸣。

然而,无论皇甫钦如何用力,即使将王者之气倾泻,也不能撼动铁门分毫。

厚重的铁门,像是四处生了根一样,任凭皇甫钦狂轰乱炸,犹自岿然不动。

无奈之下,皇甫钦施展土遁之术,在密室内上蹿下跳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。

可惜的是,除了铁门难以逾越之外,密室的其他墙体,以及屋顶地下,都是由坚硬的岩石组成。

尽管皇甫钦拥有天赐土性体质,却不能钻进岩石之中,带着无痕逃逸。

“别折腾了,看我的。”

无痕从怀里掏出玲珑袖剑,对着铁门划拉下去。

或许是铁门太厚的缘故,并不是皇甫钦三拳两脚就能够砸开的。

玲珑袖剑乃王者之器,削铁如泥,对付厚实的铁门,感觉更为有效。

“你有王兵,早说啊,害得我白费力气。”

折腾得满头大汗的皇甫钦,对着无痕来了个大大的白眼,只可惜,密室内几乎是漆黑一片,无痕根本就没在意。

嚓——

漆黑的密室中传出刺耳的声音,玲珑袖剑在铁门上划出了一道两寸深的口子。

锐利至极的王兵,加上无痕催动王者之气,居然没能挖出一块哪怕是巴掌大的铁皮,简直令人震惊。

歘~~

无痕心有不甘,又竭力朝铁门挖去。

这一次,不像刚才那样随意,而是以王者之气输入玲珑袖剑之中,缓缓的沿着上一次划开的口子边缘,狠狠地往深处用力。

呲拉——

用心干活的效果,果然比吊儿郎当要好得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