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重赏之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索冥跑回温特家族,就是为了通过弟子们的阻截,将胡幽胡莱兄弟二人斩杀,所谓叛徒一说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详情。

胡莱担心胡幽有失,便抢先指认索冥是叛徒,把局势搞混,以便趁乱下手。

“胡说!胡莱也是叛徒,将他拿下……”

一边要躲避胡幽的追杀,一边还要和幽阴门弟子解释,实在是够难为索冥了。

嘭~~

稍一分心,索冥后背就挨了胡幽一拳。

虽然追逐之中力度不算太大,可也把索冥轰出两丈多远。

“可恶……”

索冥咬牙切齿的咒骂,却不敢停下自己的步伐。

即使受伤,索冥也有机会轻松斩杀胡幽,可是胸口中了蚀骨毒泥的剧毒。

若是强行催动自身的王者之气,恐怕会加快毒性的发作,对生命造成威胁。

被胡幽追赶了几个时辰,索冥觉得自己的身体,变得越来越虚弱,只有逃到温特家族,才有可能活命。

除了谩骂之外,索冥就剩下不停地逃窜了。

现在被胡莱颠倒黑白,诬蔑索冥是幽阴门的叛徒,索冥听在耳里,却无力辩解。

其实,索冥很清楚的知道,胡莱这样说,是故意干扰自己,只要脚步一慢就会被胡幽追上。

万一胡幽手上再弄出点蚀骨毒泥什么的,自己岂不是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吗。

“大家看到没有,跟在索冥后面的,就是被索冥坑害,伤重之后侥幸活下来的……”

胡莱指着面目全非的胡幽,接着说道:“我也是拉在队伍后面,才勉强逃回来。”

临时胡编乱造,能蒙一会儿算一会儿,只要胡幽顺利报仇,胡莱也就满足了。

“胡长老向来吊儿郎当,偷奸耍滑,不像是骗人。”

“可是,索堂主怎么会坑害自己的兄弟呢?”

幽阴门弟子议论纷纷,却难以决断。

胡莱懒散惯了,在幽阴门弟子的心目中,没留下什么好印象。

这倒也好,至少有三成弟子相信了胡莱的瞎话。

当然,更多的弟子,还是持怀疑态度,觉得索冥不致于如此狠毒。

一时纠结,幽阴门弟子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才算是万无一失。

“诸位,听我说!”

从虚空落下的温特雷,被手掌的锥心之痛被折腾醒了。

还没有睁开眼睛,就听到索冥和胡莱的争辩,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。

想要起身,却发觉浑身无力,如同散了架一般,而掌心的灼痛却越来越剧烈了。

幸好,旁边几位温特家族弟子,见到温特雷的惨状,赶紧过来搀扶。

温特家族大院内的黑气,暂且褪去,弟子们也摘下了沉重的面罩,炎赫带来的兵士们,除了伤亡千余人外,剩下的也退到了大院西南角。

之前,天空中出现异象,雷电交加狂风肆虐,在驱散弥漫黑气的同时,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震撼,以及内心的恐惧。

交战的双方,都选择了暂时休战状态,各自退到自己认为安全的区域休整。

温特雷跌落尘埃,自然有众位温特家族弟子照顾,不会出现意外。

但逸尘就不一样了,悲愤过度,使得逸尘心境混乱,逆血喷出并没有化解他的哀伤。

重重的跌落地面,已经是神志不清,大院内的兵士,尽管知道逸尘是自己人,却碍于逸尘的伤势不明,没有人敢上前救助。

只是保持一段距离,提防着温特家族弟子,对逸尘实施伤害。

温特雷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,不知死活的逸尘,偏偏又无法催动王者之气将之斩杀。

只好皱了皱眉头,攒足了力气说道;“胡莱是逸尘派到幽阴门的奸细,诬陷索堂主,大家不要听他胡说。

在场的各位,不管是幽阴门弟子,还是温特家族成员,或者是其他江湖好汉,只要把闯入温特家族大院的敌人,除了逸尘之外全部斩杀,都会得到大量的赏赐。

活捉逸尘者,赏晶币千万,灵草十株,魔核十枚……”

温特雷身体虚弱,讲话都很吃力,他不知道自己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。

为今之计,只有靠弟子们出力,才能将来犯之敌一网打尽。

但是,逸尘乃温特老祖点名要留活口,不能出现意外,温特雷便通过悬赏的方式,确保逸尘不死。

“听家主大人的,活捉逸尘!”

一位温特家族长老率先响应,并将身形一掠径直冲向逸尘。

“对,活捉逸尘,拿赏金……”

随着长老的行动,温特家族大院内,一片沸腾。

逸尘依然静静地躺在地上,蜷缩着身体,到底是否活着谁也不知道。

但是,所有人都看见,逸尘落下的时候,曾经大喷鲜血,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,微弱得几乎让人难以察觉。

即便是战王强者,在受到如此惨烈的身心打击之后,也不会再有反抗之力。

凡是达到战帅强者修为的弟子,都想着自己能够拿到温特雷的赏金,也觉得自己有那样的能力。

于是乎,成百上千的人影,几乎在同一时间涌向逸尘所在的位置。

“老大——”

胡莱一见不妙,大叫一声,抢在诸多弟子之前,冲到逸尘身边。

全身所有的战气,尽数倾泻出来,与一涌而来的弟子们对抗。

呼啦啦——

原本保持距离的兵士们,此刻也自发上前,在逸尘的周围形成一道厚厚的保护屏障。

“啊……”

温特雷的出现,帮助索冥消除了幽阴门弟子的怀疑,也使得索冥有了继续逃命的机会。

然而,由于所有强者,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逸尘身上,索冥的身边反而出现了空挡。

想趁乱斩杀胡幽的可能,已经不存在,自己的逃跑路线也被胡幽堵死。

随着胸口伤痛的加剧,索冥感觉蚀骨毒泥,快要侵蚀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了。

疼痛加上恐惧,让索冥难以保证充足的体力,稍一疏忽,就被紧追不舍的胡幽打了个正着。

这一拳击中了索冥的后背,力道强劲无比,直把索冥打趴在地。

“忘恩负义的畜生,老子看你往哪儿逃!”

双眼迷成一条缝的胡幽,骑到索冥的身上,两只硕大的拳头,卯足了劲,狠狠地砸在索冥的身上。

一边打着,一边骂着,二十多年的仇恨,今朝终于到了清算的时候。

“来吧!”

相对于胡幽的越打越勇,趴在地上的索冥,无路可逃之下,干脆豁了出去。

反转身来,顾不得蚀骨毒泥的侵蚀,强行鼓动王者之气,与胡幽对抗。

修为实力原本不在胡幽之下,索冥只是惧怕蚀骨毒泥,才没命的逃亡。

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背水一战的威力依然强大。

砰砰砰……

咚咚咚……

堂堂的战王强者,在经历了剧烈的伤痛之后,双方的能量都有所减弱。

如同两位莽汉一般,在温特家族大院内的地面上,扭打在一起,毫无战王强者的风度。

你来我往,拳脚相加,很快双方都鼻青脸肿,气喘吁吁,却又不肯罢手。

另一边,仍然处在昏迷之中的逸尘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边,围拢过来的人竟有千名之多。

以胡莱为首的战帅强者,带领蜂拥而至的兵士,将逸尘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并竭力阻止数百位幽阴门弟子,以及温特家族弟子,对逸尘实施的攻击。

兵士们的修为虽然较低,却形成一个整体,死死的护住逸尘,并不与敌人过多纠缠。

相反,数百位战帅强者,各自盘算着如何将赏金据为己有,谁也不愿意让别人抢得先机。

如此一来,相互制约的局面形成,胡莱专挑攻到近前的敌人下手,兵士们则通过整体力量,不让对方靠近逸尘。

噼噼啪啪——

叮叮当当——

混乱的声音,混乱的局面,把温特家族大院弄得是鸡犬不宁。

“先攻破他们的防守,才有机会活捉逸尘!”

被温特家族长老们搀扶着的温特雷,声嘶力竭的提醒道。

如果单纯以战力对比,己方只要一般强者,就足以摧垮胡莱和兵士们的防守。

但重赏之下勇夫太多,又不肯合作,导致了一盘散沙的进攻,一直难以进展。

“闪开,让我来——”

就在双方胶着的时候,忽然传出一声大吼。

幽阴门的弥长老,展开身形,从空中急掠过来。

虽然被皇甫钦击伤,但弥长老毕竟身为战王强者,一般的轻伤很快就能恢复。

之前见局势混乱,弥长老躲在一旁偷偷疗伤,并没有参与到战斗之中。

此刻疗伤完毕,身体基本恢复,自然不愿意放过获得赏金的机会。

晶币千万,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还外加灵草魔核,可见温特雷对逸尘看重到什么程度。

呼呼~~

尽管逸尘身边,早已被围得重重叠叠水泄不通,但弥长老将王者之气尽数释放,还是很轻易的突破了重围。

无论是将军府的兵士,还是争夺赏金的强者,即便是战帅巅峰级别的胡莱,也不可能阻挡得了弥长老的步伐。

“拼了!”

胡莱没有一丝犹豫,怒吼一声,和身扑向弥长老,以求给逸尘带来生存的希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