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溪水潺潺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滴答……

一阵极其轻微的滴水声,如同仙乐般的,被逸尘敏锐的捕捉到。

远处的灌木丛,不同于逸尘之前见过的那样枯黄,隐约露出一丝绿色,看起来生机不错。

“傻猫,大鸟,你们出来,有水了!”

扒开灌木丛,面前出现了一条不足一尺宽的‘小溪’,逸尘赶紧将日月空间内的傻猫,和烈焰魔鹰放出来。

“老大,水呢,我怎么没看见?”

出了日月空间,被温热干燥的阵风一吹,傻猫感觉自己的嘴唇快要干裂了。

急吼吼的在灌木丛中一阵翻找,却没有看到逸尘所说的水在哪儿。

烈焰魔鹰则显得矜持一些,收了双翅,立于灌木丛旁,静静地看着,不发出一点声响。

“这儿,你看……”

逸尘指着眼前的‘小溪’,兴奋的说道。

“切,这么点大的坑,还不够我洗澡用的。”

说是小溪,确实过于夸张,灌木丛下有一个宽越八寸长不到一尺五的小水凼,深不足半尺。

水凼的下方,是一处深达两米的陡坎,偶尔有一滴水从小凼内渗出,滴落到陡坎下的岩石上。

细小的水滴,被岩石撞得四分五裂,飞溅到一片碎石泥土之中,瞬间不见踪迹。

而水凼的‘上游’,同样是一块岩石,底部浸在水中,却没有看见水源的出处。

不要说现出玄风豹的本体,就是以傻猫目前的体型,要是跳到水凼中,也不能将身体全部浸湿。

嫌弃的眼神出现在傻猫的脸上,早知道就这么点水,还不如呆在日月空间内不动呢。

从沟壑深渊中出来之后,逸尘就答应了傻猫的请求,让傻猫和烈焰魔鹰这一对六阶魔兽,进入日月空间修炼。

在都城的日子,傻猫和烈焰魔鹰一门心思努力修炼,生怕浪费了日月空间内充足的能量。

傻猫在修炼的同时,还享受着烈焰魔鹰类似崇拜的眼神,以及含情脉脉的羞涩。

离开萨特王国和天罗王国交界的修炼场所,烈焰魔鹰主要是愿意跟随傻猫,而不是真的相信,有什么特别好的修炼之处。

烈焰魔鹰孤身一人,历经了种种磨难,才有了目前的修为,其过程艰辛无比所付出的努力也远超同类。

能够在僻静的荒山中,找到一处安全地带,作为自己的修炼场所,已经殊为不易,又岂敢奢望其他。

然而,进入日月空间以后,烈焰魔鹰惊奇地发现,此处灵气精纯,各种能量更是充沛浓郁,对提升修为有着极大的帮助。

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,逸尘居然很随意的就让傻猫和烈焰魔鹰享用。

烈焰魔鹰心花怒放,一方面从心底感激逸尘,一方面又为自己选择了傻猫而欣喜不已。

虽然不清楚日月空间的具体情况,但烈焰魔鹰明显感觉到,在这里修炼一个月,比深山老林中修炼三年都要好。

如果不是傻猫有逸尘这样的老大,烈焰魔鹰只怕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日月空间,更别想进去修炼了。

有这么好的修炼场所,又和喜欢的对象一起修炼,烈焰魔鹰和傻猫都感觉特别幸福。

可惜好景不长,逸尘进入夏离山脉后,随着气候的炎热,和水分的稀少,日月空间内的水源储备,显得捉襟见肘。

烈焰魔鹰习惯了恶劣环境,倒也勉强能够忍受,但傻猫一向喜欢臭美,在自己心爱的鸟儿面前,半个月不洗澡,只能抹点吐沫擦擦脸,早就浑身不自在了。

被逸尘一叫唤,傻猫以为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洗个澡了,却不料眼前的水凼,还不够他下去半个身子。

“臭美,能喝饱就不错了,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。”

逸尘瞪了傻猫一眼,俯下身子,两只手掌摊开,鞠了一捧水,慢慢的喝了起来:

“嗯,很干净,没毒……”

逸尘浅尝辄止,站起身稍稍退后,把小水凼让出来。

“让我尝尝,嘿嘿。”

见逸尘主动查看水凼里的水是否有毒,傻猫心里一阵感动。

饥渴难耐,也顾不得啰嗦,傻猫一跃来到水凼边,一低头就大口的喝着。

清凉甘甜的泉水,让傻猫越喝越有劲,大半个脑袋都伸到了水里。

烈焰魔鹰缓缓走过来,见到清澈见底的泉水,喉咙了使劲的咕噜了一声,却没有挤到傻猫身边,只是站着看傻猫牛饮的模样。

“没出息的东西!”

逸尘抬脚踢了踢傻猫,轻声喝骂道:“就只顾自己了,也不……”

水凼很小,估计也就几十斤水,如果傻猫敞开了喝,恐怕也只够半饱。

“呃……老大,鸟儿,我差不多了。”

傻猫从水凼边起身,讪讪的看着逸尘和烈焰魔鹰。

要不是逸尘提醒,傻猫还准备洗脸舔胡子,把自己捯饬得清爽一点。

却没想到,一共就这点水,逸尘只不过抿了一口,烈焰魔鹰还是滴水未沾。

“咦……”

等烈焰魔鹰和逸尘相继喝了点水之后,傻猫发出了惊讶的叫声。

原本只有不到半尺深的水凼,经过了逸尘等三位的饮用,应该很快见底才对。

但是,傻猫看到的是,无论大家怎么喝,水凼中的水位都没有浅下去。

一直保持着原有的深度,也没有半点溢出,依然那么清凉透澈。

“奇怪!”

逸尘拿出身上空着的水囊,全部装满放入日月空间,回过头来一看,水凼内的水面还是一如既往。

“鸟儿,你过来。”

傻猫一边叫着,一边连拉带扯,把烈焰魔鹰弄到水凼旁边。

“你干嘛……啊!”

烈焰魔鹰扭扭捏捏,忽然感觉到一阵凉爽。

却是傻猫撩起前爪,将水凼里的水戽到了烈焰魔鹰的头上。

“反正用不完,不如大家舒服点。”

傻猫不断的戽水,将烈焰魔鹰从头到脚都冲了一遍。

也不管逸尘站在一旁一脸的恶心,还抽空伸出爪子,帮烈焰魔鹰梳理羽毛。

“讨厌……”

虽然很受用,但毕竟有逸尘这么大一个电灯泡照着,烈焰魔鹰多少有点不好意思。

用翅膀扇了傻猫一下,灵巧的退到远处,用自己尖长的鹰钩,仔细的在身上捋着。

“哈哈,鸟儿害羞了!”

傻猫皮厚,不怕逸尘笑话,等烈焰魔鹰离开水凼,干脆将脑袋径直塞进水里。

逸尘没兴趣欣赏傻猫和烈焰魔鹰的打情骂俏,便独自一人,沿着水凼的上方,观察着灌木丛的生机变化。

大约在水凼‘上游’半里处,灌木丛的颜色有了明显的差别。

从这里开始,再往上方的灌木丛,颜色逐渐枯黄,枝条也逐渐消瘦,靠地面的主干有裂开的痕迹。

相反,靠近水凼的灌木丛,则有点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样子,枝条丰润,主干遒劲有力。

“果然有古怪——”

逸尘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,将自己的身形潜入地下。

尽管夏离山脉的地面很坚硬,还掺杂着大大小小的岩石,但逸尘施展土遁之术,能够轻易的潜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。

根据自己的预判,逸尘逐渐往地下深处潜行,开始时身边的泥土干燥结实,岩石温热发烫。

渐渐地,越往深处行进,逸尘觉得泥土似乎稍微松软一些,岩石的热度也慢慢降低。

过不多久,逸尘发现了一条潮湿的路径,泥土凉凉的,触碰上去有点黏手,感觉有水渗出。

再往下,潮湿的泥土消失了,像是忽然间被什么东西截断了一样,没有特别的分界。

嗡~~

逸尘眼前一亮,干燥泥土和湿润泥土的混合地带,闪现了一道淡绿色光线。

幽幽的不算很明亮,隐藏在泥土之中,如果不注意未必能看清楚。

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逸尘心里一动,连忙靠近绿光闪过的地方。

伸手一探,是一块巴掌大的圆形物体,圆润如玉凉寒如冰,软乎乎的不像玉石那般坚硬,却又不同于水一般的稀松。

拿到手里一看,晶莹剔透,冰凉柔软,类似于膏体,看起来颤颤巍巍,偏偏又不会流出半点。

哗~~

还不等逸尘仔细揣摩手中之物,就感觉到浑身湿透。

一股胳膊粗细的水柱,从地底涌出,将逸尘的身体迅速冲到了地面。

“哇……阿嚏!”

半里之外的傻猫,正倒着身体,将脑袋放到水凼中泡着。

却不曾想到,被突如其来的水流冲入鼻口,呛得直打喷嚏。

傻猫连忙闪至一旁,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水流。

水凼被注满以后,顺着下方的陡坎流入碎石之中,经过了片刻的滋润,逐渐形成一股小溪,缓缓流淌。

地底涌出的水柱,并没有一直保持强劲的冲击力,水凼的满溢而减缓。

不过,和原来不同的是,水凼虽然还是存留半尺深的清水,但陡坎下却不再是干涸一片,而是溪水潺潺。

“傻猫,你们该回去修炼了。”

尽管遭到了水柱的冲击,但对于逸尘来说,只是小事一桩而已。

至于那块似玉非玉的膏体状物事,先收入怀中,以后有空再研究不迟。

寻找毕方的路才刚刚开始,陌生的夏离山脉,还不知道会出现多少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