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九婴怪兽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包王爷曾经提醒过,南方夏离山脉深处危机重重,必须要小心谨慎,千万不能以身犯险。

以目前的情势看,毒气弥漫火光冲天,若不能及时逃逸,危机将随之而来。

“老大,我好像走不动了。”

傻猫身躯一震,却不等身形展开,就颓然发现,自己已经迈不开脚步。

扑棱棱——

烈焰魔鹰的翅膀扇动了几下,不仅没有往前移动,反而从空中跌落下来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“呃……我也走不了了。”

和傻猫一样,逸尘的身体似乎也被一种无形的压力桎梏,即便手脚能动,却也无法移动身体。

这边逸尘傻猫和烈焰魔鹰都不能顺利离开险地,那边的凿齿獠牙兽却吼声震天,严阵以待。

烈焰席卷之后,丛林中的烟雾还没有散尽,但一只硕大的蛇头,从烟雾中伸出,嘴里还留有释放出烈焰余下的硝烟。

倏倏~~

硕大蛇头的左右,忽然又出现了一个个稍小一点的蛇头。

左右两边各有四个,连同最先伸出的一共有九只之多。

由于被烟雾遮掩,逸尘这边看去,像是一条大蛇,在带着另外八条小蛇,正往凿齿獠牙兽的所在赶去。

实际上,那八条小蛇均有腰粗,一丈多长,只是不如中间那般粗壮而已。

咿呀咿呀……

九只蛇头同时发声,宛如摇篮中的婴儿,睡醒之后找不到奶喝,急得哇哇直哭。

“这是啥玩意儿?”

傻猫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喃喃的说道。

在认识逸尘之前,傻猫常年混迹于崇山峻岭之中,见过无数怪异的兽类。

同时跑出来九条蛇,倒也不算奇怪,关键是它们的叫声,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。

这么大的长蛇,嘴里都能喷出带有毒性的烈焰,却居然只发出婴儿般的叫唤声。

若不是亲眼所见,单凭叫声,傻猫甚至想过去哄哄,不知被谁遗弃的孩子。

“九婴怪兽……”

逸尘曾经在五行帝尊留下的小册子上,见过不少奇异怪兽的介绍。

眼前的九只蛇头,并非是九条蛇一同前来,只是一个身体上的九个脑袋而已,它们拥有共同的身体,正是小册子上所介绍的九婴。

九婴生于天地之间,由阴阳之气幻化而成,蛇身九头,虚实相间,算不上魔兽却也远非益类。

传说中的九婴实力强横,以人类为食,隐身于大河大泽之中,极少涉足南方。

逸尘不知道,在这炎赤地带,即使偶有沼泽,往往也是臭气难闻,居住一些凿齿獠牙兽倒还说得过去。

九婴怎么会放低自己的身段,离开水源充足的北方,却来到人烟稀少环境恶劣的夏离山脉。

怪不得逸尘三位的身体无法移动,原来是九婴出现带来的无形威压。

嗡~~

两只凿齿獠牙兽见九婴喷出烈焰,连忙以盾牌抵挡。

同时,将自己的身躯迅速膨胀起来,不过几息时间,凿齿獠牙兽的身体,就长大到五米的高度。

手中的圆形盾牌,也随着身躯的扩大,而变成了直径三米的范围。

霹霹啵啵~~

烈焰冲击在圆形盾牌之上,发出令人刺耳的爆裂声。

盾牌的表面烟雾缭绕,被挡住的烈焰从盾牌的弧面,往四周扩散,使得凿齿獠牙兽的身体,避开了烈焰的吞噬。

偶尔有少许烈焰落到身上,也被凿齿獠牙兽的铜墙铁壁似的皮囊弹出,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。

原本为了争夺食物斗得不可开交的两只凿齿獠牙兽,此刻倒是站在统一战线,面对九婴的烈焰攻势,它们祭出圆形盾牌之后,又将各自的长矛伸出。

一丈多长的长矛,在凿齿獠牙兽变身之际,又将攀升到五米左右。

只要再往前伸一点,感觉就要刺中九婴的脑袋了。

圆形盾牌并没有被烈焰摧毁,仅仅是表面失去了一层黑色的光泽,充斥着焦糊味的盾牌,依然有效地顶住了九婴的攻击。

“谁赢了都会把咱们吃掉,老大,咱们怎么办?”

听逸尘说九婴也是靠吃人过日子,傻猫不由得心惊胆战起来。

尽管他自己的本体玄风豹不是人类,烈焰魔鹰也只是一只鸟罢了,但逸尘是如假包换的大活人。

在实力达到令人震撼的三只庞然大物面前,逸尘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存在。

“等等再看吧,反正又走不掉。”

就算逸尘能够移动身体,想要从九婴的身边溜走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

既然逃脱不了,还不如静下心来,好好的欣赏凿齿獠牙兽和九婴的大战。

若是出现两败俱伤的下场,或许无形威压会减弱甚至消失,那样的话,逸尘就能从容离去了。

安心欣赏,静等时机,这就是目前情况下,逸尘唯一可以做到的。

九婴的身体扭动着,慢慢滑出了被烟雾遮掩的丛林。

九只蛇头的后面,是一条长达十余米的蛇身,比巴掌还大的鳞片乌黑发亮,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

趁着凿齿獠牙兽用圆形盾牌对抗烈焰的空隙,九婴将九只脑袋突然垂下,沿着地面就咬向了躺在地上的强盗尸体。

九只蛇头,谁也不甘示弱,各自一口含住一具尸体,放在嘴里,几乎都没有看见牙齿的嚼咬,就一咕噜的吞到了肚中。

嗖~~

嗖~~

就在九婴怪兽吃点心的时候,凿齿獠牙兽的两只长矛,飞一般的扎了过来。

一边在打仗,一边还有空偷吃强盗尸体,完全没有把两只凿齿獠牙兽放在眼里,九婴的傲慢激怒了对方。

两支长矛,在空中划出两道璀璨的弧线,齐齐扎向九婴最中间的一个脑袋。

九婴虽然九头齐出,个个威风凛凛,但最中间的那颗大脑袋,却是占据了绝对重要的位置。

不仅控制着九婴的整个身体,就连另外八个脑袋,也都必须接受大脑袋的控制。

凿齿獠牙兽的长矛,一左一右,避开其他八个脑袋的骚扰,像长了眼睛一样,直接奔着九婴的中间脑袋,就猛刺过去。

“咿呀~~”

九婴似乎并不惧怕长矛的攻击,轻声细语的哭喊了一声。

将中间的大脑袋往旁边一闪,避开了凿齿獠牙兽的联袂攻击。

紧接着,九婴张嘴一喷,就将两只凿齿獠牙兽,击退到二十米开外的地方。

哗哗~~

一股股洪流,从凿齿獠牙兽的九只嘴里喷出。

九根水柱,激荡出的浑浊水流,如同海啸一般汹涌而出,目标直指两只凿齿獠牙兽。

水流落地,溅起数丈泥浆,连同碎石沙粒,组成的浊浪,瞬间吞噬了凿齿獠牙兽的长矛。

吼吼——

凿齿獠牙兽撤回长矛,又以圆形盾牌挡住洪流。

嘭嘭~~

浊浪冲击着圆形盾牌,溅出的浪花散落到空气中。

凿齿獠牙兽脚下的地面,被汹涌而至的洪流,冲开一条水道。

碎石泥浆不断地撞击到凿齿獠牙兽的腿上身上,很快便将他们的下半截身躯淹没。

歘歘~~

浑浊的洪流中,忽然窜出两道光芒,两支长矛如同离弦之箭,劈波斩浪,射向九婴的头颅。

噗嗤~~

噗嗤~~

九婴的两颗脑袋,被长矛同时刺中,巨大的能量使得长矛穿过九婴的脑袋,飞向远方。

两个洞孔飙出了两股血柱,尽管没有刺中九婴最中间的脑袋,却也让九婴在剧痛之下,停止了洪流的喷出。

轰!

由长矛传递过去的能量涟漪,在伤口中聚集,忽然间发出一阵轰鸣。

两个洞孔迅速扩大,几乎要将脑袋爆裂,但最终还是存有一小半的牵连,勉强将脑袋留在脖子上。

受伤的两颗脑袋缓缓垂下,似乎已经失去活力,余下的七颗脑袋,依然在往前延伸。

蓬蓬……

一击得手,凿齿獠牙兽并不罢休,猛地伸出拳头,狠狠地砸向九婴受伤的头颅。

咿呀~~

就在凿齿獠牙兽的拳头,将要击中之际,刚刚耷拉下去的两颗头颅,瞬间又挺直了起来。

张开大嘴,对着急攻而来的两只拳头,迅速的咬了下去。

呜嗷~~

凿齿獠牙兽吃痛,强行收回鲜血淋漓的拳头。

九婴的脑袋,并不会因为受伤而失去活力,只需要稍加调整,便可恢复常态。

凿齿獠牙兽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有如此快的自愈功能,情急之下,怒吼一声,将脑袋藏于圆形盾牌之后。

待接近九婴身边,凿齿獠牙兽忽然伸出獠牙,闪电般的扑向对方。

三只庞然大物,虽然偶有受伤,却丝毫没有减弱攻势,都竭尽全力要将胜利牢牢攥在自己的手中。

九婴摇头摆尾,一会儿喷出蕴含毒气的烈焰,一会儿又催动浊浪,与对方缠斗。

凿齿獠牙兽虽然是以二敌一,比对方多了两双手脚,却没有占据上风,反而处于劣势。

逸尘和傻猫,以及烈焰魔鹰,身体悬浮于虚空,暂时还没有受到能量涟漪的波及,但身体被束缚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胶着的战局。

尽管处在旁观者的位置,可逸尘心里清楚,一旦九婴和凿齿獠牙兽的战斗结束,无论谁胜谁负,自己的困境都将来临。

如何脱离困境,又不妨碍自己寻找毕方,是逸尘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