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太过狠毒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深感呼吸困难的灿哥,不知道滔天威压从何而来,特别是看到逸尘若无其事的样子,心里更加没底了。

“同样该死的还有你!”逸尘冷冷的声音,如同一柄利箭插在灿哥的心上。

“小逸,难道是你……”

逸尘凌厉的目光,刺得灿哥浑身冷气直冒,一种不好的预感悄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十数位初阶战皇集体丧命于死山崖内,区区一个战王强者,居然能在这里待上三个时辰,还是安然无恙。

这原本就令人难以置信,灿哥却偏偏信以为真,还把自己送进了绝境之中。

懊恼的同时,灿哥还在疑惑,逸尘到底有什么倚仗,敢和自己叫板。

“不错,我就是故意把你引进来,否则的话,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。”

逸尘毫不隐瞒自己的意图,当灿哥强迫自己闯入死山崖的时候,就已经决定了彼此难以善了。

通过赤焰兽的力量,控制住灿哥不成问题,而金大圣对赤焰兽的承诺,足以调动赤焰兽的积极性。

为了整个家族的兴旺,做出一点诚意,赤焰兽当然义不容辞。

若不是金大圣阻止,小灭早已就被赤焰兽催动的火焰威压吞噬了。

在死山崖内,赤焰兽就是主宰,即便灿哥的修为实力再进一步,也远远不是赤焰兽的对手。

“啊,防护外衣,为什么……”

灿哥不是五行之体,无法吸收汹涌澎湃的火之烈焰,更不能承受赤焰兽催动的威压。

见势不妙,灿哥连忙调动自身的皇者之气,想要返身逃离死山崖,以免遭到重创。

但是,在赤焰兽的威压面前,灿哥如同之前的小灭一样,根本没有半点抗衡之力,整个身体都失去控制。

豆大的汗珠,从灿哥头上滚下,满脸的惊恐之色,透过了晶石薄片的阻隔,深深地刻在肥嘟嘟的脸庞之上。

被灿哥寄予厚望的防护外衣,遇到了挟裹着滔天威压的火之烈焰,立马就显示出能量不足。

从脸部最为薄弱的地方开始,防护外衣的裂缝逐渐往外延伸,越来越多的身体暴露在火焰的侵扰之中。

炽热的灼烧感,使得灿哥浑身疼痛,皮肤开裂之后,渗出的油脂又帮助火焰的燃烧,灿哥周身上下,都遭到了火之烈焰的袭击。

浑身的皇者之气无从释放,痛苦万分的灿哥,瞪着惊恐的双眼,死死的盯着逸尘。

“为什么,你一开始就想利用我,帮你试验防护外衣的功效,这一点还不致于置你于死地。”

火光熊熊,风声猎猎,逸尘伫立于烈焰之中,历数灿哥罪状:

“但是,在我进入死山崖后,你居然怂恿小灭将我斩杀,以免泄露防护外衣的消息。

不仅如此,你还不顾小灭跟随你数十年当牛做马的情分,利用完之后,毫不留情的将他杀灭。

手段卑劣,行为恶劣,像你这样的人渣,岂能容你活于世上……

如果我放过你,下一个丧命的一定是我。”

灿哥和小灭还没有进来的时候,逸尘让金大圣告诉赤焰兽,不要将灿哥和小灭斩杀,只要困住他们就行。

虽然金大圣一再提醒,除恶务尽,否则反受其害,但逸尘还是心有不忍,毕竟,修炼到超级强者的境界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

如果灿哥和小灭有悔改之意,饶过他们也未尝不可,以暴制暴也不是最好的办法。

只可惜,灿哥没有珍惜这个机会,面对小灭,他不仅强行控制,让小灭独自涉险,还痛下杀手,把小灭轰成齑粉。

“原来你不傻,是我太傻,才上了你的当。”

被烈焰侵蚀得皮开肉绽的灿哥,一脸颓然之色,却不甘心落入逸尘的圈套。

花了十几天的时间,逸尘在极阳之地外围不断地长途奔袭,让灿哥以为,逸尘只是为了寻找所谓的天材地宝。

加上小灭添油加醋的汇报,灿哥确实把逸尘归于傻瓜之列,这也更加坚定了,灿哥将逸尘作为试验品和炮灰的决心。

谁曾想,灿哥自以为老谋深算,却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算计了进去。

如今陷入困境,说到底还是灿哥自己造成,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活该。

“如果你不贪,不算计,或者没有得意忘形,自然有全身而退的机会,可是你没有抓住……”

逸尘冷冷的说道,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怜悯之色。

要不是十三认出了赤焰兽的身份,金大圣也不会和赤焰兽达成一致意见。

仅凭逸尘的修为实力,断然没有闯过赤焰兽这一关的可能,最好的结果,就是逸尘有机会退出洞口,却免不了遭到灿哥和小灭的斩杀。

“我想知道,你为什么能够闯过火焰威压,我却不能……我的防护外衣,是用火老鼠的整块皮毛制成,功效是最好的。”

灿哥预感到自己侥幸的可能几乎不存在,除非逸尘改变主意。

到目前为止,他还不清楚火焰威压的来源,只当是逸尘真的顺利闯过。

如果能弄清楚防护外衣的真正功效,灿哥还有一丝企图,只要逃出死山崖,一切还可以从头开始。

“哈哈,你说得对,你身上的防护外衣,质量和功效都超过了另外一件,不过,我根本就没有用过你给我的防护外衣。”

事已至此,逸尘索性直言不讳:“未成年的火老鼠,皮毛中蕴含的防火元素数量太少,只能应付一般的火焰,遇到威势强大的火之烈焰,自然是不堪一击。

而我用的防护外衣,则使用成年火老鼠的皮毛制成……你还记得那一只逃进山洞的火老鼠吗?”

实在是对灿哥深恶痛绝,否则逸尘也不会跟他如此啰嗦。

对付卑鄙之人,适当地折磨一下不算过分,权当是让灿哥在临死之前,了解到事情真相,免得留有遗憾。

“那只火老鼠真的被你偷走了,看来小灭没有说错,唉……”

灿哥从来没有把逸尘放在眼里,除了利用之外,那就是杀人灭口,根本不会想到,逸尘竟然有能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悄然偷走火老鼠而不被发现。

小灭的怀疑,在灿哥看来毫无根据,逸尘的修为实力,不足以偷走火老鼠,灿哥到现在才知道,真正傻的那个人就是自己。

“我只是拿走火老鼠的躯体,算不得偷,无主之物,手长者得之。”

话虽如此,逸尘并不在意灿哥的指责,反而有点得意洋洋的感觉:

“跟你和小灭比起来,我的手段已经很高尚了。能死在这里,你应该瞑目了。”

吼——

又是一声怒吼,赤焰兽加大了火焰威压的力度。

被压制得无法脱身的灿哥,拼尽最后的力量,也摆脱不了。

所有的一切都即将结束,灿哥不再抱有侥幸之心。

栽在逸尘的手里,灿哥心有不甘,却也心服口服。

区区一位战王强者,原本就没有资格立足于极阳之地,但逸尘偏偏活得很滋润。

无论是算计,还是施展出的手段,灿哥都是完败,即使重新来过,他也没有把握胜出。

灿哥的身体,在赤焰兽释放出的威压打击下,已经变得摇摇欲坠。

烈焰的肆虐,更是破坏了灿哥的躯体,惊慌之中的灿哥,并没有向逸尘求饶,而是紧咬牙关面对煎熬。

嘭……

一声脆响,承受了威压和烈焰的双重碾压的灿哥,终于爆裂成一片青烟,消散于赤红色的空气之中。

啪嗒~~

一个精巧的储物戒指,从灿哥消失的地方坠落,跳动了几下,静静地躺在地上。

“我是不是太过狠毒?”

尽管痛恨灿哥冷酷无情,但面对对方的丧命,逸尘心里并没有愉悦的感受。

相反,解除了超级强者对自己的威胁之后,逸尘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以赤焰兽的能力,在不斩杀灿哥的情况下,照样可以将他控制,甚至一直把灿哥强行留在死山崖内。

但是,修炼了一辈子,总算步入超级强者行列的灿哥,就这么死在赤焰兽的手中,似乎有些可惜。

特别是看到灿哥临死前的爆裂,逸尘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,隐约中,他仿佛见到了一个更加令人不能接受的惨景。

虚空之中,同样出现一位超级强者,身体毫无征兆的爆裂成齑粉,一双看似清澈纯净的眼睛,流露出不甘心的神态。

“我不甘心……”这个声音一直困扰着逸尘,模糊的面容似乎被隐藏在记忆深处。

逸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恍惚,那个死于非命的稚嫩脸庞,到底是不是和自己有关。

灿哥的惨状,触动了逸尘敏感的神经,尽管无法清晰的回忆起脑海中场景,但逸尘的心还是猛地揪了起来。

“这样的人死不足惜,活着却会坑害更多的人,杀了也就杀了,用不着自责。”

或许是见惯了大场面,金大圣对于灿哥的死,反应非常平淡,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在金大圣看来,灿哥原本就该死,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,逸尘这样做,并没有违背做人的原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