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乘人之危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即便如此,不要说五阶魔兽,就算火狐狸晋升为六阶魔兽,她们照样能够轻易将其斩杀。

有了希望,大家再也按耐不住了,趁着烛朝疲倦力乏,呼呼大睡之际,她们决定动手。

对于烛朝来说,就算睡得再沉,也能确保自身安全,毕竟艳姐等人被秘法控制,无法对他下手。

所以,艳姐只能把目标定为火狐狸,希望一击成功。

然而,出乎大家预料的事情,在这个时候出现。

卧在烛朝榻前的火狐狸,并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,在艳姐等人临近之时,依然处于酣睡的状态。

即使是姐妹们联起手来,将自身能量释放的时候,火狐狸也不曾醒来。

一股强劲无比的能量涟漪,经由十几位战王中阶,甚至高阶级别的强者,凝聚而成的能量涟漪,根本不能接近火狐狸身前的一丈范围之内。

任凭能量涟漪肆虐,却不能伤害火狐狸分毫,众女子不甘失败,极尽所能,连续向火狐狸发动猛烈攻击,结果令人沮丧。

距离火狐狸一丈开外的空间,威势滔天能量惊人,大有摧毁一切之势,偏偏就是伤不到火狐狸。

多次的尝试均告无功而返,艳姐等人深感怪异,却又不动声色,以免被烛朝察觉。

直到有一天,烛朝一边欣赏着火狐狸吸干几位女子鲜血,一边以嘲讽的语气告诉大家,他早就知道众女子对火狐狸所做的一切。

经受十几位战王强者的围攻,五阶魔兽火狐狸能够毫发无损,并不是火狐狸有着特殊本领,而是由于秘法控制所造成。

秘法之内,蕴含一丝火狐狸的心血,只要在庄园之内,众女子对它有伤害之意,火狐狸很快就会察觉。

火狐狸无需动手,就能通过意念沟通,将众女子凝聚的能量涟漪,阻挡在身前一丈之外。

这也是烛朝有恃无恐,敢于告诉艳姐等人,破解之法的主要原因。

也就是说,无论艳姐等人的修为有多强,只要在秘法控制之下,就没有办法斩杀火狐狸。

知道破解之法,却不能付诸行动,连一只实力低微的火狐狸都对付不了,大家的心情瞬间跌倒了深渊之中。

“你们是想让我斩杀火狐狸,并破解秘法?”

逸尘听出来了,火狐狸实力不强,却能逃脱众女子的轰杀,得益于秘法的保护。

“对,我们尽一切力量配合,在火狐狸丧生之前,决不让烛朝发现!”

众女子商量之后,一致推举艳姐作为行动的指挥者,只要逸尘答应,此事即可提前筹划。

尽管烛朝身为超级强者实力强大,但在庄园之内无需防范,多年养成的习惯,不会突然改变。

“说得容易,既然庄园周围被布置了结界阵法,我的一举一动,都有可能会落入烛朝眼中。”

逸尘略一思忖,觉得事情并不像艳姐想的那样简单:“或许还没有动手,烛朝就先发制人,直接对我动手,岂不是……”

即使没有结界阵法,烛朝都能通过超级强者的强大精神力,在十里范围以内,窥知逸尘的动静。

逸尘不怕死,但不愿意白白送死,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,强行攻击火狐狸,恐怕还没有近身,遭到斩杀的就变成逸尘了。

“绝对不会!”

艳姐闻言,挺直了胸膛,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经过两年多的相处,我对烛朝的脾气秉性,和习惯作风,都了如指掌。

如果在庄园之外,或许你不能瞒过他的精神力查探,但是,烛朝进了庄园,所有的心思就放在了……”

谈及伤心事,艳姐面色通红,压低了声音,也难掩心中怨恨。

如果不是为了摆脱纠缠,谁也不愿意自揭伤疤,让自己多承受一份痛苦。

为了修炼火邪神功,烛朝要不断地吸收阴柔之气,庄园内的众女子,就是阴柔之气的来源。

烛朝每一次来到庄园,所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和十数位女子进行交媾,绝不会顾及其他,只有等欢愉过后,大睡一场,方才有心思注意别的事情。

实际上,如果没有意外发生,烛朝除了欢愉之外,从未在庄园内过多逗留,一旦体力恢复,立刻就离开庄园。

说得难听一点,整个庄园就像是烛朝的一张大床,进来的目的非常明确,不存在心不在焉的可能。

加上他是烛家庄少爷的身份,从小养尊处优,走路最好被人抬着,哪有主动干活之理。

只要逸尘稍加隐蔽,并尽可能的收敛气息,瞒过烛朝并非难事。

“我可以考虑帮忙,但事成之后,我们依然难以冲破结界阵法。”

若是艳姐所说属实,逸尘有信心斩杀火狐狸,却不敢狂妄到相信自己能够重创烛朝。

在超级强者面前,逸尘的修为实力,估计比蝼蚁强不了多少,最多也就是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下。

烛朝举手之间,就足以让逸尘灰飞烟灭,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,逸尘实在没有理由乐观。

退一步说,即使烛朝酣睡未醒,不会对逸尘下手,仅凭逸尘的实力,断然不能逃出庄园结界阵法,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这个好办,结界阵法是烛庄主布置,我们硬闯不可能成功,但是,烛朝可以自由出入庄园,我们只要控制了烛朝,就能顺利离开。”

艳姐信心满满,却又神色凝重的对着逸尘柔声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在一条船上,唯有风雨同舟,奋勇向前,才是唯一出路……”

曾经尝试逃跑,以失败告终,艳姐等人垂头丧气之际,烛朝却得意的告诉她们,庄园周围的结界阵法,由他父亲亲手布置。

除非修为达到了战皇超级强者的层次,否则绝无逃脱之理,除非等到众女子的五年期满,才能离开庄园。

当然,如果烛朝哪天高兴了,说不定会大发慈悲,提前放出去一两位女子,这得取决于他的心情。

艳姐不相信这样的好事能够降临到自己头上,也从未见过姐妹们在自己五年期限之内,获得回家的机会。

但有一点毋庸置疑,结界阵法威势再强,也不能对烛朝构成威胁,而且烛朝进出的时候,根本就不需要刻意做什么,都是随心所欲。

众女子的意图很明确,就是利用逸尘没有被施加秘法,稍加掩饰即可瞒过烛朝。

如果逸尘能把火狐狸的血洒到烛朝身上,艳姐等人的身体便立马重获自由,而烛朝的修为却要受到压制。

艳姐等人只要迅速出击,在烛朝恢复之前将其控制,逼迫烛朝带领众人走出庄园,一切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。

“逸尘,快问问她们给你什么好处。”

逸尘还没有表达意见,日月空间内的金大圣,就急不可耐的出言提醒。

从万米高空跌落烛家庄,就算没有受到众女子实施的禁锢,也未必有能力冲破结界阵法。

和这些修为高出逸尘好多倍的女子们联手,无疑增加了成功的希望。

这原本是双方互利的事情,要是能从众女子那儿获得额外的报酬,岂不是一举两得。

“这……算不算乘人之危?”

逸尘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,但总觉得跟这些苦命的女子提条件,有点不厚道,一时抹不开脸面。

“主人,别婆婆妈妈的,人家自己都说过了,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日月空间被的十三正愁着,怎么让灰老头调动能量,才能帮助逸尘脱险。

却被艳姐的一席话说得没了脾气,中心区域不比天罗大陆,战王强者的修为在这里似乎过于孱弱。

对方的计划尽管不算十分周密,但至少在目前情况下,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了。

金大圣的提醒,没有说服逸尘,倒把十三的心给说动了,能有报酬最好,即便没有也不妨碍行动。

“艳姐,既然你把话说道这个份上,于情于理我都没有推脱的理由。”

被金大圣和十三怂恿,逸尘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对付烛朝,不过,你说的报酬……”

逸尘向来不落井下石,但人家主动提出要给报酬,自己拒绝似乎太过矫情。

况且,初入中心区域就遭遇危机,若是得到修炼资源的补偿,也算是一丝安慰吧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闻听此言,艳姐俏脸一红,忸怩了一下,吞吞吐吐的说道:

“我们这批姐妹,家境都不算太好,这才进入烛家庄做了帮工,现在落入魔窟,更是一贫如洗。

如果逸尘公子不嫌,从我们中间任意挑选一位姐妹,无论是为奴为婢,还是当牛做马,我们自当遵命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?”逸尘脑子里嗡的一声,不由自主的叫道。

所谓报酬,无非是指天材地宝之类的资源,即使再不济也得是财宝金银。

逸尘也是被金大圣和十三说动,一时有了贪念,却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想通过以身相许的方式,来作为报答。

这样的报答方式,不仅出乎了逸尘的预料。也让日月空间的十三措手不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