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火邪神功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火邪神功——”

纵然烛朝有着战皇初阶的修为,却由于变故突生,加上火狐狸被杀,身上又被沾染了火狐狸的鲜血,致使烛朝短时间内,难以发挥出自己的威力。

十几位柔弱的躯体压在烛朝的身上,如同利剑般的发簪,尖利的牙齿不亚于刀劈斧砍,将烛朝原本就沾染了血迹的身体,折腾得更加血肉模糊。

不得已之下,烛朝准备使出自己最后的绝招——火邪神功。

火邪神功,是烛朝从烛庄主偶尔得到的一本秘籍上学得,通过吸收大量的阴柔之气,将自己体内的火属性潜质,尽可能的激发起来。

此功非常难练,又容易走火入魔,还需要众多青春少女作为牺牲品,烛庄主当时曾经阻止过烛朝,却由于烛朝的坚持而改变了态度。

如果烛朝真的能够顺利练成火邪神功,烛家庄就有可能一跃成为中心区域的中等势力,而烛朝本人也将踏入中阶战皇的修为。

烛庄主劝阻无效,便转而大力支持,不惜耗费大量钱财,四处招募所谓的少女帮工,只为配合烛朝练功。

得到父亲的帮助,烛朝大喜之下,便一心一意修炼火邪神功,其余的事情基本不会过问。

为了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,通过那样的方法攫取阴柔之气,烛朝不断地给自己增加营养,以致于几年以后就变成了,腰围比身高几乎大了一倍的扁球状体型。

就目前情势而言,烛朝并不适合施展火邪神功,因为他体内的阴柔之气,尚未完全融入到能量运行之中。

加上疲劳过度,精力有亏,即便强行施展火邪神功,其威力也大打折扣,而烛朝本人则有可能会遭到能量反噬,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危机。

然而,被十几位战王强者级别的女子连抓带掐,手脚并用的压在身下,虽不会因此丧命,却也难受其辱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那个斩杀火狐狸的外来者,修为实力到底处于什么级别,暂时还不清楚。

万一对方也是一位超级强者,自己岂不是失去了先机,落入被打压的境地。

想到这里,烛朝再也忍不住了,意念所到之处,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变得更加鼓胀,

原本就肥胖得变了形的身躯,此刻继续往圆润的方向发展,空气中的炽热随之展开。

嘭~~

一位靠近烛朝胸口,正在朝他身上咬去的女子,身躯猛地向后弹起。

“啊……”

惊叫声中,女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庞,指缝里冒出丝丝热气,一股焦糊味弥漫在房间之中。

与此同时,烛朝的身体渐渐变得赤红,像一个巨大的扁圆形火炉,阵阵热浪往旁边散发。

呼呼——

张开大嘴,一条火焰喷出,摇曳着红红的长尾,忽闪着灼人的火苗,在烛朝身体上方形成一道火圈。

咝……

一位女子的头发,被火圈波及,瞬间红光一闪,她的脑袋已是毫发皆无,光秃秃的头顶表皮,有了一层红褐色的疤痕。

这还不算什么,从烛朝嘴里蹿出的火焰,并没有因为烧光了女子的头发,就变得暗淡或者熄灭,而是继续往对方头上脸上烧去。

红褐色的伤疤,很快被后续的火焰撕开,皮肤的‘呲拉’声中,女子的脑袋上,居然出现了忽明忽暗的火苗。

火邪神功果然威势强大,这才刚刚开始,远没有达到烛朝的最佳状态,最多也就施展出六成功力而已。

即便如此,其力量也不可小觑,至少在众位战王级别的女子面前,烛朝使出的火邪神功,具有绝对的杀伤力和威慑力。

有几支纯银制成的坚硬发簪,在热浪的灼烧下,变成一缕青烟,消散于空气之中。

“逸尘,快,不能让他完全施展开来……”

艳姐急切之中,顾不得自己正面临火邪神功侵扰,赶紧向逸尘大声说道。

尽管早已知道,烛朝修炼的是火邪神功,但艳姐并没有见识过,更不会想到,烛朝在受到众姐妹围攻的情况下,依然施展出威势骇人的灼热火焰。

计划中的进程,是艳姐率领众姐妹,通过大家凝聚而成的能量,暂时将烛朝控制住,并借助于对方身体尚未恢复,难以施展修为,让逸尘趁机实施偷袭。

不求斩杀烛朝,只希望在大家的努力下,迫使烛朝能量消耗过大,引发由体内疲乏而造成虚脱。

第二拨女子,服用的药物之中,有一定的麻痹神经作用,经过双方的交媾,烛朝的身体中难免受到侵蚀。

兴奋过度之后,必然会有一个神经衰弱,或者说大脑休眠放松的过程,艳姐就是要利用这些,对烛朝进行严厉的打击。

若是一切顺利的话,艳姐有把握让烛朝在一个时辰之内,无法发起反击。

从目前所处的位置,从容离开庄园,只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,余下的半个时辰,打击各凭己力各展神通,能否逃脱烛朝的魔掌,就看各人的造化了。

事实上,一旦众人逃离,烛朝父子的阴谋将会完全暴露,就算烛朝父子要将众女子赶尽杀绝,恐怕也来不及了。

可问题是,烛朝比艳姐想象中的实力明显要强出不少,重压之下还能以火邪神功,给大家造成极大的困扰。

一直没有让逸尘参与到制服烛朝的行动之中,艳姐是考虑到逸尘的修为实力太弱,稍有不慎就会遭到重创。

艳姐并没有把逸尘的性命看得比自己更重要,暂时保全逸尘,是为了关键时候,逸尘或许可以成为改变战局的那个人。

计划中,艳姐曾经想当然认为,有了十几位姐妹的能量叠加,以及自身特有的躯体纠缠,搞定烛朝希望很大。

逸尘所要做的,就是出其不意,对烛朝施以重创,余下的就好办多了。

这也是在得知逸尘拥有皇者之器苍木剑之后,大家所作出的部署,皇者之器对付战皇超级强者,应该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但是,此刻的艳姐却颓然的发现,以逸尘的修为,能否突破热浪靠近烛朝都成问题,更别说一击制胜了。

“主人,用苍木剑刺入烛朝的丹田!”

日月空间中,传出十三的声音,为今之计,唯有强行出手方有胜机。

要是等烛朝将火邪神功完全启动,所产生的威慑力更加巨大,届时想要得手,恐怕是难上加难了。

好在逸尘经历了烈焰通道的考验,烛朝催生出的火焰虽然强横,却难和通道中的火之烈焰媲美。

“好!”

逸尘意念一动,手执苍木剑,身体如同闪电一般,径直杀向烛朝。

“莽撞了,咳咳……还是大圣爷助你一臂之力吧。”

看似无所事事的金大圣,一见逸尘身形启动,感觉不妙,自言自语一声,连忙将神魂之力释放而出。

逸尘少年英雄,面对危局毫不胆怯,接到十三的提醒,将体内五行之气尽数倾泻,对准烛朝的丹田部位,就是倾力一击。

嗡嗡~~

要把众人尽数摧毁的烛朝,催动着威势逼人的炽热火焰,辅以自身的皇者之气,将整个房间照耀得赤红一片。

迅速升高的温度,使得空气中的水分被消耗一空,各人的身体都仿佛进入了烤炉,连呼出来的都是热气。

倏~~

逸尘人剑合一,一头扎进火圈之中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剑锋直指烛朝丹田。

啵……

眼见着烛朝就要被逸尘一剑穿过,困扰着众女子的危局即将消除。

然而,逸尘却感觉到了不得劲,手中的皇者之器苍木剑,只能触碰到烛朝的皮肤,无法刺入体内,只发出一声短促的脆响。

苍木剑威势浩大,具有刺穿烛朝身体,甚至将其斩杀的能力,可逸尘修为太低,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出苍木剑的威力。

如果烛朝也是战王强者,哪怕修为高出逸尘一个大层次,也未必能够抵挡苍木剑之威。

在都城温特家族的地下空间,逸尘就顺利的将苍木剑刺中温特老祖,尽管难以深入到体内,却也刺进了几寸的深度。

但是,烛朝乃名副其实的初阶战皇,即便受到这样那样的消耗,其释放出的气息,不是逸尘所能应付的。

无论如何输入能量,逸尘都不能将苍木剑插入烛朝体内,甚至连皮肤都没有刺破。

“啊……”

见逸尘一时不能得手,一旁的艳姐等人,均是无比惋惜的叫出了声。

烛朝赤红色的肚皮上,顶着寒光闪闪的苍木剑,逸尘不断地释放能量,要将剑尖刺入对方体内,却未能如愿。

众女子深感绝望,脸上满是沮丧之色,凝聚起的战气能量,也不如之前那样强劲了。

“原来只是一位战王级别的臭小子,居然不自量力,敢与超级强者对抗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”

烛朝初见苍木剑寒光时,心里闪过一丝惊慌,待逸尘的能量释放之后,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以烛朝的修为实力,即使苍木剑威势再强,仅凭逸尘的功力,也难以刺穿烛朝的身体。

苍木剑是皇者之器,固然威力巨大,但逸尘的修为太低,并不能发挥其最大威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