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宁为玉碎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先放了我……”

“休想!”

无论是逸尘还是烛朝,都意识到目前的处境。

两人之间的较量,从修为实力转移到心理层面。

唰~~

见烛朝有意拖延,逸尘冷哼一声,寒光闪闪的苍木剑,赫然出现在手中。

“别……我带你们出去。”

正是由于苍木剑的威压,才使得烛朝由主动变为被动。

面对杀气森森的苍木剑,烛朝再也没有勇气和逸尘讨价还价了。

逸尘将草儿收回日月空间,和艳姐等人一起,押着烛朝沿着通往外面的路径,往庄园外走去。

“大哥哥,这家伙是超级强者,让我看着他,免得作怪……”

进入日月空间之后,草儿撅起小嘴和逸尘通融。

“不行!”逸尘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。

在遇到困难时,逸尘尽可能的自己面对,能不借助外力的,就绝对不会劳师动众。

特别是经过了小炫被天谴一事,尽管逸尘的那部分记忆,遭到了十三的暂时封存,但逸尘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纠结。

就像刚才面对烛朝,若不是金大圣主动释放神魂之力,逸尘根本不会向他求助。

即便是十三擅自放出草儿,逸尘也深深的为草儿担忧。

尤其是草儿释放的藤蔓,和烛朝的皇者之气胶着的那一会儿,逸尘心里隐约存在一种恐惧。

不是为自己所面临的危机而感到害怕,而是不希望草儿出现问题。

逸尘自己也无法解释这一现象,只是从本心出发,尽快让草儿进入日月空间,以防意外发生。

“出来了,我们自由了!”

跟着烛朝走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艳姐等人就发出了欢快的叫声。

被囚禁了两年之久,忽然感觉到一只压抑着自己的无形威压,在不知不觉中消除,那种愉悦的心情,简直难以言喻。

阳光明媚空气清新,久违的幸福终于来临。

倏倏~~

逸尘身前数道倩影掠过,众女子一阵风似的,冲出了庄园,摆脱了结界阵法的禁锢。

战王中阶以上的修为,使得她们在逃跑的时候,速度远远超出了逸尘。

逸尘一愣神的工夫,十数位女子中仅剩下艳姐一人,还没有离去,其余的早已不见人影。

“逸尘,谢谢你!”

到了庄园门口,艳姐停下脚步,低头向逸尘说道:“是你救了姐妹们,把烛朝留给我,你可以走了。”

和其他女子不一样,艳姐并没有想到独自离去。

她要趁着烛朝的身体处于疲软状态,为自己两年多的屈辱,做一个了断。

“你杀不了他……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快走吧。”

逸尘知道艳姐的想法,却不得不出言阻止。

烛朝虽然被藤蔓控制,但他依然是战皇超级强者,哪怕是无法施展修为,也不是艳姐这位战王强者所能斩杀的。

要不是金大圣的神魂之力,逸尘催动皇者之器苍木剑,都不能刺穿烛朝的丹田。

而艳姐赤手空拳,能量消耗了大半,就算对烛朝恨之入骨,也没有办法为自己报仇。

“我必须杀了他,为我自己,也为受到屈辱的姐妹们报仇。”

艳姐一脸平静,似乎成竹在胸,冲着逸尘淡淡一笑:

“你说过,事成之后不需要我们的报酬,所以我让姐妹们迅速离去,不过,只要你用得着,她们一定会竭力相助。

剩下的事情,我自己处理,就不用你操心了……”

纤纤玉手缓缓伸出,凭空一掌劈向逸尘,狂风突兀而至,将没有防备的逸尘卷起。

“艳姐,你……”

逸尘没有想到,艳姐为了报仇,强行逼迫自己远离。

尽管是萍水相逢,众女子中也不乏性格乖张之辈,但毕竟大家共同经历了生死危机,逸尘心里难免有点不舍。

以艳姐的修为实力,报仇一说不太现实,除非……

逸尘的身躯被艳姐激荡起的狂风,一下子就卷出了一里之外。

虽然心里忽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,但逸尘想要返身阻止,已是鞭长莫及。

“烛朝,畜生,你害得我们生不如死,今天该是了结的时候了!”

美丽的脸庞逐渐扭曲,艳姐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到逸尘耳中,顿时觉得阴森恐怖。

“贱人,你奈我何?”

全身被无数绿色藤蔓缠绕,烛朝却并不惧怕眼前的艳姐,依然狂妄之极。

所有被囚禁在庄园的女子,烛朝一个都没有放过,每个人的修为实力,早已被他摸得清清楚楚。

艳姐不过是战王中阶级别的强者,就算倾力而为也无法对烛朝构成威胁。

如果仅仅是痛骂斥责,或许可以逞得一时痛快,却不能真正的实施报仇的计划。

“哼,你很快就知道,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一股黑气涌上艳姐的脸上,浑身上下迅速股涨起来,一阵令人窒息的能量涟漪,从艳姐身体往外宣泄。

不过几息之间,原本窈窕身姿的艳姐,就变成了一位腰比水桶还要粗的肥胖女人。

黑气涌过,暗红色光芒渐渐浮现,艳姐屏住呼吸,不再发出任何声响。

“你要自爆……不!”

有恃无恐的烛朝,本想继续用语言羞辱艳姐,让她怒极攻心对自己出手。

若果真如此,倒是帮了烛朝的大忙,艳姐体内的阴柔之气,正是烛朝恢复所需要的能量。

艳姐释放出的能量越大,烛朝的恢复时间越短,摆脱藤蔓控制的速度就越快。

然而,当他目光对视到艳姐的时候,突然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。

此刻的艳姐,身体已经趋于圆球状,两只眼睛赤红,眼珠凸出,浑身散发出死亡的气息。

这是战王强者自爆的前兆,要不了几息时间,美丽却又可怜的女人,就要将自己摧毁。

战王中阶强者的自爆,所产生的能量涟漪,足以达到战王高阶甚至巅峰的程度。

若是在平时遇到,即使烛朝不能及时逃离,也不会因此丧命,但是重创难以避免。

可目前的情况是,烛朝身体遭困,一时半会儿无法破解,加上体内消耗巨大,根本没有能力逃出艳姐自爆的能量肆虐范围。

身体尚未恢复的烛朝,如果经受了艳姐自爆的冲击,就算侥幸不死,一身修为也将完全丧失。

更为可怕的是,烛朝自己心里明白,以目前的身体状况,九成会和艳姐同归于尽。

“逸尘,快跑——”

这是艳姐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,催促逸尘迅速远离自爆能量的波及范围,以免受到牵连。

从劝说逸尘和众女子一起对付烛朝的那一刻起,艳姐就报了必死之心。

唯有自爆,才能除去眼前这个恶魔,尽管也要打上自己的性命,但艳姐义无反顾。

“艳姐,不要啊!”

逸尘深知自己无法阻止,只得将身体往后急窜,同时大声叫道。

在超级强者烛朝的面前,艳姐就是一位忍辱负重的弱女子,而在逸尘眼里,她却是一位巾帼英雄。

然而,英雄往往归于寂寞,正如艳姐一样,无论烛朝能否丧命,她自己是必死无疑。

轰——

一声巨响传来,艳姐所处的位置,激荡起一团红色烟雾。

窈窕的身姿不复存在,除了烟雾中弥漫出的血腥味之外,艳姐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半点残存。

整个空间随之震荡,剧烈的能量涟漪,如同火山爆发,一股脑的倾泻而出,将一旁的烛朝淹没在其中。

“救命啊……”

烛朝的呼喊声显得苍白无力,铺天盖地的能量,顷刻就要吞噬而来。

就连距离较远的逸尘,也分明感受到滔天威压,在空气中带来的压抑。

“贱人尔敢!”

一声怒吼,从远处发出,一道光芒闪过,空气一阵氤氲。

一位身形修长,颧骨高耸的老者出现在烛朝面前,赶在能量涟漪即将吞没之际,将烛朝一把拉出。

“父亲!”

已无侥幸之心的烛朝,恍惚中喊了一声,随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老者。

“没用的东西!”

老者一边释放出皇者之气,轰散艳姐自爆激荡起的能量涟漪,一边恨铁不成钢的骂道。

将烛朝从死亡境地救出的老者,正是烛家庄的庄主,烛朝的父亲烛显。

被艳姐自爆吓得魂不附体的烛朝,濒临死亡时不自禁的向父亲发出了求救信号。

远在百里之外的烛显,接到儿子的报警后,放下手头的事情,立马赶到庄园门外,这才救回了惊魂未定的烛朝。

“不怪我啊,是他们……”

被父亲责骂,早已习以为常,但烛朝觉得自己冤枉,便出言申辩。

“逸尘是谁?”

烛显打断烛朝的话,厉声喝问道。

艳姐临死之际的最后一句话,被及时赶至的烛显听到,在救出烛朝的同时,他将这一片空间都禁锢起来。

“先让我透透气。”

烛朝身上的藤蔓还没有撤走,浑身上下被压制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。

看着目光严厉的烛显,烛朝知道逸尘难以逃离,希望自己恢复以后,再慢慢的找逸尘算账。

以老爷子烛显的修为实力,不要说是一个逸尘,就算再来十个八个,也不够一根小指头的。

有了烛显的加入,烛朝将原本悬着的心,赶紧揣回了肚子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