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死又何惧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逸尘顶天立地,死也不会向你屈服,呸!”

一口鲜血喷出,逸尘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到目前为止,逸尘还保持着清醒的神智,并没有在痛苦面前低头。

与生俱来的傲骨,决定了逸尘的意志,面对超级强者烛显,他所能做的,就是绝不会将苍木剑拱手交出。

“有骨气,不过,老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。”

逸尘的坚强有点出乎烛显的预料,但烛显似乎胸有成竹,并没有和逸尘过多辩解。

只是微微催动战气,加深了万蚁噬魂的侵蚀程度。

嘶嘶……

逸尘的脑袋,被无数只蚂蚁分割成无数块,每一块都牵动着痛感神经,给逸尘造成了极大的痛楚。

嗡~~

无数痛点一起侵蚀着,逸尘浑身猛地一阵颤动,大脑似乎进入了爆炸前兆。

这是烛显加大力度的结果,时间逐渐流失,逸尘的坚持考验着烛显的忍耐力。

然而,经过了似是而非的昏迷之后,逸尘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画面。

在都城的温特家族,小炫击杀梅老大引发天谴,逸尘眼睁睁的看着,小炫被纵横肆虐的雷电轰成碎末。

那一句‘我不甘心’,又浮现在逸尘的耳边,被十三暂时封存的记忆,这一刻回到了逸尘的脑海中。

“小炫,小炫……不要啊!”

逸尘无意识的叫唤着,万蚁噬魂的痛苦仿佛得以消除。

双手捧着脑袋,逸尘空洞的目光仰视天空,好像在遥远的天际,看到了小炫悲怆的眼神。

往事历历在目,逸尘不禁悲从中来,活泼可爱单纯幼稚的小炫,为了消除隐患,不惜以身犯险。

这一切,都是为了逸尘这个所谓的‘老大’,实际上从认识以来,逸尘从来就没有真正为小炫做过什么,老大的称呼,让逸尘受之有愧。

小炫的不甘心,是对残酷的天罚进行指责,还是因为逸尘而死太不值得,谁也无法说清。

逸尘觉得一阵心痛,程度远远超过了万蚁噬魂带来的痛楚,是一种无可回避的痛苦。

扪心自问,逸尘除了一次次接受小炫的帮助之外,根本就没有主动付出过,即便亲眼目睹小炫丧于雷电之中,逸尘也不曾有过任何行动。

对于其他人,特别是那些称呼逸尘为老大的兄弟们,逸尘向来呵护有加,每当遭遇危机,逸尘都是挺身而出,无愧于老大的称呼。

唯独小炫例外,逸尘不配这个称呼,更不配做小炫的老大。

恍惚中的逸尘,觉得自己这一刻是这辈子最清醒的时候,无尽的愧疚撕扯着他的内心,似乎要将他的那颗心拉出来,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。

哀莫大于心死。

强烈的自责,让逸尘无法原谅自己,甚至忘却了正在遭受烛显的无情打压。

万蚁噬魂的痛苦,再也不能对逸尘造成威胁,一旁的烛显也不明所以的看着逸尘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烛显不是第一次释放万蚁噬魂,却是唯一一次没有取得明显效果。

在万蚁噬魂的侵蚀下,有多位初阶战皇屈服在烛显的脚下,烛家庄的崛起,很大程度上倚仗了烛显的秘法,那就是万蚁噬魂威力无限。

意外的是,明明已经陷入痛苦不能自拔的逸尘,忽然间就变了一个人。

一副傻呆呆的神情,空洞的眼神,根本就不是陷入万蚁噬魂折磨中的情形。

饶是烛显见多识广诡计多端,却从未见过目前的状况。

连续多次催动能量,以便调整万蚁噬魂的侵扰速度,却无奈的发现,万蚁噬魂对逸尘毫无用处。

“这小子傻了?”

和烛显一时发愣不一样,烛朝却是幸灾乐祸,暗自欣喜。

别管逸尘是不是真的傻了,只要皇者之器没有脱手,自己的机会就一直存在。

“主人……”

十三真的逸尘的记忆恢复,不由得心里发慌,颤抖着声音,怯怯的叫道。

原本以为,暂时封存了部分记忆,能够让逸尘在短时间内,不会受到内心的自责。

却谁料,烛显误打误撞,以万蚁噬魂瓦解了十三的封存之力,将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再一次浮现出来。

“逸尘……坏了,这是要发癫的节奏啊。”

金大圣不知道逸尘经历了什么,对逸尘的状况封存当心。

如果真的心智迷失,又被施加了皇者禁锢,逸尘体内的本能防御将会加速启动。

但是,面对皇者禁锢的强势威压,本能防御的作用太过微弱。

在不能冲破禁锢的情况下,那一股防御能量,极有可能变成一种能量反噬。

每一位修武者体内都有能量,越是修为实力高的,能量强度越大。

敌我之间的较量,往往以攻击能量的大小强弱而决定最终的结果。

提升修为,也需要数量巨大的能量支撑,以便足以应付躯体产生的变化。

然而,一旦无法控制自身的能量,又遭到外来力量的强势打压,体内的能量就会反过来攻击自身,造成能量反噬。

目前的逸尘,就处在能量反噬的边缘,如果烛显施加的皇者禁锢威压,没有立即撤除,或者万蚁噬魂还在继续,防御之力就会反戈一击,给逸尘造成伤害。

“逸尘,你……不要自爆!”

回过神来的烛显,一边大声叫喊,一边暗运内力,要阻止逸尘自爆。

烛显并不在意逸尘的生死,却不能眼见着逸尘自爆,皇者之器还没有到手,即便立即出手斩杀逸尘,也比逸尘自爆要好得多。

只要逸尘的躯体不毁,就有机会寻找皇者之器的下落,否则,自爆之后一片齑粉,哪里还能找到皇者之器。

“生又何欢,死又何惧?”

处于崩溃状态的逸尘,惨烈的笑声中充满了绝望:

“我不能保护兄弟,却让小炫为我而死,我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?”

留在逸尘脑海中的回忆,只剩下小炫的惨死,被万蚁噬魂侵蚀的神经,接近于错乱的边缘。

逸尘的身体,毫无缘由的膨胀起来,虽然还处在皇者禁锢之中,但神智的混乱,调集了日月空间以外的全部能量。

对于一位战王强者来说,自爆并非难事,关键在于自己能否下得了决心。

即使可以调动的能量不及体内蕴含的一成,但一意孤行的逸尘,完全具备了自爆的资格。

“这小子倒是一条血性汉子……”

遥远的天际,万丈高空之中,有人轻声感慨。

一道目光穿透云层,无声无息的射到虚空中的逸尘身上。

没有人察觉到这道目光的存在,即便是身为战皇超级强者的烛显。

嘭!

一声巨响,烛显的面前出现一片血雾,逸尘所在的区域,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。

“啊……”

烛显父子同时发出惊叫声,意味却明显不同。

手掌催动出的能量涟漪,几乎已经将逸尘笼罩起来,烛显希望在逸尘自爆之前,出手斩杀逸尘,确保皇者之器不会随着逸尘的丧命而消失。

但是,烛显还是晚了一步,漫天的血雾,让烛显颓然至极。

即将到手的皇者之器,就这么凭空消失,连同逸尘的身体,一起消散于虚空之中。

烛朝则庆幸自己距离较远,没有被这一声轰鸣,所产生的能量涟漪波及,侥幸留下了性命。

一天之内,经历了两次战王强者的自爆,前一次是得益于自己的老爷子及时赶到,堪堪从爆裂的艳姐身边,就下了自己。

而这一次,幸亏烛朝的伤势没有恢复,无力与老爷子争夺逸尘,才免除了危机。

庆幸之余,烛朝又有一丝惋惜,平生第一回见到如此极品的皇者之器,忽然间就变得烟消云散了。

“奇怪……”

不等烛朝过多感慨,烛显的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顿时让他一震。

看似一声叹息,但烛朝听得出来,老爷子话中有话,一定是另有所指。

“父亲,逸尘不是自爆了么,有什么奇怪的?”

烛朝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,心里却期待着老爷子的解释。

不要说逸尘被施加了皇者禁锢,就算是逸尘在自由的情况下实施自爆,也不能对烛显造成重创。

如果仅仅因为这一点,老爷子不可能会觉得奇怪。

“自爆?哼!”

烛显冷笑一声,眼里流露出阴鸷的光芒,接着说道:

“我也以为是自爆,但实际上这小子机灵着呢,以自爆的方式逼迫我出手,从而解除了皇者禁锢……”

经过仔细的探查,烛显发现,弥漫在空气中的血雾,确实是逸尘的气息。

但是,血雾散过之后,并没有半点逸尘的躯体出现。

即便是战王强者的自爆,身体变成碎片,也不可能毫无存留。

以超级强者的精神力,一定可以在空气中,觅得自爆者带有残留气息的碎渣,哪怕只是很小的微末,也绝不会气息全无。

思忖了一番过后,烛显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

以烛显的判断,逸尘假借疯癫,并不惜喷洒逆血,造成自爆的假象。

由于对皇者之器志在必得,烛显没有理由眼睁睁的看着逸尘自爆,而无动于衷。

当烛显伸手阻止的时候,施加于逸尘身上的皇者禁锢,被烛显在急切之间稍有忽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