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放弃幻想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火儿虽然修为不是太强,今后的晋升之路也未必顺畅,但好歹他也是曾经的四灵之首麒麟的后代,身具天赐火性体质。

火祖宗得知火儿认逸尘为主,当时就大为震怒,逸尘只不过区区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,又是平庸的人类,根本没有资格成为火儿的主人。

想当初,火儿的祖先尽管有过重大失误,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,但是,麒麟的身份是神君的坐骑,主人神君是威风八面高高在上的人物,岂是逸尘可以相比的。

火祖宗本以为,经过自己的循循善诱和严词呵斥,能够让火儿迷途知返,重新回归本性。

却没有想到,麒麟一族的最大本性就是忠心,一旦认主至死不变。

“那……飘然会不会受伤,还有火儿,火祖宗,你也太狠了吧?”

飘然的离去,一定是看穿了火祖宗的‘阴谋’,心里舍不下逸尘,才和火儿一起铤而走险的。

对飘然所做的选择,表示欣慰的同时,逸尘对火祖宗的感激早已荡然无存。

“有没有受伤我不知道,但他俩都还活着。老子正愁着没地方出气呢,你小子倒送上门来,嘿嘿,臭丫头有本事就别回来!”

以火祖宗的身份,自然不会因为飘然的逃离,而亲自出手抓回,就算他知道飘然和火儿目前的藏身之处,也只能装着不知道。

但把逸尘控制在手里,并在适当的时候,传出一点风声,让飘然得知逸尘的下落,到时候……

“火祖宗,我看得出你对飘然很好,但是,你既然疼爱飘然,就应该顾及她的感受,要是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,就算飘然回到火祖宫,也不会开心。”

逸尘并不否认,火祖宗确实是为了飘然的前途,这一点着实令人感动。

然而,凭什么他就认为自己配不上飘然,如此武断简直不符合火祖宗的身份,更是对自己和飘然的巨大伤害。

“说得好听,你不过是刚刚踏入初阶战王的级别,按照天罗大陆几千年的修炼情况,你一辈子也到不了超级强者的层次,一只蝼蚁而已。”

火祖宗对逸尘的诘难嗤之以鼻,很是不屑的反唇相讥。

“那是你嫉妒我,不甘心罢了。”被火祖宗屡次三番的鄙视,逸尘不禁怒火中烧。

也顾不得自己的处境,以及火祖宗的修为实力,忍不住大声指责起来。

“嫉妒,你也配,你知道我的修为层次吗,说出来吓死你!”

“你都活了几万年了,也没有达到战神级别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逸尘情绪激动,几乎是口不择言:“你在我这个年纪,恐怕连战帅巅峰的层次都没有,而我,用不了一千年就会超过你!”

一千年后的事情,逸尘无法判定,但是,他相信,火祖宗在二十岁之前,绝不会跻身战王强者的行列。

“老子这一生,也就遇到两位算得上旗鼓相当的人物,却只有五行帝尊一人,能在三十岁之前晋升战王强者,比我早了一点点而已。

至于你,差得远了……”

“呵呵,说漏嘴了吧,我今年二十岁,就已经是初阶战王了,你确实是差得太远了。”

“胡说!你……”

火祖宗心高气傲,从不把人类当成敌人,那是他觉得人类不够资格成为自己的敌人。

只有五行帝尊和一闲散人例外,这两位应劫之人,无论是修为实力,还是为亿万生灵做出的贡献,都是火祖宗无法企及的。

当然,火祖宗也是一时性急,忘记了火儿曾经说过的话。

而且,他查探逸尘体内空间的时候,就对逸尘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。

年纪,修为,以及资质,都具备了成就一番事业的条件,包括日月空间内的大量资源,能给逸尘修为的提升,提供巨大的保障。

逸尘所说乃是事实,只是火祖宗没有面对而已。

被逸尘一顿讥讽,火祖宗的那张原本就通红的老脸,此刻已经是红得发紫了。

平心而论,逸尘是火祖宗见过的最具潜质的人类,如果没有应劫之人的身份和飘然这层关系,他绝对会把逸尘当成宝贝一样对待。

只可惜,飘然看中的逸尘,却是一位传说中的应劫之人。

“晚辈出言无状,多有冒犯,请前辈恕罪。”

逞得一时之快,逸尘感觉到,自己不应该这样,去冲撞一位视飘然如同己出的前辈。

但是,对于自己和飘然的感情,决不允许受到半点亵渎:“晚辈恳请前辈,不要再执意拆散我和飘然了。”

“你俩要是真的有缘,又岂是我能拆散的。”

或许是感受到了逸尘对飘然的真诚,火祖宗稍经犹豫,叹了一口气,说道:

“唉,可惜你是应劫之人的身份,否则……”

“应劫之人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应劫之人注定孤苦无依,不得善终,如果臭丫头选择了你,岂不是终身痛苦?”

“不可能!”

火祖宗的话,让逸尘心里一凛。

身为应劫之人,逸尘愿意为亿万生灵能拥有一个和谐的生存空间,而努力消除一切障碍。

却从未想过还有孤苦无依一说,更不会相信火祖宗的一面之词。

“怎么不可能,五行帝尊打败魔尊,看似取得胜利,却难逃陨落的下场,一闲散人封印鬼域,同样功在千秋,也不曾战死,但是,依然摆脱不了应劫之人的魔咒,最终莫名其妙的失去踪迹……”

火祖宗为了让逸尘相信,将前两位应劫之人的不得善终一一说出,并强调道:

“我不相信墨亚预言,却不得不面对现实,你既然是应劫之人,或许应该知道这些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逸尘一时语塞,火祖宗所提到的两位应劫之人,确实没有得到好下场。

五行帝尊一丝神魂,经历了万年辗转,如今寄生于日月空间,甘愿做一名园丁。

而一闲散人更是不知所终,没有人知道他的最终结果,按照常理推断,似乎印证了火祖宗的观点。

“主人,墨亚预言确有此说,只不过,这一次会有所改变。”

日月空间的十三,对墨亚预言非常了解,见逸尘情绪波动,便出言解释。

根据墨亚预言,逸尘身为应劫之人,将有机会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但是,并没有言及胜利后的情形,至于之前两位应劫之人的下场,会不会在逸尘身上重演,连十三也不敢断言。

“凡事都有得失,能够得到你想得到的,就一定会失去你不想失去的,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圆满。就像我,干好自己该干的事情,其余的无须强求,这才苟活与天地之间数万年,或许成就不大,却也落得逍遥自在。”

逸尘的心绪变化,被火祖宗看在眼里,他摆出一副长者的面孔,语重心长的说道:

“你体内空间的那一丝神魂,原本属于金睛兽,想当初,金睛兽目空一切傲视苍穹,为逞一时之勇挑战天君,干下大逆不道之事,其结果就是三魂分离,至今不得圆满。

我的修为实力,远远不如鼎盛时期的金睛兽,却活得比他舒服多了,知道为什么吗……我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得,也就不会失去原本拥有的东西,比如自由。”

在火祖宗看来,金睛兽如果不挑战天君,可以活得比谁都潇洒,估计天地之间,也没有谁会招惹他。

但是,随着与天君的一战败北,金睛兽的苦日子就降临了。

几万年的三魂分离,命魂帅又奇被关押了很多年,幸得有人相救,虽是浑浑噩噩,勉强还算太太平平。

神魂金大圣,得益于包王爷固执己见,不惜得罪天君,强行将其释放,否则金大圣还不知道被封印在幽冥阴山大裂谷的某处。

还有一丝智魂,至今下落不明,何时能够三魂归一,还是未知之数。

不仅是金睛兽,曾经不可一世的修罗王非天,明知不是天君帝释的对手,却逆天挑战,造成尸山血海,最终被封印于七窍玲珑藕之中。

“前辈的意思……”

逸尘被火祖宗的长篇大论给弄糊涂了,不知道对方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,遂出言相问。

“很简单,趁着年轻,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就能拥有触手可及的幸福人生。”

火祖宗老神在在的声音,愈加增添了逸尘的疑惑。

“逸尘,别听他胡说,独脚鸟没安好心,千万别上当!”

金大圣对火祖宗的说法很不感冒,更不希望逸尘被火祖宗的言语迷惑。

与天君一战的是非对错,见仁见智,并无不可,但火祖宗明显站在天君的立场,把金睛兽归咎于大逆不道之列,无疑大大的刺激了金大圣的神经。

若不是力有不逮,金大圣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忍气吞声。

“谢谢你,金大圣,我自有分寸。”

逸尘转而对着火祖宗,拱手说道:“请前辈直言相告,晚辈定当慎重。”

只有等对方把意图表达出来,才能考虑应对之策。

逸尘自问与火祖宗之间,除了飘然之外并无瓜葛。

就算火祖宗对自己有一定的偏见,应该还不致于对自己心存歹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