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青帝到来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是,也不知道火祖宗用了什么办法,和逸尘聊了一大通,十三也没一句听进耳中。

越是这样,十三越是心神不宁,逸尘为人正派,常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,万一被火祖宗设下圈套,恐怕也难以察觉。

火祖宗修为实力堪称顶尖,为人却不咋地,至少十三是这样认为,就凭在‘大庭广众’之下,偷偷和逸尘说‘悄悄话’,火祖宗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“呃……前辈没有刁难我,条件不算苛刻,又是为我好,我一定能做到。”

逸尘犹豫了一下,含糊的应付了一句,并没有说出条件的内容。

“误会一场,好了,逸尘,说说你的来意吧。”

火祖宗心情大好,伸手拍了拍逸尘的肩膀,笑着说道。

也就是逸尘,能够凭初阶战王肩膀的修为,闯过一道道关卡,踏入极阳之地的中心区域。

火祖宗相信,逸尘冒着生命危险,自然不会是过来溜跶的。

“我想见飘然,可惜她不在火祖宫。”

逸尘有点失落,好不容易知道了火祖宗是谁,也见到了火祖宗本人,却发现飘然早已离去。

“说起这个臭丫头我就来气……除了这件事,还有呢?”

“我答应过金大圣,帮他找回金睛兽的智魂,另外,我见过上古火龙的后裔赤焰兽,想请南方大帝开恩,激活他的血脉……”

逸尘吞吞吐吐的说着,不时抬头关注火祖宗的神情。

包王爷说过,查探毕方是否和温特家族地下空间的黑影亡灵有关,却又不能引起对方的怀疑。

逸尘需要想好说话的方式,以免激怒火祖宗,招致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赤焰兽,这个好办……”

就在逸尘考虑,如何提及黑影亡灵之际,火融却抢先开口了。

上古火龙是前任南方大帝的坐骑,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,导致了火龙的神火被收回,这件事火融也不是非常清楚。

赤焰兽不能吸收炼化火之烈焰,与上古火龙的神火,以及血脉的延续有关。

上古火龙治水有功,赤焰兽理应得到先祖的庇佑,火融愿意帮助对方激活血脉,以便抚慰功臣之后。

“前辈,你是说让我去激活赤焰兽的血脉?”

逸尘以为自己听错了,很意外的问了一句。

激活血脉,吸收炼化火之烈焰,是赤焰兽一族最为期盼的事情,火融居然说把这个差事交给逸尘。

“师尊称你为主人,我岂敢以前辈自居,你怎么称呼都行,就是不能叫我前辈。”

火融纠正了称呼问题,接着正色道:“你既然是应劫之人,就应该拥有自己的队伍,被激活血脉的赤焰兽一族,实力不亚于一支军队……”

赤焰兽一族,不能吸收炼化火之烈焰,已有数千年的时间,谁能改变他们的命运,谁就是这个族群的恩人。

火融让逸尘来做这件事,就是为了送给逸尘一个大人情,也算是对逸尘收留灰老头的一份报答吧。

“以我的修为实力,能行吗?”

“按我说的去做,保准没问题。”

火融将激活血脉的方法和程序,都告诉了逸尘。

呼~~

火融右掌平放,一缕火苗窜出。

隐约中,一张类似信笺的薄纸片,从火融的掌心飘出,缓缓消失于逸尘的身体之中。

闪烁着火红色的光芒,自行进入到日月空间,静静地待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
“多谢前……大帝!”

原本以为求助于南方大帝,怎么着也得三番五次的恳求,才有机会劳动大驾,为赤焰兽激活血脉。

谁曾想,一句拍马屁的话也没说,人家火融就主动把这个功劳按在了逸尘的头上。

或许是太过意外,逸尘有点懵懵懂懂的感觉。

“不客气。不过金睛兽的智魂,我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你还是请教老祖宗吧。”

身为南方大帝,按理说只要涉及到自己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,基本都有印象。

但火融除了听火祖宗说过,金睛兽曾经与天君一战之外,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关于金睛兽智魂的消息。

“金睛兽大逆不道,遭到惩罚完全是咎由自取,什么智魂的……不找也罢!”

见火融把问题抛给自己,火祖宗冷哼一声,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在火祖宗眼里,金睛兽尊卑不分,兴风作浪,到处树敌,忤逆天君,受到再严厉的处置都不为过。

要不是包黑子吃饱撑着了,吃力不讨好的释放了那一缕神魂,火祖宗还想着啥时候去看看包王爷呢。

想想因为金睛兽的神魂,把自己和包王爷之间变得生疏起来,火祖宗就火冒三丈。

不能抓住金大圣并将其炼化,就已经心有不甘了,想着居然还要向火祖宗打听智魂,岂不是火上浇油。

“废话,不是你的,你当然可以说得轻松了。”

火祖宗恼火,金大圣也恨恨然,尽管包王爷也不清楚智魂的所在,但中心区域属于天罗大陆最近的极阳之地,也是可能封印智魂的地方之一。

当时火融还没有就任南方大帝一职,对此事不知情尚在情理之中。

但火祖宗一直就呆在中心区域,不可能对这么大的事情没有耳闻。

金大圣甚至想过,按照火祖宗的地位和实力,天君将智魂交给他封印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“前辈,您知道智魂的下落吗?”逸尘不希望金大圣这个时候刺激火祖宗,毕竟有求于人,还是客气点好。

“不知道,至少不在极阳之地。”

火祖宗正要和金大圣斗嘴,却被逸尘插话打断,只好气咻咻的说道。

“我看未必!”

金大圣并不相信火祖宗的说法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独脚鸟,你要是心里没鬼,就让火融下一道命令,准许我在中心区域之内寻找……”

中心区域有不少修为实力超出人们想象的超级强者,如果没有火融的命令,一旦金大圣离开日月空间,或者被别人探查到金大圣的存在,不仅金大圣会有危险,就连逸尘也要遭到打击。

“放肆!极阳之地岂是你恣意妄行的地方。”

被金大圣紧追不舍,火祖宗怒火中烧,当下就要翻脸。

“老祖宗息怒,这个命令我是不会下的。”

局势忽然变得紧张起来,身为南方大帝的火融,有责任化解冲突。

宽慰了火祖宗之后,火融转而对金大圣说道:“如果金睛兽的智魂被封印在极阳之地,那么封印之人就只能是老祖宗。

但是,老祖宗已经封印了亡灵战队,怎么可能再封印亡灵战队之外的东西呢……”

按照惯例,一个人不能封印两样东西,并不是因为封印者的修为实力不够,而是上头不愿意。

即便是像火祖宗这样的超级强者,也不能拥有太大的权力,否则上头不好管理。

把权利分散,是管理者的一种手腕,消除了下属居功自傲的隐患,也给下属之间,保持一些平衡。

实际上这个规矩,金大圣也听说过,只是由于涉及到自己的利益,抱有一定的侥幸心理,希望在极阳之地找到智魂。

金大圣怀疑火祖宗,却相信火融不会撒谎,可以肯定,智魂真的不在这里。

多年的寻觅,无尽的期盼,金大圣好不容易踏入极阳之地,却被告知白跑一趟。

“唉……”巨大的失落感,让金大圣垂头丧气,钻到日月空间的僻静之处,一个人在生闷气。

“哼,火融,你怎么能够确定,你家老祖宗就没有封印亡灵战队之外的东西?”

一个不屑的声音,从遥远的虚空冷冷的飘了过来。

逸尘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,却又想不起是谁。

“小青,青帝,呵呵,你还活着?”

火融闻听此言,不自禁的颤了颤,紧接着就怒不可遏的斥责起来:

“你这个懦夫!不是早就死了么,就算没死,也该躲起来不要见人啊……”

“原来是青帝来了。”

火融的话,让逸尘想了起来,这个熟悉的声音,在回势龙脉的上空出现过,虽然没有见到真容,但逸尘知道他就是青牛的主人青帝。

当时夔兽捣乱,要破坏回势龙脉,逸尘和二龙束手无策,即使青牛和火儿相助,也无法击退夔兽。

幸得青帝驾临,将夔兽封印于死亡沼泽之中,化解了回势龙脉的危机。

由于逸尘体内拥有水之柔善,青帝便坚持认为逸尘认识水映月,并送给逸尘一丝生机之力。

不过,青帝明明说过,要去调查什么事情,怎么会出现在极阳之地呢?

“火融,咱俩无冤无仇,你干嘛要咒我?”

火祖宫上空青光一闪,一位高大英俊的青年,忽然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刚到极阳之地,就被火融一顿咒骂,青帝一脸懵懂,不知道火融中了什么邪。

“无冤无仇,哼,要不是你窝里横,一会儿跟自己的哥哥过不去,一会儿又和金收纠缠不休,我们也不至于出现配合失误,小五或许就不会死。”

火融言辞犀利,紧紧地盯住眼前的青帝,眼睛里的火光几乎要激射而出:

“为了自己的一点破事,害得我们五兄弟之间出现隔阂,说好了要去征战魔界,关键时候又做缩头乌龟,哈哈哈哈,好一个道貌岸然的青帝啊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