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还有隐情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逸尘拿走玉佩之后,利用帅又奇赠送的幻影镜,让王祥等人忘记了逸尘的容貌,只当是唐狼抢走了少府主的玉佩。

正常情况下,驭兽府会认为斩杀幽阴门长老,并嫁祸于秋叶落的人,只能是驭兽师唐狼。

不过,逸尘稍有疏忽的是,唐狼的修为太低,根本没有能力斩杀幽阴门那几位长老。

袁长老见证了当时的战局,斩杀幽阴门长老的蒙面人,修为至少达到了战帅巅峰级别,绝非唐狼可以做到。

尽管如此,驭兽府府主为了撇清秋叶落的嫌疑,依然命令唐狼去跟幽阴门解释。

这明显就是秋不凡的丢车保帅之策,但结果却取得了令人意外的成功。

“千真万确,飘府弟子有人见到过,唐狼身上散发出的气息,早已超出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。”

小武用极为肯定的口气,接着说道:“正因为这样,我们才怀疑师尊失踪,完全是唐狼所为。”

飘遥冲王失败,就算实力再强,也远不是战王强者的对手,落入唐狼手中不能说是意外。

能够化解幽阴门和驭兽府的矛盾,唐狼自然成了府主眼前的红人。

即使对飘遥出手,只要没有将飘遥斩杀,估计府主不会追究唐狼的责任,最多睁一眼闭一眼,装作不知道罢了。

“我们派出弟子四处查探,并不是针对驭兽府,而是想找到唐狼的行踪。”

宁岚觉得,抛开府主秋不凡曾经对飘遥多家关照不说,就算秋不凡要对付飘遥,也不会用暗中下手的方式。

在驭兽府的管辖范围之内,秋不凡就是最高统治者,掌握着下属的生杀大权。

哪怕是错杀下属,被死者家属上告朝廷,国王陛下也不会插手干预。

更何况,秋不凡和王族之间,还存在着非常亲密的关系,自然不可能因为错杀下属而获罪。

宁岚甚至怀疑,驭兽府管家之死,或许只是一个骗局,通过这件事把飘遥引过去,唐狼趁势下手,既可以掩人耳目,又能让唐狼置身事外。

谁也不会相信,唐狼在舅舅暴死的时候,还有心思对付飘遥,除非他认为飘遥就是杀害舅舅的凶手。

“管家被杀,和飘遥大叔失踪,有没有什么传言?”逸尘若有所思,谨慎的问道。

事情发生到现在,超过了十天的时间,如果唐狼利用管家之死,来达到控制飘遥的目的,那么他已经成功了。

散发谣言混淆视听,有这十天也足够了,以唐狼的身份和狡猾,做到这点并不会太难。

“没有传言,连管家的丧事都没有办……”

小武摇了摇头,如实的回答道。

从逸尘展示了隐身之术后,小武对逸尘就报以期望,觉得只有逸尘才能救回飘遥。

对于逸尘的提问,只要宁岚没有强行阻止,小武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“这就奇怪了,如果真是唐狼所为,最多再过两三天,就会有传言出来。”

逸尘初来乍到,并驭兽府地界不熟,暂时还拿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只有通过宁岚和小武的介绍,才能了解一下情况。

“也许吧。”宁岚没有表情的说道。

“还有一点,我想不明白,唐狼控制飘遥大叔,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?”

如果真要斩杀飘遥,唐狼只要把管家之死的责任,推到飘遥身上,为舅舅报仇乃是天经地义。

至于证据,对于向来玩心机的唐狼来说,简直就是小菜一碟。

“逸尘,你今晚能来飘府,我非常感谢。”

听了逸尘的疑问,宁岚先是表现出欣赏,紧接着话锋一转:

“但是,我还要劝你,这件事不是你能管得了的,明天一早,你就离开飘府,走得越远越好。”

“师娘,这是为什么?”逸尘还在发愣,小武就抢先问道。

就目前对逸尘的了解,小武相信逸尘的真心,而且,飘府没有一位弟子的手段,以及修为实力,能和逸尘相提并论。

赶走逸尘,就等于给找到并营救飘遥,增加了更大的难度。

“是啊,岚姨,不管你是否愿意,我都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。”

逸尘被宁岚的态度,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除了坚持以外,竟然无话可说。

按照金大圣和十三的说法,宁岚是不希望逸尘涉险,或者是送死。

但是,逸尘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,即便是搭上自己的性命,也绝不会袖手旁观。

“傻小子,你不插手,事情还有一些转机,但只要你参与进来,就会陷入僵局。”

宁岚犹豫了一会儿,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如果你死了,然儿也不会独活……只有你离开,才是最好的选择……飘遥应该也不会死。”

这话说得没头没尾,意思有点莫名其妙,就连小武听了,也是紧皱眉头。

师娘今天是怎么了,前几天还心急如焚,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,到处寻找师尊的下落。

明知事情难有进展,却依然毫无怨言的做下去。

逸尘主动请战,原本是好事一桩,只要大家齐心协力,结局或者没有想象的那样糟。

但是,师娘几次三番拒绝逸尘参与,不仅打击了逸尘的积极性,更是减少了师尊脱险的可能。

“岚姨,这件事还有隐情,请你明示,若是真的会妨碍到计划,我可以考虑离开。”

出乎小武预料的是,这一次逸尘并没有坚决态度,而是有了一丝退却的意图。

难道是逸尘惧怕唐狼,从而选择全身而退,这似乎和之前的表现大相径庭。

只是小武没有想到,逸尘从宁岚的话中,察觉到了事情并不是大家表面分析的那样。

宁岚一定还有不便出口的线索,似乎和逸尘有关。

逸尘必须弄清楚事情原委,或者是真相,方可做出决断。

“然儿没有看错人,你果然很聪明,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再隐瞒了,但我还是希望你慎重考虑。”

宁岚叹了一口气,将自己心中的猜测和盘托出。

飘遥年轻的时候,曾经帮助府主秋不凡度过危机,并得到对方的欣赏和尊重。

加上飘遥的驭兽技术一流,在整个驭兽府无人可及,秋不凡更是青睐有加,想对飘遥委以重任。

但是在一次深谈之后,飘遥渐渐疏远了秋不凡,尽管表面上依然恭谦,内心却已经有了隔阂。

即便这样,飘遥还是尽心尽责,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,从来没有对府主有过任何不敬。

或许是府主意识到了什么,一直回避当时和飘遥深谈的内容,反过来对飘遥更加关心。

不仅仅是演练兽阵这样的大事,就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之类,府主都会经常聊起。

聊到兴起,府主居然要和飘遥攀亲家,说是飘然和秋叶落天生一对,应该成为夫妻。

说这件事的时候,飘然还不到五岁,而秋叶落早已娶妻生子,连小妾都纳了五六位,最大的孩子都到成亲的年纪了。

对于这个提议,飘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,理由很简单,孩子还小,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。

府主也没有勉强,只是一笑而过,似乎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但是,过了几年,秋叶落又向飘遥提起这件事,并准备正式求亲,将飘然纳为妾室。

这时候,飘然刚刚过了十岁的生日,尽管还是黄毛丫头一个,却已经是亭亭玉立,出落得很水灵了。

飘遥依然拒绝,很委婉也很明确,自己夫妇二人仅有飘然这么一个女儿,视若掌上明珠,既没有高攀之心,也不愿意让女儿委屈。

少府主秋叶落身边美女如云,不在乎有没有飘然这样的山野丫头,而飘遥和宁岚却舍不得让女儿和别人争风吃醋。

飘遥的理由似乎过于牵强,使得少府主秋叶落怫然不悦,只不过碍于飘遥乃驭兽府技术最好的驭兽师,不便发作而已。

飘遥觉得秋叶落不会就此断了念头,为了飘然的前途和飘府的安宁,和宁岚商量之后,带着活泼可爱的飘然,万里迢迢赶赴玄天宗。

玄天宗内门大长老玄道,和飘遥有些交情,答应将飘然收为弟子,不过要按照玄天宗的规矩,等飘然过了十四岁,方可正式拜师。

有了玄天宗这样的师门,秋叶落多少有些顾忌,随后的几年,并没有继续纠缠,飘遥也算太平了一段时间。

但是,飘遥不愿出任驭兽队的首席驭兽师,再一次惹恼了秋叶落。

盛怒之下,秋叶落启用驭兽府管家的外甥唐狼,并配合唐狼对飘府进行打压。

即使唐狼公然和飘遥过不去,做出过分的举动,被看不下去的驭兽师们告到了府主那里,秋叶落也设法为唐狼辩解,力保唐狼不受惩罚。

前些天,飘然回到飘府的时候,有人见过秋叶落在附近出现,有没有和飘然碰面还不清楚。

但他一定知道飘然回家的消息,否则,驭兽府就不会在飘遥闭关冲王的当口,派管家前来求亲了。

管家说的很明白,少府主的妻子已经过世,虽有妾室若干,但正房空缺,想让飘然顶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