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后生可畏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宁岚没有惊动冲王的飘遥,就自作主张给管家回话,说飘然早有意中之人,且已得到双方父母同意,将择日完婚。

本来是想通过这样的说辞,打消秋叶落的念头,可谁料管家有备而来,一番话说得宁岚无法淡定。

“难道秋叶落还要抢亲不成?”

逸尘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中间竟然还有这些隐情,看来飘遥的失踪,并不仅仅是唐狼打压那么简单。

如果是唐狼下手,打伤,重创,甚至失手斩杀飘遥,都有可能,却不会抓去关押起来,因为没有必要。

但秋叶落则不同,几番求亲未果,恼羞成怒,将飘遥控制起来,以便要挟宁岚和飘然,倒是情理之中。

“管家告诉我说,飘然在玄天宗的事情,少府主早已知晓,所谓的意中人逸尘,只是玄天宗的一名内门弟子,根本配不上飘然……”

宁岚想起那天的情景,还是情绪激动:“还说什么只要秋叶落愿意,随时就能让逸尘命丧黄泉,飘然此生只能成为秋叶落的妻子,否则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管家软硬兼施,指责飘遥言而无信,当年以少府主有妻有妾,飘然不能被扶正为借口来搪塞。

而现在少府主有妾无妻,完全符合飘遥提出的要求,却又被宁岚一口拒绝。

如此行径,摆明了是要和驭兽府作对,如果继续顽固不化,飘府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“太嚣张了!看来驭兽府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逸尘听得眼睛都要冒火了,恨恨然的说道。

自己和飘然相恋,在玄天宗不是秘密,就算传入秋叶落的耳中,也毫不奇怪。

但是,秋叶落在明知飘然有恋人的情况下,还要强势逼迫飘遥夫妇,并以飘府的存亡作为威胁,就令人不齿了。

“不要冲动,驭兽府实力强大,又有夏离王国的王族撑腰,要是被秋叶落知道你的行踪就不好办了。”

宁岚眼里闪过一丝忧郁,轻叹一口气,说道:“只要你和然儿远离驭兽府的势力范围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,至于飘府和飘遥,暂时不会有危险。”

尽管心急如焚,但宁岚知道,秋叶落控制飘遥,威胁飘府,目的就是要飘然自投罗网。

如果逸尘此刻出现在秋叶落的眼前,反而给对方可乘之机,飘遥的处境则更加困难。

“是啊,逸尘兄弟和飘然小姐一天不出现,师尊就有一天的安全,虽然无法预知最终的结果,但师娘舍不得让飘然小姐落入少府主的手中。”

小武对于其中的隐情不太清楚,不过,宁岚的心思,他多少能了解一些。

为了女儿,飘遥和宁岚都可以放弃一切,只可惜,整个飘府数百人,或许要因此遭到厄运。

这几天,宁岚和小武去山坳,加紧演练兽阵,就是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如果被派出去的飘府弟子,不能阻止飘然回来,宁岚可能就要孤注一掷,采取鱼死网破的极端行动。

以驭兽府的实力,即便是十倍于飘府的力量,也不够对方塞牙缝的。

若是宁岚拼死一搏,飘府所有的‘鱼’会死,但驭兽府的‘网’不会破。

“只要确认飘遥大叔的失踪,是驭兽府所为,不管他们的势力有多大,我都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逸尘的目光中闪过一抹狠色,打定主意之后,对着宁岚说道:

“岚姨,我要出去一趟,弄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,飘府要封锁一切有关飘遥大叔失踪的消息,免得飘然落入对方的圈套。”

事情是在飘然离开之后发生,目前或许还没有传到飘然的耳中。

万一得知父亲的消息,以飘然的性格,一定会杀上驭兽府,找秋叶落讨一个说法。

如此一来,秋叶落就有机会对飘然下手,虽然还不知道唐狼的修为,为什么晋升得如此之快,但既然他已经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,又能布置兽阵,对付飘然应该机会不少。

当务之急,先要找出飘遥的下落,并阻止飘然进入驭兽府,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打算。

“可是,就凭你一个人,又能做的了多少事情,何况你的修为……”

逸尘的表现,既让宁岚欣慰,又让她担心。

处变不惊,危急时刻能把飘然的安危放在第一位,这样的女婿,宁岚完全接受了。

但是,区区一位战帅巅峰强者,要和底蕴深厚的驭兽府较劲,无异于以卵击石,逸尘的处境甚至比飘遥更为艰难。

宁岚不知道,把这些事情告诉逸尘,到底有没有做错。

“岚姨不用担心,我之前压低了修为,实际上我也是初阶战王,而且我不是一个人。”

为了给宁岚一份安心,逸尘决定坦然相告。

“初阶战王?”宁岚闻言一愣,满脸疑惑的看着逸尘。

到目前为止,逸尘已经展示了非凡的本领,无论是以一人之力,与近百只猛兽组成的兽阵对抗,还是隐身穿墙,都让宁岚震惊不已。

不过,逸尘并没有显示出战王强者应有的修为,这让宁岚心里没底。

嗡~~

宁岚的话音刚落,还没有听见逸尘的回答,就忽然感觉到浑身一紧。

一股滔天般的威压强势袭来,房间内的宁岚和小武两人,同时被禁锢起来。

“战王强者!”小武一声惊叫,却带着喜悦的心情。

尽管遭到了王者禁锢,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,但小武很高兴有了一位战王强者作为帮手。

“得罪了。”逸尘解除了王者禁锢,微笑着说道。

只有让宁岚知道了自己的实力,才能稳住整个飘府,寻找并营救飘遥的行动,方可有序进行。

越是事态严重,越要稳定军心,此刻的宁岚,身为飘府的主心骨,决不能乱了方寸。

“后生可畏,好!”宁岚粲然一笑,脸上的忧郁散去了不少。

逸尘能有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就算斗不过唐狼,至少也有全身而退的机会。

只不过,万一招惹了秋叶落,继而惊动府主秋不凡,逸尘还会陷入险境之中。

驭兽府是夏离王国第一附属势力,不仅所辖区域的面积最大,而且实力最强。

只是府主秋不凡为人并不张扬,明明拥有战王强者的修为实力,却很少有人知道。

现在,唐狼跑了一趟萨特王国,一跃成为战王强者,更是大幅提升了驭兽府的实力。

加上秋不凡暗中网罗的江湖好汉,据说也有不少实力强劲的强者,使得驭兽府的真实实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。

一位和驭兽府有业务往来的二流势力掌门人,曾经发出过感叹,说驭兽府有实力与夏离王国的王族一较短长。

虽然这位掌门人很快意外陨落,但这句话却被人们记住了。

当然,没有人会认为,驭兽府真的会跟王族较量,因为他们原本就属于一个势力集团的。

“一个势力集团?”逸尘不明就里,微微一怔。

如果说驭兽府势力大,这一点逸尘没有异议,说秋不凡有野心,逸尘也很赞同。

从秋不凡亲自写给炼器大师常一钊的那封信,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

一般势力,能够得到一件由常一钊亲手打造的兵器,就已经千恩万谢,荣幸之至了。

即便是幽阴门门主阴无为,也只是要求常一钊为自己炼制一件趁手的王兵,还耍了一个手段才能如愿。

秋不凡一开口便是打造一批兵器,并邀请常一钊到驭兽府,双方联手大干一番事业。

仅凭这一点,秋不凡的胃口就不小,还有逸尘嫁祸于秋叶落之事,秋不凡居然之事让唐狼跑一趟,就能轻易化解危机,得到幽阴门的谅解,也绝非常人所能做到的。

但是,不管秋不凡有多大能耐,终究是江湖势力,怎么会和夏离王国的王族搅和在一起呢。

“逸尘兄弟,夏离王国的王子殿下是驭兽府府主的乘龙快婿,可不就是搅和在一起了么……”

小武苦笑着解释道:“再有一个月,就是王子大婚的日子,驭兽府和王族联姻,师尊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。”

驭兽府的势力本来就大,根本不是区区飘府可以对抗的,再加上王族这个庞然大物,小武除了沮丧之外,只能祈求上苍保佑了。

“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如果不能救出飘遥,后果难以想象。”

宁岚一直不愿意把逸尘牵扯进来,就是怕对手的实力太强,要是逸尘有个闪失,飘然也没有好下场。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不过,我倒认为驭兽府和王族很难搞到一起。”

逸尘沉吟片刻,缓缓问道:“王子自然是夏侯山,秋不凡的女儿,是不是叫秋韵?”

在玄天宗的时候,秋韵就和夏侯山走得很近,也曾经有人猜测这两位会不会成为一对儿,却没有得到他们的承认。

夏侯山率领玄天宗弟子去辛戈沙漠历练,遭遇幽阴门弟子的围攻,秋韵也在场。

辛不仁出手对付夏侯山,秋韵差点舍命为夏侯山解围,说明双方的关系非同一般。

当时逸尘挺身而出,拼死拖住辛不仁,这才给夏侯山以及玄天宗众弟子创造了脱逃的机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