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老二完了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谁也不准走,抢了老子的东西,居然假惺惺的送回来,一定是早就被你们掉了包!”

“别跟他啰嗦,咱哥俩把他拿下就是了。”

从这二位的背影看,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很有可能是哥俩。

听他们的意思,那位持枪的蒙面人,应该属于盗匪一类,抢了他们的货物,好像又给送了回来。

不知道双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,这哥俩就是不依不饶的缠住对方。

“那个……咱俩不是他的对手,怎么拿得下啊?”

“废话,这个我当然知道,要是能打得过,我早就把他给杀了。”

“这样打下去,恐怕输的是我们,要不,咱们别打了,把货物推走就行……”

“胡说!咱哥俩怎么能咽下这口气,何况还有那么多兄弟在看着,要是不打了,岂不是很没面子?”

这哥俩发了疯似的只攻不守,却总是不能占得便宜。

或许是知道自己实力不济,其中一位萌生退意,但另一位偏偏要坚持下去,理由居然是为了保住面子。

“东西原封未动,你们该干嘛干嘛去,就当我们从未遇见。”

持枪的那位大汉,实力明显在哥俩之上,而且态度诚恳,有息事宁人的意思:

“我不想和你们有过节,并不是怕你……就凭你们哥俩,再修炼三五八年,也不是我的对手,算了吧,不要自找难看。”

看起来,持枪的大汉很有耐心,只需要连续几枪就能解决的事情,非得要通过嘴皮子劝说对方才能完成。

对于大多数修武者来说,能动手的基本不愿意动嘴,无论多大过节,修为实力上见真章,输赢各凭本事,而不是婆婆妈妈的说个没完。

“混账!咱哥俩不是你的对手,那又怎样?”

“你要不是心里有鬼,会这么客气?”

“就是,凭什么……”

拿刀的哥俩根本不吃对方那一套,一边抡起大刀进攻,一边不屑的骂道。

以强者为尊的世界,弱者即便是占了理,也未必有说话的资格。

但哥俩知道,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,却只是招架而并未发动攻势,这一点原本就不正常。

东西明明被偷走,干嘛那么好心又送回来,强盗似乎没有这样的规矩。

这家伙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光天化日之下蒙着脸,明显是怕暴露了身份。

只不过,他为什么就不肯还手呢,甚至还吩咐手下的强盗,不要继续纠缠。

“不要逼人太甚,再执迷不悟,我可要不客气了!”

被这哥俩骂骂咧咧,持枪的大汉有点不耐烦了,说话的声音大了很多,手上的长枪也做出了迎战的姿势。

“喂,他说要还手了,咱怎么办?”

“能怎么办,最多被他扎个窟窿,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“那……我们的任务就完不成了。”

“这,好像也对,让我想想。”

拿刀的哥俩见对方真的发火了,心里多少有点害怕,便商量着应对之策。

逸尘见过的江湖厮杀不少,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战斗。

实力强的一方不愿意打,还要闻言软玉的哄着,实力弱的却显得气势汹汹,大有鱼死网破之势。

更为奇葩的是,这哥俩就在对手当面商量,根本没有在意人家会不会听到。

“快点想,我还要找下一家金主呢。”

持枪的大汉,在稳占优势之下,没有一举击溃对方,反而极为配合的等着对面哥俩的商量结果。

“催什么,正商量着呢。”

“等不及你就趁早逃命,别杵在那儿跟木桩似的。”

哥俩一人一句的说着,倒也停止了进攻。

双方就只有对峙着,谁也没有动手,各自的属下都暂时退下,彼此不再战斗。

有几位劲装‘路人’打扮的汉子,又悄悄靠近蒙面人,张嘴想说什么,却被对方眼神一瞪,吓得咽了回去。

“那个……我说,你先别动,等我过去查验一下货物的封口,万一有诈,还是要抓你是问。”

“要是像你说的原封未动,这笔账就算了结,不过,叩头谢罪是免不了的。”

少顷,这哥俩把商量的结果,告诉了持枪大汉。

出趟远门走镖不容易,若是人员未伤货物未失,并不会妨碍到完成任务的结果。

眼前这个家伙实力太强,哥俩肯定斗不过,还是见好就收比较好。

尽管心里很别扭,也不知道蒙面人是什么来路,但哥俩决定从善如流,少惹麻烦。

“铁爷量大,你清点好货物就行,看你们傻兮兮的样子,叩头就免了吧。”

铁爷干了一辈子打家劫舍的勾当,就觉得这一次最窝囊。

趁着夜深人静之际,用不光彩的手段,从对方手中抢得一批货物,本以为大赚了一票,却没想到还得送回去。

白忙活了一场不算,又碰上这一对货色,一番死缠滥打还骂骂咧咧,弄得铁爷一肚子恼火。

做强盗做到这个份上,恐怕再也没有谁了。

好在这对宝货,总算明白了事理,竟然愿意叩头谢罪,这倒出乎了铁爷的预料。

不过,铁爷被缠得心烦,能早点离开此地最好。叩不叩头的没那么重要。

“你才傻兮兮……老子是说让你叩头谢罪,你瞎想啥呢?”

这哥俩,一位屁颠屁颠的去看货物,留下一位依然和铁爷对峙。

货物离家的时候,都有规范的封印和标记,有没有开过封,很容易就能检查出来。

不过片刻时间,那位查验货物的就发出手势,表示铁爷所言属实,货物确实没有被掉包。

本来这件事就算了结了,江湖上偶尔出现这种离奇的事情,只要大家没有损失,就没有必要撕破脸皮。

但是,双方却为了叩头谢罪的问题,发生了新的争执。

哥俩这边认为,铁爷用迷香这样的下三滥手段,把自己弄晕了,趁机抢走货物,属于令人不齿的勾当。

就算退还了货物,至少也得赔礼道歉才对。

“屁话!铁爷即使有错,那也不是和你们道歉。身为佣兵,连最简单的迷香都防不住,典型的无能表现。”

铁爷冷冷一笑,呵斥道:“你们还是赶紧滚蛋,回头向佣兵团的头儿领罪吧。铁爷不伺候了……”

既然货物已经归还,铁爷不准备和哥俩多啰嗦,一转身就要离去。

“慢着!”

“叩了头再走!”

不等铁爷走远,哥俩便掂着明晃晃的大刀,从后面追赶了上来。

一前一后,把铁爷堵住,两柄大刀就朝他身上招呼过去。

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找死啊!”

铁爷被对方紧追不舍,不由得大怒,挺起长枪就和哥俩战在一处。

“二位石爷,任务要紧,还是……”

哥俩身后的一群佣兵,都看得出来铁爷的实力强劲,连忙冲着哥俩喊道。

“任务要紧,面子也要紧,这家伙做事反常,必须拿下!”

“你们护住货物,免得又被那帮混蛋钻了空子。”

这二位石爷,铁了心的要纠缠不休,一边吩咐佣兵,一边不断的向铁爷挥刀劈砍。

锵——

铁爷手中长枪发出一道森森寒光,瞬间挑落了其中一位石爷的大刀。

清脆的声音响起,大刀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,飞也似的跌落到坡边的岩石上。

“不给点厉害瞧瞧,你们还把铁爷不当回事儿呢。”

挑落大刀的同时,铁爷的枪尖迅速指向对方的咽喉,使得另一位大刀在手的石爷,赶紧收回攻势。

抬起一脚,对着自己兄弟的屁股猛踹过去,勉强避开了对方的枪尖。

呼呼~~

见自己的兄弟脱险,那位石爷又重新启动攻势。

大刀舞得飞快,搅动风声,呼啸着扑向对面的铁爷。

嚓啷啷——

又是一声金属交鸣,大刀脱手而出,石爷虎口一阵发麻,渗出点点血迹。

“大哥小心!”

被一脚踹走的那位,刚刚回过神来,就见自己的大哥陷入危机之中。

情急之下,一声大吼,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蹿出,挡在了铁爷长枪和自己大哥的中间。

“啊……”铁爷一惊,失声叫道。

以铁爷的实力,击败二位石爷是轻而易举,但他似乎没有要将对方斩杀的意思。

长枪出击,原本是要逼迫石爷就此罢手,却不料被另一位抢上前来。

事情过于突然,铁爷眼见着枪尖即将插入石爷的喉咙,想要收手已是不及。

寒光森森的枪尖,挟裹着战帅巅峰强者的威压,径直刺向那位石爷的咽喉。

“完了……”

石爷见枪尖来势凶猛迅疾,心知已无侥幸,只得双眼一闭,哀叹一声,静等死神降临。

“老二!”

另一位还没从地上爬起来,除了撕心裂肺的呼喊一声之外,啥事儿也做不了。

“石爷……”

一旁的佣兵们,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即使舍命一扑也毫无意义。

就连铁爷身后的一帮强盗,也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。

他们知道,铁爷根本就没有要和对方为敌的意图,是对方自己不小心,才造成悲剧的发生。

也好,如果铁爷斩杀了这二位石爷,这批货物还是会落到自己人的手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