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斩杀腾莽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?”屋漏偏风连阴雨,腾莽还没有从结界阵法被破的惊恐中回过神来,飘遥又落到了逸尘的手里。

心里倚仗的双重保障,转眼之间消失无踪,巨大的失落感,让腾莽无所适从。

倏~~

噩梦还没有结束,腾莽身边的苍木剑,不仅回到了逸尘手中,而且此刻还指在腾莽的咽喉之处。

大阵威压已经解除,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逸尘了。

“你该死!”

逸尘冷冷的说道:“你想要这柄黑剑,我就用它来满足你最后的愿望吧。”

黝黑的剑尖,散发出森森杀气,在腾莽的眼前晃悠了一下,迅疾下移至胸口处。

噗呲~~

逸尘手腕一翻,寒光一闪,苍木剑刺入腾莽体内。

“你杀不了我!”腾莽面露绝望,却歇斯底里的吼叫一声。

身体似有一丝颤动,腾莽深知已无侥幸,唯一能做的就是实施魂灵脱逃,给自己留下生存的希望。

“忘了告诉你,这柄苍木剑乃皇者之器,杀你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逸尘将插入腾莽体内的苍木剑,轻轻翻转了一个弧度,随即淡淡的看向垂死的腾莽。

如果单纯以双方的修为实力,逸尘能占据上风,甚至击败腾莽,却未必有能力将其斩杀。

但是,腾莽所倚靠的大阵威压遭到火儿的破坏,神情慌张之下,一时难以调整情绪,即便是体内还有王者之气可以释放,却也来不及了。

被完全控制的腾莽,原本还有一丝魂灵脱逃的机会,偏偏又被皇者之器苍木剑给完全杜绝,生机正在渐渐失去。

“剥夺生机……你好卑鄙!”腾莽竭尽全力,想给自己争取魂灵脱逃的施展空间,却颓然的发现,随着苍木剑渗透到体内的杀气,已经封住了所有血脉。

“卑鄙么?我给过你机会,既然你不珍惜,那就只能死了。”

就在前一刻,如果腾莽迷途知返,主动放了飘遥,就算逸尘火气再大,也不会食言而肥,腾莽的性命还能保全。

可惜的是,腾莽当时以为胜券在握,不仅要得到苍木剑,更是逼迫逸尘自废修为。

对于天罗大陆的修武者来说,废去修为基本上就等于放弃了一切,甚至比失去生命更令人难以接受。

天罗大陆以武为尊,没有修为就是废人一个,但凡有点骨气的修武者,即便力竭被杀,也不愿意忍受废去修为的侮辱。

从腾莽坚持要逸尘自废修为的那一刻起,逸尘就将他定为了必杀之人,不存在半点意外。

皇者之器苍木剑,自身就蕴含杀气,而逸尘在刺中腾莽胸口的同时,又催动日月空间内的金之肃杀,由剑尖渗透到腾莽体内。

在腾莽实施魂灵脱逃之前,将其所有的生机,一点不剩的尽数剥夺。

腾莽瞪着绝望而又惊恐的双眼,死死的盯住逸尘,感受着生机的迅速离体,死亡即将降临。

弥留之际的腾莽后悔莫及,高看了大阵威压,低估了逸尘的实力,本以为抓住飘遥,会给逸尘造成困境,却不料,反倒加速了自己的死亡。

倏~~

逸尘从腾莽的胸口抽出苍木剑,重新放回到日月空间。

随着腾莽尸体的颓然倒下,逸尘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腾家寨了。

“飘遥大叔……”轻呼几声,不见飘遥有任何反应。

逸尘伸手探了探飘遥的鼻息,虽是气若游丝,却并未身亡,当下心中大定。

“腾家寨的守卫们,要不要斩草除根?”日月空间内放金大圣,好心的提醒道。

逸尘斩杀了腾家寨寨主腾莽,难保不会被腾家寨成员记恨,如果轻易放过,难免会留下隐患。

正所谓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江湖恩怨情仇,往往都是由此引起。

“不必了,腾莽亲手斩杀了众多属下,他们要报仇也不会找我。”

逸尘拒绝了金大圣的提议,将飘遥送进日月空间之后,来到了腾家寨的城墙之上。

看着杀神般的逸尘健步走来,腾家寨的守卫们不由自主的往后退,一个个神色紧张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失去了超级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庇佑,腾家寨就会完全暴露在夏离山脉深处,不再存在半点神秘感。

如果逸尘现在出手,恐怕不用费什么力气,就足以将整个腾家寨,从世间铲除,在场的守卫们谁也无法逃脱。

“大家听着,腾莽为了置我于死地,用尽卑鄙手段,我将他斩杀,也是他罪有应得,与他人无关。”

逸尘站到城墙最高处,面对一群惶恐不安的守卫们,大声说道:

“我不会插手腾家寨的事情,也不会对大家痛下杀手,希望你们好自为之……”

“多谢逸团长!”几位胆大的守卫,见逸尘态度诚恳,便当场跪下谢恩。

按照一般的江湖恩怨,腾莽身为腾家寨寨主,可以代表整个腾家寨,逸尘有理由将腾家寨所有成员杀个一干二净,以免留有后患。

但是,逸尘却杀了腾莽一个,放过其他人,显然让守卫们感激涕零。

想起之前的一幕,腾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亲手将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属下,残忍的斩杀,每位守卫的心里,都难受至极。

腾莽的不堪,逸尘的大度,在场的守卫们,永远也不会有替腾莽报仇的念头。

逸尘却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,飘遥还没有醒来,飘府目前处境如何,才是逸尘在意的事情。

“火儿,我们走。”身形一纵,逸尘从腾家寨的城墙上一掠而下。

“主人,去哪儿?”火儿跟在逸尘后面,犹豫了一会儿,问道。

“飘府,你去过的。”

“我……暂时不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那个烛朝,会找你麻烦。”

火儿觉得,烛朝伤重逃逸,应该不会直接回到极阳之地,而是找个地方疗伤。

对于超级强者来说,只要神魂没有遭到重创,即便再严重的伤势,也能在较短时间内恢复。

烛朝的目标是逸尘的苍木剑,在没有得手之前,绝不会善罢甘休。

与其等烛朝伤愈复出,再来纠缠逸尘,倒不如火儿主动出击,寻找烛朝的疗伤之处。

以火儿现有的功力,对付有伤在身的烛朝,不会存在任何问题。

要是运气好的话,趁着烛朝重伤未愈,火儿将其斩杀,或者是伤其神魂,就能帮逸尘解除后顾之忧了。

“不行,等你完全恢复了再说。”逸尘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不管烛朝的伤势如何,逸尘都不希望火儿涉险,能不能杀灭烛朝不重要,但要是火儿有个闪失,逸尘就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了。

“这……”火儿放慢了脚步,想自行离开,又怕逸尘生气,只好磨磨蹭蹭的支吾着。

说实话,如果不是怕烛朝对逸尘不利,火儿目前最想做的,就是尽快恢复全部功力,并考虑着是不是要准备,来一个小境界的提升。

在火祖宗毕方的火祖宫,火儿硬闯能量屏障,以致于被封住了血脉,导致昏迷了好长时间。

经过逸尘的能量输入,火儿的血脉重新运行正常,体内消耗的能量,也逐步得到补充。

不仅如此,火儿还惊喜的发现,毕方布置的能量屏障,看起来是给了火儿重创,实际上火儿因祸得福,体内的能量运行发生了不少变化。

逸尘输入的生机之力,不仅激活了火儿被封住的血脉,甚至还将火儿体内的部分潜能,挖掘了出来。

随着火之烈焰的补充,火儿对火属性能量的吸收,比以前快了两倍以上,这也是火儿能够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,就恢复了六成功力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和烛朝较量的时候,火儿原本处于劣势,连烈焰威压都无法闯过。

但有了逸尘释放的水之柔善,在前面开道,火儿的麒麟臂顺利穿过烈焰威压,给了烛朝迎头痛击。

与此同时,火儿还发现,威压巨大的烈焰,竟然有一部分渗透到自己体内,逐渐转化为与自己体质能够融合的火属性能量。

这个发现让火儿欣喜若狂,夏离王国地处南方,有火属性能量的地方不少,如果自己的吸收能力有所增强,岂不是提升修为有望。

不过,这部分渗透到体内的烈焰威压,必须尽快进行炼化吸收,否则将会对其他火属性的能量,形成相互牵制彼此消耗。

一方面,火儿要对逸尘的安全负责,希望尽快消除隐患,另一方面,炼化烈焰威压又迫在眉睫。

两相比较,火儿坚决的选择前者,自从寒潭认主开始,火儿就把逸尘的安全,看得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火儿,放松意念,让我看看你的恢复情况。”逸尘招招手,很热情的说道。

“恢复得挺好的……”火儿跑到逸尘身边,摆出几个造型,夸张的表现着。

刚刚按照逸尘所说的,把全身放松下来,却忽然感觉上当了:“这是什么回事?”

“哈哈,你就乖乖的给我呆着吧,省得让我操心。”

逸尘知道,火儿老实忠诚,也比较执着,如果非得阻止他去寻找烛朝,恐怕很难做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