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鬼鬼祟祟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若以单个实力,一只鬣狗就足以将近百只猛兽尽数杀灭,根本不存在任何意外。

但是,目前兽阵所形成的威势,已经超过了三只鬣狗共同释放出的威压,而且还在继续增强。

嗡~~

原本得到了猛兽后撤留下的空间,鬣狗似乎有所放松,彼此间用吼声和目光交流,准备趁势倾力一击,以便摆脱兽阵的控制。

然而,在宁岚的遥控指挥下,兽阵居然凝聚起滔天威压,使得鬣狗们不得不迅速调整应对的方法。

三只鬣狗以三角形站位,相互之间保持着类似于一个整体的阵型,于同一时间将体内能量倾泻而出。

三股相对于王者之气的强势威压,在兽阵中心地带激荡出一道暗红色的能量涟漪,充满着暴戾的气息。

从鬣狗身边往外急速扩散,要将兽阵最前面的几只灵魂般的猛兽以及而溃。

呼呼~~

可惜的是,不等这股气息抵达野象等猛兽身旁,就遭到了兽阵威压的残酷镇压。

暗红色的光芒,虽然极力挣扎,却依然被汹涌而至的兽阵威压逐渐覆盖,直至暗红色光芒淡去。

吼~~

或许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,三只鬣狗目光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。

为首的体型最大的鬣狗,率先发出震天的怒吼,同时也是向两位同伴提醒,决战就要开始了。

咴儿咴儿……

山坳中再次传来宁岚的声音,声调比刚才有所改变。

哗哗~~

刚刚吞噬了鬣狗释放出的威压,兽阵又立刻微微后撤,和上次类似,只不过这次留下的空间更大。

鬣狗咆哮着,此起彼伏的嚎叫着,道道震人耳膜的声音能量,在山坳中传开,在空气中四下肆掠。

但是,由于兽阵留下的空间很大,化解了鬣狗吼声中的威压,猛兽们几乎没有受到伤害。

等三只鬣狗的一番吼叫接近尾声,宁岚向兽阵发出了总攻的命令。

轰、轰、轰……

野象,花斑猞,白头猛虎,大头熊,一马当先,众猛兽紧随其后,在凝聚成兽阵威压的同时,急速的奔往兽阵中心。

和前两次不同的是,兽阵不再做任何试探,而是将所有的能量,从四面八方引向三只鬣狗的所在之处。

一条红色光芒,从山坳中激射而出,瞬间融入兽阵能量之中,乃是宁啦释放出的王者之气。

嘭!!

一阵尘烟飞扬,山坳中弥漫着微小的尘土颗粒,飘飘洒洒将逸尘的视线挡住了大半。

巨响声中,三只鬣狗的身躯忽然齐齐飞起,紧接着又颓然落下。

被兽阵能量击中,鬣狗身上的皮毛受到了严重的灼伤,偶尔冒出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焦糊味,让人有一种反胃的感觉。

输入了宁岚的王者之气,不仅能提升兽阵的能量威力。而且还可以将宁岚对试阵的指令,直接带入兽阵之中。

严格说起来,击溃三只鬣狗的能量,是宁岚和兽阵共同创造,并得益于逸尘以前配制的营养餐。

若不是唤醒了猛兽的野性和斗志,飘府兽阵能困住一位战王强者级别的对手,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。

而现在,被困在兽阵中的,竟然是三只六阶魔兽,兽阵却安然无恙。

呜呜~~

遭到重创的鬣狗,一个个的趴在地上,发出痛苦的呜咽声,想要凝聚王者之气,却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倏~~

一个窈窕的身影,从山坳的另一侧一掠而出。

在近百只猛兽的头顶越过,瞬间就到了三只受伤的六阶魔兽跟前。

“飘然……”

一袭红色一群,纤巧的体态,还有朝思暮想的俊俏面容,逸尘不用多想,也知道是飘然到了。

唰唰~~

飘然身悬虚空,双掌翻飞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在三只鬣狗的头上连拍了数下。

“娘亲,可以收阵了。”飘然嫣然一笑,冲着山坳中的宁岚说道。

“好!”宁岚一个唿哨,从山坳中现出身形,将兽阵暂时解散,交由小武掌管。

“师娘,我们的兽阵演练成功了!”

满怀喜悦的小武,像个孩子似的,挥舞着双手,兴奋的说道。

改进之前的兽阵,连困住降低修为的烈焰魔鹰,都十分困难,即便是宁岚亲自指挥,也就勉强和烈焰魔鹰打成平手。

按照当时兽阵的威力,最多相当于一位战王强者的实力,这还是在战王强者没有找到兽阵破绽的情况下。

但是,经过了多次的改进以及演练,飘府兽阵居然能顺利困住三只相当于战王强者的鬣狗,进步简直是大得惊人。

“然儿,这三个家伙以后还能用吗?”看着软绵绵瘫在地山的鬣狗,宁岚脸上露出一丝疑惑。

“应该没问题,只要等它们伤势恢复,就可以演练了。”飘然笑靥如花,很自信的说道。

看样子,飘然根本就没有打算斩杀这三只鬣狗,而是要把它们当成飘府兽阵演练的活靶子,不断地提升兽阵的威力。

“唉,如果逸尘真的能救回你爹爹就好了……”兽阵演练成功的喜悦,仅仅在宁岚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。

想起飘遥身处险境生死不明,宁岚的心就特别沉重。

这些年来,飘府演练兽阵的目的,大多是以检验驭兽师的驭兽技术为主,从未有过明确的针对性。

但现在,宁岚却是将唐狼的兽阵,甚至是驭兽府,都当做了飘府兽阵的敌人,今天的演练,就是为了他日和驭兽府对阵,并取得胜利。

“娘亲放心,逸尘答应过的,一定不会出现问题。”飘然脸上也有些忧郁,却很快焕发出洋溢的笑容。

第一次见到逸尘,是在锁云峰的皇级墓葬,飘然被卷入雷霆之击,飘遥束手无策,关键时刻逸尘挺身而出,将飘然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。

尽管当时的逸尘,被雷霆轰击的满脸焦黑,根本看不出原本英俊的脸庞,但在飘然心里,那一刻的逸尘,是普天之下最帅的男人。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飘然就芳心暗许,并对逸尘毫无缘由的信任。

既然逸尘说能救回飘遥,飘然就一定会见到安然无恙的爹爹,不仅如此,飘然还要让娘亲知道,逸尘说出的话绝对靠谱。

“好,我信!”宁岚伸手捋了捋挡在飘然眼前的长发,宠溺的回应道。

女儿能够对逸尘如此信任,就说明逸尘超出常人的优点,即使未必事事如愿,但至少可以肯定,逸尘是值得女儿去爱的男人。

飘然的话,不仅给焦急中的宁岚吃下一颗定心丸,也让山坳外面的逸尘,心里涌起一股暖意。

“两位小娘子,我们抓到一个贼……”逸尘刚要现身,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干扰。

傻猫坐在烈焰魔鹰的背上,从空中扔下一个人来。

“这是……”宁岚看着跌落地面,弄得灰头土脸的人,疑惑的问道。

眼前的这个人,宁岚并不认识,也从未见过。

“老子是夏离王国的曹副将,不是贼!”

说话的同时,曹副将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土,一边悲愤的说道。

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又把脸上的灰尘抹掉,呈现在大家面前的,是一副鼻青脸肿的面庞。

逸尘远远一看,此人确实是之前和栾司马一起,追赶自己的曹副将。

“住嘴!是豹爷面前敢称老子,不想活了吗?”

傻猫从烈焰魔鹰背上一跃而下,站在曹副将面前,厉声呵斥道。

“这家伙鬼鬼祟祟,一会儿说找飘遥,一会儿又打听老大的行踪,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鸟。”

烈焰魔鹰也收拢翅膀,落到地面,跟宁岚汇报:“那三条鬣狗,说不定就是他带来的。”

傻猫肩负着保护飘府安全的重任,时常在飘府附近一带游曳。

就在宁岚演练兽阵遭遇三只鬣狗的时候,傻猫从山坳外面的一个山脚处,见到了探头探脑的曹副将。

傻猫感知到曹副将的修为,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,便把正在为飘府兽阵掠阵的烈焰魔鹰招来,一起对付曹副将。

这也是逸尘临走时关照过的,如果遇到意外情况,要么一击必中,要么就别打草惊蛇,一切以飘府安全为重。

按照傻猫本来的心性,必然会一个人和曹副将大战一番,就算打不过,也不可能寻找帮手。

但是,他不能违背逸尘的命令,而且,也考虑到飘府兽阵困住鬣狗的把握很大,这才和烈焰魔鹰并肩作战。

可怜的曹副将,尽管已是战王强者的修为,却难以招架两只六阶魔兽的攻击,更何况,烈焰魔鹰的实力本来就远在曹副将之上。

甚至连简单的盘问都免了,傻猫和烈焰魔鹰二位,一个地面一个空中,对曹副将发动了猛烈攻击。

要不是曹副将断断续续的解释,多少缓解了一些攻势,恐怕此刻的曹副将,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话了。

“你是朝廷官员?可我们飘府从来就没有和朝廷存在瓜葛啊。”宁岚打量着曹副将,谨慎的说道。

驭兽府原本就是江湖势力,飘遥夫妇又是驭兽师,平时连一般的官员都难得见到,怎么会和曹副将这样级别的官员有联系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