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我就耍赖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尽管有傻猫和烈焰魔鹰两位战王强者巡逻,也顺利抓住了铁狼,但烛朝的修为实力太高,只要稍稍注意一点,就避开了傻猫和烈焰魔鹰的感知。

铁狼向逸尘汇报的时候,烛朝就隐在虚空之中,若不是忌惮火儿的威力,恐怕当时就忍不住了。

为了万无一失,烛朝对整个飘府周围又巡视了一遍,并没有察觉到火儿的气息。

这一次,烛朝不想依靠别人,准备自己动手,将逸尘身上的皇者之器占为己有。

经过耐心的寻查,烛朝确认火儿不在飘府这一带,这才现身和逸尘面对面。

“火儿在,你没办法,火儿不在,你照样没办法,除非你愿意遭受天谴。”

逸尘态度强硬,把天罗大陆的生存法则拿出来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。

如果不是怕违反法则,烛朝根本就不会和腾莽联手对付逸尘。

即便没有火儿,烛朝在得不到其他战王强者帮忙的情况下,也拿逸尘没辙。

既不能对逸尘施以重创,又不敢将逸尘斩杀,烛朝想抢夺苍木剑,似乎并不现实。

“说得好,我确实没有办法,但她有……”

烛朝的话音未落,身形忽然一闪,从逸尘身边掠过,伸手便向飘然抓去。

“啊……”逸尘和飘然同时发出惊叫。

虽然飘然被逸尘拉到身后,也时刻注视着烛朝,但双方的修为实力差距太大。

在超级强者烛朝面前,无论是飘然还是逸尘,都没有半点对抗的余地,甚至连避闪都做不到。

“逸尘,你觉得是皇者之器重要,还是这丫头重要?”

烛朝轻而易举的控制了飘然,却没有对逸尘出手,将身形急退到百米之外,把手中的飘然往空中一扔。

嗖的一声,飘然的身体,飞到了路边一棵大树的树杈中间,烛朝则悠闲的看着逸尘。

“烛朝,你赶紧放了她!”逸尘一见,大喝一声,便和身猛扑过来,要把飘然从树杈上解救下来。

“小心哦……”烛朝笃定的提醒道,却盘腿做到一块大石上。

嘭~~

话音刚落,逸尘的身躯就撞在一堵无形的能量墙上,反弹而出,重重的摔到地上。

飘然所处的大树周围,都被烛朝释放出的能量包围,尽管只是少许的皇者之气,也足以让逸尘栽了几个大跟头。

“逸尘,小心!”飘然看似随意的卡在树杈上,却浑身用不出力气。

眼见着逸尘落地,飘然心有余而力不足,除了大喊一声之外,啥也做不了。

“飘然,你别怕,我一定救你!”逸尘从地上一跃而起,对着树上的飘然说道。

在超级强者的能量屏障前,以逸尘的修为实力,不可能有机会冲过去,将飘然解救出来。

“小子,不用你救,老子要的是皇者之器,至于这丫头么,细皮嫩肉的,倒也是个尤物……”

烛朝满是血污的脸上,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齿,让逸尘见了觉得特别恶心。

说出来的话,更是令逸尘气愤不已:“就给你一盏茶时间,要么乖乖的把皇者之器交出来,要么就让这丫头跟我走,或者你也一起走。”

火儿没有出现,烛朝更是肆无忌惮,不要说逸尘和飘然两位战王强者,就算把飘遥夫妇,加上傻猫和烈焰魔鹰,这些战王强者全部集中起来,也绝不是他的对手。

在找到逸尘之前,烛朝还在思考着,要通过什么样的手段,逼迫逸尘就范。

毕竟在极阳之地,老爷子亲自动手,以万蚁噬魂的残酷,都没有让逸尘屈服,烛朝没想过,自己还有比老爷子更高明的手段。

像逸尘这样的硬骨头,性格又非常倔强,仅凭武力胁迫,应该解决不了问题。

当发现逸尘和飘然在月下漫步,情深意浓卿卿我我的时候,烛朝心里一阵窃喜。

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

再强硬的手段,都不如将飘然挟持,以飘然的性命,威逼逸尘献上皇者之器。

不过,烛朝心里清楚,即使逸尘不在乎飘然的性命,并拒绝交出苍木剑,他也不敢真的将飘然斩杀。

所以,烛朝没有以飘然的命作为谈判的条件,而是刻意提到了‘细皮嫩肉’,来给逸尘施压。

烛朝对女人的摧残手段,逸尘在烛家庄见识过,若是让飘然受到烛朝的侮辱,对逸尘来说,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。

“不要……”逸尘满眼悲愤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“你这个畜生,快放我下来……逸尘,千万不要答应,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玷污!”

飘然身体不受控制,无法挣脱烛朝的禁锢,但并没有惧怕,而是张嘴对烛朝破口大骂。

同时,希望逸尘不要上当,即使交出苍木剑,烛朝也未必轻易饶过自己。

穷凶极恶之徒,往往在自己目的尚未达到之前,通过各种卑鄙的手段,来强行逼迫对方。

等目的达到以后,却又不守诺言,反而以侮辱别人为乐。

“闭嘴!等会儿有你好受的。”烛朝伸手遥遥一指,封住飘然的血脉,让她连话也说不出来。

转而对逸尘说道:“你只有一盏茶时间,过时不候!”

一边威胁飘然,一边给逸尘施压,烛朝胜券在握,神态极为放松。

“你……让我想想。”逸尘颓然坐到地上,双手抱头,痛苦莫名。

心爱的人遭到对方的禁锢,虽然不致于命在旦夕,但谁知道接下来,烛朝会对飘然做些什么。

以逸尘的实力,根本没有可能阻止烛朝的行动,即使放弃苍木剑,也不一定能救得了飘然。

“抓紧点。”看着无可奈何的逸尘,烛朝忽然觉得特别兴奋。

能够折磨逸尘,并得到皇者之器,对于烛朝来说,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
在烛家庄被逸尘放走了众位女子,使得烛朝修炼火邪神功的进度受到影响。

逸尘在金大圣的帮助下,用苍木剑几乎刺穿了烛朝的丹田,让烛朝发誓,一定要让逸尘受尽折磨而死。

只可惜,在极阳之地这个不受生存法则约束的地方,烛朝并没有顺利斩杀逸尘。

现在到了天罗大陆,就算烛朝想把逸尘斩杀,也没那个胆量了。

巨大的仇恨,隐藏在烛朝的心中,唯有通过对逸尘和飘然的折磨,才能让他稍感快慰。

一盏茶的时间很快过去,逸尘依然低着头,毫无生气的坐在地上,不知道想点什么。

“时间到了,小子,把皇者之器拿出来吧。”

烛朝非常准时的提醒逸尘,同时,脸上浮现出一丝奸诈的笑容。

他知道,这或许是逸尘和飘然这辈子最难过的一段时间,却是自己最得意的美好时光。

然而,逸尘并没有半点反应,如同老僧入定一般,对烛朝的话充耳不闻。

“装傻充愣是吧,好说,我这就给你颜色看看……”

烛朝坐在大石上,身形不动,却鼓起一阵邪风,往飘然所在的树杈上吹去。

呼呼~~

被控制了身体的飘然,眼见着邪风吹起了自己的衣裙,微微露出了一段雪白的胳膊腿,却无力阻止。

泪水滚滚流下,若是邪风再大一点,飘然连死的心情都会有,只不过,生死的权力眼角不由她控制。

“我……答应你,但是,你必须放了飘然!”

或许是飘然危机唤醒了逸尘,他从地上慢慢站起来,绝望而又坚决的说道:“你要是不放飘然,大不了我和她一起死,你也别想得到皇者之器。”

“好!一手交剑一手放人。”烛朝看似大度的挥了挥手,飘然的身体恢复了部分自由。

尽管不能催动王者之气,但飘然可以伸出双手,理顺自己的衣裙,以免春光乍泄。

唰~~

一道黑色光芒闪过,苍木剑从逸尘手中掷出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皇者之器,好!”

烛朝一跃而起,将空中飞来的苍木剑拿在手中,一阵狂喜之下,挥了挥手中的苍木剑,感觉无比惬意。

“放人!”逸尘走到大树地下,看着一脸得意的烛朝,大声吼道。

剑已出手,人还没放,烛朝说好的条件没有履行,却只顾着欣赏苍木剑了。

“呵呵,皇者之器到手,老子心情大好,这丫头长得不错,就算是你送给我了……”

烛朝狞笑着,一步一步往大树这边走来。

速度不快,却故意震得地动山摇,每一步都似乎踩在逸尘和飘然的心上。

“你想耍赖?”逸尘剑眉倒竖,将身体拦在大树前的路上,试图阻止烛朝的前行步伐。

“耍赖……那又怎么样,老子向来说话不算数,谁让你信了?”

步步紧逼的烛朝,感觉逸尘上当了,便大言不惭的说道。

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打算放过逸尘和飘然,提出条件,只是考虑到苍木剑在逸尘身上,才不得不使用的权宜之计。

现在,皇者之器到手,不要说在天罗大陆,就算回到极阳之地,烛朝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了。

顺势掳走飘然,只要不将她斩杀,或许就能避过法则的惩罚。

只要回到极阳之地,即使逸尘拥有通天手段,也不可能保得飘然的清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