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夏离王宫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果刚才叶狂现身,就算是逸尘和飘然联袂出战,甚至加上飘遥夫妇,也不一定能从他的手中占得便宜。

更何况,逸尘掠至虚空的时候,飘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到。

以叶狂的实力,又处于逸尘无法感知到的位置,绝对有把握偷袭成功。

但是,叶狂却主动将逸尘约到王宫,其中必有深意。

“我怀疑,叶狂本人根本就不在附近,只不过用意念控制这些魔兽而已。”

飘遥提出自己的看法,他认为叶狂说不定远在百里之外,派出黄爪鬣犬等魔兽,只不过要打探一下逸尘的虚实,并未考虑亲自动手。

“逸尘,我觉得你还是别去王宫,以免……”

宁岚则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,至少暂时受到的损失不算太大,若是逸尘就此逃离,任凭叶狂实力强横,也不一定找得到逸尘。

如果真的在夏侯山成亲之日应约而至,以逸待劳的叶狂,则更加可怕。

加上逸尘被夏离王国官方通缉,前去王宫就是自投罗网,或许不用叶狂动手,逸尘早已被官兵拿下了。

为了逸尘的安全,为了女儿的幸福,宁岚希望逸尘不要意气用事,就算当一回逃兵,也没什么可指责的。

“王宫必须要去,即便叶狂不在,我也要向夏侯师兄做一个交代,顺便讨杯喜酒喝喝。”

不管是飘遥的分析,还是宁岚的关心,都让逸尘心存感激。

但是,逸尘向来就不是一名逃兵,更不会背负奸细的罪名,离开夏离王国。

“我也去。”飘然没有劝阻逸尘,而是很自然的说道。

三天后,是秋韵和夏侯山的大喜之日,作为师妹或者是小姐妹的飘然,理应前去贺喜。

至于是否遭遇危机,对于飘然来说并不重要,只要和逸尘在一起就行。

“然儿……”飘遥两眼一翻,想要阻止飘然,却被宁岚的目光制止。

“叶狂以唐狼的身份,和驭兽府搅在一起,必然有所企图,王子殿下的大婚,可能不会平静。”

宁岚脸色平和,缓缓说道:“贺礼一定要送,人却不用到场,以防被人利用……”

国王陛下遇刺,尚未痊愈,刺客也没有抓到,王宫之中人心惶惶,谁也不知道,究竟会发生什么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夏侯山和秋韵的婚事正常操办,原本就是一件尴尬的事情。

更为蹊跷的是,叶狂偏偏把逸尘约到王宫,而且还是婚礼的当天,显然没安好心。

敏锐的宁岚,甚至怀疑,叶狂和刺杀国王陛下的凶手有关,至少也是知情者。

若果真如此,逸尘的介入反倒招致不必要的麻烦,弄得不好会腹背受敌。

“老大,王子殿下大婚,一定有很多好吃的,我要带鸟儿去大快朵颐!”

傻猫本来还被黄爪鬣犬弄得一肚子不高兴,可听到说有婚宴,立马就眉开眼笑了。

算起来,也有好一阵子没尝到酱肘子之类的美味了,肚子里的馋虫正在蠢蠢欲动。

想当初,傻猫就是被逸尘从梦剑文那儿拿来的酱肘子给打动了,不惜变成现在的模样,跟在逸尘身边蹭吃蹭喝。

曾经答应过烈焰魔鹰,说是要让她享尽人间美味,做一个最有口福的女人,呃……母鸟。

如今机会来临,傻猫自然舍不得放过了。

飘遥和宁岚,极力反对逸尘涉险,傻猫却鼓动烈焰魔鹰一起,站在逸尘这边。

飘然则毫不犹豫的选择,和逸尘共同进退,即使遭遇逆境,大不了并肩作战,反正就是不愿意分开。

少数服从多数,飘遥和宁岚见逸尘态度坚决,也不好执意反对,便勉强答应了飘然。

但是,宁岚有言在先,不管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逸尘和飘然两人,都必须以安全为重,不得轻易涉险。

接下来的两天,飘遥和宁岚几乎不再露面,任由逸尘和飘然在飘府自由活动。

傻猫则死乞白赖的求得逸尘的允许,让他和烈焰魔鹰陪同逸尘‘赴宴’。

达到目的之后,傻猫高高兴兴的离开了飘府大院,把剩余的时间,留给逸尘和飘然。

夏离王国王城,王宫之内。

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守卫们一个个的神情肃穆,对进入王宫的所有宾客,都进行严格的搜查。

稍有可疑之处,轻则赶出王宫,重则手镣脚铐戴起,送入大牢关押。

尽管宫墙上到处悬挂着大红灯笼,张贴着大红喜字,但若是不明就里的人见了,根本就不相信今天是王子殿下成亲的大喜之日。

低调,谨慎。

除了新郎新娘双方的至亲好友,就剩下王公大臣,能有资格赴宴。

国王陛下伤重在身,刺客杳无音讯,夏侯山本想拖延婚期,却被夏侯炎制止。

说是王子殿下的婚讯举国皆知,甚至是整个天罗大陆,都早已传遍。

若是随意更改婚期,不仅不吉利,而且还会让世人笑话,有损王族声誉。

无奈之下,夏侯山只好暗中下令,婚礼如期进行,但一切从简,连原本发出邀请的宾客,也都没有派人催促。

“虞大将军到——”

“一共八位。”

王宫门口一阵骚动,夏离王国的军方最高统帅虞大将军,率几位随从缓缓而来。

“别叫唤了,眼睛放亮一点,千万别错放无关人员进入。”

虞大将军身材高大,英气逼人,对着守卫的头领吩咐道。

“属下遵命!”守卫头领唯唯诺诺的应道。

“加派人手,仔细搜查,王宫之内一定要杜绝任何可疑之人!”

跟在虞大将军身后的栾司马,走到守卫头领身边,沉声说道:

“若是天罗王国的奸细来此,可以先斩后奏,宁可错杀,也决不能放过,记住了么?”

从国王陛下遇刺的那一刻起,逸尘就被定为天罗王国的奸细,刺杀国王陛下的凶手。

栾司马不用提到逸尘的名字,守卫头领就心领神会,一番点头哈腰之后,便去布置兵力了。

“栾司马,在没有查出真相之前,谁也不知道奸细到底是哪一位,先斩后奏又是从何说起?”

同样跟在虞大将军左右,曹副将的态度和栾司马似乎不太一样。

怀疑不能代表事实,即便是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,也没有确认凶手的身份,栾司马就已经判定了逸尘的死罪。

这在曹副将看来,有点草菅人命之嫌,所以出言质问。

“曹副将,我这是为了国王陛下和夏离王国着想,并非出自私心,逸尘的实力在你我之上,若是放入王宫,恐怕不好对付。”

栾司马一脸无辜,抬出国王陛下来压制曹副将。

身为夏离王国的官员,栾司马为了大局,即使错杀逸尘,也不会招来非议。

更何况,到目前为止,除了逸尘之外,还没有第二位嫌疑人出现。

“哼,有虞大将军在,你怕什么……”

栾司马的回答,让曹副将难以辩驳,便只好拿虞大将军说事。

以虞大将军的修为实力,不要说逸尘是初阶战王,距离中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即使达到中阶战王的修为,也未必是虞大将军的对手。

“曹副将,栾司马未雨绸缪,虽然过于谨慎,但事关重大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虞大将军赞许的看了栾司马一眼,对着曹副将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“驭兽府府主到——”

“共计十五位。”

除了守卫之外,王宫还专门配备了登记宾客的官员。

每来一位,都必须登记在册,以便统一安排。

秋不凡是新娘秋韵的父亲,女儿大喜,驭兽府作为娘家人,当然来了不少。

尽管王子殿下有令,一切从简,但秋不凡带来的娘家人,再多也不为过。

“谢谢官爷,辛苦了。”秋不凡满面春风,对着守卫们点头致谢。

一行人浩浩荡荡,个个喜形于色,跟着秋不凡就往王宫内走去。

“虞大将军,栾司马,曹副将,各位大人好!”

驭兽府少爷秋叶落,见到前面不远处的虞大将军等人,连忙紧跟几步,上前见礼。

尽管驭兽府一下子就来了十五位,几乎是虞大将军人数的两倍。

但是,虞大将军掌管心里却跟的兵权,位高权重,秋叶落主动打招呼,算得上是懂礼貌了。

“嗯。”虞大将军连眼皮都没抬,只是从鼻子里发出声音。

脚步却不停留,依然和曹副将栾司马一起往前走。

“秋少爷,今天可要多喝几杯哟。”

栾司马见秋叶落遭到了虞大将军的冷落,便出言安抚。

“人家是新郎舅,用得着你献殷勤吗?”

不等秋叶落回话,曹副将就白了栾司马一眼,鄙夷的说道。

按照夏离王国的规矩,婚宴上的宾客之中,以新郎舅的身份最高,可以凌驾于其他宾客之上。

哪怕是栾司马的官职不低,但并不会在婚宴上体现出来,更不可能抢夺秋叶落的风头。

秋叶落兄凭妹贵,能够在王宫露脸,本想嘚瑟一番的,却不料连续遭到虞大将军和曹副将的不屑,心里难免郁闷。

“落儿,咱们走。”

秋不凡见秋叶落面露不悦之色,当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使了个眼色。

“是,父亲。”

秋叶落想和曹副将计较,又怕惹得父亲生气,只好作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