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虚名而已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唰唰唰~~

数十柄长剑,闪出点点寒光,一股脑的朝逸尘身上招呼过来。

“弟兄们,布阵!能留活口尽量留活口……”

守卫队长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守卫们的呼喊声淹没了。

虽然栾司马说过先斩后奏,但守卫队长还是希望能抓活的。

既然是奸细,得抓起来审讯,供出同伙或者说出自己的任务,才是最重要的。

但是,看着一拥而上的属下,守卫队长摇了摇头,只好跟着上前。

面对敌人,斩杀比活捉更容易,能省力干嘛还要费劲,守卫们得到了栾司马的授意,自然是乐于一了百了的。

嗡~~

眼看着数十柄长剑就要刺到逸尘身上,守卫们却突然发现,自己的身躯无法动弹了。

剑光森森,人影重重,保持各种姿态的守卫们,一个个的木偶一般,表情很丰富。

和逸尘也就咫尺之遥,偏偏就是不能更进一步。

“唉哟……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守卫们动不了,守卫队长却依然行动自如,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别人身上,不由得一阵诧异。

“队长,王者禁锢啊……”

“栾司马也没说奸细是战王强者呀……”

“这下坏了……”

身体不能动,说话却不受影响。

守卫们苦着脸使不上劲,感觉比便秘还要难受。

从接到命令的那一刻起,守卫们就知道有个叫逸尘的奸细,可能会混进王宫。

可谁也没有想到,人家居然有战王级别的修为,凭自己这帮人要想拿下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实际上,这一批守卫的修为实力并不算差,最低也有战帅高阶的层次,更有好几位达到了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。

如果早点得知奸细的真实修为,守卫们就不会这样一窝蜂的扑上去,把自己陷入危机之中。

贪功闯大祸,守卫们在暗自咒骂栾司马的同时,也为没有听从队长的命令而后悔。

几十位修为达到战帅高阶以上的强者,若以平时演练的阵法应付逸尘,或许仍然难以取胜,至少可以自保。

毕竟,阵法能够将各自为战的守卫们,凝聚成一个整体,所爆发出来的威力,也会增加数倍之多。

乐观一点估计,他们能阻止一位初阶王者闯入王宫之内,完成上峰布置的任务。

然而,如同一盘散沙的守卫们,在空中千姿百态的造型,把自己最薄弱的一面,完全暴露在了逸尘面前。

只要逸尘愿意,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,守卫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“胡说!要是战王强者,栾司马不可能不说……”

守卫队长揉了揉脑袋,一边呵斥着属下,一边往逸尘身边靠近。

按照以往的规矩,捉拿嫌犯的时候,带队的首领至少要有一位,在修为实力上不低于嫌犯。

否则,即使遇到嫌犯,也没有办法将其捉拿归案。

既然没有派来战王强者级别的守卫头领,就说明眼前的逸尘,修为最多就是战帅巅峰级别,除非栾司马自己也不知道。

守卫队长听栾司马私下里说过,他曾经把逸尘追赶得到处逃避,若不是夏离山脉深处森林茂密,他早就把逸尘生擒活捉了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逸尘多半不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不然的话,栾司马没有必要隐瞒。

但是,自己的这些属下,个个修为了得,几乎都是同阶之中的佼佼者,怎么还没有靠近逸尘,就莫名其妙的被禁锢了。

守卫队长相信栾司马,是因为王宫重地不容有失,堂堂司马大人,一定不会‘谎报军情’。

加上,包括逸尘在内的四位,确实没有散发出战王强者的气息。

“站住!”就在守卫队长怀疑逸尘背后有人暗中支持的时候,逸尘的一声大喝,吓了他一跳。

不知不觉间,守卫队长已经跑到了守卫们的前面,和逸尘相距不到两丈。

“干什么?”一愣神,一句废话脱口而出。

明明自己提着剑,一步一步冲过来,反倒问逸尘要干什么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逸尘不紧不慢的说道,一副轻松的表情。

“哼,是谁不重要,我要抓的是奸细,要是有什么冤情,等见了审问你的大人们再说。”

对于守卫队长来说,今天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抓住天罗王国的奸细。

至于奸细的其他情况,一概与己无关。

“听说过三英佣兵团的逸尘吗?”

“我啥也没听说……你是逸尘?”

守卫队长反应不算太快,总是后知后觉。

等听明白逸尘的意思,赶紧先收回战气,暂停脚步,疑惑的问道。

实际上,逸尘早就自报家门,只是没有人会把他和三英佣兵团的那个逸尘,联系在一起而已。

现在明确提出来,守卫队长心里多少有些发虚。

尽管在王宫当差,对江湖之事了解不多,但逸尘的大名,他还是有所耳闻的。

传言有真有假,反正不关自己的事儿,左耳进右耳出,听过也就算了。

但有一点,守卫队长不会怀疑,那就是逸尘乃货真价实的战王强者。

“如假包换!”逸尘笑眯眯的看着守卫队长,感觉对方的腿肚子在晃悠,像是站立不稳。

“逸尘,三英佣兵团,天罗王国……应该不会错,但是,以你的身份和江湖地位,犯不着做奸细啊。”

守卫队长强迫自己一定要站稳,可总觉得身体发软,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。

逸尘没有释放王者之气,更没有用王者威压对他施加压力,纯粹是守卫队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心里一阵惊慌,才弄得身形摇晃的。

看了看身后被禁锢着,不能随意移动的属下,守卫队长不由得嫉妒起来。

不能动也就不会站立不稳了,还有许多人陪着,算不上跌面子。

而自己万一腿一软倒了下去,岂不是在属下面前颜面尽失,要不,逸尘一视同仁,给咱也禁锢起来得了。

身为夏离王国王宫守卫队长,见到要抓的嫌犯,首先想到的不是抓人,而是希望被对方控制。

这样的事情,要是说出去,恐怕没人会相信。

“总算还有一个明白人,我没看错你……对了,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他们都禁锢了,却对你一个人网开一面吗?”

逸尘赞许的点点头,却又瞄了瞄对方的腿肚子,忍住笑说道。

虽然这家伙骨头有点软,可他是守卫中唯一坚持要活捉逸尘的人。

就凭这一点,逸尘就会给他一个面子。

“为什么?”守卫队长不仅骨头软,而且说话也不利索,最喜欢顺着别人的话接下去。

站在自己面前的逸尘,可是天罗王国大名鼎鼎的英雄豪杰,又是战王强者,只要稍微动个手指头,就能把自己碾死。

守卫队长实在找不出,逸尘对自己另眼看待的理由。

对了,咱是明白人,呃,啥地方明白了?

“别乱想了,你赶紧去找一位够级别,能代表夏离王国王族的人出来,我跟你说不上话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我这就去。”

这一次,守卫队长反应迅速,也没有揣摩逸尘的话中之意,就连忙一扭头。

噗通……

腿肚子本来就软,加上心里一急,守卫队长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来不及顾及面子,爬起来继续往前跑,却听到一个雷鸣般的声音。

“逸团长,本王够级别吗?”

虚空中突兀的闪出一人,满面红光,须发皆白,身高足有两米,声音正是从此人嘴里发出。

“战王爷……”

守卫队长闻听此言,立马站稳了脚步,腿肚子忽然间就硬朗了起来。

“这位莫非是夏离王国战功卓著,心胸开阔,人称战神附体的战王爷?”

逸尘身体微微上提,迎着战王爷落下的方向,和对方保持同一高度。

“哈哈……虚名而已,正是夏侯战。”

夏侯战爽朗的一笑,在逸尘面前缓缓落下。

“战王爷当然够资格,逸尘冤枉!”

逸尘一抱拳,口呼冤枉。

夏侯战,夏离王国国王陛下夏侯炎的堂兄,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曾经是整个夏离王国最强的将军,为了稳固疆土和夏侯炎的王位,立下大功。

脾气耿直,不端架子,即便是平头百姓,有时候也能和他聊上一阵子。

嫉恶如仇,即便早已辞官,却依然会以王爷的身份,惩治一些贪官污吏。

逸尘虽未与战王爷谋面,但深知此人光明磊落,绝非宵小之辈。

“本王已是老朽,早已归隐,伸冤之事,你可找错人了。”

战王爷伸手捋须,接着说道:“不过,我倒是想知道,逸团长此次前来,将王宫守卫们禁锢,却是为何?”

身材虽然高大,但战王爷的一双眼睛,偏偏长得太小,要不是脸红珠黑,外加白眉映衬,逸尘还真就没看出来。

“老大,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没长眼睛,弄两颗老鼠屎在蒙人呢?”

傻猫附在逸尘的耳边,轻轻地说道。

“嘘,闭嘴,再说就没酱肘子吃了。”

逸尘上前一步,面对战王爷,朗声说道:“先前到王宫拜见师兄,却被诬为刺客奸细,今日前来,实为讨杯喜酒,偏又遭到守卫们围攻。

逸尘知道他们奉命行事,便将他们禁锢,并没有伤害一人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