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掌嘴十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大长老的意思,是要装着不知道幽阴门的阴谋,直接以他们所利用的身份,破坏他们的计划?”

逸尘终于明白,当年瑞王爷和夏侯炎之间,引发矛盾的原因了。

身为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,夏侯炎从来没有公开表态,要和幽阴门撇清关系。

这就造成了官员们采取观望,甚至暧昧的态度,无形中给幽阴门的渗透带来了便利。

尽管到目前为止,夏离王国还没有遭遇重大危机,但隐患已经存在。

说不定,夏侯炎的遇刺,正是幽阴门阴谋的开始,今天的婚宴,夏侯山能否安然无恙,感觉有点悬。

“对,据了解,幽阴门的这次行动,并非主导而是协助,即便是安插在朝廷的奸细,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。”

玄道沉吟片刻,缓缓说道:“若是我们戳穿了对方的身份,反而提醒了那些奸细,事情可能会朝不利的方向发展。”

这样的分析有一定道理,既然是协助,就不是以幽阴门弟子为主,必然要隐瞒身份,或者以一个相对‘合法’的身份,挑起事端。

事情顺利,幽阴门有好处,即使事情败露,幽阴门也可置身事外,让主导者自食恶果。

“大长老,我觉得主导方就是驭兽府。”

逸尘非常肯定的说道。

经过玄道的提醒,逸尘印证了自己的判断。

驭兽府的驭兽师‘唐狼’,实际上的身份是屠戮狂魔叶狂,而叶狂曾经被幽阴门聘为客卿长老,至少算得上半个幽阴门人。

秋不凡是新娘的父亲,率亲朋好友参加秋韵的婚礼,无可指责,而且还备受欢迎。

叶狂混迹其中,以驭兽师的身份跟着秋不凡,谁也不会对他产生怀疑。

“这个,我也想过,但有一个问题难以解释。”

玄道捋了捋长须,接着说道:“有证据证明,幽阴门长老在九幽城附近遭到斩杀,现场发现了驭兽府少爷秋叶落的随身玉佩。

为此,秋不凡让驭兽师唐狼前往幽阴门,协助调查,但结果是唐狼毫发无损的回到驭兽府,而且修为突飞猛进……”

在玄道看来,无论从哪个方面说,那块玉佩应该是事实存在的。

以幽阴门的处事风格,绝不会让自己的长老白死,即便是秋不凡把责任推到唐狼身上,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唐狼。

从这一点上说,幽阴门和驭兽府之间出现的问题,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。

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幽阴门所发现的那块玉佩,本身就子虚乌有,只不过是幽阴门故意虚张声势,和秋不凡合伙唱了一曲戏。

但这样的解释,玄道觉得有些牵强,幽阴门干嘛要此地无银,没事找事,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幽阴门和驭兽府的关系吗。

“那块玉佩是我放的,幽阴门的长老也是我杀的。”

到了这个时候,逸尘不能误导玄道了,否则影响了判断,可能会给接下来的行动带来麻烦。

所以,逸尘把当时斩杀幽阴门长老,以及故意放置秋叶落随身玉佩的事情,大致说了一遍。

至于秋不凡要找炼器大师常一钊,和莫飞将军遭到偷袭的事情,逸尘有意识的隐瞒了。

毕竟,今天要面对的,是秋不凡和叶狂,跟常一钊和莫飞将军毫无瓜葛,牵扯的人越多,事情越复杂,对思路的干扰也越大。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难道幽阴门知道是你捣的鬼,才放过唐狼的?”

尽管逸尘解释的比较清楚,但玄道还是不太明白。

唐狼不过是驭兽府的一位驭兽师,地位和修为都不高,幽阴门没有必要对唐狼下大本钱,一下子就把他提升到战王强者的境界。

以玄道的认知,即使存在所谓的秘法,也未必能将一个人,从战帅中阶的修为,在数天之内就强行冲王成功。

这中间相隔的阶别,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无法跨越的,就算资质上佳体质特殊,也要花上相当长的时间,才有可能做到。

“唐狼已经死了,他的躯体被屠戮狂魔叶狂抢占……”

如果没有鬣狗那件事,逸尘自己也不敢完全确定,‘唐狼’就是叶狂。

怀疑是一回事,肯定又是一回事,逸尘在听到叶狂亲口发出的声音后,对之前的种种猜疑都做了一个了断。

“对,我爹爹说过,唐狼能够把五阶魔兽鬣狗,强行提升到六阶,这是驭兽府的所有驭兽师,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”

飘然没有听见叶狂和逸尘的对话,但飘遥亲眼所见的事实毋庸置疑。

“叶狂……这倒出乎意料。”千算万算,玄道也不会想到,驭兽府的唐狼摇身一变,成了屠戮狂魔叶狂。

“大长老,夏离王国的战王爷就在中央大厅,不如……”

“好!”

撤去隐形结界,逸尘,飘然,玄道三人,前后进了中央大厅。

“臭老头,豹爷是在忍无可忍了!”

被战王爷戏弄的傻猫,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,把整个中央大厅内的所有人都镇住了。

尽管都没有施展修为,但战王爷本性表演,远远超出了傻猫和烈焰魔鹰,这两只经过变形的魔兽。

无论是速度,还是力道,战王爷都占据了绝对上风。

傻猫尾巴都快被战王爷扯断了,烈焰魔鹰翅膀上的羽毛,也被薅下来一大蓬,撒落在八仙桌上。

如果不便会本体,再这样下去,傻猫担心烈焰魔鹰的翅膀就要裸飞了。

“傻猫,别……老大交待过,咱们得听啊。”

烈焰魔鹰好像还保持一些理智,严格按照逸尘的要求,不要施展修为。

“臭猫,忍无可忍又怎么样,我等逸尘回来,非得让他把你们送给我,天天玩你们,嘿嘿……”

兴致正浓的战王爷,手上脸上都被烈焰魔鹰和傻猫抓的一条条血痕,却无所畏惧的继续玩着。

嘎~~

趁着战王爷得意的时候,烈焰魔鹰一个俯冲,细长的鹰嘴一下子啄到战王爷的下巴上。

顺势一扯,把战王爷银白的长须,拽断了好几根。

“唉哟,你个死鸟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战王爷揉了揉下巴,喝骂的同时,又将傻猫高高拎起,狠狠地摔向桌面。

呜嗷~~

傻猫本来就被战王爷倒提着,脑袋磕在坚硬的桌面上,痛得直叫唤。

哄……

整个中央大厅的宾客,都被眼前的情景逗乐了,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。

“老大,救命啊……”

正叫唤着的傻猫,一眼瞥见刚进大门的逸尘,赶紧插着嗓子嚎叫起来。

虽然战王爷的修为很高,但以傻猫和烈焰魔鹰的实力,未必会输给对方。

特别是烈焰魔鹰,就算单打独斗,也有信心和战王爷周旋。

偏偏被逸尘约束,不得展露真实修为,只好被动挨揍。

“战王爷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,居然趁着我不在,欺负傻猫。”

逸尘装作很愤怒的样子,对战王爷大加指责。

“你没看见我这张脸,都被他们折腾得不像样了吗。”

战王爷一抬头,委屈的抱怨道:“都是这只臭猫,就不让我碰那只鸟,简直就是一只**!”

“人家本来就是两口子,被你这样戏弄,当然不高兴了。”

逸尘走上前去,替傻猫解围,并狠狠地白了战王爷一眼。

“不会吧,猫,鸟……能是两口子吗?”

战王爷看看傻猫,又看看烈焰魔鹰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关你屁事,老不正经!”

傻猫摆脱了战王爷的魔掌,圆瞪双眼,气咻咻的吼道。

“战王爷好雅兴啊。”

逸尘身后的玄道,笑眯眯的打趣道。

“咳咳……玄道,你也来了?”

战王爷干笑两声,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堂堂夏离王国的战王爷,在大庭广众之下,戏弄两只宠物,还被挠得数条血痕,也算是狼狈至极了。

“要不,哪天我给你找一窝小猫小狗,让你玩个痛快……”

看得出来,玄道和战王爷之间并不陌生,连说话都很随意。

“去,要玩你玩,我才没那闲功夫呢。”

遭到玄道调侃,战王爷的大红脸有点扛不住了。

“各位宾客,吉时将到——”

大院内传来喊声,宴席马上开始。

“玄道,这里面太拥挤了,咱们不如把桌子搬到大院内,大家喝个痛快。”

战王爷目光炯炯,盯着玄道的脸,挑衅道:“你敢不敢和我来大碗的?”

“有什么不敢的,走!”

玄道不甘示弱,一转身,率先走出大门,来到大院之中。

“这……战王爷,让您老在外宫偏殿,就已经够委屈了,怎么能……”

门口的一位当值官员,一听战王爷要去大院,连忙上前劝阻。

大院的面积和空间都大,自然不会拥挤局促,可那是露天的地方,偶尔还有风沙掠过。

让战王爷不坐主桌,跑到大院之中,和山野村夫一般,大碗喝酒大口吃肉,岂不是有失体统。

万一上峰追究下来,当值官员吃不了就得兜着走。

“滚一边去,本王要干啥,轮得到你多嘴吗……等等,自己掌嘴十下,要听得见声音。”

战王爷说完,挥手招来两位守卫,让他们把八仙桌抬到大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