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谁在喧哗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表面上看,夏离王国官方从未对外承认,国王陛下遇刺,以及逸尘就是凶手加奸细。

但是,叛贼很快就从某些官员的嘴中,了解到了朝廷的态度,甚至配合朝廷,在追捕逸尘时适当的给予逸尘逃逸的空间。

如此一来,叛贼自以为得计,趁着朝廷把注意力集中在逸尘身上,加紧了自己计划的实施。

“都说战王爷是夏离王国的擎天一柱,却没有想到,你原来如此老奸巨猾!”

玄道目光犀利,死死的盯着战王爷,像是要把他吞下去一般:“我,逸尘,还有玄天宗弟子,都被你套进来了,你自己却装着什么都无所谓,简直是太可恶了!”

原以为接到消息,是玄天宗弟子设法打听到的,实际上,这只是战王爷故意放出的风声。

“嘿嘿,谢谢夸奖!”

被玄道指责,战王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奸笑一声之后说道:

“俗话说请将不如激将,你们玄天宗不是以天下第一玄门正宗自居吗,任何一个国家出现重大危机,玄天宗必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
要是我说开了,估计你也就不会来了……”

以玄天宗的作风,如果战王爷直接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,他们就会认为战王爷过于阴险,说不定就不趟这趟浑水了。

而且,玄天宗维护正义,向来不愿意被别人利用,即使对方是夏离王国的王爷也不例外。

“你要是这样说的话,玄道决定,喝完喜酒,我就率众弟子离开王宫,无论发生什么,都与我们无关。”

玄道认识战王爷多年,从来没有看到战王爷如此猥琐,不,应该是无耻才对。

把玄天宗弟子大老远的骗过来,美其名曰喝喜酒,却是地地道道的利用。

即使玄道的脾气一向挺好,此刻也禁不住产生了一股,将战王爷拖出去暴揍一顿的念头。

“想得美,来都来了,还想逃,门都没有!”

战王爷鼻子里哼了一声,绷着一张红脸,不屑的说道:

“这里的安全就交给你了,要是跑出去一个闹事的,我跟你没完!”

“你……”玄道刚要说话,就见一帮子守卫,正和几位送菜的,端着许多热气腾腾的美味过来,赶紧闭嘴。

“别都给两个吃货抢光了,我们也吃点,吃饱了才有劲溜跶呢。”

战王爷若无其事的指着满桌子的菜肴,笑呵呵的劝着大家一起吃。

“鸟儿,这个给你……”

“哇呜……傻猫,你也多吃点。”

傻猫和烈焰魔鹰,见好吃的东西多了,也开始谦让起来。

两个家伙都没有坐在凳子上,而是趴在一个个盘子旁边,吃得满嘴油腻,连羽毛都变成了油光锃亮。

“喂,够了,给我们留点……撑死你!”

战王爷一边从傻猫的爪子下抢过一盘,一边骂骂咧咧的,丝毫没有夏离王国的王爷模样。

“傻猫,别太撑了,待会儿还要干活呢。”

逸尘也笑着提醒傻猫,万一这家伙真的吃撑了,等打起来岂不是用不上力气。

“老大,我……好像有点撑了……嗝!”

傻猫为了伺候烈焰魔鹰,自己也不过六七分饱而已。

但烈焰魔鹰被傻猫一顿关照,不知不觉间就有点胀了。

打了一连串的饱嗝,烈焰魔鹰活动了一下身体,总算缓过一口气,却再也不敢吃了。

“你也是一只傻鸟!”

烈焰魔鹰的窘态,让飘然忍俊不禁,轻抚着烈焰魔鹰的翅膀,笑骂道:“当心吃得太肥了,傻猫不喜欢你。”

“胡说,肥了好,我喜欢,再说了,肥了才可以生宝宝嘛。”

不等烈焰魔鹰反应过来,傻猫就接过了话头。

噗嗤……

战王爷一个不小心,嘴里的酒就喷了出来。

有了傻猫和烈焰魔鹰,大家都很开心,尽管心里揣着事情,但表面上还是很轻松的。

这期间,偶尔也有几位从大厅里出来的宾客,在大院内徘徊了一会儿,终究没有走过来。

就连原本一旁待命的守卫,都被战王爷给赶走了。

不过,这样的清静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,就被一位匆匆而来的官员给破坏了。

满头大汗的官员见到战王爷,连最基本的礼数都没有,就低下头,对着战王爷的耳边,轻轻地说着什么。

“嗯,你去吧。”战王爷的脸色稍有变化,但还保持着镇定。

等官员离去之后,战王爷轻声说道:“我有事先出去一下,玄道,大院就交给你了,逸团长,如果内宫情况危急,就要有劳你们二位了……”

“战王爷放心,我酒也喝了菜也吃了,总得干点啥吧。”

玄道哈哈一笑,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战王爷起身,就要往大院外走去。

“战王爷请稍等。”逸尘推开身边的凳子,开口说道。

“逸团长,你……”战王爷微微一愣,停住了脚步,狐疑的看着逸尘。

守卫的话虽然是悄悄对着战王爷一人所说,但如果逸尘的精神力够强,就完全能听得清楚。

实际上,战王爷并没有刻意避开逸尘等人,只是守卫不明就里,不敢直说罢了。

“战王爷,我爹娘说,他们想瞻仰一下王宫,现在应该就在王宫附近……”

飘然跟着逸尘站起来,像是很随意的说道:“不知道战王爷能不能通融?”

“哦?”战王爷心里一凛,笑道:“好说好说,我顺便去看看,一定会满足你爹娘的愿望。”

尽管和飘然是初次见面,但战王爷早就从夏侯山那儿,知道了逸尘和飘然的关系,甚至连飘遥失踪的事情都听说了。

在这个时候,飘遥夫妇等在王宫外面,对于战王爷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努力的睁开那双小眼睛,战王爷对逸尘和飘然投去感激的眼神。

一转身,买着稳健的步伐,离开了外宫偏殿。

“丫头,你父母也被卷进来了?”

玄道虽然不会在意守卫和战王爷的耳语内容,但飘然的话中之意很明显,他不可能听不懂。

在玄道的记忆中,飘遥是最不喜欢参与势力争斗的,只要没有人和自己过不去,就从不会惹事。

“不是被卷进来,而是爹爹差点死在他们手上。”

飘然把飘遥失踪被关押在腾家寨,以及逸尘设法将飘遥救出来的经过,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飘遥夫妇决定进入王城,并非一时冲动,而是要找驭兽府报仇。

而秋不凡率一干人众,大摇大摆的进宫赴宴,飘遥夫妇却没有获得踏入王宫的资格。

飘然跟战王爷说起这事,既是对夏离王国有利,也是为了给父母一个机会。

“太可恶了!”玄道被飘然一说,恨恨的骂了一句。

“所以,我们这一次,必须要粉碎秋不凡的阴谋,只不过,我们还不知道夏侯师兄怎么想……”

逸尘不怕秋不凡狡猾,更不会因为他有叶狂的帮助,而心生惧意。

但是,这里是夏离王国王宫,算是夏侯山的地盘,逸尘和飘然要找秋不凡报仇,必然会影响到秋韵和夏侯山。

逸尘希望的是,在自己动手之前,秋不凡会露出本来面目,这样的话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“在大是大非面前,我相信夏侯山会做出正确的判断。”

玄道对夏侯山非常看好,便出言安慰逸尘和飘然。

到目前为止,没有任何证据,可以把秋韵和秋不凡的阴谋联系起来。

只要秋韵没有参与,夏侯山就能面对这件事。

即便秋韵真的和秋不凡共同密谋,夏侯山也应该做出自己的选择。

身为夏离王国的储君,未来的国王陛下,夏侯山如果连这点立场都没有,也不配掌控整个国家。

“希望如此。”

逸尘何尝不是这样想,之所以能耐住性子,其实就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。

而这个机会,很快就出现了。

“逸团长,正如你所料,秋不凡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……”

大院门口,忽然闪过一道人影,却是虞大将军属下的曹副将。

“好,我们这就去内宫。”

逸尘一听,立马离开八仙桌,对着玄道点了点头,招呼着傻猫和烈焰魔鹰,和飘然一起,随着曹副将迅速消失在虚空之中。

“王丰,外面宽敞,都出来吧。”

逸尘前脚刚走,玄道就冲着对面的大厅吼了一嗓子。

王丰等玄天宗弟子,虽然身在大厅内,却时刻准备接受玄道的召唤。

“大长老,我们来了……”

呼啦啦,以王丰为首的十四位玄天宗弟子,瞬间一涌而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是谁在外面喧哗?”

玄天宗弟子的动静太大,惊动了几乎所有的赴宴宾客。

有几位伸出脑袋打探着,也有的干脆跑到大厅门口,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“没事,我们吃饱了,出来透透气。”

王丰看了看出来的众位宾客,拱了拱手,朗声说道。

十四位玄天宗弟子,有的做到八仙桌边,有的就站在一旁,谁也没有对桌子上仅存不多的菜肴动手。

临来夏离王国之前,玄道就告诫过弟子们,或许会有事情发生,届时不要轻举妄动,一切行动听从玄道指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