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天理何在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大长老,老大呢?”王丰坐在桌旁,轻声问道。

巡逡了一圈,王丰也没有见到逸尘和飘然两人。

如果不是有重大事情,逸尘和飘然应该不会就这么丢下兄弟们,最起码也得打个招呼吧。

“有事先走了。”玄道简短的答道。

“那我们……”王丰并不意外,只是想和逸尘并肩作战。

那一次在辛戈沙漠,逸尘为了玄天宗的兄弟们,不惜以身犯险,独自缠住幽阴门的副门主辛不仁。

王丰极力要求留下来,帮助逸尘一起对付辛不仁,却被夏侯山严厉喝止。

想起来,到现在心里还不是滋味,总觉得自己欠了逸尘什么。

“你哪儿都不要去,就呆在这里,听我的命令行事。”

玄道知道,王丰和逸尘进入玄天宗之前,在山下通过考核的时候,就成为了兄弟。

由于逸尘的正确判断,以及无私帮助,使得原本有可能遭到淘汰的王丰等人,成功的提前进入山门,正式成为玄天宗的外门弟子。

后来成立逸盟,共同应对宇文峰兄弟的各种挑衅,更是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。

在逸尘被指控为玄天宗叛徒的时候,王丰第一个站出来,与内门大长老玄道据理力争,遭到玄道的打压。

说起来,玄道从内门大长老变成普通长老,王丰在其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尽管十分认可王丰和逸尘的兄弟感情,但玄道并不会因此而迁就王丰。

“呆在这里……我们都吃饱了,想活动活动筋骨。”

王丰耸了耸肩,说道。

外宫偏殿,里面都是各个江湖势力的代表,喝酒的喝酒,聊天的聊天,似乎没有什么异样情况发生。

王丰不知道玄道有何用意,又不敢明说,非得去找逸尘。

夏离王国的王宫重地,绝非寻常人等,可以随意进出的,王丰心里清楚,若是擅自乱闯,不要说破坏了王宫的秩序,就连玄天宗的规矩都不允许。

尽管有些无奈,但王丰还是乖乖的坐着,并示意一干兄弟们稍安勿躁。

对于王丰的举动,玄道满意的笑了笑。

虽然不如逸尘那般有号召力,也比夏侯山的修为低了不少,但王丰正通过自己的努力,逐渐成为这一批弟子中的领头人。

希望通过这次的历练,能够消除王丰急躁的毛病,让他真正达到领军人物的资格。

“喂,别推我,我自己……会走……”

中央大厅的门口,一阵吵闹声传出。

虬髯大汉一边把扶着自己的汉子推开,一边摇晃着往大院这边走来。

嘴里嘟嘟囔囔的,舌头有点打结,说出来的话含糊不清。

“虎爷,您醉了,还是让我们扶着……”

虬髯大汉的身后,有四位虎背熊腰的汉子,手忙脚乱的上前,要架住虬髯大汉。

却被虬髯大汉一挥手,当时就打翻了一位,其余三位也趔趄了一下。

稍微稳了稳身形,那位倒地的汉子也爬了起来。

四个人不依不饶的冲过去,抓住虬髯大汉的两只胳膊,强行将他架起来。

“让开,没见着虎……虎爷要出去么?”

虬髯大汉挣脱不了四位汉子的手臂,一抬头,看到有人拦住了自己的去路,便大声呵斥。

“各位兄弟,借光,虎爷醉了,我们得送他回去。”

一位汉子陪着笑脸,很客气的说道。

“这里是外宫偏殿,王子殿下的喜宴还没有结束,谁也不许离开大院。”

王丰双臂环抱,高声提醒道。

“谁……说的,虎爷我……我就要出去!”

虬髯大汉等着迷迷瞪瞪的眼睛,白了王丰一眼,蛮横的吼道。

“这位兄弟,别介意,我们就是把虎爷送出去,让他醒醒酒。”

“我们几个一会儿就回来……”

虽然说的比较委婉,但这几位的态度非常明确,那就是一定要离开外宫偏殿。

“不行!”王丰不为所动。

“哟,原来是玄天宗弟子,果然大家风范,到了夏离王国,居然还耍起了威风。”

大院内的人越来越多,不少宾客听见外面起了争执,都跑出来观看。

一位身材细长的老者,阴恻恻的声音,得到了身边数位汉子的响应。

“玄天宗弟子怎么了,难道就可以横行霸道吗?”

“这是想把我们都困在这里……”

“我就不信了,凭他们这十几个人,能困住我们几百人。”

“反正咱也吃饱喝足了,不如陪他们玩玩,消化消化……”

看得出来,这些说话的并不像是来自于同一势力,因为能够赴宴的每一个势力,都有人数限制。

也就是玄天宗能一次性进来十五位,其余的江湖势力,最多也只能派出四位代表赴宴,有的可能只有一到两人。

“各位,这里是外宫偏殿,属于夏离王国王宫之内,不许聚众闹事,若有不服劝阻者,休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王丰将体内战气宣泄而出,一股强烈的能量涟漪,迅速在大院内蔓延。

尽管蔓延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,但王丰的修为实力,在战帅巅峰级别之内,属于非常强的,并非一般的战帅巅峰就可以应对的。

来夏离王国之前,原本已经取得了冲王的资格,但王丰不想错过这次历练的机会,更是希望能够多凝聚一些冲王的能量基础。

才压抑住冲王的yuwang,随同玄道一起,赶赴夏离王国。

嗡~~

能量涟漪纵横肆虐,在大院之中弥漫,既是显示出自己的实力,也是提醒那些试图闹事的人们,不要轻举妄动。

“玄天宗,号称天下第一玄门正宗,却是如此霸道,简直不把我们这些江湖势力放在眼里……”

阴恻恻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精瘦老者的身上也释放出一股能量涟漪。

冲淡了王丰能量威压的同时,也减轻了那几位响应者的压力。

“咱们冲吧……”

“对,玄天宗有什么了不起?”

有了精瘦老者的撑腰,这几位胆子大了,底气也足了,竟然带头冲向王丰。

嘭嘭~~

两声闷响,跑的最快的两位,被一股能量冲击,颓然倒地。

“如有强行闯关者,这就是下场!”

王丰指着倒地的两位,大声警告道。

唰唰~~

王丰的身后,一下子上来十几位玄天宗弟子。

和王丰并肩而立,摆开架势,挡在大院门前。

“玄天宗弟子打人了……”

精瘦老者似乎被吓了一跳,一边尖声叫喊一边把目光投向打听外面的宾客。

“咎由自取!怪不得别人。”王丰冷哼一声,并没有继续出手,而是以凌厉的目光逼视着虬髯大汉等人。

“这……”虬髯大汉看了看王丰以及众位玄天宗弟子,面露怯意。

“天理何在,天理何在啊!”

精瘦老者一转身,似乎要逃离王丰的目光,却跌跌撞撞的挤进人群。

噗!

利器入体的声音,在人群中传出,除了精瘦老者身边的几位,其他人并没有听见。

“杀人了,玄天宗弟子杀人了!”

精瘦老者突然惊恐的吼叫着,双手抱住脑袋,猛地往人群中钻去。

“难道是玄天宗要和夏离王国宣战?”

有人疑惑的问道。

“未必,说不定玄天宗是为了铲除江湖门派,以便他们统一江湖。”

有人问有人答,配合的非常默契。

“哪里逃——”

就在精瘦老者将要没入人群的时候,忽然一道光芒闪过。

玄道掠入人群,一把将精瘦老者抓住,往大院内的空地上一扔。

“啊哟,救命啊……”

精瘦老者从地上爬起,杀猪般的嚎叫着。

暗中却酝酿战气,准备对玄道施以致命一击。

尽管被玄道偷袭成功,但精瘦老者并没有从玄道身上,感受到战王强者的气息。

仗着自己是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,精瘦老者要把玄道拿下。

轰——

精瘦老者凝聚出的能量涟漪,还没有击中玄道,就被一股更加强劲的能量威压击溃,发出震天般的轰鸣。

“战王强者?”

事情的发展,完全出乎了精瘦老者的预料。

本以为,玄天宗弟子之中,修为最高的也就是王丰,达到了战帅巅峰级别。

以精瘦老者的实力,不敢说一举击杀王丰,却也相信自己能击败任何一位王丰以外的玄天宗弟子。

然而,事实上,精瘦老者的能量涟漪,毫无抵抗的被玄道的王者之气所吞噬。

只有战王强者才能够做到,如此轻易的击溃精瘦老者的最强一击。

砰砰~~

与此同时,搀扶着虬髯大汉的四位汉子,趁着众人注意力集中在玄道和精瘦老者身上的时候,猛地展开身形,往大院门口冲去。

随着几声脆响,连虬髯大汉在内的五位,全部遭到王丰等人的迎头痛击。

一个个的站立不稳,踉跄之后,摔倒在地,尽管没有生命危险,但皮肉之苦显然免不了。

“死人了,快跑啊……”

观战的人群中,忽然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惊叫。

却是有人发现,一位身高体壮的中年人倒在血泊之中,已经失去了生命。

“反正都是死,拼了——”

这一次,约有三十余位宾客,不约而同的纵身而起,鼓动起战气涟漪,迅速掠向玄天宗弟子把守的大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