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胆反贼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阵噼噼啪啪之后,修为不能立即施展的精瘦老者,已经是浑身血迹斑斑,连呼吸也粗重了许多。

这还不算,那几位和魏三兄弟俩有交情的强者,也不甘落后的加入战团。

精瘦老者被玄道控制了一部分修为,根本无法经受众人的猛烈打击,哀嚎了一会儿之后,就没了声音,显然是昏死过去了。

“等等,让我来过过瘾……”

之前醉醺醺,被王丰击退的虬髯大汉,似乎被眼前的变化刺激到头脑,一下子变得清醒过来。

三步并成两步,跑到魏三身边,一把推开魏三,对着精瘦老者的胸口,抬脚就踹了下去。

噗~~

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

遭此重击,恍惚中的精瘦老者,先是用诧异的目光盯着虬髯大汉,接着身体猛地往上一挺,嘴里喷出一蓬血雾,整个人又烂泥般的瘫在地上。

两只眼睛没有一丝光亮,呼吸也逐渐消失,虬髯大汉在众目睽睽之下,连续的踹击对方的胸口,把精瘦老者活活踹死。

“这……”

魏三一看,有些不甘心的看着虬髯大汉。

明明是自己要报仇,精瘦老者却被虬髯大汉所杀,这个仇到底算报了还是没报呢。

帮助魏三的那几位,面对这样的状况,也是面面相觑无语至极。

“大长老,我帮他们杀了这个恶贼,现在不会再有人捣乱了,我可以回去了吧?”

不搭理魏三等人的纠结,虬髯大汉对着玄道,点头哈腰的说道。

“你的酒醒了?”玄道点点头,随口问道。

“醒了,我精神好着呢。”

怕玄道不相信,虬髯大汉还特意做了两个动作,表示自己的头脑清醒。

“那就再等一会儿,谁也不准出去!”

玄道的声音不大,却充满了威严,整个大院内的人,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这是为何?”

“大长老是要把我们都囚禁起来吗?”

虬髯大汉一时语塞,他背后的四位却出言质问。

“是啊,凶手已经丧命,我们也该回家了。”

“今天是王子殿下大喜,我们酒也喝了,难不成还要连吃三天……”

在场的各位,基本上都是各个势力中的代表人物,赴宴是为了给王子殿下贺喜,顺便和王族套套近乎。

可玄道只是玄天宗的长老,有什么资格拦住大家的去路。

“各位,你们就真的没有看出来,今天是有人故意捣乱么?”

玄道清了清嗓子,朗声说道:“魏大莫名其妙被杀,魏三连凶手都没有见过,所谓的仇杀从何说起。

还有,这位老兄一会儿说醉酒回家,一会儿又主动帮助魏三杀了凶手,我想知道,他是哪个势力的代表,家在何处?”

“我是亚火门的,当然家住亚火镇了……”

被玄道点名质问,虬髯大汉一时性急,话刚出口,就觉得不妥,却已经收不回来了。

“亚火镇距离王城有数百里之遥,那四位之前说过,把他送回家,立马就回来……来回千余里的路程,你们是怎么一会儿就能赶回来的?”

玄道看似风轻云淡,漫不经心的问着,却把虬髯大汉和四位同伴问得哑口无言。

“对呀,这么远的路,走了还赶回来干嘛?”

“是有点不对劲……”

被玄道一说,其他人也觉得虬髯大汉等人不太正常。

“这……一时口误而已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虬髯大汉嗫嚅着,却不敢大声辩驳。

“我本没有追究的意思,大家都是王子殿下的客人,理应遵守王宫的规矩,不要被某些人利用。”

玄道见目的达到,顺势说道:“受战王爷之托,保护大家安全,我不希望看到再有流血死人的场景出现,所以……”

到目前为止,唯一能够确认捣乱的,就只有精瘦老者一人,也已经丧命。

至于虬髯大汉等人,虽然行为诡异,却没有证据证明,他们一定是战王爷所指的心怀叵测之人。

玄道不愿意随意杀人,只要能稳定局势,把大家留在大院之内,或许过上一两个时辰,王宫的危机就可以解除。

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玄道以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以及王丰等玄天宗弟子,完全有能力斩杀在场的每一位。

不管自己是否无辜,明智的选择,就是乖乖的呆在这里,没必要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。

就连那些混在宾客之中,有所企图的人,也不敢明目张胆的,与玄道和玄天宗弟子作对。

能不能完成任务暂时不考虑,先得保证自己活着才行。

经过这一次闹腾,玄道基本控制了场面,大院内逐渐平静下来。

就在精瘦老者捣乱的时候,逸尘已经和曹副将一起,走在前往内宫的路上。

“逸团长,你说的真准,犯上作乱的果然是秋不凡……”

曹副将以极其崇拜的眼神注视着逸尘,如果不是内宫势危,恐怕他就要停下脚步,好好的把逸尘恭维一番。

正如逸尘所料,秋不凡的狐狸尾巴,终究在宴席上露了出来。

起因似乎很偶然,仅仅是由于秋叶落的一句话,引燃了导火索,让秋不凡的嘴脸彰显无遗。

有资格进入内宫喜宴的,除了夏离王国少量的朝廷重臣之外,就是新郎新娘双方的挚友亲朋。

曹副将是沾了虞大将军的光,才得以坐在内宫的宴席上,和虞大将军,栾司马,数位王爷,以及驭兽府的贵客举杯推盏。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新郎新娘挨个敬酒,算是给足了宾客们的面子,也把喜宴的气氛推向了高.潮。

按照夏离王国的风俗,首先要敬的就是女方的家人,在婚宴上没有王爷,没有大将军,只有长辈平辈。

作为新郎舅的秋叶落,能够得到王子殿下的敬酒,可能这辈子也只能有这么一回,自然是心花怒放欣喜若狂了。

得意之后往往就是忘形,秋叶落很快就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
“虞大将军,我敬你一杯,以后我们就是同朝为官了。”

等新郎新娘敬完了女方家人,转而到其他酒桌继续敬酒的时候,秋叶落满面红光的端起酒杯。

离开自己的座位,来到虞大将军所在的酒桌前,略带狂妄的说道。

从夏侯山那儿得到一个可有可无的副职,秋叶落还没有上任,早就按照正常的官员点卯一样进出外殿,没少遭人嘲笑。

但是,秋叶落不以为意,反正等婚宴过后,自己就可以正式上任,成为夏离王国朝廷官员。

正因为如此,他觉得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,和虞大将军套套近乎,也给自己长长脸。

然而,秋叶落的一腔热忱,并没有得到虞大将军的理会。

“不认识。”毫无表情的虞大将军,冷冷的吐出三个字,甚至连脸都没有转过来,依然保持着和别人聊天的姿势。

“这……”热脸贴上了冷屁股,秋叶落神情尴尬,有点手足无措。

“大将军,这位是驭兽府的秋少爷,今天的新郎舅秋叶落……”

看到秋叶落呆呆的杵在那里,栾司马似乎心有不忍,便把脑袋伸到虞大将军面前,帮着解释。

虽然虞大将军位高权重,一般不爱搭理人,但秋叶落怎么说也是王子殿下的内戚,多少该给点面子吧。

“聒噪!”

秋叶落见栾司马替自己解围,立马又换回笑脸,想等虞大将军转过身来,继续敬酒。

却不料,硬邦邦的‘聒噪’二字,直接就把秋叶落的笑容,给僵在脸上了。

话是对栾司马说的,可意思秋叶落能听明白。

人家虞大将军根本就不是不认识自己,而是从来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即便今天以新郎舅的最高身份,也不能让虞大将军回头看上自己一眼。

栾司马也被虞大将军的态度给镇住了,别红着脸低下脑袋,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,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

只有坐在下首位置的曹副将,还转过头看了看秋叶落,却不是安慰,而是抛过去一个大大的白眼,以及一丝嘲弄。

夏侯山和秋韵正忙着向贵客们敬酒,并没有在意到这里的情况。

即便是秋不凡,也和自己身边的几位驭兽师聊得很起劲,似乎连秋叶落离席都没有看见。

“不就是嫌我出身低微吗,等我登上储君之位,看你还敢嘚瑟……”

原本就被虞大将军的闭门羹弄得一肚子恼火,又遭到了曹副将的白眼,秋叶落简直是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只可惜,在内宫中,以秋叶落的修为实力,恐怕还没杀死别人,自己就要命丧黄泉。

纠结,郁闷,烦躁,积压多了就得爆发。

秋叶落嘴里嘟囔着,或许只是想泻泻火,安慰自己一下,却没有想到声音大了点,竟然让附近两桌宾客都听了个清楚明白。

“大胆反贼,找死!”虞大将军大吼一声,当即就要对秋叶落采取行动。

别看秋叶落敬酒时说的话,没被虞大将军听进去,但这句‘登上储君之位’,却一字不落的进入到他的耳中。

身份地位高了,难免有人拍马屁,虞大将军早就把‘选择性耳聋’,练就得炉火纯青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