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一脸鄙视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……”秋叶落没有想到,自己的一句话,引起了虞大将军如此激烈的反应。

在驭兽府,秋叶落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样的话,尽管多次遭到秋不凡的呵斥,但他从未在意。

平时的随意,造成了今天的漏嘴,把自己心里一直惦记着的事情公之于众。

都是喝酒误事,以致于造成严重的后果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秋叶落知道,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,更清楚自己将要面临的危机。

嗡~~

一股滔天威压,从虞大将军掌中倾泻而出。

整个内宫大殿,被笼罩起来,处于能量中心的秋叶落,更是浑身颤抖摇摇欲坠。

不仅仅是受到威压笼罩,还有内心的惧怕,使得秋叶落冷汗如雨神情紧张。

“住手!虞大将军,今天乃小女和王子殿下大喜之日,你这是……”

刚刚还在聊天的秋不凡,见变故突生,赶紧出言阻止虞大将军。

事实上,秋叶落的狂妄之语,他也听得清楚,只是还在犹豫,却被虞大将军抢了先机。

秋不凡心中暗骂,混账小子,这里是王宫重地,岂是什么话都能随口说的。

该准备的确实已经准备好了,但是还没有到正式摊牌的时候,却被秋叶落给搅和了。

受到打压的是秋叶落,真正郁闷的是秋不凡,原本万无一失的计谋,或许就要产生变故。

不过,焦急归焦急,自己的儿子在别人的威压控制之下,决不能袖手旁观。

一边紧急思考对策,一边要解救秋叶落,秋不凡的脑子有点大。

“秋叶落存有反叛之心,居然觊觎储君之位,罪大恶极!”

虞大将军释放出的威压,紧紧地控制住秋叶落,却并没有催动能量涟漪将其碾杀。

有王子殿下在场,秋叶落又是新郎舅,就算虞大将军脾气再大,也必须给夏侯山面子,否则,反叛的罪名或许就要落到虞大将军自己的头上。

“大哥,这……”

先是听到虞大将军的怒吼,接着便是父亲秋不凡的声音,秋韵一阵错愕。

“虞大将军,怎么回事?”

夏侯山也注意到了,轻轻拍了拍秋韵的手背,示意她不要紧张。

“王子殿下,秋叶落心存不轨口出狂言,依律当斩!”

虞大将军手指秋叶落,愤然说道。

“王子殿下,小儿今天高兴,多喝了几杯,一时口无遮拦,出言无状,还请恕罪。”

秋不凡对着夏侯山一躬身,态度恭谦的解释道。

“对,我只是说说而已,又没有真的抢储君之位,用不着上纲上线。”

见父亲和王子殿下参与进来,秋叶落觉得心里放松多了。

虞大将军虽然修为高深,但驭兽府也不是好惹的,更何况夏侯山不会在婚宴上对自己的大舅子下手。

所以,秋叶落一脸轻松的说着,还朝虞大将军眨了眨眼睛。

“放肆!说说而已,储君之位也是你能说的,简直就是狡辩!”

尽管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以免造成王子殿下难堪,但虞大将军还是厉声斥责。

“夏侯师兄一定会让虞大将军放了秋叶落。”

逸尘知道夏侯山的为人,绝不会因为秋叶落的一句话,而治他的罪。

在玄天宗的时候,下山府的池康对秋韵和飘然下手,夏侯山当着所有玄天宗弟子的面,将池康逐出下山府。

那是由于池康欺压同门,破坏了下山府的规矩,为了公正,夏侯山没有护短,赢得了众弟子的尊重。

但是,秋叶落并没有做出大逆不道之事,即使不是秋韵的大哥,夏侯山也不可能任由虞大将军将其斩杀。

“不错,正是由于王子殿下的一念之仁,使得自己濒临险境……”

曹副将一声叹息,懊恼的说了一句,不由得将脚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。

在夏侯山的干预下,虞大将军只好解除了对秋叶落的打压,让他回到秋不凡的身边。

虞大将军虽然心里颇多委屈,但既然王子殿下开口,身为臣子的自己,又怎么能驳回王子殿下的要求呢。

满座的宾客都以为,这件事情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,并不会影响婚宴的进行。

然而,当周国师代表未到场的国王陛下,宣布将夏侯山立为夏离王国储君的时候,意外又发生了。

“且慢!”秋不凡身边忽然闪出一人,指着宣旨的周国师,大声制止道。

“阁下何人?”一大把年纪的周国师,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吓到。

“我是谁不重要,但夏离王国该改朝换代了。”

话音未落,便又一股威压倾泻而出,将夏侯山以及周国师笼罩其中。

“哦……居然不是秋不凡亲自动手。”

逸尘微微一愣,很快就释然了。

秋不凡居心叵测,自然不会单靠自己一人。

迅速控制住夏侯山,就能把整个内宫大殿纳入自己的掌控范围。

“是驭兽府的一位驭兽师,应该是叫唐狼的……”

曹副将告诉逸尘,夏侯山做梦也不会想到,在婚宴之上,竟然被来自于驭兽府的唐狼,将自己控制起来。

虽然虞大将军修为实力超强,但慑于王子殿下落入对方之手,不敢造次。

而原本遭到打压的秋叶落,早已脱离险境,致使朝廷官员手中,没有可以谈判的资本。

尽管如此,虞大将军还是厉声呵斥,并要求秋不凡将自己的属下擒住,以免祸及驭兽府。

“秋不凡,此人乃是驭兽府的驭兽师,胆敢逆天而行,对王子殿下不敬,你该当何罪?”

周国师也指责秋不凡,对自己属下管教不严,导致祸端发生,至少也要承担连带之罪。

若是立即动手阻止恶行的继续,或许朝廷会给驭兽府一次机会,否则,驭兽府将会被剿灭。

“老不死的,废话真多……”

唐狼一声冷哼,迅即一掌劈出,将周国师当场轰杀。

动作干净利索,一点都不拖泥带水。

“周国师……”

虞大将军目睹周国师惨死,当即身形一掠,一股战气汹涌而出。

唰唰唰~~

不等虞大将军靠近唐狼,便有数道人影齐刷刷的,从秋不凡身边闪出拦住了虞大将军的去路。

六位修为实力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驭兽师,分列在唐狼两旁,虎视眈眈的看着虞大将军。

“虞大将军,你再进一步,王子殿下的命可就不保了。”

依然端坐在桌旁的秋不凡,似笑非笑的对虞大将军说道。

仿佛一切都在掌握,秋不凡甚至还有心情,端起桌上的酒杯,笃悠悠的啜了一口。

“秋不凡,你要造反?”虞大将军睚眦欲裂,却苦于夏侯山遭人控制,投鼠忌器。

“本来不想拿王子殿下的性命作为筹码,但事已至此,也顾不得许多了。”

秋不凡慢慢站起来,风轻云淡的说道:“国王陛下伤重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也在我的掌控之中……”

六位战王强者,加上唐狼和秋不凡两位,驭兽府的实力,已经全面压制住在场的夏离王国官方势力。

更重要的是,夏侯山被唐狼的威压所迫,暂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

即使虞大将军调动大军,恐怕也难解内宫之危。

“虞大将军就这样坐以待毙?”

夏侯山没有对秋不凡加以防范,可能是由于秋韵的关系,一时不察落到唐狼手中,倒也说得过去。

但是,虞大将军身为夏离王国军方最高将领,不能尽到保护王子殿下的责任,这样的失误有损大将军的威名。

“那倒不是,以虞大将军的性格,绝不会让秋不凡轻易得手。”

曹副将对虞大将军极为崇拜,自然不会相信,虞大将军已经束手无策。

“然后呢?”如果虞大将军不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,夏离王国将会遭遇劫难。

“然后……我就跑出来了。”

就在虞大将军和一干朝廷官员,与秋不凡为首的驭兽府众强者对峙的时候,曹副将却悄悄溜出了内宫大殿。

“你居然在关键时刻当了逃兵?”

逸尘惊讶的看着曹副将,一脸的鄙视。

虽然驭兽府的实力强大,可曹副将怎么说也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。

就算不能扭转局势,至少也可以对驭兽府施加压力,缓解当前的危机。

“废话,我不是来通知你么?”

曹副将不以为然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你早有预料,应该有办法应对。”

离开飘府之前,逸尘曾经向曹副将透露过一些消息,并暗示自己将会在夏侯山婚宴上出现。

曹副将当时将信将疑,回到王城以后,暗地里向虞大将军禀报过,只是没有提到逸尘而已。

可惜的是,虞大将军并没有做出正面反应,反而告诫曹副将,不许将此事泄露出去。

曹副将以为,虞大将军会重视这件事,最起码也要提前防范。

但是,内宫中发生的事件表明,虞大将军对于局面的控制,远远没有达到预期中的效果。

特别是夏侯山成为驭兽府的人质之后,虞大将军的处境更为艰难,使得曹副将心里颇为失望。

无奈之下,曹副将溜出内宫,希望逸尘能力挽狂澜,粉碎秋不凡的阴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