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王族传承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尽管秋不凡准备充分,可以调动的战王强者达到了十位之多,远远超出内宫大殿内的夏离王国战王强者的数量。

但是,若不能控制夏侯炎,即便驭兽府的实力再强,总不可能敌得过整个夏离王国的数百万军队将士。

“不会,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唐狼一声狞笑,缓缓伸出手掌,就要催动能量威压,对夏侯山实施进一步控制。

嗡~~

忽然,一道火红色的光芒,在夏侯山的身体周围升起。

炽热的空气中充满了暴戾的气息,随着炽热光芒的逐渐扩散,一层闪烁着红光的透明屏障,将夏侯山和秋韵紧紧包裹起来。

轰——

唐狼释放出的能量涟漪,在触及红色屏障的时候,发出震天般的轰鸣。

激荡出的能量涟漪,迅速在内宫大殿弥漫,那些修为没有达到战帅高阶的官员们,立即感受到强大的威压,侵袭着自己的身体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忽然间出现的意外,让唐狼很是疑惑。

之前还没有将自己的一半实力发挥出来,夏侯山就被唐狼轻易压制,甚至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但这一次,唐狼几乎是动用了自身的八成以上功力,准备给夏侯山痛苦的折磨。

却不料,夏侯山居然有保命的红色屏障,化解了唐狼的强势攻击。

“呵呵,王族传承,不过,夏侯山能坚持的时间,最多一刻钟……”

秋不凡谋划篡权夺位,自然要对王族的事情多有了解。

所谓王族传承,是夏离王国的夏侯王族,将先祖遗留下来的秘法,通过传承的方式,一代一代往下传。

并不是每一位夏侯王族的子孙,都有资格得到传承,但夏侯山身为夏离王国的王子,是一定能获得王族传承的。

按照前朝惯例,夏侯山应该在登上储君之位以后,才能从夏侯炎那里接受传承。

目前的夏侯山,还没有真正登上储君之位,宣读旨意的周国师,就被唐狼一掌劈杀。

而国王陛下夏侯炎,早就被刺客所伤,伤重垂危自顾不暇,不可能在近期将王族传承交给夏侯山。

既然如此,即便夏侯山能勉强施展王族传承,也不过是形似而神不似,既要耗费巨大的能量,还要冒着能量反噬的危险,当然不足为惧。

只要等上一刻钟,夏侯山的王族传承不仅自行消失,而且他本人的王者之气,还要消耗巨大。

届时,以唐狼的修为实力,想怎么折腾夏侯山,就可以怎么折腾了。

“既然这样,夏侯山就死定了!”

有了秋不凡的答疑解惑,唐狼更加笃定。

如果以自身的王者之气,强行击溃夏侯山的红色屏障,唐狼不敢保证一举成功。

与其徒劳无功,还不如以逸待劳,静等王族传承的消失。

“叶狂,要死的人是你!”

空气一阵氤氲,内宫大殿突然出现了三条人影,说话的正是逸尘。

飘然和曹副将跟在逸尘身边,还有傻猫和烈焰魔鹰,一个趴在逸尘的肩上,一个盘旋于飘然的头顶。

“哈哈,逸尘,果然守约,好!”

见逸尘出现,叶狂没有半点慌乱,好像是早有期待一样。

“逸尘?”内宫大殿之中,发出了一片惊呼声。

众多的朝廷官员,以及各位王爷,都听闻过逸尘的大名。

刺杀国王陛下,天罗王国的奸细,这两项罪名,都是杀无赦的滔天大罪。

国王陛下伤重生死未卜,王子殿下虽有王族传承护体,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虞大将军正准备在这稍纵即逝的一刻钟之内,和秋不凡作殊死一搏。

却不曾想,逸尘此时现身,身边还跟着曹副将这样的战王强者。

就在大家猜测逸尘动机的时候,秋不凡同样感到意外。

据掌握的消息,逸尘已经落入腾家寨腾莽之手,仗着超级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,腾莽能够将逸尘轻松拿下。

栾司马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说过,腾家寨附近有超级强者出没,根据腾莽的暗示,这位超级强者也要对付逸尘。

即使逸尘侥幸逃脱,秋不凡也不会担心,有飘遥这个人质,逸尘绝不敢轻举妄动。

然而,令秋不凡心里一凛的是,逸尘对唐狼的称呼。

叶狂,这个名字太过敏感,秋不凡宁愿相信,唐狼并没有死去,也不希望叶狂的大名,被其他人知道。

“捉拿刺客逸尘!”

逸尘的突然出现,让内宫大殿中有了短暂的安宁。

就在大家各自揣测的时候,被秋不凡差遣出去的栾司马去而复返,并带来了一大队威风凛凛的官兵。

栾司马的一声大喝,得到了官兵们的积极响应。

近百位夏离王国的将士,呼啦啦的冲进内宫大殿,一时间刀光剑影杀气森森!

“胡说!逸尘不是刺客,他是来帮助王子殿下突围的。”

曹副将上前一步,怒斥栾司马,并对着官兵喊道:

“驭兽府的秋不凡犯上作乱,王子殿下受困,你们还不赶紧将驭兽府的叛贼拿下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

曹副将和栾司马二位,都是虞大将军的得力干将。

若是平时,无论是曹副将还是栾司马,都可以调动他们。

但眼下的情况却令人难以决断,一个说逸尘是刺客,一个说逸尘是救兵。

两位长官,立场截然不同,真相只有一个,官兵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行动。

好在有虞大将军,是这两位的顶头上司,只要虞大将军发话,官兵们就只管服从便是。

“呃……”

一贯杀伐果断的虞大将军,见众多官兵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自己,竟然一下子错愕起来。

栾司马和秋不凡同流合污,这一点毫无疑义,但曹副将趁乱离开,不知是何居心。

“虞大将军,卑职不告而退,就是去请逸团长前来,解救王子殿下,这是战王爷曾经吩咐过的。”

见虞大将军犹豫,曹副将心急如焚,顾不得战王爷交待过,不要泄露消息,急匆匆的说出缘由。

“哦?战王爷早有安排,本将军怎么不知道?”

虞大将军身为夏离王国的军队最高首领,掌握整个国家的兵权,即便是战王爷动用兵力,都应该通过虞大将军才行。

对于曹副将的说辞,虞大将军将信将疑,倒不是怀疑战王爷居心叵测,只不过,目前情势紧急,逸尘的身份将左右局势。

“虞大将军,曹副将在胡言乱语,战王爷归隐多年,绝不会越俎代庖,抢夺大将军的兵权……”

栾司马不甘示弱,亦是据理力争:“我奉国王陛下之命,率兵捉拿刺客逸尘,并将篡位反贼绳之以法,请虞大将军明鉴。”

言辞凿凿,毋庸置疑,栾司马甚至比曹副将更加胸有成竹。

“篡位反贼……栾司马,既然如此,你为何还要听从秋不凡的安排?”

事已至此,虞大将军倒不急于动手了,他想看看栾司马有什么说法。

“虞大将军误会了,驭兽府府主并非反贼,而是协助我们捉拿真正的反贼。”

“那你说,谁才是你要捉拿的反贼。”

“王子殿下夏侯山,乃是最大的篡位反贼!”

一言既出,满堂皆惊!

身为国王陛下的独子,夏侯山原本就是未来的夏离王国国王陛下,这么快是篡位反贼呢?

秋不凡自己都承认,要抢夺国王之位,到了栾司马的嘴里,却变成了捉拿反贼的英雄。

几乎没有人相信,栾司马说的是实话,但接下来的一番解释,却改变了部分人的看法。

国王陛下遇刺的当日,栾司马曾经在偏殿附近见到了逸尘,只不过一时大意被逸尘逃脱。

按照栾司马的说法,国王陛下亲口说过,刺客是天罗王国派来的奸细,目的就是要国王陛下退位,否则就将其刺杀。

而逸尘在潜入外宫偏殿之前,专门拜见过王子殿下,并作了一番长谈,这一点有很多人可以证明。

国王陛下悲愤的告诉栾司马,说是夏侯山冲王成功,早就觊觎王位,根本没有兴趣做什么储君。

夏侯山不忍亲手弑父,便假手于人,正巧逸尘和夏侯山同为玄天宗弟子,彼此之间很有默契。

故意给国王陛下留下性命,也是夏侯山良心未泯,所以国王陛下吩咐栾司马,只要夏侯山认罪,便可留他一命。

“说得好!栾司马,秋不凡又是如何配合你的呢?”

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逸尘缓步走出,微笑着看着栾司马。

“王子殿下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王子妃,其实是希望驭兽府,能够帮他稳定局势,以防遭到镇压。

秋府主为了不打草惊蛇,便忍辱负重,假意和王子殿下合作,意在选择合适的时机,揭下王子殿下的假面具……”

看着众人投向自己的目光,栾司马得意至极,一边侃侃而谈,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秋不凡。

却发现秋不凡脸色铁青,射出一道阴鸷的光芒,如同利剑一般,直插进栾司马的心脏。

莫名其妙的一阵惊慌,使得栾司马还没有说完,就停了下来,呆呆的看着秋不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