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不守信诺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栾司马辛苦了,各位军爷还等什么,抓了逸尘和王子殿下,等候国王陛下的发落!”

栾司马惊慌之际,却有人站出来替他说话。

“捉拿刺客——”

官兵们一见,说话的这位,是夏离王国的豫王爷,便立刻亮出兵器,朝逸尘围拢过去。

别看这些官兵都是粗人,脑子却非常好用。

即使王子殿下真是反贼,以自己的身份地位,以及修为实力,是没有资格捉拿的。

但逸尘不一样,早就听闻他是刺客,哪怕不是天罗王国的奸细,也是死罪难逃。

捉拿逸尘,是目前最为正确的事情,既然豫王爷开口,那就照办便是。

“住手!”

一声雷鸣般的断喝,虞大将军大手一挥,一股强烈的能量涟漪席卷而出,硬生生的将那些冲向逸尘的官兵,撞翻了十数位之多。

“豫王爷,谁给了你掌管军权的资格?”

喝止住了官兵,虞大将军恼怒的瞪着豫王爷,愤愤地指责道。

原本还有些疑惑的虞大将军,听了栾司马画蛇添足的解释,反而做出了正确的判断。

栾司马在场的时候,秋不凡并没有说出篡权夺位之事,导致栾司马自以为是的,做了一番演技十分拙劣的表演。

尽管还有一些事情没弄清楚,但虞大将军可以确定的是,逸尘绝不会是刺杀国王陛下的凶手,更不存在天罗王国奸细一说。

不仅是虞大将军,在场的绝大多数人,都从栾司马破绽百出的表演中,大致判断出事情的真相。

虽然刺客的身份还没有查明,但眼前的秋不凡,却是地地道道的谋反逆贼。

“优柔寡断,本王担心你误了大事……”

老态龙钟的豫王爷,并没有被虞大将军的气势震住,而是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辩解。

“对,事情紧急,先拿下叛贼再说!”

有了豫王爷撑腰,栾司马又来了精神,刚要继续指挥官兵,却忽觉眼前一黑。

“你就是叛贼!”虞大将军声到人到,不等栾司马做出反应,便一掌劈中对方的身体。

同时高喊一声:“将士们听令,驭兽府秋不凡乃叛贼之首,速速将其拿下!栾司马勾结叛贼,即刻解除一切职务。”

“你……秋府主救我。”

栾司马没有想到,看似犹豫不决的虞大将军,这一下却是干净利索。

战王中阶强者的一掌之威,绝非栾司马可以承受,半边身体趋于瘫痪,浑身的王者之气也无从宣泄。

只得抬起头来,向对面的秋不凡求救,希望能摆脱虞大将军的控制。

瞬息间的风云变幻,让官兵们有点懵懂,不过,虞大将军的命令至高无上,别管其他人是否同意,反正遵照执行不会错。

“哈哈,栾司马,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歇着吧。”

看着四周虎视眈眈的官兵,秋不凡面露讥讽,对于栾司马的求救,根本不屑一顾。

本以为,栾司马实施偷袭,能将虞大将军重创,若果真如此,就省去了很多麻烦。

但现在,栾司马失手被擒,战王强者的威势施展不了,若是让秋不凡冒险出手,去救回对己方用处不大的栾司马,简直是太天真幼稚了。

“歇着……秋不凡,你答应过事成之后,让我做大将军的,你不守诺言……”

秋不凡的绝情,虞大将军的强势碾压,使得栾司马感觉到生机渺茫,不由得方寸大乱。

以虞大将军的修为实力,要是执意斩杀栾司马,他恐怕连实施魂灵脱逃的机会都没有。

贪图驭兽府送来的财宝美人,觊觎大将军之位,曾经为夏离王国立下汗马功劳的栾司马,把自己逼到了绝境之中。

“就凭你,也想做大将军,呵呵……秋不凡可真会蒙人啊。”

静等着夏侯山身上的红色屏障消失,唐狼很悠闲的看着内宫大殿中的乱局。

特别是栾司马如同跳梁小丑一般,先是自以为是的一番言论,接着落入虞大将军之手,被秋不凡毫不在意的舍弃,都让唐狼觉得有趣。

秋不凡能不能夺得夏离王国的王位暂且不说,以栾司马的修为和能力,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成为夏离王国的大将军。

唐狼在讽刺栾司马的同时,也把秋不凡给嘲笑了。

“唐狼,你管好自己的事儿,我自有安排。”

秋不凡瞥了瞥唐狼,转过身对着飘然说道:

“臭丫头,你跟着搅什么局,别忘了你爹还在我手里呢。”

对于虞大将军和夏离王国的官兵,秋不凡手里握着夏侯山的生死大权,自然不用过于担心。

让秋不凡心里不安的,是逸尘和飘然两人,尽管这二位的修为实力,未必能对自己和‘唐狼’构成威胁。

但是,逸尘和飘然并不属于夏离王国臣民,完全不用顾忌所谓的人质,在双方僵持的局面下,能够起到左右胜负的作用。

控制飘遥,原本是‘唐狼’和秋叶落的主意,其目的是针对逸尘。

秋不凡纵容他们并提供腾家寨的消息,是为了把逸尘引离夏离王国,以便篡位成功。

严格意义上说,只要过了明天,等大局稳定以后,即便逸尘出现,也无法改变最后的结果。

秋不凡直接拿飘遥来威胁飘然和逸尘,以免节外生枝。

“是吗?不好意思,我爹爹和娘亲此刻正指挥着飘府兽阵,在王宫外面和驭兽府的兽阵激战正酣呢……”

面对祸害自己父亲的愁人,飘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一方面,飘然从小就经常去驭兽府和秋韵玩,没少在他们家逗留,秋不凡对待飘然也算不错。

另一方面,秋不凡刚才的这句话,等于亲口承认了对飘遥的加害,让飘然恨意大炽。

要不是逸尘一再关照,让她不要轻举妄动,只怕飘然早就按耐不住了。

“不可能!飘遥在腾家寨囚禁着,臭丫头,你敢骗我?”

到了这个时候,秋不凡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,即便单纯以实力论,他也在逸尘和飘然之上,巨大的优越感让他有足够的信心,处理一切棘手的问题。

“秋不凡,这丫头说的没错,我就在飘府见到过飘遥,而且他的修为已经晋升到战王强者的级别了。”

唐狼非常及时的,给秋不凡提供了一个特别不想听到的消息:“还有,是我让逸尘小子来王宫的。”

“叶狂……这都是你干的好事!”

虽然秋不凡成功的突破了境界上的桎梏,顺利成为战王中阶强者,并不会惧怕一般的初阶战王。

就算飘遥一家三口,甚至加上逸尘,秋不凡也有实力立于不败之地。

但是,在抢夺王位的节骨眼上,多了几位战王强者级别的对手,将会增加更多的变数。

而这一切,都是狂妄至极的叶狂所造成。

“难道不好么,你抢你的王位,我报我的仇,各取所需,哈哈……”

被秋不凡亲自点明身份,叶狂反而卸掉了身上的包袱。

“叶狂,他真的是叶狂?”

虞大将军闻言,不由得大为震惊,连忙出言问道。

“屠戮狂魔,二十多年前,虞大将军亲率夏离王国大军,前往夏离山脉深处围剿,却依然被他逃脱。”

逸尘冷冷的看着情绪激动的虞大将军,接着说道:

“虞大将军,刺杀国王陛下的真正凶手,其实就是这个叶狂!”

战王爷暗中告诉过逸尘,国王陛下是被一位,左手鹰爪,右手熊掌的战王强者所伤。

一抓一拍之际,输入了一股阴柔之气,致使国王陛下肉体和神魂,遭到了双重打击。

如此阴损的手法,似乎在二十多年前曾经见过,致使战王爷一时记不起究竟是何人所为了。

而逸尘不过二十来岁,自然不会在二十多年前出现,这也是战王爷确定逸尘不是刺客的主要原因。

战王爷想不起来,逸尘却不会忘记,在石锦镇的时候,叶狂最后一招使出的群兽乱舞,便是左手鹰爪右手熊掌。

由此可见,刺杀国王陛下,并嫁祸给逸尘的,确实就是屠戮狂魔叶狂。

“叶狂……”原本就坐立不安的几位王爷,听到叶狂的名字,一个个的露出惊恐的神色。

当年,由于叶狂的残杀无辜,引起了整个夏离王国的恐慌,以致于国王陛下下令出兵剿灭。

在座的王爷之中,有好几位曾经参与过围剿行动,只可惜,叶狂凶悍狡猾,每每在关键时刻逃逸,导致大军无功而返。

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,这些王爷们也依然惊骇于叶狂的残暴,屡次剿灭均告失败,以致于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负担。

就连刚才帮助栾司马的那位豫王爷,也呆呆的瘫坐到椅子上,浑身震颤。

原本以为,秋不凡抢夺王位成功,自己就能摆脱他的控制了,就算被人咒骂和鄙视,好歹自己也能求个家和万事兴。

令豫王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秋不凡居然和屠戮狂魔搅和在一起。

以叶狂的性格,即使秋不凡愿意释放豫王爷的家人,他也不会同意,因为当年的豫王爷,曾经差一点就斩杀了叶狂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