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伤心无奈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即便是夏侯山,也一时找不到面对秋韵的勇气,不敢‘苏醒’过来。

医者治的是伤者的身体创伤,但心死之人,却是无药可医。

“不会,韵姐只是一时不能接受而已,她和夏侯师兄真心相爱,从未掺杂如何私心杂念,只要夏侯师兄珍惜,韵姐一定会活下去!”

秋韵在飘然面前,不会隐瞒自己对夏侯山的感情,她们二人之间经历了数年的磨合,最终彼此接受。

谁曾想,成亲之日,遭遇秋不凡逼宫,秋韵必然会选择以死明志,向夏侯山表明自己的清白。

但飘然认为,秋韵是否能活着,主要在于夏侯山。

如果夏侯山能把秋韵和秋不凡区分开来,不要因为秋不凡的大逆不道,而迁怒于秋韵,那么秋韵还有生机。

反之,生无可恋的秋韵,只能选择离开这个世界,离开自己心爱的人。

“战王爷,能不能让我们去看看夏侯师兄和秋韵师姐?”

逸尘觉得飘然说的在理,便开口跟战王爷说道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战王爷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王宫内殿之中,夏侯山紧紧地搂着秋韵,双双处于昏迷之中。

一旁的几位御医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脸的无奈。

“别动!”昏迷中的夏侯山,感觉到有人在触碰秋韵,本能的大吼一声。

却只是吼叫,连眼睛都没有睁开,双手倒是把秋韵搂得更紧了。

“夏侯师兄,我们是来帮助韵姐疗伤的。”

飘然伸手,从夏侯山怀里将秋韵往外挪。

“走开!”夏侯山有人迷迷糊糊,用手粗暴的拨开飘然。

“小山,你醒醒,这件事情不能怪你,也不能怪秋韵……”

战王爷见夏侯山的样子,心里非常担心。

这几天,夏侯山都是这样,只要有人为秋韵检查伤势,就遭到他严厉的拒绝。

“怪我,是我对不起韵儿,你们走……”

虽然紧闭双眼,但夏侯山的眼角却滴下了晶莹的泪珠。

“夏侯师兄,你确实对不起秋韵师姐,难道你一定要让她死去,才觉得对得起她么?”

逸尘一掌抵在夏侯山的后心,大声的说道。

同时,释放出一股生机之力,输入夏侯山体内。

嗡~~

夏侯山体内忽然爆发出强横的能量,要将逸尘输入的生机之力驱除。

两股能量在夏侯山身体中激烈的较量着,周遭的空气一阵阻滞。

趁此机会,飘然掰开夏侯山桎梏着秋韵的双手,把秋韵从夏侯山的怀抱中‘解救’出来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一边和生机之力纠缠,一边又要阻止飘然,夏侯山显得力不从心。

声嘶力竭的吼声之后,夏侯山的身体颓然松开。

“夏侯师兄没事,只是心里存在郁结,非药物可治。”

逸尘起身,对着战王爷解释道:“我不知道夏侯师兄,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秋韵师姐的事情,如果他执着于内疚,恐怕没有人能救得了。”

输入的生机之力,足以让夏侯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至于夏侯山内心的纠结,逸尘无能为力。

“一下子面对不愿接受的事实,总得慢慢消化才行,让他先静一静吧。”

战王爷颇为无奈的说道,暗地里却在扪心自问,这一次的变故,是彻底摧垮夏侯山呢,还是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。

“韵姐的心跳和脉搏,都极其微弱……”

飘然不会疗伤圣手,无法替秋韵诊治,只能从心跳和脉搏上,去判断秋韵的状况。

“我来。”

逸尘从飘然怀里,抓过秋韵的一只手,将自己的掌心和她的掌心相对。

咝咝~~

缓缓地,一股能量经由逸尘的掌心,传递到秋韵体内。

包含着生机之力的循环之气,能够疏通秋韵自行封闭的血脉,为她即将消耗殆尽的生机,注入一份活力。

循环之气的进入,则可以主动激活秋韵体内停滞的能量,使她的身体机能处于运行之中。

正如逸尘所说,疗伤仅仅是从身体上解除患者的痛苦,却不能进行心灵的拯救。

半个时辰过去,逸尘该做的都做了,甚至消耗了一部分循环之气,强行触发秋韵的生机。

按照伤势的严重程度,逸尘施展的疗伤圣手,早就能让秋韵醒过来,而且不会出现危险。

但是,眼前的秋韵,除了心跳和脉搏趋于正常,足以承受生命机能的运行之外,趋于的反应均处于停滞状态。

“韵姐,你醒醒!”

飘然从逸尘的眼神中,预感到秋韵的形势不太妙,忍不住大声呼唤起来。

希望秋韵在听到自己的呼唤之后,忽然间苏醒。

“秋韵师姐的身体机能,并没有太大问题,我韵姐帮她修复完毕,接下来的情况,就要看夏侯师兄的表现了。”

逸尘实话实说,严格说起来,秋韵的伤势不是特别严重。

虽然当时一心求死,强行闯入王者之气波及的范围之中,但无论是叶狂,还是另外六位战王强者,都看在秋韵和秋不凡的关系上,没有用尽全力。

从而使得秋韵保留生机,没有命丧当场,这也是逸尘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“怎么可能,小山对秋韵情真意切,绝不会做出对不起秋韵的事情。”

对于逸尘的说法,战王爷深表怀疑。

关于夏侯山和秋韵的婚事,夏侯炎一开始并不同意。

按照夏侯炎的意思,夏侯山乃夏离王国王子,未来的国王陛下,应该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女子为妻。

驭兽府不过是江湖势力,属于草莽阶层,秋韵根本就配不上夏侯山。

但夏侯山一直坚持,并扬言飞秋韵不娶,甚至可以放弃储君之位,做一个闯荡江湖的浪子。

最后,还是爱子心切的夏侯炎,不忍心拆散这一对深爱着的恋人,决定成全夏侯山和秋韵,这才有了王子成亲的事情。

“韵姐,我是飘然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……”

见秋韵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,焦急的飘然早已泪眼婆娑。

“飘然,只有夏侯师兄的呼唤,才能安抚秋韵师姐。”

逸尘伸手擦拭飘然的眼泪,温言劝慰。

“逸尘师弟说的没错,确实是我错了……”

刚才还处在昏迷中的夏侯山,忽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,直勾勾的看着秋韵,嘴里一个劲的忏悔着。

“小山,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,没有人怪你。”

战王爷心疼夏侯山,走过来拍了拍夏侯山的肩膀,安慰道。

“不!我说过,即使遇到战王中阶强者,我也能施展王族传承,保护韵儿周全,但是……”

得到王族传承之后,夏侯山曾经向秋韵炫耀过。

尽管王族传承还不能完全被夏侯山施展出来,但短时间的对抗战王中阶不成问题。

然而,当叶狂以战王中阶的能量威压,控制夏侯山的时候,他并没有立即与之对抗。

更让人遗憾的是,正是由于夏侯山的犹豫,造成了秋韵被王者之气所伤。

“傻孩子,秋不凡是秋不凡,秋韵是秋韵,你怎么能够怀疑秋韵呢?”

战王爷虽是王族成员,却没有接受过王族传承,也不知道夏侯山能够利用王族传承,抵御叶狂的能量威压。

在他看来,或许是夏侯山有过一瞬间的疑惑,导致失去了保全秋韵的良机。

从而让秋韵感觉到,夏侯山对自己不够相信,于是更加坚定了秋韵求死的决心。

“我没有怀疑韵儿,我只是想……该如何面对秋不凡父子……”

夏侯山得到过战王爷的暗示,说驭兽府府主秋不凡有野心,希望他提前做好防范。

但是,夏侯山不敢相信,秋韵的父亲会和自己过不去,便没有理会战王爷。

变故发生的时候,夏侯山的头脑是清醒的,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,让他难以做出决断。

逼宫叛乱,在任何国家,甚至任何势力中,都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。

从承认逼宫开始,秋不凡就注定了和王族势不两立,这一点夏侯山心里非常明白。

纠结的是,秋韵乃秋不凡之女,如果自己以王子殿下的名义,对秋不凡采取斩杀行动,将无法面对秋韵。

放任秋不凡,让他篡位成功,夏侯山对不起的,是自己的列祖列宗,以及夏离王国的朝廷。

仅仅是短暂的犹豫,就给了秋韵一个错觉,夏侯山在怀疑秋韵和父亲,以及大哥都是同谋。

即便是秋韵主动表明立场,也不能洗涮身上的嫌疑。

生是夏侯山的人,死是夏侯山的鬼,这是秋韵的态度,也是秋韵的无奈。

“夏侯师兄,秋韵师姐承受了父兄谋反的巨大打击,心灰意冷,也只有你能让她的心再活过来。”

逸尘能够感受到夏侯山的痛苦和纠结,却不能理解他为何没有在第一时间保护秋韵。

好在夏侯山和秋韵的身体,都没有丧命的迹象,至于秋韵何时醒来,或者是永远沉睡,这就不是逸尘能够管得了的事情了。

“韵儿,我错了,原谅我……”夏侯山撕心裂肺般的叫喊着,眼泪一点一滴的落到秋韵的脸上。

看着眼前的一幕,飘然红肿的眼里,再一次流下了伤感的泪水。

逸尘轻轻搂着飘然,悄悄退出了内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