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王兄疼吗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倏~~

逸尘右掌稍稍用力,代替夏侯炎催动他体内的火之烈焰。

等火之烈焰赞足了劲,逸尘暗中发力,将其吸收到右掌心中。

在不断释放生机之力的同时,逸尘将夏侯炎体内的大部分火之烈焰,凝聚到右掌。

嗡~~

一股强劲的能量,从逸尘的左掌渗透到飘然的身体。

尽管有所准备,但飘然还是被巨大的能量涟漪,激荡的身体晃了几晃。

夏侯炎体内的精纯能量,经由逸尘的双掌,引流到飘然体内。

而生机之力则几乎控制了夏侯炎的身体,等夏侯炎的身体状况稍微好转,又强行涌入他的头脑。

被王族传承包围的阴柔之气,相对比较集中,不用金大圣的神魂帮忙,逸尘就能通过生机之力的强势渗透,将阴柔之气慢慢逼出。

“这是什么疗伤手段?”

逸尘别出心裁的方式,让围观的战王爷等人觉得十分新奇。

见穆通和牧星二人,也是一头雾水,战王爷知道,自己的这句话是白问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他一定会让国王陛下痊愈!”

穆通正聚精会神的关注着逸尘,牧星则接过战王爷的话头说道。

尽管牧星的修为没有穆通的高,但他对医者的技术和理解,要远远超出穆通。

逸尘施展的疗伤圣手过于精妙,牧星也只是凭着感觉,去试图理解并转化成自己需要的知识。

“那……飘然丫头算是怎么回事?”

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时候,战王爷对逸尘采取了绝对信任的态度。

可心里总有一个疑问,飘然除了扶住夏侯炎以外,几乎什么都没干。

而逸尘的双掌之间,明显在转化着能量,进入飘然体内的那部分,犹如泥牛入海,再也不见回来。

“能量调剂,便于掌控国王陛下的本能防御……”

牧星嘴里说着,事实上他也在纳闷。

按照医者的说法,逸尘这样做,是在给飘然输入能量,只不过能量的来源不是逸尘,而是处在昏迷状态的国王陛下。

但是,牧星没有明说,逸尘此举必有深意,自己看不懂,只能说明自己的火候不够。

“没想到,这小子还是个多面手,但愿陛下安然无恙。”

战王爷不懂疗伤圣手,更不清楚逸尘和飘然的‘能量调剂’,反正牧星是这样解释的,他就这样听着。

没有什么比国王陛下的命更重要,看不懂没关系,只要夏侯炎能苏醒过来,逸尘就是大功一件。

“国王陛下的火之烈焰,都被吸收到飘然身上了,奇怪,缺少了火之烈焰,国王陛下的脸色倒变得越来越红润了,像回光返照……”

穆通还不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医者,无法理解逸尘的疗伤圣手。

然而,他却清晰地看到,逸尘几乎吸空了夏侯炎体内的火之烈焰,受益者飘然则一点不剩的将火之烈焰笑纳。

这是什么疗伤手段,简直是太神奇了。

抽走患者体内的精纯能量,却将自身的能量灌输给患者,如此能量转换,竟然没有给夏侯炎带来半点痛苦。

“闭嘴!”战王爷很不耐烦的怒喝一声,打断了穆通的话。

这个穆通,人如其名,见这就是没的通,哪壶不开提哪壶,啥叫回光返照啊,明明是精神焕发嘛。

嗖~~

忽然,夏侯炎的头顶,闪过了一道暗色光芒。

像是一丝黑气,从他的头顶渗出,消散于空气之中。

嘭!

与此同时,夏侯炎的身体猛地一颤,脱离了飘然的双手扶持,轰然一声倒在地上。

“陛下——”

战王爷大吃一惊,连忙将身形一掠,就要冲进逸尘布置的简易阵法。

夏侯炎的身体,经受了将近一个月的折磨,早已虚弱不堪,现在又是力竭倒下,可不能出现危机啊。

战王爷心系夏侯炎,情急之下没有释放王者之气,遭到了结界阵法的强势阻挡。

轰~~

战王爷硕大的身躯,猛地往后倒飞而去,两只小眼睛,流露出诧异的光芒。

堂堂战王中阶强者,莫名其妙的栽在逸尘随手布置的,或许是不入流的结界阵法之中。

幸好王宫偏殿的宫墙特别厚实,战王爷倒下时并没有撞倒宫墙,免除了宫墙倒塌的命运。

“咦……”

揉了揉被撞的脑袋,战王爷刚要骂人,却发出了一声惊讶。

结界阵法中的夏侯炎,躺在地上的身躯,毫无缘由的颤动起来,速度不快不慢。

紧接着,夏侯炎的眼睛半开半闭,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。

唰~~

一阵风声掠过,战王爷顾不得脑袋上的大包还在疼痛,就赶紧跑到夏侯炎的身边。

除了逸尘以外,战王爷是第一个发现夏侯炎动弹的,看样子,眼睛再大,也不如小眼聚光的。

“王兄,我这是……”

刚刚苏醒的夏侯炎,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目光停在战王爷身上时,夏侯炎认出了对方。

“陛下,你真的醒了,都快一个月了,你可急死我……”

战王爷的话说到一半,就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。

嗵!

夏侯炎半坐着身体,对着距离自己脸庞不到五寸远的战王爷,猛地击出了一拳。

可怜的战王爷,由于没有释放王者之气,先是被宫墙将脑袋撞出一个大包,已经是大失颜面了。

还没来得及处理,这又被国王陛下夏侯炎的一记猛拳,击中了鼻梁。

“噗——”

战王爷鼻子一痒,一股血腥味脱口而出,在空中撒开了一朵血花。

“王兄,疼吗?”夏侯炎一脸无辜,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战王爷。

“不疼……疼啊……”

驰骋疆场数十年,几乎没有打过败仗的战王爷,被夏侯炎这一拳打得不知所措。

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才算是夏侯炎需要的答案。

“不疼就对了,我感觉自己力不从心,浑身软绵绵的……”

夏侯炎继续挥舞着拳头,没有再砸向谁,只不过是自己在活动着。

一脸的错愕,夏侯炎似乎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能把战王爷的鼻子,给轰得凹陷进去。

得益于逸尘的疗伤圣手,以及生机之力,夏侯炎从半死不活的状态中,回到了现实中来。

记不起太多的事情,但夏侯炎知道,自己遭人暗算,关键时刻以王族传承与之对抗,却依然遭到重创。

难道是伤重过度,以致于失去了修为,从头到脚整个人都是萎靡不振的感觉。

砸了战王爷一拳,不是夏侯炎对他有什么不满,仅仅是为了确认自己的状态而已。

战王爷一脸的血糊糊,让夏侯炎有了一丝惭愧。

“陛下,我疼,真的疼,你看,血都出来了。”

以普通人的身体状态,接受了夏侯炎的一拳猛击,何况又击中了人身最柔软的部位之一鼻子,战王爷没有理由不痛。

“真的吗?”夏侯炎似信非信的嘀咕着。

“国王陛下,你刚刚脱离危机,身上软是正常现象,不用过于在意。”

逸尘收回了双掌,和飘然一起站起来。

心里却在腹诽,体内的火之烈焰,有九成被转移到了飘然身上,夏侯炎不软才不得劲呢。

查探到夏侯炎体内,拥有浓郁精纯的火之烈焰,逸尘就动起了歪脑筋。

虽然飘然不缺乏火之烈焰,逸尘也可以帮她补充,但夏侯炎的火之烈焰,经过了王族传承的炼化,比起一般人,要强出十倍以上。

如此好的资源,不用白不用,用了也白用。

反正驱除阴柔之气,用不了多少火之烈焰,逸尘就把‘多余’的那部分,顺手转移到了飘然身体中去。

以协助疗伤的幌子,帮飘然攫取夏侯炎体内的火之烈焰,逸尘这是搂草打兔子——两不误。

“哦……对了,你是谁?”

夏侯炎这才发现,除了战王爷之外,身边还有几位不认识的年轻人。

“陛下,这位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逸尘,是他仗义出手,化解了秋不凡的逼宫危机,帮你脱离危险的。”

战王爷顾不得鼻子脑袋疼痛,轻声细语的说道:“这姑娘是驭兽师飘遥的女儿,穆通和牧星是花木济世堂杏老的弟子……”

尽管说得很小心,但战王爷一肚子憋屈。

夏侯炎被叶狂袭击身负重伤,这一昏迷就是将近一个月,这段时间夏离王国差点就改朝换代了。

要不是战王爷脑子里始终绷着一根弦,加上逸尘飘遥玄道等人的大力支持,此刻的夏侯炎父子,就算侥幸留得姓名,也早成了秋不凡的阶下囚。

“原来是这样,可恶的秋不凡,我要灭他全族!”

夏侯炎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秋不凡生吞活剥。

“国王陛下,秋不凡固然该杀,但幽阴门推波助澜,还是远离为好啊。”

逸尘借机出言相劝,希望夏侯炎痛定思痛,下定决心和幽阴门断绝任何往来。

“逸团长,谢谢你!可这跟幽阴门有什么关系,行刺的不是秋不凡手下的驭兽师吗?”

尽管感激逸尘的救治,但夏侯炎并不理解逸尘所说的话。

战王爷说了,刺客是驭兽府的驭兽师,通过收买王宫守卫而潜入偏殿,而且此人已经被逸尘所杀。

只要严惩秋不凡父子,以及参与谋反的逆贼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