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脊梁发冷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……”

两双难以置信的眼神,似乎要把逸尘刺穿。

夏侯炎多少还有一些怀疑,而战王爷则完全是被震撼的。

记得电光雷霆降临之际,逸尘曾经和飘然到处叫喊着某个人的名字,显然就是那位隐藏起来的超级强者。

而电光雷霆消退之后,原本焦灼不安的逸尘,瞬间变得心情开朗了。

如果那位超级强者被天谴所伤,逸尘伤心难过还来不及呢,哪有心情眉开眼笑。

更大的震撼在于,逸尘身边怎么会有超级强者支持,而且还不止一位。

“其实,我这位朋友仅仅用一丝神魂,就将叶狂的内心看了个透。”

逸尘告诉夏侯炎和战王爷,金大圣通过神魂搜索的方式,从叶狂心里窥到了他的意图。

以叶狂的本意,是要杀了夏侯炎,为当年的出兵围剿报仇。

但是,幽阴门高层严令叶狂,可以重创夏侯炎,却必须留他性命,通过神魂侵扰的方式,把夏侯炎当成傀儡,用来牵制秋不凡,以及夏离王国王族。

另外,叶狂明明有机会对付逸尘,也可以将飘府铲除,而他并没有那样做,只是专程和逸尘约战于王宫。

究其原因,也是某位幽阴门高层有明确指示,叶狂不敢违抗,这才让飘府有惊无险的度过危机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战王爷总算弄清楚,逸尘坚持让自己劝阻国王陛下的原因了。

幽阴门虽然不许叶狂斩杀夏侯炎,却不是为了夏离王国,更不是为了夏侯炎,而是将夏侯炎作为一枚棋子,任由幽阴门操控。

作为夏离王国曾经的‘战神’,战王爷当然不愿意让夏离王国变成幽阴门的附属势力,更不能接受,国王陛下是幽阴门傀儡的事实。

“这么说,是逸团长帮我解除了神魂侵扰?”

夏侯炎一头冷汗,脸色也变得惶恐不安:“那位前辈……有没有……”

早就听说过,幽阴门有一种秘法,一旦施加于某人身上,此人就会失去自己的本心,一切按照施加者的意愿行事。

怪不得这么长时间,一直是浑浑噩噩的,虽是处于昏迷状态,却又对周围的事情存在一丝感觉。

就连穆通牧星二位,竭尽全力帮助自己解除身体上的伤痛,夏侯炎都有印象。

只不过,夏侯炎对自己的大脑失去控制,想醒来偏偏做不到。

还是逸尘通过疗伤圣手,清除了他大脑内的阴柔之气,夏侯炎才真正苏醒过来。

夏侯炎想问却又没有问出口的是,金大圣有没有对他实施神魂搜索。

“没有。但我朋友说了,陛下不算是奸诈之人,只要看清形势站稳立场,将是一位不错的国王。”

逸尘瞄了夏侯炎一眼,老神在在的说道。

直接提出要求,夏侯炎不屑一顾,拿金大圣的神魂说事,效果明显好许多。

最起码,夏侯炎知道害怕了。

“承蒙前辈看得起,我隐忍不发,实在是想给小山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,并不是真的要和幽阴门勾搭……”

夏侯炎目光四下张望,好像金大圣就在身边窥视着,连说话都谨慎起来。

数十年含含糊糊模棱两可,夏侯炎对幽阴门的态度,让很多人难以捉摸。

特别是夏离王国的官员,根本就不知道国王陛下在想什么,除了虞大将军明确抵触幽阴门之外,绝大多数官员都效仿夏侯炎,采取暧.昧的姿态。

“我相信陛下爱子心切,能够隐忍固然难得,但若是不能明确态度,岂不是更加让夏侯师兄无所适从?”

逸尘微微一笑,心里却腹诽不已。

说得好听叫隐忍不发,实际上无非是老奸巨猾,不公开立场,怕遭到幽阴门的暗算。

天罗大陆一共五个大国,夏离王国是其中之一,国土面积不如天罗王国,资源不如萨特王国,富裕程度也在落英王国之下,只是地理优势尚可,比地处北方的玄冰王国稍好而已。

天罗王国和落英王国,曾经明确表态,绝不与幽阴门同流合污,尽管幽阴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渗透,但要想完全控制这两个国家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余下的三个王国,幽阴门门主阴无为原本就是萨特王国的相爷,即便不能明目张胆的篡位,却有信心搞定宇文则,至少也能控制萨特王国的大部分兵权。

玄冰王国远在冥河之滨,除了大量的鱼虾之外,其余物产相对平乏,幽阴门常以利诱试探,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。

如果能够将夏离王国控制在手中,幽阴门的实力扩展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更重要的是,一旦夏离王国成为幽阴门的附属势力,天罗王国将受到巨大威胁。

从地理位置上说,萨特王国和夏离王国临近,又同时与天罗王国毗邻。

以边界距离计,萨特王国和夏离王国加起来,几乎占据了天罗王国的六成边界线。

两国联手,就可以威胁到天罗王国的安全,天罗王国势必要派遣大量的兵力,守住这条边界。

与此同时,和幽阴门关系不错的玄冰王国,就有机会在自己和天罗王国的边界挑衅滋事,逼迫天罗王国首尾不能相顾。

这一点,夏侯炎心里非常清楚,他知道幽阴门会不遗余力的拉拢自己。

如果严词拒绝,夏侯炎担心幽阴门会采取行动,对夏离王国以及夏侯山不利。

不像落英王国,地处天罗大陆的东面,和萨特王国之间,正好隔开了天罗王国,即使幽阴门要对付落英王国,也得顾及到其余几个国家。

横跨天罗王国,远程攻击落英王国,明显不现实,经由夏离王国或者是玄冰王国,才是可行的办法。

如此一来,劳师动众长途跋涉,若是中途得不到给养,恐怕难以取得胜利。

正因为这样,落英王国的穆梓才敢大着胆子,公然反对幽阴门。

而夏侯炎就没有穆梓那样干脆,顾忌太多难免变得优柔寡断。

长时间的模棱两可,既稳住了幽阴门,又不致于得罪其他态度鲜明的王国。

久而久之,夏侯炎都被自己的态度给迷糊了,几乎就没有想过,要做出改变。

“可是……难办啊。”夏侯炎苦笑着,看了看战王爷,又看了看逸尘。

这些年来,虽然说幽阴门渗透到夏离王国的奸细数量不多,但可能涉及到朝廷中的各个部门。

就拿这一次来说,以秋不凡的实力,要是没有幽阴门的暗中协助,绝不会如此顺利实施逼宫计划。

叶狂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王宫偏殿,自然有朝中大臣里应外合,守卫中间一定也有幽阴门的奸细。

夏侯炎想到这里,不由得脊梁骨一阵发冷。

若非幽阴门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,夏侯炎不敢确定,自己还能不能活到今天。

单纯的表明态度很容易,只需要在任何正式场合宣布即可。

但是,立场一公开,就是和幽阴门决裂,朝中的幽阴门奸细,不可能听任事态的发展,超出幽阴门的控制范围,闹事是必然的。

刚刚宣布夏侯山为夏离王国的储君,还没有将重任交给他,就要面临幽阴门的发难,无疑会给夏侯山带来巨大隐患。

“陛下,经过了秋不凡逼宫之事,小山应该更加成熟,有些事必须当机立断,否则后患无穷啊。”

战王爷也是考虑到夏侯山年轻,便没有刻意从根本上瓦解秋不凡的阴谋。

以战王爷的能力,以及对王族的忠诚,完全可以防患于未然,采取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,直接将驭兽府铲除便是。

要是不想让夏侯山为难,战王爷也能利用江湖势力,以争抢资源的方式,对秋不凡实施严厉打击。

然而,战王爷并没有选择这两样,而是基本上以开放的姿态,让秋不凡从容部署,终于在夏侯山和秋韵的婚宴上实施逼宫。

按照战王爷的本意,这样做可以促使夏侯山成熟起来,有面对一切困境的勇气。

只不过事情的发展,并未完全依照战王爷预期的方向进行。

夏侯山在确认秋不凡谋反时,无法面对秋韵,导致自己被叶狂控制,秋韵差点命丧于王者之气的碾压。

幸好有逸尘直言提醒,给了夏侯山当头棒喝,才没有让战王爷悔恨终生。

痛定思痛,战王爷检点自己的行为,发现在对待秋不凡这件事情上,存在重大失误。

如果早点把利害关系,剖析给夏侯山听,以夏侯山的心智,不致于逃避现实。

从王子殿下到储君,虽然只是一步之遥,夏侯山却如同跨越了生死。

同时,只要夏侯山能迈过这道坎,妥善处理好去拜访过逼宫这件事,并善待秋韵,他就顺利的蜕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了。

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,过于小心呵护,反而限制了夏侯山的成长。

“陛下隐忍数十年,隐忍遭到幽阴门的暗算,谁敢保证,幽阴门会就此罢手,放过陛下和夏侯师兄呢?”

逸尘趁热打铁,顺着战王爷的话头说下去:

“夏侯师兄既是夏离王国的储君,也是玄天宗的核心弟子,如果公开立场,阴无为一定会怀恨在心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