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急切难耐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要回到花木堡,那里有精纯的木属性元素……”

欣喜若狂的牧星,禁不住手舞足蹈,不顾穆通投来的鄙视目光,依然故我。

在夏离王国王宫将近一个月,牧星虽然没有完全治好夏侯炎的伤,却也为了保住夏侯炎的性命,而耗费了大量的木属性元素。

被逸尘打通血脉,牧星顿时感到体内一片空虚,处于游离状态的木之精华,实际上只是少量的几缕而已。

随着对‘木之诀’的理解程度加深,牧星体内的木之精华根本就不够用。

花木堡乃天罗大陆东方,生机旺盛之地,所蕴含的木之精华,要远远超出夏离王国的任何地方。

只有回到那里,才是牧星大展身手的好地方。

“瞧你那个嘚瑟样,想得美,我们这就要去玄冰王国,找到杏老……”

穆通白了牧星一眼,没好气的打断牧星的话。

自从来到夏离王国,穆通还没有接到过杏老的回音,心里十分忐忑。

虽然花木济世堂从不巴结权贵,更不会把患者分成三六九等,而区别对待。

但是,夏侯炎的伤极为棘手,穆通和牧星二人根本没有办法,让夏侯炎痊愈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往常的杏老,一定会通过传信玉,对二位弟子指点一番。

除非遇到了危机,或者是传信玉失灵,否则,谁也不能阻止杏老和弟子的联系。

现在,夏侯炎身体恢复,穆通和牧星留在夏离王国,也没事可干,不如去看看杏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。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牧星伸了伸舌头,羞赧的说道。

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解决了,牧星一时得意,却把杏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实际上,这些天牧星都在夏侯炎的身边,随时应对突发状况,并找出最佳的解决方式。

和杏老联系的事情,基本是由穆通负责的,穆通不说,牧星就不知道。

被穆通一顿抢白,牧星深感愧疚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牧星,我已经给你输入了一部分木之精华,遇到伤势严重的患者,也可以用一段时间了。”

看到牧星一副囧样,逸尘笑着安慰道。

考虑到牧星体内木之精华的稀少,不符合医者的体内留存,逸尘特意帮他保存了一些。

别看这一点木之精华,若是牧星自己在花木堡修炼,估计一年也凝聚不到这么多。

“谢……算了,不说矫情的话了,反正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你只管吩咐便是。”

对于牧星来说,怎么做都不能报答逸尘的大恩大德,单纯的说一声谢谢,实在是太过虚假。

“那……逸尘兄弟,我和牧星即刻动身,前往玄冰王国,他日有缘再聚。”

穆通略带歉意的说道。

在死亡沼泽,逸尘被殷老三讹诈,穆通仗义相助。

尽管逸尘并不需要穆通帮忙,却感念他不畏强势,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,和当时修为实力远高于自己的殷老三较劲。

两人因此结识,也成了好朋友,彼此之间颇为投缘。

此次见面,实属偶然,若不是夏侯炎遇刺,战王爷去花木堡求助,两人可能还遇不到呢。

遗憾的是,杏老下落不明,穆通心急如焚,一点时间也不敢耽误,生怕杏老遭遇不测。

否则,大家还可以找个地方,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。

“过段时间,我也会去玄冰王国,相信还会见面的。”

逸尘倒没有穆通那般伤感,俗话说人生何处不相逢,只要彼此惦记,再远也没关系:

“穆大哥,牧星,一路保重!”

牧星嗫嚅着想说什么,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在穆通的催促下,二人和逸尘飘然就此分手。

“逸尘,你觉得国王陛下会肃清幽阴门的奸细吗?”

离开了夏离王国的王宫,就剩下飘然和逸尘这一对儿恋人了。

飘然倚靠在逸尘的肩上,轻轻的问道。

“战王爷答应过,会随时提醒国王陛下,给他们一点时间……呃,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些?”

虽然夏离王国不如落英王国那般风景秀丽,但两情相悦的恋人在一起,根本就不在乎周围的环境。

原本还有点黏糊的二人,忽然间被飘然的这句问话,给乱了情绪。

“我知道你心里有所牵挂,希望不会遇到阻碍。”

飘然感觉到,逸尘对于夏侯炎的态度十分在意,即便嘴上不说,但心里依然惦记。

尽管聚少离多,似乎需要营造一些谈情说爱的氛围,可飘然已经决定,无论逸尘去哪儿,自己都将一同前往。

就算没有甜言蜜语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共同面对,同样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儿。

“不管他们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,从夏侯炎那儿偷过来的火之烈焰,能不能顺利融合?”

帮夏侯炎疗伤分文不取,得到的承诺还要半年后才能兑现,逸尘觉得最大的实惠,就是给飘然争取到了为数不少的火之烈焰。

如果按照天罗大陆的灵气,以及能量分布,飘然通过修炼而凝聚成火之烈焰,并不是很容易。

从夏侯炎身上搜刮到的火之烈焰,相当于飘然在非常好的修炼场所,闭关修炼五到八年的时间,才能获得的数量。

“嗯,本来有点阻滞,你帮我调理以后,好多了,就是融合比较慢。”

同样是战王强者,夏侯炎经历了近百年的修炼,加上享用的修炼资源很多,所凝聚出的火之烈焰比飘然体内的要浓郁不少。

另外,夏侯炎的王族传承,也能极大限度的对火之烈焰进行提纯,使之更加精纯。

以飘然的体质,并不排斥外来的火之烈焰,前段时间逸尘就曾经为她输入过。

但是,各种不同的火之烈焰,在飘然的体内相互交织,想要顺利融合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。

好在有逸尘在,终于飘然稍有不适,他立即出手调理,尽可能的缓解火之烈焰的冲撞,给融合带来平稳过度。

这几天,飘然偶尔发生气郁阻滞的情况,却不是每次都告诉逸尘,自己能挺过去的,就没必要让逸尘担心。

“慢没关系,在你的身上就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,嘿嘿……”

“那……有人能把你从我的身边抢走吗?”

冷不丁的,飘然撅起嘴,幽幽的问道。

“明明说的是火之烈焰,怎么绕到我的头上了?”

逸尘一头雾水,不知道飘然想到了什么,忽然间变得忧郁起来。

“我就想知道嘛。”

“不会!”

“无痕妹妹……”

“也不会,我就喜欢你一个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!”

逸尘手一揽,将飘然紧紧搂住,张嘴便朝那张殷红的小嘴覆了上去。

“唔……”

飘然挣扎无果,很快就热烈的回应起来。

夏离山脉虽然风景不咋地,可荒郊野外之地,倒是非常清静。

除了逸尘和飘然两个人以外,连个人影也没看见。

好久没有这样亲近了,两人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所在,彼此胶着不肯分开。

情至深处,兴趣盎然,逸尘觉得浑身燥热,搂着同样热情似火的飘然,难掩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。

夏离王国地处南方,本就火性十足,更何况逸尘和飘然都是青春年少,一腔热情亟待倾泄。

“呃……”

就在飘然娇羞呢喃,期待着逸尘更进一步之际。

却听得逸尘一声低吼,双手推开飘然娇弱的身躯,强行克制着内心的冲动。

“你……”

飘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时错愕。

相恋数年彼此情深意重,绝无半点异心,尽管飘然乃温和内敛女子,却也愿意把之际的身心交给心爱的逸尘。

根据天罗大陆的风俗习惯,不管男女只要到了十八岁,即可谈婚论嫁,逸尘和飘然都二十岁了,即便两人之间发生点什么,也完全属于正常。

“飘然,我……不能在成亲之前……”

逸尘涨红着脸,局促的说着,却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,只能以成亲搪塞。

“哦……我知道,只要你愿意,我没意见……”

飘然柔柔的目光,在逸尘身上扫视一番,轻轻地说道。

一个男人,如果能等到和心爱的女人成亲的那一刻,才行夫妻之实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对女方的极大尊重。

飘然向来善解人意,自然不会往其他方面去想,只是当做逸尘在尊重自己,不由得心中大感宽慰。

实际上,飘然根本就不知道,逸尘早就急得跟猴一样的抓耳挠腮。

上次在火儿疗伤的那个山洞,逸尘就已经心猿意马了。

今天更是热情高涨,真想着和飘然两人,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夏离山脉深处,来一个天地一家春,享受人生最大的乐趣。

然而,逸尘急切难耐的时候,火祖宗毕方的话,猛地在逸尘的耳边炸响。

逸尘答应过毕方,在飘然晋升战皇超级强者之前,绝不会破坏飘然的先天之体,以免妨碍到飘然今后的人生。

就算不是和毕方有过约定,只要逸尘知道对飘然有伤害,就一定不会去做。

而毕方关照过,飘然本人并不懂得这些,如果逸尘说漏了嘴,势必会造成飘然的心理负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