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前往玄冰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对了,弓老已经把浪荡四杰分开,各自去其他义兵团分部,传授组建情报组织的经验,并帮助他们建立情报组织。”

柳浩向逸尘汇报,弓老将浪荡四杰集中在一起,商量了所有义兵团分部的情报组织,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组建。

结果一致认为,光靠嘴说不能达到实质性的效果,不如四人分头行动,直接插手组建,或许会取得更好的效果。

对于这个提议,柳浩当然是举双手赞成,目前弓老等人,已经离开了夏离王国的义兵团分部。

“看样子,你已经从柳叶庄的二当家,转变成独当一面的柳团长了。”

逸尘曾经以为,像柳浩这样的‘二公子’,很难改变原有的纨绔习气。

事实证明,柳浩完全具有掌控局面的能力,从单枪匹马进入夏离王国开始,到目前义兵团分部所取得的成就,柳浩干的非常漂亮。

“还有一件事,我得听听老大的意见。”

柳浩在王城参与救助伤员的时候,见到一位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人。

此人自称认识逸尘,是逸尘改变了他的人生,尽管改邪归正并不容易,但他愿意通过自己的行动,来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。

在王城遇到驭兽府弟子放火,此人为救被困于火海的百姓,几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。

虽然经过疗伤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他的容貌却再也不能恢复。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逸尘心里一动,连忙问道。

“铁良,说是要做一位善良的人……”

柳浩挠了挠头,若有所思的说道:

“我感觉见过这个人,好像是佣兵装扮,前段时间跑到义兵团分部打听你的消息,被我轰了出去。”

面容无法分辨,但声音却依稀记得,毕竟打听逸尘的行踪,柳浩一定会谨慎对待。

“铁良……他有什么要求?”

逸尘一听,就知道他是铁狼,把狼改成良,大概是要告别曾经的狼子野心吧。

一直对铁狼难有好感,但铁狼却一次次的用行动,来改变逸尘的看法。

到义兵团分部打听无果,铁狼刻意躲在附近,关注着义兵团分部佣兵的进出活动。

出身于强盗团的铁狼,经过一番打探,居然尾随弓老派出的情报人员来到飘府,被傻猫抓个正着。

但是,逸尘就被铁狼的举动震撼了。

甘冒生命危险,千里迢迢,见上逸尘一面,就只为说一句腾莽可疑。

而这一次,铁狼为了从火海中救出百姓,把自己差点烧死,彻底让逸尘刮目相看。

“他想在义兵团分部,做一名普通的佣兵。我还没答应……”

柳浩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,以铁良的修为实力,似乎没有必要赖在义兵团分部。

堂堂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,随便加入哪个江湖势力,都能得到不错的待遇。

如果不是逸尘帮忙,柳浩本人的修为,也不过是战帅巅峰级别,并不比铁良强上多少。

按照铁良救助百姓的义举,柳浩应该毫不犹豫的将他收下。

但是,听到铁良说认识逸尘,柳浩就犯了嘀咕,不敢轻易答应了。

“你回去劝劝,他要是愿意离开,你多给些晶币,如果……他坚持不走,就留下吧。”

逸尘也有些纠结,怎么说铁狼曾经是强盗团的团长,干过很多坏事。

倘若真的改邪归正倒也罢了,万一哪一天旧病复发,柳浩管理起来就不太容易了。

想到这里,逸尘又吩咐道:“先不要让他担任小头领之类的,暂时也不要给他布置单独行动的任务。”

不管怎样,逸尘都希望给铁狼一个机会,免得扼杀一个真心向善的人。

不过,在没有确定铁狼的心思之前,适当的防范还是需要的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柳浩总算松了一口气,逸尘的态度,基本在柳浩的预料之中。

义兵团分部虽然还不算太强,但逸尘相信,在柳浩的打理之下,会不断壮大起来。

临走的时候,逸尘又给柳浩一些灵草之类的修炼资源,希望对义兵团分部的发展有用。

寒冰城,乃是玄冰王国一个较为偏远的城镇。

从夏离王国到玄冰王国的音速传送阵,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,便是寒冰城。

逸尘和飘然拜别了飘遥和宁岚,经过几番辗转,猜到了寒冰城北郊。

和夏离王国的炽热不同,寒冰城以寒冷著称,放眼望去,大多是白皑皑的一片,几乎看不见暖色调的东西。

“阿嚏……”

出了音速传送阵的大门,久居南方的飘然,就忍不住打起了喷嚏。

“这里好冷,要不要加件衣服?”

逸尘伸手将飘然飘散着的衣襟拎了拎,关切的问道。

尽管不致于寒冷入骨,却也瑟瑟冻人,特别是从南方一下子进入北方之地,巨大的温度落差,更让人一时难以接受。

“不用,这点都扛不住,还怎么在玄冰王国行走……”

只是打了个喷嚏而已,飘然并没有太当回事。

自己的体内蕴含大量的火之烈焰,稍微调动一点能量,就可以抵御此地的风寒。

“那行,我们到前面找个地方打尖,吃点热乎的。”

都是战王级别的强者,逸尘当然不会觉得飘然真的受不了。

一说到吃的,忽然就有一股浓浓的香味传来。

两里外的坡坎上,零星的矗立着几间屋顶冒着烟的饭庄,香味便是从那儿传出来的。

“快,饿死了……”

“都说寒冰城的气候不好,很难打到野味,咱们得赶紧的。”

一群人叫嚷着,从逸尘和飘然身边跑过,一窝蜂似的冲向了坡坎上的饭庄。

从夏离王国的城廓镇,到玄冰王国的寒冰城,相距数十万里,即便是搭乘音速传送阵,也得好几天时间。

虽然出门前各人都带有干粮,却架不住长时间的坐在密不透风的音速传送阵内,沉闷的就快吃不下去。

好不容易到了寒冰城,谁也顾不上什么仪表风度,先弄饱肚子要紧。

飘然朝逸尘笑了笑,依然保持着原有的步伐,并不会在意自己二人已然落到了最后。

“你们三位,是医者么?”

等逸尘和飘然到了坡坎边的时候,仅有的几家饭庄里早已挤满了食客。

正当逸尘想要找一家,食客稍微少一点的饭庄就餐时,却听见了不远处有人在大嗓门喊着。

喊话的是一位看起来比较斯文的瘦削汉子,旁边还有三位同伴。

“我是医者,你们是……”

回话的这位约有七十多岁年纪,一身青衣,几缕细长的灰白胡须,在寒风中飘荡着。

青衣老者的身形,很优雅的从逸尘身边走过,往瘦削汉子那边靠近。

“你们俩不是?”

瘦削汉子没有接茬,而是把目光投向逸尘和飘然这边。

“呃……你觉得像吗?”逸尘不置可否,反问道。

饥肠辘辘,冷饿交加,是不是医者不重要,关键是到哪儿填饱肚子。

“像,很像,特别是这位姑娘,一看就是身手非凡……”

或许是飘然的一袭红衣,在苍凉的背景下,显得非常耀眼。

除了说话的瘦削汉子以外,还有不少等在饭庄门口的食客,转过头来看。

“身手不凡跟医者有什么关系?”

见对方说的煞有介事,飘然忍不住好奇起来。

医者疗伤,救人于生死边缘,多以精湛的疗伤技艺,为患者造福。

若说飘然的一身修为让人艳羡,倒也说得过去,可飘然从未学过医术,怎么就便成‘很像’了。

“姑娘是想考考孔某吗,都说医者跟修为无关,实际上,真正能救命的医者,都有高深的修为。”

自称孔某的瘦削汉子,生怕被旁观者看不起,便不厌其烦的卖弄起来:

“仅有治病疗伤之术,如果遇到垂死的病人需要能量补充,一旦医者的修为实力不够,凭医术也只能让病人苟延残喘,却不能使其痊愈……”

就像逸尘之前在夏离王国王宫偏殿,遇到的穆通牧星二人,对夏侯炎的伤情诊断得很精准,却由于牧星的修为没有达到王者级别,无法释放木之精华,帮助夏侯炎转危为安。

如果既是战王强者又是医者的杏老在场,一切或许就迎刃而解了。

“说得不错,可战王强者未必就是医者呀,更何况,这位姑娘似乎还没到王者的境界……”

青衣老者轻捋长须,站在飘然身前,对姓孔的汉子说道:

“孔大人,老朽虚云虽不是战王强者,却也是一位拥有战帅巅峰级别修为的医者。”

那位孔大人明明是要找医者,虚云也表明了身份,却没有得到人家的重视。

相反,飘然根本就不是医者,偏偏被孔大人看中,还一个劲的夸赞。

这哪里是找什么医者,分明就是看人家姑娘貌美,想套近乎而已嘛。

虚云自认为在医者中,也算是颇有名气,能够屈尊来到玄冰王国,只为一展自己的医者风采。

遭到孔大人忽略,心里难免不满,此刻挺身而出,目的就是提醒孔大人,自己才是真正的医者。

说话的同时,还用不屑的目光,狠狠地瞪了瞪飘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