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虚云出手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虚云刚才还在考虑,事成之后,怎样才能把逸尘甩掉。

逸尘这样一说,正中虚云下怀,当下就乐滋滋的答应了。

“彼此彼此……”逸尘哈哈一笑,揶揄道

名为收徒,实际上虚云想要的是拿到更多的诊金,至于派头一说,也就是顺口胡诌而已。

要是真能治好王子殿下的病,赏赐自然免不了,‘师徒’三人总比光杆司令,所得的奖赏要多吧。

虚云强调诊金,就是要告诉逸尘,弟子只能拿到属于‘诊金’的那部分,赏赐什么的,就不在诊金的范围之内了。

两人各怀心思,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,只有飘然一人,默默地享受着眼前的美食。

接着,又有四位医者模样的人,跟着孔大人的随从上楼。

看了看桌边的三位,并没有说话,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吃饭。

“各位医者,想必大家都知道,孔大人把你们请到这里的目的。”

孔大人身边的两位官兵随从,见二楼七位医者吃完了饭,便告诉了大家此行的安排。

两位官兵随从带路,虚云逸尘等七位医者紧跟其后。

出了饭庄,门口已有两辆马车等候。

逸尘飘然两人,自然跟在‘师傅’身边,和一位官兵随从一起,进入一辆马车。

另外四位医者,则由另一位官兵随从陪同,上了后面的一辆马车。

寒冰城的气温很低,即便坐在由厚实的布帘紧紧包裹的马车中,也感觉到一丝冷意。

车轮在冰面上吱吱嘎嘎的滚动着,车上的官兵随从也不说话,只是倚靠在门口,裹紧了衣服半眯着眼,也不知道在想点什么。

逸尘想找官兵随从说话,却被虚云严厉的目光制止,只好把脸转过去,懒得看虚云的那张臭脸。

飘然倚靠在逸尘的怀里,静静地不发出声响。

尽管没有特别的暗示,但飘然知道,逸尘此举必有原因。

初入玄冰王国,一切都很陌生,通过这种方式,尝试着了解一下情况,也未尝不可。

虚云不准逸尘和官兵随从说话,自己却有一搭没一搭的,找人家聊着。

即使官兵随从爱理不理的态度,让逸尘看了都不爽,可虚云根本不在乎。

“孔大人怎么没来?”

“孔大人是什么官职……”

“这位官爷可曾成家?”

不管这位官兵随从回不回答,虚云都保持着旺盛的精力。

或许是怕被逸尘插上嘴,说出不知轻重的话来,虚云尽可能的不间断自己的说话。

“我只是一名随从而已,哪里知道孔大人的事情。”

被问的不耐烦,官兵随从才懒洋洋的,翻了翻眼睛说道。

“可我问的是,你成家了没有?”

见官兵随从敷衍,虚云有点不高兴,连说话的语气都改变了不少。

前两个问题,确实是打听孔大人的情况,但最后一个,却明显是在问官兵随从。

“没成家,难道你有那么小的女儿?”

官兵随从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,继续眯起眼睛,靠在车门边上。

虽然只是一位小小的随从,但人家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孔大人……的随从。

“官爷说笑了,老朽尚未娶妻,哪里来的女儿。”

被官兵随从拿话一堵,虚云脸上讪讪的。

想从官兵随从嘴里了解到,有关王子殿下伤病的情况,实际是想知道,以前进入王宫的众多医者,究竟去了什么地方。

只可惜,虚云的拍马屁功夫不到家,几句话一说,就把官兵随从给弄烦了。

“没女儿,打听我成家干嘛!”官兵随从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
“我……”无趣至极的虚云,这才勉强闭上了嘴巴。

寒冰城的气候寒冷,但路上却不颠簸,马车走得很稳,就是吱吱嘎嘎的声音有点聒噪。

两个时辰的时间,说慢就慢说快就快,等马车停下的时候,飘然才从逸尘的怀抱中醒来,羞赧的看着逸尘。

“到了。”官兵随从用最简短的话说道:“下车。”

一路上,其他人都坐在马车中,除了手脚有些酸麻以外,也没有什么特别难受。

但官兵随从靠在马车门口,半个身子在外面,接受着凌冽寒风的袭击,两只手几乎冻僵了。

车把式将车挺稳,等大家下车以后,便又坐上去,一个响鞭,直接驾车离去,连半点时间也没留下。

“哇,好漂亮的宫殿。”飘然一抬头,忍不住赞叹起来。

映入大家眼帘的,是一座宏伟的建筑,洁白的外墙如同天空中洗过的白云一般,一尘不染。

大殿门口,一对石雕,龇牙咧嘴甚是威武,却看不出是哪一种猛兽。

两只石雕的中间,是一排整齐的台阶,拱形的门楣,以及半开的大门,巨兽张嘴般的正对着路边,透露出一股威严。

门口两边,各有两名身穿铠甲的侍卫,虎视眈眈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。

“进去!”官兵随从机械的吐出两个字,便催促着大家沿着台阶上行。

“飘然,走。”逸尘伸手抓住飘然递过来的小手,轻轻一握。

“咳,我说徒儿,为师老了,眼睛不好使,这高一脚低一脚的……”

还没走呢,逸尘就听见虚云一脸嫌弃的瞟过来一个眼神,并抱怨的说道。

既然是师徒,逸尘和飘然理应伺候虚云才对。

可这两位,眼里只有彼此,早把‘拜师’这一茬给忘了。

“我来扶着您老……”

逸尘和飘然一左一右,架起虚云的两只胳膊,半搀半扶的伺候着。

既然是演戏,就得像样点,免得被官兵随从看出假来。

逸尘还腾出手来,把虚云怀里的一个药箱,捧到了自己手中。

进得大殿,又弯弯曲曲的绕了一阵子,官兵随从总算在一间半掩着的门前停住。

朝虚云努努嘴,连话也懒得说了。

“医者?”门内一位身材高大,穿着官服的男子,对官兵随从问道。

“虚云医者,和他的两位随行弟子。”

官兵随从面无表情的说着,等逸尘三人进了门,便转身离去。

房间内,有几个用屏风隔开的小间,各有一张床,还有几位发出呻.吟声的伤病者。

和逸尘同一批的另外四位医者,也已经进入房间,正在挨个的为病人查探着。

“虚云医者,就从这个开始吧。”

身穿官服的男子,带着逸尘三人,到了靠房间右侧的一处屏风前。

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那位,对虚云说道。

“这……是王子殿下?”虚云一愣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

身穿官服的男子没有说话,旁边倒窜出一位和官兵随从一样打扮的汉子,压低着声音,恼怒的呵斥道:

“王宫禁地,岂容喧哗,要是医者就好好看病,否则拿去官衙问罪!”

那意思非常明确,这里是玄冰王国的王宫,虚云只管看病便是,其他的就别啰嗦了。

至于是不是王子殿下,虚云不必过问,也不能过问。

“是,这就看病。”

逸尘点点头,又朝虚云递了个眼色。

“噢……”

或许是受人尊敬惯了,虚云一时还没回过神来。

刚想说话,却被逸尘的目光给制止了。

“唉哟……”

躺在床上的病人,又一次发出了痛苦的叫声,虽然压抑着,却依然看得出他正遭受着煎熬。

浑身上下血糊糊的,有的地方已经结痂,一脸的浓黑胡须,被干涸的血迹沾染着。

一条腿蜷曲着,靠膝盖的位置肿起老高,被崩开的裤子有撕扯的痕迹,显然已经有人帮他诊治过了。

“兄弟,忍着点。”

虚云弯下身子,细长干瘦的手指,轻轻的触碰在对方的膝盖上。

尽管受到官兵随从的斥责,心里很不痛快,但身为医者当以救死扶伤为职责。

一看到病人的痛苦表情,虚云就忘记了刚才的不快,立刻投入到医者的本职工作之中。

啪!

一声脆响,从病人的身上发出。

虚云原本轻柔的手指,忽然间变得钢铁般的坚硬。

看似随意的一触,就将病人那条蜷曲着的腿,猛地给捋直了。

“啊……”

病人压抑着的叫声,只发出了一点点,就把嘴张得圆圆的,仿佛忘记了膝盖上的疼痛。

电光火石之间,虚云的手指迅速在病人的膝盖处一揉一点,然后一按。

由于折断而翘叠在一起的腿骨,便在虚云的手指之间,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
除了极为短暂的疼痛以外,病人似乎没有感受到其他的不适。

“小逸,把续骨黑膏敷上!”

虚云头也不回的吩咐逸尘,继而对病人说道:“卧床三日,即可下地走路。”

缓缓收回手,依然干枯细瘦,骨节有点发白,居然没有沾上半点血迹。

“多谢,多谢!”病人满脸欣喜,忙不迭的道谢。

一动不动的躺着,接受着逸尘为他上药,眼里露出一丝莫名其妙的悲哀。

逸尘尽自己的最大力量,小心翼翼的,绝不会让对方感受到一丁点的难受。

尽管以虚云弟子的身份出现,但逸尘救死扶伤的意念不会改变。

“官爷,虚云这样做,还算过得去么?”

虚云没有搭理病人,而是把目光投向那位身穿官服的男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