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人为折骨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用想都知道,躺在床上的那位,不过是被人折断了腿骨,在虚云这样的医者眼里,根本算不上什么大问题。

只需施展徒手接骨之法,辅以续骨黑膏,两三天的工夫就能痊愈。

让虚云心惊的是,这位病人的伤腿,并不是第一次受伤,即便是折断的腿骨,也同样不是第一次折断。

虚云明白,这人只是用来查验医者实力的,不可能是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。

“虚云医者果然医术高超,这边请——”

身穿官服的男子,微笑着点点头,将虚云带到隔壁的屏风旁边:

“这位是玄冰王国的王爷,一定要手到病除。”

“是。”

虚云应了一声,就开始看病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床上躺着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,形同枯槁颧骨高耸,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。

虚云还没有靠近,对方就连咳好几声,歪着头,吐到盆里的竟然是一口鲜血。

“王爷,得罪了!”

虚云眉头一皱,双手同时伸出,一掌按在老者的前胸,一掌抵在对方的后心。

嗡~~

一股战帅巅峰强者释放出的能量涟漪,瞬间渗透到老者的体内。

老者的身体冷不丁弹起,在虚云的双掌的夹击下,慢慢上升。

虚云的双掌上下相对,不断地催动着能量涟漪,在老者的胸口和后心强行侵入。

嘭——

忽然,虚云右掌在老者的后心,使劲一拍,将老者的身体击飞到空中。

不等落下,虚云又以左掌,在对方的身上猛击两掌,力道非常大。

紧接着,虚云身体后退,任由老者的身躯自行落下,重重的摔到床上。

噗……

原本就风烛残年,又是重病缠身,老者羸弱的身躯,经过虚云这般折腾,几乎就要散架了。

佝偻着身体,还没有缓过神来,就大口大口的狂吐起来。

一口口散发着浓郁腥臭的黑血,从老者嘴里喷洒而出。

饶是虚云已经退后,却依然被喷了一头一脸,还好逸尘和飘然躲在屏风的外面,总算避开了老者的‘攻击’。

“官爷,接下来……”

虚云忍着呕吐的冲动,回过身来,向官服男子询问。

“这个,不用药吗?”

官服男子似乎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撼了,呆呆的有点愣神。

“不用,老朽这点把握还是有的。”

虚云挺了挺胸,傲然说道。

“要不,虚云医者休息一会儿?”

官服男子露出欣喜的神色,提议道。

虽是医者,但虚云同样施展了高深的修为,连续诊治两位病人,劳累是不可避免的。

“也好。”虚云很愉快的接受提议,和逸尘飘然一起,跟着官服男子来到房间角落的椅子上坐下。

“虚云医者三招两式,就能治好两例顽症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。”

官服男子对着虚云拱拱手,表现出一副尊敬的样子。

“抬举了,请问官爷如何称呼?”虚云客气着,主动向对方打听起来。

之前官兵随从特别交代过,在王宫内不允许随意打听,和治病无关的问题。

但虚云觉得,眼前的这位官服男子,不像一般的官员那样颐指气使,而是礼貌有加。

虚云想从他的嘴里了解一些有关王子殿下病症的事情,毕竟,像这样无休止的试探下去,谁知道何时才能见到王子殿下。

万里迢迢来到玄冰王国,虚云就是想通过治好王子殿下的病,来证明自己在医者中的崇高地位。

“在下皮三,也见过不少医者,却没有你那般干净利索。”

自称皮三的男子,很诚恳的说道。

“这两位应该是用来检验医者的,只可惜那位折骨的兄弟,一条腿差不多要废了。”

虚云在接骨完毕的时候,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复杂表情。

有欣喜,也有失落,甚至还流露出一丝绝望。

“他的腿不是被你治好了吗,怎么会……”

皮三似有不明,顺口问道。

“人为的折断腿骨,原本就是极为残忍的事情,而三番五次的折断,就有点伤天害理了。”

虚云的声音变得愤慨起来:

“或许他会得到丰厚的酬金,要么就是等待处决的死囚,但不管怎样,我希望这是他最后一次受罪。

皮大人,老朽有一个请求,等我能治好王子殿下的病,宁愿少拿两成的酬金,换取那位兄弟的自由。

不知道皮大人能不能帮我和上头说说?”

虽然第二位病重的老者是假王爷,但人家确实是肺部阻塞,外加郁结阻滞,并没有认为伤害的痕迹。

只要调养一段时间,老者就能痊愈,不再受到病痛的折磨。

然而,那位骨折的伤者,一根腿骨至少被这段过四五次,而且都被修复。

折断,修复,再折断,再修复……

如此三番五次循环往复,而且几乎不会有药物缓解断骨的疼痛,就算是铁打的汉子,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。

在虚云看来,此人如果不是死囚犯,被免了死罪,却又以活罪代替,就一定是遇到了巨大的困境,必须要靠这样的报酬解决。

否则,一个正常人是无法承受,如此生不如死的痛苦。

“呃……虽然我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但只要虚云医者能妙手回春,我一定设法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皮三也感觉到意外,脸上掠过一丝疑惑,却很快被掩饰过去:

“不过,你说的为王子殿下治病,我不太清楚。”

皮三告诉虚云,之前的两位病患,确实是用来检验医者的医术,并不是每一位自称医者的人,都能够进入到王宫之内。

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所谓医者,都在考验中遭到淘汰,被驱除出玄冰王国。

只有经过考验合格的医者,才有资格前往王宫,具体是为谁治病,皮三没有明说。

“皮大人,这样的考核一共有几轮,老朽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无聊的试探之中。”

听皮三的口气,似乎对王子殿下的病情讳莫如深,虚云暗自揣测,皮三或许是官职较低,不知道或者不敢说王宫之事。

既然这样,虚云就可以态度稍微强硬一点,免得耽误了时机,被其他医者抢了先,自己失去了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。

“本来有无论,但虚云医者前两轮表现得非常完美,只需最后一轮测试,若是顺利过关,就算是取得了进入王宫的资格。”

皮三并没有介意虚云的态度,而是按照正常的程序,告知虚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。

“小逸,把药箱里的东西,仔细检查一遍,待会儿可能用得上。”

见逸尘和飘然无所事事的大眼瞪小眼,虚云干咳一声,吩咐道。

说是临时师徒,可虚云根本就没有和逸尘飘然讲过半句,与医者有关的事情。

就连虚云怀中的药箱,里面盛放了哪些物件,逸尘都没有提前看过。

从大门外的台阶上,逸尘拿过药箱之后,一直捧在手里,压根就不曾打开。

让虚云有些意外的是,自己随口说了一句续骨黑膏,逸尘居然从堆满了瓶瓶罐罐的药箱中,分毫不差的找出续骨黑膏。

甚至没有向虚云询问,逸尘就很熟练的,为那位病患敷药。

一切都是那么驾轻就熟,不要说一旁的皮三看不出破绽,就是虚云本人,也有过一瞬间的幻觉,好像逸尘生来就是一位医者。

“是,我这就检查。”逸尘很恭敬的回答。

很明显,虚云是希望逸尘,趁着现在有空,先熟悉一下药箱内的药物,防止到需要的时候,会弄错药物,造成恶劣的后果。

不过,虚云也算老奸巨猾,药箱内的所有药物,分别放置在不同的地方,由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药瓶盛放,却没有任何一味药,被贴上了标签。

对于医术高超的医者来说,这样做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。

就是预防药箱落入别人手中,从而暴露了自己的技术秘密。

但是,虚云明知道逸尘和飘然不是医者,却假装很随意的吩咐逸尘,简直就是给逸尘出了一道难题。

有皮三在场,逸尘不便询问,只是偷偷的用眼睛,狠狠地瞪了瞪虚云。

好在有金甲送给的那本小册子,这几年下来,逸尘基本上把所有的药物,了解了七七八八。

对于一般的常用药膏之类,也大致有些判断,即使是虚云自己配制的药物,只要经过逸尘的一闻一看,基本也就有数了。

“唉……”

“师兄莫要丧气,不就是淘汰吗,那不是我们的损失。”

“对啊,凭我们师兄弟的医术,到哪儿都能受人尊重,何必非得去玄冰王国的王宫呢?”

“也罢,咱们走吧。”

就在逸尘装模作样查探药箱的时候,一阵嘈杂声传来。

与逸尘三人同一批来到大殿的四位医者,垂头丧气的从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走出来。

看来,他们没有通过考核,被残酷的淘汰了。

“嘘……小声点,没有真材实料,也想蒙混过关,哼!”

有官员上前,警告那四位医者,不许在这里喧哗,并催促着他们尽快离去。

“虚云医者,走吧,最后一轮测试了。”

皮三起身,带着虚云,逸尘和飘然三人,穿过数间由屏风隔出的小间,径直走到房间最里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