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并无良方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道暗门,在皮三在墙壁上触碰以后自动打开,里面有一条通道。

“喏,到了。”

拐了几道弯,在一间看似极为雅致的房间前,皮三把逸尘等三人引入屋内。

“来了?”一道门帘被掀开,一位官员模样的人,对皮三轻声说道:

“黎大人刚刚醒来,正等着呢。”

“皮三见过黎大人,这是虚云医者和他的两位高徒。”

皮三上前一步,对着一位斜靠在床上的中年男子打了个招呼。

“嗯,皮大人辛苦了。”

被皮三称呼为黎大人的男子,转过脸来,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,便把目光投向虚云。

在皮三的示意下,逸尘和飘然垂首立于床边,而虚云则坐到床边的椅子上。

伸手抓住黎大人手腕的同时,虚云仔细的打量着靠在床上的黎大人。

“请问黎大人,哪儿不舒服?”

虚云一边按着对方的腕脉,一边随意的问道。

初看黎大人面色,苍白中隐约露出灰黄,微胖的身躯绵软无力。

为了进一步诊断病情,虚云希望从黎大人的回答中,得到更为确切的消息。

“哪儿都不舒服!有本事就用出来,没本事赶紧滚蛋,有什么好问的?”

出乎意料的是,黎大人不仅不配合说出自己的病状,反而很不耐烦的呵斥道。

“虚云医者,黎大人脾气不好,你老别介意。”

皮三见虚云一脸尴尬,连忙出言安慰。

“理解,理解……”虚云讪讪的说道。

却在暗自腹诽,医者治病虽有各种手段,但最好能够了解病人发病时的症状。

有些病只有在爆发的时候,才会出现身体上的变化,平时往往和正常人一样。

不过,既然黎大人不肯配合,虚云只好闭上眼睛,通过对脉象的把握,来确诊对方的病情。

“哼!”黎大人翻了翻眼睛,冷哼一声,继而看向逸尘和飘然。

除了把手腕交给虚云之外,黎大人不再有半点和虚云接触的地方。

好像自己不是病患,却似一旁的看客,等着看虚云的笑话。

“虚云医者,你……要不要歇一会儿?”

坐在床边的皮三,见虚云额头上冒出细汗,关切的问道。

已经过了一盏茶时间,虚云的手还没有离开黎大人的手腕,也没有开口说几句话。

显然,虚云正在沉思,并根据所掌握的微弱信息,给黎大人一个明确的诊断。

“不用,谢谢皮大人。”

虚云微微睁开眼睛,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黎大人。

稍有犹豫,虚云缓缓说道:“脉象细涩,缓慢,偶尔有些呆滞……

恕我冒昧,黎大人乃阳刚不举,难以人道,却偏偏喜好渔色,久而久之,变成了如今这样。

若是长此以往,恐怕黎大人将永无康复之日。”

尽管得不到对方的配合,可虚云通过自己的仔细查探,获得了诸多信息。

简单说来,就是黎大人纵欲过度,导致身体空虚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空虚。

即便是虚云这样医术高超的医者,也不敢有足够的把握,在短时间内让黎大人重振阳刚。

“是吗?可我一年没近女色,何来的长此以往?”

黎大人对虚云的诊断不以为然,鹰隼般的目光刺在脸上,使得虚云浑身发凉。

虚云说黎大人喜好渔色,对方并不承认,反而是咄咄逼人,将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。

先不说如何治疗,仅仅是诊断就被对方嗤之以鼻,认为虚云是在胡扯。

一旦黎大人说的属实,皮三极有可能将虚云淘汰出局,虚云的名声将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
对于虚云这样自负的医者来说,诊断错误是不可原谅的。

百人百病,世间存在无数难以治愈的病症,但作为一名医术精湛的医者,虚云对于病患的诊断,向来不曾出过差错。

“黎大人,老朽没有证据反驳,可我敢肯定,你在半年内,一定有过鱼水之欢,只不过未能尽兴而已!”

明知对方是玄冰王国的官员,而且级别一定不小,但虚云对于医术的执着,不允许他违心的附和黎大人。

哪怕是被认定诊断错误,甚至面临淘汰的命运,虚云也要把自己对于病症的判断,如实说出来。

否则,就是对医者以及医术的最大亵渎!

“你确定?”被虚云的强硬态度吓了一跳,黎大人从床上支起身体,一脸愤怒的说道:

“我自己干的事情,我比谁都明白,难道还要你说了算?”

一个男人可以接受病痛,甚至是绝症的折磨,但是,决不能忍受阳刚不举。

黎大人涨红着脸,恨不得把虚云一口吞下去。

“不错,黎大人,你究竟做了什么,你自己最清楚,承认不承认并不重要。”

虚云‘蹭’的一声站起来,倔强的说道:“我可以被淘汰,只是黎大人自欺欺人,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啊。”

纠结于一件无法证明的事情,对虚云毫无意义,他在意的是,还有没有办法恢复黎大人的健康。

本来还想通过这一轮的测试,进入玄冰王国的王宫,亲手为王子殿下治病。

可被黎大人一口咬定诊断错误,虚云怒气大炽,若不是对方乃朝廷官员,他真想一掌劈下去,让黎大人好好冷静一番。

“虚云医者息怒,黎大人的病可有良方?”

虚云和黎大人都是情绪激动,让一旁的皮三很是为难。

为了息事宁人,皮三赶紧转移话题,和虚云谈及治疗方面的问题。

别管黎大人的私生活是否检点,只要能出手医治,并妙手回春,虚云就是一位好医者。

“良方是建立在准确诊断的基础上,如果黎大人一意孤行,怀疑老朽的诊断,这个病就没法医治了。”

尽管明白皮三的好意,但虚云并没有完全冷静下来,兀自强调诊断的重要性。

“好吧,虚云医者,或许你诊断没错,那么……如何医治?”

虚云的执着,迫使黎大人转变态度。

黎大人看了皮三一眼,见到后者略有责怪的眼神,便含糊其辞的问道。

“不是或许,我的诊断绝不会错,可惜,我并无良方。”

虚云一边坚持自己的诊断,一边坦然面对对方的询问。

只有诊断准确,才能找到治病的良方。

但是,以虚云的手段,只能帮助黎大人缓解病情,却不能让他痊愈。

“啊……”皮三和黎大人同时发出叹息声。

争了半天,都纠结在诊断对错上,偏偏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事实。

“治不好,你还瞎叫唤什么?”

放低身段,黎大人以为虚云能帮自己解决问题,却不料,虚云两手一摊,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
感觉受到了愚弄,黎大人猛地大吼一声,若不是体力不支,恐怕直接就一掌劈了过来。

“虚云医者,你好好想想,看看能不能找到对症良药,也好治病救人啊。”

皮三也是一脸惋惜,就像是自己得了病一样。

黎大人近期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,作为朋友,皮三看在眼里急在心头。

虽然这只是对医者的一项测试,但皮三知道,虚云的医术称得上精湛,如果能将黎大人的病治好,酬金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。

“这不是酬金多少的事情,身为医者,不能昧着良心赚钱,黎大人的病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治愈的……”

虚云的脸上,浮现出遗憾的神情。

不仅是为了失去进入王宫的机会,更重要的是,眼见着黎大人病入膏肓,自己却无能为力,这让虚云深感愧疚。

一直以来,虚云自以为医术精湛,甚至对花木济世堂的杏老,都不放在眼里,总感觉自己才是天罗大陆最有水平的医者。

面对皮三和黎大人急切的目光,虚云这才感觉到,自己对于医术的研究,还是过于肤浅,距离精湛二字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“即然这样,你还待在这里干嘛?”

看到希望变成了失望,脾气暴躁的黎大人再也忍不住了:

“废物,都是废物,没有一个有用的!”

一声怒吼,震得门帘震颤不已,黎大人的身躯重重的摔回到床上,颓然的神情跃然脸上。

估计黎大人经历了不少医者,每一次都抱着极大的信心,却又以失败而告终。

“虚云医者,我很遗憾的告诉你,鉴于你没有拿出治疗黎大人的方案,测试就此终止,你被……”

皮三一脸沮丧,神情黯然的宣布虚云的测试成绩。

不用想都知道,连黎大人的病都治不好,怎么可能通过测试呢。

“皮大人,老朽学艺不精,无法立即解除黎大人的痛苦,所以……”

惭愧之余,虚云放弃了高傲,神情寂寥的说道。

“如此,对不住了,虚云医者请——”

皮三似乎比虚云和黎大人更为不甘,坐在床上连欠身都感觉到吃力,原以为虚云能治好黎大人的病,可实际上……

“皮大人,你误会了我……师傅他老人家的意思。”

就在大家心情消沉的时候,一旁垂手而立的逸尘,忽然开口说道。

“哦……怎么说?”

皮三缓缓抬头,看到逸尘神色淡然,不由得心里一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