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医者仁心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根据逸尘的说法,两天后的黎大人,才算真正的痊愈,不再承受病痛的折磨,生命也得以延续。

这两天,逸尘和飘然,以及虚云三人,被皮三安排在寒冰城最好的驿馆中歇息。

驿馆的周围,时常见到三三两两的官兵经过,就连驿馆的门口,也有守卫值守。

“小逸,这次多亏了你。”

虚云表情复杂的看着逸尘,由衷的说道。

在其他人看来,虚云是玄冰王国官方所见到的医者中,医术最高的。

可实际上,虚云自己心里清楚,这一切都是逸尘的功劳。

虽然没有亲眼见到逸尘施展疗伤圣手,但虚云敢肯定,逸尘在医术上的造诣远在自己之上。

从虚云的束手无策,到逸尘的妙手回春,仅仅是两三个时辰的时间。

如果逸尘没有绝对的把握,绝不敢夸下海口,还把黎大人痛骂一顿。

让虚云惶恐的是,逸尘竟然没有居功自傲,反而将所有的功劳,都奉送给了自己。

尽管逸尘没有交出皮三送给的储物戒指,使得虚云略有遗憾。

不过,虚云并没有半点责怪逸尘的意思,谢礼原本就应该归逸尘所有。

黎大人和皮三都是玄冰王国的官员,而且官职不低,从他们手里拿出来的东西,一定不会是寻常俗物。

虚云遗憾的,只是没有看到储物戒指内的宝贝而已。

“前辈言重了。”

逸尘笑了笑,正色道:“跟前辈的医者仁心相比,我只是举手之劳。”

出手救治黎大人,不完全是为了逸尘自己,更多的是看到虚云对那位折断腿骨的汉子,动了恻隐之心。

几乎把贪财写在脸上的虚云,愿意降低自己的诊金,以换得汉子的自由。

仅凭这一点,逸尘就对虚云肃然起敬。

正因为如此,在虚云遭遇尴尬的时候,逸尘毫不犹豫的出手,为他解除危机,并坚称自己是虚云的弟子。

逸尘对虚名不太在意,有没有也就那回事,但虚云不一样。

身为医者,虚云的医术算得上高深了,如果能为他扬名,就能让更多的患者,可以得到虚云的救治。

“可我根本就不会诊治黎大人……”

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虚云坦然面对自己的不足。

“黎大人的病不难治,关键是几样能量混杂在一起,加上他本人对身体的摧残,导致了普通药物无效。”

逸尘大致的剖析了黎大人的病因,以便给虚云一个直观的印象:

“我能侥幸成功,是因为我曾经得到过高人赠送的特效药物……”

即使将日月空间以及所蕴含的各种资源,全部说出来,虚云也未必明白,说不定还打击他的信心。

有时候善意的谎言很有必要,就像现在这样,逸尘把功劳推到‘特效药物’上。

既不会给虚云带来压力,也让逸尘省去了许多解释。

“原来如此,难怪我看不出来了。”

虚云松了一口气,一直就没有查探到逸尘的气息,更不曾发现,逸尘有精湛的医术。

如果真的是特效药物的缘故,虚云倒是完全可以接受。

只不过,虚云还有一个疑惑:“我总感觉你们俩的修为不一般,而且似乎刻意隐藏了。”

战王以下级别的强者,即便隐藏了部分修为,也难逃虚云的感知。

但无论是逸尘,还是飘然,在虚云面前简直就是一个谜。

深藏不露!虚云只能以此来衡量逸尘和飘然。

“初次进入玄冰王国,适当地隐藏修为气息,可能会免去一些危机,我们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。

既然前辈问起,我也就实话实说,我们俩都是初阶战王级别的修为,还希望……”

萍水相逢也是缘,更何况虚云的医者仁心,极大地震撼了逸尘。

面对这样的老者,逸尘实在不好意思过多的隐瞒。

“初阶战王?”虚云脑子里嗡的一声,要不是坐在宽大舒畅的椅子里,恐怕就直接趴在地上了。

这几天来,虚云不止一次的猜测,逸尘和飘然的修为实力,每当想到战王强者这个级别,他就强迫自己不要乱想。

不管从哪个方面看,逸尘和飘然都在二十岁上下,就算是近些年天罗大陆的修炼资源数量有所增加,冲王成功的修武者逐渐增多,以逸尘和飘然的年龄,也断然不会成为战王强者。

就拿虚云自己来说,修为停留在战帅巅峰级别,已有数十年,却至今没有机会冲王。

一下子冒出两位如此年轻的战王强者,而且就坐在自己的面前,曾经还师傅长师傅短的叫着自己。

这样的场景,虚云从来没有想到过,也不敢去想。

两位战王强者,随便是谁只要轻轻动根手指头,就能将自己置于死地,偏偏自己还大言不惭的,以师傅自居,想起来就心有余悸。

“前辈,你怎么了?”虚云脸色不断的变化,把逸尘吓了一跳。

“折煞老朽了。”虚云涨红着脸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“我有一事不明,想请教前辈。”

为了尽快改变尴尬的局面,逸尘只能转移话题:

“以前辈的医术,似乎不需要刻意冒险进入王宫,为王子殿下治病,更何况,到目前为止,谁都不清楚,王子殿下的具体病情。”

虽然虚云说过,治好王子殿下的病,能得到大笔的奖赏。

但是,在逸尘看来,虚云并不像是一位要钱不要命的人。

“唉,一言难尽啊。”

听到逸尘这样说,虚云的神色变得黯然起来。

一年前,江湖传言,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得了一种怪病,无人能治。

刚听到的时候,虚云曾经不屑一顾,认为传言只是以讹传讹,并非事实。

然而,过了一段时间,虚云认识的医者,一个个莫名其妙的失踪了,而关于王子殿下怪病的传言并未终止,反而是甚嚣尘上。

有人说,那些失踪的医者,是被请到了玄冰王国的王宫,却没有人将王子殿下治愈。

导致王子殿下一怒之下,斩杀了多名医者,并尽可能的封锁消息。

对外,依然有一些官员,四处寻找具有一定名气的医者,继续带往王宫,然后又是莫名失踪。

虚云此次踏入玄冰王国,除了希望通过救治王子殿下而名扬天下外,还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不再出现医者失踪的事情。

在虚云看来,只要王子殿下痊愈,就不会迁怒于无辜的医者。

而虚云本人,则有非常大的信心,能解除王子殿下的病痛,也为天罗大陆的医者,消除了潜在的隐患。

“只可惜,老朽学艺不精,根本没有办法治愈王子殿下的病。”

想到这里,虚云垂下脑袋,自责的感叹道。

“前辈知道王子殿下的病情?”逸尘心里一动,连忙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可不能瞎说,我猜测王子殿下的病,和黎大人的差不多。”

虚云先是查探了一下,感觉周围没有其他人,这才低声告诉逸尘。

在逸尘关起门来,帮助黎大人治疗的时候,虚云和皮三一直等在外面。

根据虚云的观察,皮三的官职应该高于黎大人,而那位伺候黎大人的官员,级别也不会太低。

也就是说,这几位官员,都是玄冰王国的高官,让虚云经历这样的测试,必然另有深意。

按理说,当时最紧张的是虚云才对,毕竟逸尘的成败,关系到自己的名声,甚至于生死。

但实际上,皮三和另一位官员,反而表现出更加关注。

特别是皮三,一改之前的沉稳,变得心浮气躁。

同僚之间,或许还是自己的下属,皮三就算和黎大人交情不错,也不致于如此失态。

等到逸尘治疗完毕后,皮三明显更加高兴,而黎大人似乎只是松了一口气,甚至还有心情向皮三索要‘谢礼’,用来献给逸尘。

这一连串的反常,让虚云觉得,黎大人的‘病’是在替别人生的。

联系到逸尘曾经的判断,虚云怀疑,真正得病的人是王子殿下,黎大人只不过是一位探路者而已。

“更关键的是,黎大人的病是人为造成,能够让一位大臣甘冒生命危险,把自己弄成病人的,一定是玄冰王国的重要人物……”

逸尘的推测,得到了虚云的印证,尽管还不能完全肯定,这个重要人物就是王子殿下,但至少能确定,黎大人和皮三都在执行任务。

“如果真是这样,只怕王子殿下的病,比黎大人的更加严重,不知道你能不能……”

虽然逸尘之前干得不错,但虚云担心,万一王子殿下的病无法医治,逸尘的安全就会存在问题:

“这样,你把大概的治疗手段教给我,让我一个人去王宫就可以了。”

不是官员,却被安排住在驿馆中,门口还有众多守卫轮流值守,说的好听点,是皮三和黎大人要保护虚云和逸尘。

可事实上,虚云认为这是软禁,在黎大人没有完全康复之前,就算自己三人想走,恐怕也走不出驿馆。

逸尘有治好黎大人的手段,却未必能让王子殿下摆脱病症的困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