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要走都走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件事情原本就跟逸尘和飘然无关,是虚云主动要求二人,做自己的‘随行弟子’。

如果因此害了逸尘和飘然二人,虚云将会受到良心的谴责,永远不会原谅自己。

“不对啊,你是师傅,我和小然才是弟子呢。”

逸尘眨了眨眼睛,促狭的说道:“我怎么有资格,教师傅医术呢?”

对于虚云的心思,逸尘早就看出来了。

即使现在就把疗伤圣手传授给虚云,他也不可能立马就能掌握运用。

更何况,以虚云目前的修为实力,根本凝聚不出多重能量资源。

让虚云一个人去给王子殿下的病,无异于寿星爷吊颈——找死!

“咳咳,那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。”

虚云老脸一红,讪讪的说道:“后生可畏,我真的老咯。”

看不出逸尘和飘然的修为实力,也就算了,连逸尘的疗伤手段都没见到,虚云实在是遗憾至极。

本想着,从逸尘那儿学个一招半式,能不能派上用场先不管,至少可以将逸尘和飘然轰出去。

要是传言属实,只有在进入王宫之前,请求皮三或者黎大人,放过逸尘和飘然,虚云的心里才能踏实。

“前辈放心,如果我的感觉不出现问题,王子殿下的病并不比黎大人更加严重。”

逸尘收起玩笑神情,一本正经的说道:

“到时候,诊金归你,但黎大人的谢礼归我。怎么样?”

逸尘并没有打开从皮三身上拿出来的储物戒指,不过,通过精神力查探,基本知道了储物戒指里面的宝贝情况。

一些看似不错的修炼资源,却是以水属性为主,还有一小堆像是深海珍珠的圆形物事。

凭感觉,这些东西除了拍卖以外,对虚云几乎没用,这也是逸尘没有交给虚云的原因。

“跟命比起来,再好的宝贝都是身外之物,只要你们俩没事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。”

虚云贪财但讲理,那个储物戒指本来就属于逸尘,自己也没有起过贪念。

目前最纠结的,是如何让逸尘和飘然离开。

至于逸尘说的病情,虚云并不会放在心上,他认为那是逸尘在故作轻松。

“前辈,你不用担心,我和小逸不会有事,你也不会有事。”

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飘然不在排斥虚云,反而对他极为尊重。

看着虚云一脸紧张,飘然忍不住出言宽慰。

以飘然和逸尘的修为实力,即便对阵一位中阶战王,两人联手也有一战之力。

加上隐藏了修为层次,一般人难以捉摸,就算皮三和黎大人对己方不利,也不会想到,逸尘和飘然都是战王强者,而且还不是刚刚冲王成功的菜鸟。

“对啊,等明天皮大人过来,我就明确告诉他,能够给王子殿下治病的,是我而不是你,然后……你就自由了。”

逸尘这样说不是狂妄,而是实事求是。

去玄冰王国王宫,逸尘并不是专程给王子殿下治病,而是想通过进入王宫,查找到联系上帅又奇的办法。

金大圣神魂虚弱,要尽快和帅又奇二魂合一,以免夜长梦多,让金大圣的神魂之力消耗更多。

但是,逸尘尝试过查探帅又奇的行踪,却遭到了对方的严厉打击。

当初在辛戈沙漠和帅又奇分别,曾经有过感应的联系,尽管很微弱,可逸尘偶尔也能大致判断帅又奇的活动方向。

然而,帅又奇仅仅是金睛兽的命魂,逃命技术一流,灵智方面却有待开发。

几年不见,帅又奇又心心念念的帮助逸尘,去冥河寻找息壤的下落,自然不会想到,逸尘这个时候跑到玄冰王国来。

逸尘想用幻影镜联系,却根本没有发现帅又奇的半点气息。

冥河,只是一个空泛的概念,说大能大过玄冰王国,即使整个北方,也可以包含在冥河的范围之内。

不过,真正的冥河中心在哪儿,几乎无人得知。

即便是金大圣,也只能从感应中探知,玄冰王国的王宫附近,有通往冥河的路径,具体位置和朝向,都没有确切的定位。

只有踏入玄冰王国,甚至是王宫之内,逸尘才有机会查找通往冥河的路径。

当然,想去王宫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杏老失去联系,逸尘希望能弄清楚杏老的行踪。

所以,无论虚云去不去王宫,逸尘和飘然都会设法进入。

“既然如此,咱们谁也别客气,一起去吧。”

虚云忽然感觉,自己已经不像开始那样,十分渴望着有一个机会,能证明自己对医术的精通了。

如果此刻让他和逸尘飘然三人离开驿馆,虚云绝对第一个乐意。

尽管没有特别的理由,但虚云油然而生的危机感,使得他对进入王宫的想法,变得有些恐惧。

或许是怕逸尘飘然二人,由于受到自己的蛊惑,才一时兴起参与进来,从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逸尘的坚持,打消了虚云退缩的念头,事情因自己而起,虚云没有理由丢下逸尘和飘然,而自行离开,何况以目前的情势,似乎也走不出驿馆。

和虚云的焦虑不同,逸尘则该吃吃该喝喝,显示出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。

前路也许铺满荆棘,会有无数危险等待着,但决心已定,逸尘就绝不会走回头路。

只有飘然,好像根本就不管明天后天的事儿,只要逸尘高兴,她就安心。

长这么大,飘然还没有真正的历练过,虽然曾经和玄天宗的百帅千将,参与到落英王国和贾本国的战争中,也经历了惨烈的战斗。

但是,那只是随着众人,按照玄道的安排,所进行的‘历练’而已,算不上飘然个人意义上的历练。

在极阳之地火祖宫,飘然就渴望着和逸尘携手闯荡,却一直被火祖宗毕方留住,甚至还夸大肉翅的危害,希望拆散飘然和逸尘。

如今,终于能和逸尘单独行走江湖,飘然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和期待。

三个人,三种不同的心思,在驿馆里一呆就是五天。

期间,黎大人和皮三都没有出现过,只有驿馆内的低级官员们,有事没事的在门前晃悠。

头两天,大家过的还算安稳,从第三天开始,虚云的情绪就变得糟糕起来。

根据逸尘当时的说法,黎大人只需要两天时间即可恢复,如果顺利的话,应该有人过来宣布结果了。

可实际上,无论虚云有多着急,驿馆有人一片平静,没有任何人提到有关黎大人的恢复情况。

“小逸,小然,我出去把守卫引开,你们趁机逃出去吧。”

度日如年的虚云,终于按耐不住性子,毅然决然的说道。

被软禁在驿馆中,尽管有好吃好喝的伺候着,但外界的情况一点都不知道,这种日子太难捱了。

万一黎大人的恢复不够理想,等人家追责问罪起来,夸下海口的逸尘,恐怕第一个受到诘难。

与其等死,还不如放手一搏,说不定还能逃出去一个两个的。

虚云想过,如果自己被抓,只要逸尘和飘然顺利逃脱,就会把玄冰王国对医者的残害告知世人。

这样一来,他们反而不能对虚云施以杀手,甚至很有可能将其释放,岂不是一举两得。

“前辈难道没有发现,整个驿馆都被一道结界阵法给笼罩住了吗?”

逸尘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示意虚云朝外看去。

“什么也没有啊……”

除了一些花草树木以外,就看见偶尔出现的守卫晃头晃脑,虚云瞪大眼睛,也没看到所谓的结界阵法。

“你尝试着释放少许战气,就能感觉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虚云将信将疑,将自身战气凝聚在掌心,缓缓朝外推出。

嗡~~

空气一阵氤氲,虚云的战气堪堪从窗户中扩散出去,就遭到了一股能量威压的强行吞噬。

“啊……”

虚云已经听从了逸尘的建议,真的就释放了少量的战气,免得闹出太大的动静。

即便如此,虚云还能感觉到一阵胸闷,差点就喷出一口老血。

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,释放出的战气,哪怕是数量不大,也能形成巨大威力。

但是,窗外的那股能量,似乎都没有什么运行,就完全吞噬了虚云的战气,可见其力量之强。

以虚云的修为实力,根本没有破解外面结界阵法的可能,引开守卫一说,只能是停留在口头上,没有一点可行性。

“前辈要是愿意离开,我倒可以尝试一下……”

逸尘感念虚云的一番热忱,轻声问道。

尽管这个结界阵法,是由战王强者布置,能够困住一般的初阶战王。

但逸尘体内所拥有的能量,一旦释放出来,冲破窗外的结界阵法,并非难事。

一旦实施,必然会引起驿馆混乱,有逸尘和飘然两位战王强者坐镇,不敢说稳操胜券,设法让虚云离开应该问题不大。

“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!就算是龙潭虎穴,我也要陪你们闯一闯!”

好不容易按下了喷血的冲动,虚云感觉到逸尘有点看不起自己,不由得脖子一拧,沉着脸,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