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凝水之术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嗡~~

危急时刻,飘然身边闪过一道身影,逸尘风一般的立于飘然与即将近身的溪水中间。

空气一阵氤氲,隐约有一股暗黄色的雾气弥漫,在雪猿和飘然之间,悄然形成一堵雾墙,阻隔了双方的身影。

“逸尘……”飘然欣喜的叫道,眼角闪过一丝光芒。

仓促间出手,造成局势被动,飘然的初衷是为了减轻逸尘的负担。

却不料,结果反而把自己推入险境之中,差点遭到雪猿的重创。

幸得逸尘早有计较,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化解了飘然的危机。

倏倏~~

暗黄色的雾气,在空中逐渐凝聚成团,又迅速落到地面。

虚幻的雾墙,则演变成实质性的泥土,在滚滚而来的波涛面前,堆起一道堤坝,挡住了溪水的前进路线。

土之灵气——

五行中对付水属性元素的最佳方案,就是‘水来土掩’,以土堵水使其失去前行的动力,从而消耗其大部分能量。

逸尘知道,无论是自己还是飘然,若是单打独斗,要击败雪猿不太现实,只有联起手来才有转机。

不过,逸尘并没有阻止飘然主动出战,主要是因为飘然的火之烈焰。

虽然很清楚五行相克的道理,也明白飘然不会取胜,但逸尘必须给飘然实战的机会,让她对自己的实力有一个清醒的认识。

水能克火,却不致于在短时间内,对飘然构成重大危机,逸尘‘袖手旁观’的同时,也能稍稍调整一下自己的心绪。

被雪猿的战气能量压制,逸尘胸口的郁闷需要化解,利用飘然和雪猿对阵的机会,平复之余还可以酝酿对付溪水的办法。

正是由于这样的心态,逸尘才会任由飘然出击,哪怕是处于劣势状态,也没有急于出手相助。

土之灵气乃五行之气中最为基础的元素,也是逸尘修炼《大五行诀》的入门必修。

得益于地心玄土修炼台的滋养,逸尘对土之灵气的吸收炼化,做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。

体内释放出的土之灵气,很快便发挥出其特长,通过地心玄土修炼台的能量支持,将逸尘身体周围的土属性元素利用起来。

冰层中的零散泥土,也被逸尘搜罗,积少成多,方才凝聚成防水堤坝,并在逸尘的能量鼓动下迅速成型。

啪啪……

波涛撞击在看似不坚固的堤坝之上,发出清脆的拍击声,听起来很有节奏感。

堤坝慢慢升高,逸尘的身形也在堤坝的支撑下,达到了与雪猿‘平起平坐’的高度。

周遭的旷野地面,本就由砂石泥土,以及冰雪组成,冰层以及被溪水‘收编’,砂石泥土却归于逸尘‘建造’的堤坝。

水与土的分离,导致了逸尘身前的一大片区域,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汪洋。

堤坝的升高,伴随着溪水的加深,使得雪猿的巨大身高显得不再优越。

相反,如果继续下去,雪猿自己就要被越来越多的波涛吞没了。

吼~~

雪猿没有想到,逸尘竟然能利用周边的环境,以及现成的资源,就地取材设置屏障。

稍稍呆滞了一会儿,雪猿又大吼一声,再次催动能量,以便扭转被逸尘抢过去的少许优势局面。

相比之下,逸尘的修为实力不如冰如风,至少没有达到中阶战王的层次,雪猿有信心将逸尘和飘然二人一起拿下。

轰!

大地一阵颤抖,即便是波涛汹涌的水面,也在震颤中发出怒吼,以更高的浪头冲击着堤坝。

雪猿右掌掌心对外一翻,一根直径超过一米的冰柱赫然出现在滚滚的水流之中。

矗立着,高耸着,冰柱的前端缓缓插入水面,并没入波涛。

雪猿并不慌张,右掌微微晃动,继续凝聚出冰柱,和没入水中的那一根对接。

嗖~~

身形一闪,雪猿硕大的身躯,稳稳的坐上了冰柱的顶端,与逸尘保持着十余丈的距离。

坐上去之后,雪猿瞪着铜铃般的大眼,把逸尘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,又将自己的腰杆挺直,以便在高度上不输给逸尘。

做完这些,雪猿似乎有些得意,又瞄了瞄逸尘身后的飘然,这才不慌不忙的指引水流,向逸尘发动攻击。

“嘿……”面对雪猿所做的一切,逸尘哭笑不得。

以雪猿的修为实力,根本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,弄得跟如临大敌似的一本正经。

更为可笑的是,雪猿放弃自己原本的巨大体型,宁愿盘腿坐上冰柱,却偏偏昂起脑袋和逸尘比高,简直是多此一举。

到底是猛兽,即便是实力强横,也改变不了本体的特征,除非有机会化成人形,并逐渐拥有一定的灵智,才有可能改变。

逸尘看着雪猿不屑的眼神,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口,只好强压着笑的冲动。

倏倏——

继续引出土之灵气,加固堤坝的厚度和高度,阻止水流的涌动,制约雪猿的发挥。

咦~~

飘然疑惑的观看着逸尘和雪猿的举动,并暗暗酝酿下一次的进攻。

眼前的两位,都像孩童般的幼稚,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对抗,却以水土较量,完全看不出剑拔弩张的态势。

虽然飘然对逸尘很有信心,但她也担心,如果雪猿不肯罢手,坚持和逸尘较劲,势必会加剧逸尘的能量消耗。

境界上的差距,很容易使得逸尘难以承受过于沉重的压力,一旦逸尘力竭,则情势危矣。

飘然弄不明白,逸尘干嘛要这样,施展出对自己不利的手段,以己之短攻彼之长,把破绽尽显出来。

想到这里,飘然不由得紧攥拳头,加速调动火之烈焰,准备随时帮助逸尘对付雪猿。

“飘然,别急!”

便在这时,飘然的耳中传来了逸尘的传音。

一边应对雪猿的凝水之术,一边忙里偷闲,在传音的同时,还用眼神瞄了飘然一下,倒也是难为了逸尘。

“这……”尽管有点不情愿,可飘然还是顺从的点点头,将攥起的拳头稍稍松开,却没有停止火之烈焰的酝酿。

从逸尘的匆匆一瞥中,飘然看到了一种笃定和从容,丝毫没有半点慌乱的样子,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
莫非是逸尘有意和雪猿玩一场水土较量的游戏,或者是已经找到了对付雪猿的办法。

哗哗……

凝水之术是雪猿的拿手绝活,即便是面对越来越厚实的堤坝,雪猿也能神定气闲的催动水流。

一次次的,挟裹着王者之气,对着堤坝的边缘发动猛烈攻击,声势颇为浩大。

逸尘则通过堤坝的高度和宽度,强行阻隔水流的运行,并更多的输入能量,以便抵消对方的王者之气侵扰。

只不过,随着水势的加大,堤坝靠近水流的那边,开始出现了破裂和部分坍塌。

水流的不断冲击,使得堤坝的厚实程度有所下降,一旁的飘然,似乎预感到危机降临。

如果继续发展下去,雪猿的凝水之术将大占优势,看似脆弱的堤坝,已是岌岌可危。

“嗷……”

经过半个时辰的攻防,雪猿凝聚成的小溪,早已变成了波涛汹涌的‘江河’。

一浪高似一浪,水位持续上涨,几乎和堤坝的高度持平,而雪猿所坐的冰柱,始终都高出水面三尺。

此刻的雪猿,在身体高度上超过了逸尘,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。

眼见着胜利即将到手,雪猿按耐不住性子,满脸兴奋的大吼大叫着。

轰!

巨浪滔天,猛地撞击在接近极限的堤坝上,浪花四下飞溅,已有少量水流越过堤坝,流入逸尘身后的地面。

若是任由水流漫过堤坝,将会在身后的地面形成新的波浪,届时连飘然都要受到威胁。

循环之气——

逸尘立于破损不堪的堤坝之上,意念一动,将体内的循环之气倾泻而出。

五彩霞光闪烁不已,摇摇欲坠的堤坝,忽然间变得坚不可摧。

被浪头轰击的破损处,在循环之气的笼罩下,瞬间修复完毕。

同时,几乎与水面持平的堤坝,毫无征兆的升高了半丈之多,逸尘的身躯再一次高过了雪猿。

唰唰~~

局势突然发生变化,狂傲的雪猿也大感意外,赶紧增加凝水之术的力度,将波涛的冲击力加强。

尽管被五彩霞光照耀得眼花缭乱,可雪猿并不觉得自己会受到威胁,依然傲慢在坐在冰柱上,指挥着波涛狂涌的水流,拍打着堤坝。

雪猿不认识循环之气,也没有感知到逸尘的五行体质,只以为这是逸尘修炼的某种秘技。

仗着自己的修为实力,雪猿不愿意改变战术,一定要用凝水之术将逸尘击溃。

哗……啪!

生活在北方之地,具有战王高阶级别修为的雪猿,对凝水之术的运用,已经是非常娴熟了。

加大力度之后,掀起的浪涛威力更为强大,笔直竖起的浪头,竟然达到两丈余高。

一面水墙迎面而来,把逸尘和堤坝笼罩其中,释放出的能量威压,足以将一位初阶战王吞噬。

虽然还没有完全展现出雪猿的最强手段,但水墙中蕴含的王者之气,已经让雪猿动用了八成功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