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万万不可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倏~~

一个灰黄色的圆形物体,赫然盘旋于空中。

原本处于日月空间的地心玄土,被十三和灰老头调动,按照逸尘的要求飞出日月空间。

地心玄土乃天罗大陆最为精纯的土属性至宝,蕴含的能量巨大,一经出现便释放出强横至极的能量涟漪。

稍经盘旋之后,地心玄土降落到逸尘脚下的堤坝上,在五彩霞光的映照下,与堤坝融为一体。

嗖~~

一片灰黄色的迷雾,从堤坝升腾而起,转眼便已弥漫开来。

对着汹涌扑来的水墙,迷雾随之散开,将水墙包围起来,随后就自动聚拢。

不可一世的水墙,即便蕴含了能量威压,在经过循环之气提供能量的地心玄土面前,简直是不堪一击。

不过几息之间,水墙就被地心玄土笼罩吸收,不曾留下一点残渣。

“好!”飘然见状,轻拍双手赞道。

到目前为止,飘然感觉自己有点明白逸尘的意图了。

先是用堤坝阻隔水流,激起雪猿的好胜心,然后逐渐调整堤坝的厚度和高度,使得水流一直不能穿透。

只有这样,雪猿才会沿着逸尘设置的路线,一步一步的落入逸尘的圈套。

循环之气的使用,给逸尘提供可能量保障,在确保几乎没有消耗的前提下,不断地消磨雪猿的能量,从而在无形中降低雪猿的实力。

当然,仅凭循环之气,还不足以和雪猿抗衡,最好的结果就是有效的延缓雪猿凝水之术的侵入速度,却无法杜绝水流的前进。

以雪猿的功力,只要耐心足够,并将波涛的威势加强,就能击溃逸尘,唯一不确定的仅仅是时间而已。

然而,等雪猿将要得手之际,逸尘忽然祭出地心玄土,增加堤坝牢固度之余,还无情的吞噬了雪猿鼓动的波涛,以及释放出的能量。

每一次,逸尘都是小心翼翼的,利用雪猿的灵智不足,一点一点的提升防御,把疏于防范的雪猿,弄得晕头转向。

五行之气,循环之气,地心玄土,逸尘在不知不觉间层层递进,既保证了自己的安全,又最大限度的压制了雪猿的发挥。

如果一上来就动用地心玄土,通过水来土掩的方式与之抗衡,或许雪猿就不会施展凝水之术了。

一旦恼羞成怒,雪猿把之前对付冰如风的招数拿出来,蛮不讲理的乱打一通,极有可能给逸尘和飘然带来非常大的威胁。

原来如此!

亲眼见到不甘于失去优势的雪猿,几次三番以巨浪滔天来应对灰黄色的迷雾,却屡屡不能如愿,飘然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。

雪猿不愧为六阶魔兽,被逸尘气得嗷嗷叫,却不知道改变战术,偏偏不遗余力的催动巨浪,宁愿被地心玄土吞噬能量。

原本有足够多的手段击败逸尘,但雪猿被逸尘牵着鼻子走进了死胡同,死心眼的认准了凝水之术。

要是换成常人,雪猿这招倒也不算失误,只要持之以恒,无论哪位初阶战王,终究会被汹涌而至的波涛,消耗了所有能量,难以逃脱失败的命运。

可逸尘不一样,循环之气能反复运行,而且基本不会消耗体力和能量,经过这么长时间,与实力强于自己的对手较量,都能保持充沛的精力,以及充足的能量。

自己无需消耗,就能将雪猿体内的水属性能量降低,逸尘这一招用的巧妙,也因此占据了局面上的优势,尽管这个优势还不能转化为胜势。

一波又一波的巨浪攻击,均告无功而返,雪猿兀自执迷不悟的坚持着。

水面慢慢减退,巨浪的威力也越来越小,地心玄土的功效得以淋漓尽致的显现。

“飘然,用火之烈焰袭击!”

又过了半个多时辰,逸尘见时机成熟,对着飘然传音道。

“好!”飘然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,早已凝聚的火之烈焰,立即倾泻出来,对着冰柱上的雪猿一阵猛攻。

嚯嚯~~

一条火龙随即出现,蕴含着无上炽热,以烈火焚天的态势出击。

一个时辰的消耗,虽然没有耗尽雪猿体内的水属性能量,却也使得雪猿面对火之烈焰时,难以在仓促之间寻求最佳应对之策。

轰……

烈焰迅疾到来,把雪猿全身围住,巨大的热量在雪猿的周围,形成了密不透风的能量圈。

浑身上下洁白透亮的毛发,原是雪猿赖以自豪的标志,此刻却变成了引燃的媒介。

“呜嗷——”

雪猿一声惨叫,眼见着处于火之烈焰席卷之下的毛发,瞬间火光大炽,不由得惊慌起来。

但凡是身上长毛的魔兽,都对烈焰有一种莫名的恐惧,雪猿仗着拥有凝水之术,之前曾经以水克火,击退过飘然的进攻。

可惜这一次雪猿失算了,把全部精力放在逸尘身上,却不料飘然突然发难,把实力强劲的雪猿,逼了个手忙脚乱。

滋啦啦的毛发燃烧声,在雪猿的耳中变成了催命的信号。

雪猿狂舞着双掌,在自己的浑身上下不停的拍打着,以期扑灭火焰,却发现自己的肌肤散发出一股焦糊味。

火之烈焰不同于一般的火焰,经过提纯的火之烈焰,具有焚烧钢铁的能量,岂是区区皮肉所能抵挡的。

五行能量团——

就在雪猿竭力应对火之烈焰之际,逸尘不失时机的祭出了五行能量团。

掺杂着部分循环之气的五行能量团,以极为迅捷的速度,正面撞向慌乱中的雪猿。

如果顺利击中,即便不能给雪猿造成重创,至少也可以将其打伤,再以联手的方式发动进攻,逸尘和飘然有击退雪猿的可能。

唰~~

飘然抽出赤霞剑,往空中一划,火红色光芒立刻升起。

趁着雪猿疲于应付,飘然想和逸尘一起抢占先机。

嗡~~

不等剑光闪开,逸尘和飘然的面前,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。

遭到逸尘羞辱的雪猿,放弃了扑灭毛发上的烈焰,将能量集中到右掌之上。

蒲扇大的手掌伸出,掌心冒出阵阵寒意,如同冰封世界一般,挟裹着森森杀气,就向逸尘和飘然的头顶拍来。

冰柱上的雪猿,撤去了冰柱,收回了水流,将身体升入虚空,以泰山压顶之势,从空中释放出能量。

逸尘吃惊的发现,雪猿的右掌在空中不断生长,等酝酿完毕已变成了直径超出三米的铜墙铁壁。

寒光闪闪,巨大的手掌中间,隐约冒出深蓝色光芒,距离逸尘和飘然的头顶,不过一米左右。

深蓝色的光芒,将周遭空气中的微小水珠,尽数凝聚在一起,变成一颗颗细小的微粒。

威势巨大的五行能量团,在深蓝色光芒面前,显得黯淡无光,连接近雪猿的机会都没有,就遭到了强行驱赶。

这才是雪猿的最强手段,利用空气中的水分,增强深蓝色光芒的威势,对逸尘和飘然实施碾压。

“呃……”逸尘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,上下牙齿之间,不由自主的摩擦着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尽管没有太大的消耗,逸尘仍然能够保持旺盛的精力,却无法突破深蓝色光芒所带来的滔天威压。

呼呼~~

飘然加速释放火之烈焰,想通过炽热能量来化解深蓝色光芒带来的威胁,也给雪猿施加压力。

然而,丢弃了凝水之术的雪猿,回过神来施展出自己的绝技,所产生的冲击力并不是逸尘和飘然能够轻易化解的。

火之烈焰行至半空,就遭到了深蓝色光芒的覆盖,熊熊烈焰立马熄灭,原本的炽热被刺骨的严寒替代,空气中朔风萧萧令人难以承受。

五行能量团和火之烈焰,并没有如愿击中雪猿,更不会给逸尘和飘然带来胜利的希望。

而呼吸的紧滞,反而让二人浑身难受,需要费上好大力气,才能勉强维持自己的血脉运行通畅。

这不是同一级别的较量,初阶战王与高阶战王实力上的落差,并不能靠投机取巧就能弥补的。

即便是被逸尘引导,雪猿体内的水属性能量,一时难以恢复到最初状态,但绝对的实力优势,还是无可逾越。

“灰老头,碧寒牌!”

危急关头,日月空间传出十三的叫声。

碧寒牌乃是水映月送给逸尘的宝物,之前曾用于疗伤,此刻,十三将逸尘和飘然处于险境,便想利用碧寒牌来对付雪猿。

“二爷,万万不可!”不等灰老头答话,亡灵王就出言阻止。

“你是说……碧寒牌没用?”

十三一愣,疑惑的问道。

“不是没用,而是威力太大,雪猿虽凶却也是一条性命,能修炼到高阶战王的修为已属不易,杀之可惜。”

由无数亡灵凝聚而成,亡灵王算不上是单个的生命体,但他保留了众多亡灵生前的记忆,知道碧寒牌的来历。

早在万年前,兽禽两族就听说过北方的碧寒宫,存在一种碧寒牌的宝物。

一般而言,碧寒牌归碧寒宫宫主所有,既是身份的象征,也是出入碧寒宫腹地的信物。

更为重要的是,碧寒牌蕴含着常人难以抵抗的能量,若是善加利用,不要说战王强者,即便是修为达到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,也难逃碾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