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冰极之川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初次涉足玄冰王国,对于这里的地理环境非常陌生,逸尘自己也无法判定所处何处,自然回答不了。

随着光线的越来越暗,逸尘和飘然仿佛坠入无底深渊,而且速度飞快。

没有朔风呼啸,也没有外来的声音,静谧的黑暗中,只听见二人的心跳。

即使是动用了火之烈焰,也只能暂时缓解寒冷,却难以驱除体内的寒气。

手脚开始有了麻木的迹象,特别是下半身,就像是浸在冰冷的雪水中,脚趾已经失去知觉,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。

“我……不怕……有你在……”

尽管明知逸尘看不见,飘然还是努力的想给逸尘一个温柔的微笑,却发现自己的脸上逐渐僵硬,连说话都很困难。

语无伦次的话语,不仅没有安慰逸尘,反而使得逸尘更加紧张。

紧张的不是自己的处境,而是对飘然目前的状况深表担忧。

除了一丝鼓励,和自己的贴身陪伴,逸尘根本不能为飘然做出太多。

“放松点,不会有事的。”

逸尘从日月空间调动的火之烈焰,勉强只能维持自己的体温,却难以给飘然提供帮助。

心念电动之下,逸尘准备祭出纯阳甲,为飘然驱寒。

纯阳甲乃至阳之物,拥有纯正的阳刚之气,比起逸尘所能释放的火之烈焰,更加具有威势。

“主人,纯阳甲无法离开日月空间……”灰老头沮丧的声音,使得逸尘颓然至极。

由于莫名引力的强势干扰,把逸尘周身血脉几乎封住,血脉运行的紊乱,限制了纯阳甲的活动空间。

“这……”

逸尘没有想到,自己会落到如此境地,连日月空间内的资源,都不能随意利用。

感觉到飘然的身体冰冷,逸尘更加焦急万分。

“可以把纯阳甲的炽热,输入到血脉之中,调整血脉运行的力度。”

羸弱的金大圣,有气无力的提醒道。

纯阳甲被困日月空间,并不会限制其能量的释放,若是将阳刚之气引入血脉运行中,必然会给逸尘带来改观。

嗡~~

逸尘依言尝试,却不是完全按照金大圣提供的方式,而是把纯阳甲内的能量,通过自己的掌心输入到飘然体内。

“啊……你……”

一阵热量流过身体,飘然立刻就感觉到舒服了许多。

虽然还没有解决危机,却能让飘然的身体不再僵硬。

“不要说话。”逸尘温言制止,加剧了热量的传递。

在极度危机之中,哪怕是多说一句话,也会消耗掉不少能量,飘然此刻已经到了承受极限,必须尽可能的保存能量,否则将会遭到重大伤害。

下坠仍在继续,逸尘和飘然倚仗纯阳甲提供的热量,抵御寒气入侵,比起刚才的状态要好了一些。

黑暗中的时间无法预计,从旷野地面撕裂到现在,怎么说也有一个时辰以上了。

但是,逸尘和飘然的下坠速度,还在不断加快,寒气的侵入也逐渐增强。

唰~~

忽然,隐约出现了一丝光亮,和冰天雪地旷野中的惨白不同,映入逸尘眼帘的,是类似于雪猿释放出的深蓝色光芒。

尽管光线模糊,不能分辨眼前的情景,就连面对面的二人,也勉强看得到对方的黑色眼眸而已,至于面容和神态,那是不可能看得清的。

不过,随着时间的推移,深蓝色光芒的亮度慢慢加大,二人的周围都被深蓝色光芒萦绕,仿佛置身于蓝色的世界之中。

“咦……那是什么?”飘然低头一看,吃惊的问道。

二人下坠的深度已经变慢,下方出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身影。

飘然生活在南方的夏离王国,不曾见过这些生物,便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逸尘。

“海象……海豹……难道进入了冥河?”

逸尘喃喃自语,又像是在回答飘然的问题。

脚下的身影,分明是存在于海中的生物,怎么会在这里现身。

逸尘的第一反应,就是到了冥河地界,北方的冥河实际上就是无边的海洋,海象海豹的自由活动,一般都在大海之中,基本上不会一直存留于陆地。

“嚯嚯……”

就在逸尘猜测之际,二人的身形距离下方的地面已经很近。

数十只海象和海豹,以及还有那些逸尘叫不出名字的海中生物,见到即将落地的二人,一起发出喧哗声。

“闪开——”

随着一声断喝,一个豹头人身的家伙激闪而至,对着空中的逸尘和飘然,猛一挥手。

嗖~~

一道深蓝色光芒,从豹头人身的怪物手心释放而出,将逸尘和飘然笼罩其中。

滋滋……

寒气森森,深蓝色光芒逐渐凝聚,等接近逸尘和飘然时,居然凝聚成一块巨大的冰柱。

“呃……”

二人下坠的速度戛然而止,身体被冰柱紧紧包裹。

任凭二人使尽力气,也不能挣脱冰柱的控制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自己的身体进入到冰柱中心。

深蓝色的冰柱,把二人‘嵌’在中间,如同两只飞虫落入琥珀之中,根本动弹不了。

晶莹剔透的冰柱缓缓落地,矗立于光洁的地面之上。

“嗬嗬……”海象海豹之类,没有听从豹头怪物的命令闪开,反而围拢过来。

一个个的满脸兴奋,像是得到了某种宝物一般,打量着被困于冰柱中的逸尘和飘然。

“你们是谁?这里是不是冥河?”

逸尘惊奇的发现,尽管身体再到控制,却没有半点气息阻滞,也不曾感受到凌厉的威压。

更为可喜的是,逸尘竟然能开口说话,而且声音还能传到冰柱之外,让豹头人身的家伙听到。

就算失去自由,好歹也给了一个交流的机会,总好过不问来由直接斩杀。

“孤陋寡闻的人类,连海象海豹都不认识,还好意思问。”

豹头人身的怪物从鼻孔中发出不屑的声音,又挺直了身体,把硕大的脑袋晃了晃,趾高气扬的说道:

“我乃雪豹将军,这里不是什么冥河,而是冰极之川!”

“嗬嗬,嗬嗬……”仿佛是在助威,一干海洋生物跟着雪豹将军后面附和道。

看得出来,这些海洋生物都不会说话,至少是不会说人话,只知道傻呵呵的吼叫着,看向雪豹将军的眼色中充满了敬畏的神色。

“冰极之川?”刚刚升起的希望,就被雪豹将军的一句话给熄灭了,逸尘露出失望的眼神。

原本以为,到了冥河地界,就能设法找到帅又奇,让他和金大圣二魂合一。

却不料,这里是冰极之川,似乎和冥河扯不到一起去。

踏入玄冰王国时间不长,先是遭到王者杀手的袭击,又和雪猿毫无缘由的大战一场,现在被困于冰柱之内,落到雪豹将军的手上。

逸尘想不出到底得罪了谁,要经受一连串的折腾,自己受罪倒也罢了,连累飘然却是深感内疚。

听雪豹将军的口气,对人类并不感冒,应该不会和冰如风有什么瓜葛。

除了冰如风之外,逸尘也就和宫一波有过接触,指望着逸尘治病的宫一波,没有理由和逸尘过不去。

思前想后,逸尘一头雾水,实在搞不明白,自己为何被莫名引力给弄到了冰极之川。

“对,冰极之川,虽然和冥河相隔不远,却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地方。”

看着逸尘紧皱眉头,雪豹将军冷哼一声:“即使你跟冥河有渊源,到了冰极之川,也得听我的,否则有你好看!”

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,雪豹将军手指一点,冰柱便剧烈摇晃起来,逸尘和飘然的身体进一步被禁锢。

“那个……雪豹将军,你的那些属下可都是你从冥河掳来的?”

雪豹将军的耀武扬威,并没有吓到飘然,趁着还没有失去开口的能力,飘然轻启朱唇,看似随意的问道。

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冰极之川,飘然也不认识雪豹将军。

可是,既然逸尘想去冥河,雪豹将军也提到过,不如先打探一下,或许能了解到一些关于冥河的情况。

“胡说!他们是自己逃出来的,关我什么事儿……”雪豹将军矢口否认。

“唔哩哇啦……”周围的一群海洋生物,说不出人话,却听懂了飘然和雪豹将军的意思。

有一只个头较大的海象,主动跑到冰柱的跟前,摇头摆尾,一边比划着,一边张嘴像是要解释什么。

“你是说,冥河不好,要投奔雪豹将军?”

飘然听不懂海象的话,仅凭对方的肢体语言猜测,并试探性的问着。

“呜~~”海象点点头,接着又摇摇头,嘴角的长须一翘一翘的。

“看你这丫头长得水灵灵的,脑子却不好使,海象的话你能听得懂?”

雪豹将军面露讥笑,揶揄了一句,转过头对着海象怒吼一声:“滚!”

别看这儿有一大群活蹦乱跳的家伙,能说出人类语言的也就雪豹将军一个。

飘然没有客客气气的求教,偏偏和海象聊了起来,简直就是不把雪豹将军当回事。

等那群海洋生物被吓得屁滚尿流,四下逃窜之后,雪豹将军昂起头,用眼角的余光瞄着飘然和逸尘,大有一副我是老大唯我独尊的模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