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白熊尊者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嗬嗬……唔哩哇啦……”

被雪豹将军赶走,却又躲在不远处偷看的海象海豹们,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

有几只靠得较近的海洋生物,遭到迸裂冰柱的能量波及,同样浑身上下,被嵌满了繁星点点。

短暂的呆滞过后,数十只海洋生物一起发出阵阵怪叫,没有受伤的也顾不上关注一下同伴的伤势,赶紧扭头就跑。

“逸尘,好棒!”解除了禁锢的飘然,由衷的赞道。

原本以为,自己二人身处绝境之中,若不求饶,恐怕难逃修为被废的下场。

却不料,逸尘还有反败为胜的杀手锏,这一招实在是高明至极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虽然找到了应对之策,但逸尘也没有想到,碧寒牌的威力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。

幸好自己修为低下,还不足以发挥碧寒牌的全部能量,否则,连同雪豹将军,所有在场的海洋生物们,没有一个能保住性命。

“要是用碧寒牌对付雪猿,就真的和冰极之川结下仇怨了。”

亡灵王目睹冰柱爆裂造成的后果,不由得心有余悸。

雪豹将军的修为实力,比雪猿高出一大截,都差点被轰成筛子,要是换成雪猿必死无疑。

亡灵王很庆幸自己能够阻止十三,更让他欣喜的是,逸尘接受了自己的建议,没有用碧寒牌对付雪猿。

如果逸尘一意孤行,按照十三的意思击杀雪猿的话,就会给自己树立起一个势力庞大的仇家。

逸尘初入玄冰王国,还没有完成自己要做的事,要是莫名其妙的和冰极之川对上了,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哼,现在不也结怨了吗?”

十三老大不爽,从鼻子里哼了一句。

在他眼里,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逸尘的利益都必须是第一位的。

只要是对逸尘有半点阻碍的,就一定要清除,即便会招惹麻烦也在所不惜。

“雪豹没死,要是因此结怨于白熊尊者,那他也不是什么好鸟!”

逸尘祭出碧寒牌,产生了超出想象的效果,但是,满身血污的雪豹将军,只是受伤较重而已,却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“好小子,敢暗算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好像是为了证明逸尘的判断,呆滞了好一阵子的雪豹将军,费力的张开嘴巴,恶狠狠地说道。

从逸尘坠落的时候,雪豹将军就探知了逸尘的修为,仅仅是初阶战王层次,和自己相差了两个大境界。

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,不要说大境界,即便是一个小层次的差距,也很难弥补。

雪豹将军没有见过碧寒牌,自然不可能明白事情原委,只以为是逸尘实施暗算,才破除了冰柱的禁锢。

尽管伤痕累累,可雪豹将军相信,凭借自己的修为实力,依然能够轻松击溃逸尘,并废去他的修为。

一念至此,雪豹将军打起精神,将体内能量凝聚,准备再一次对逸尘发难。

“不知好歹的东西!”逸尘被雪豹将军弄得火起,恼怒的骂道。

如果真的动了杀念,逸尘刚才就可以利用碧寒牌的能量,继续对雪豹将军实施打击。

就算不能将之斩杀,至少也能让雪豹将军受到重创。

逸尘从雪豹将军嘴里所听到的消息,是白熊尊者对自己没有杀意,哪怕雪豹将军恨意难平,之前也只不过要废去自己的修为而已。

记得水映月曾经告诫过,北方局势混乱危机重重,必须倍加小心方可确保无虞。

赠送碧寒牌,看似给逸尘一个辅助疗伤的宝物,实际上,水映月是怕逸尘在北方遭遇危机,有了碧寒牌便多了一份保障。

但是,水映月只告诉逸尘,除了用于疗伤之外,可以通过碧寒牌与自己取得联系,却没有说明碧寒牌还有另外用途。

逸尘不希望平白无故的招惹白熊尊者,给自己的北方之行带来隐患。

向来不惹事,却不一定代表怕事,面对雪豹将军的歇斯底里,逸尘绝不会妥协。

当下调动碧寒牌的部分能量,要和雪豹将军决一雌雄,打消对方的嚣张气焰。

霎……

淡淡的光芒,从逸尘身上往外散发,逐渐向对面的雪豹将军席卷过去。

速度不算很快,但威势极为巨大,一旦将雪豹将军笼罩起来,即使雪豹将军的修为再高一些,也难以应对。

“住手!”

就在逸尘和雪豹将军的较量即将开始之际,天空中忽然飘来一个声音。

声音不大,也找不到具体来源,却充满着威严。

浑厚的能量波及,震得逸尘耳膜发麻,像是炸雷一般嗡嗡直响。

一愣之间,逸尘身体周围的淡淡光芒悄然隐退,无声无息的回归到体内。

“白熊尊者,属下知错了。”

这一次,雪豹将军的反应出奇的快,立刻收回自己释放出的能量涟漪,低头垂手的等待发落。

没有真正意识到危险的雪豹将军,想当然的认为,自己对逸尘出手过重,引起了白熊尊者的不满。

却不曾想到,白熊尊者是要阻止逸尘,以免雪豹将军遭受重创。

这一点,逸尘已经感觉到了,因为此刻正有一股引力,拖曳着自己的身体。

眼前一阵迷茫,除了感知到和飘然手指相扣以外,逸尘对周围的一切,都失去了感应。

身体也不知不觉的飘飘欲仙,朝着引力的源头飞去。

“咦?”疑惑不解的雪豹将军,眼见着逸尘和飘然的身形消失,失声轻呼。

良久之后,雪豹将军才伸手在自己身上查验伤势,触摸到遍身的疼痛之后,颓然的瘫倒在地。

倏~~

逸尘眼前一亮,发觉自己和飘然来到了一间宫殿之中。

气势辉煌的宫殿,光洁透亮,没有一盏灯火,也不见一颗类似夜明珠的照明物。

整个宫墙都如晶莹光滑的镜面一般,地面也是平整无尘,连自己的倒影都能清晰的看见。

“请坐。”威严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逸尘环顾四周却不见人影。

“在下逸尘,阁下不必藏头露尾……”

在别人的地盘,逸尘小心翼翼,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感觉实在不好,出言揶揄实属正常。

“俺胖熊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。”

不等逸尘说完,面前便出现闪过一道身影。

没有一丈,至少也有九尺九寸九,肥头大耳,脸色白里透红,却是一副憨厚的模样。

伸手一招,逸尘和飘然的身边就显现出两张精雕细琢的椅子,来人笑呵呵的示意二人坐下。

“胖熊……白熊尊者?”

逸尘意念一动,脱口问道。

之前没有露面,雪豹将军就惊呼白熊尊者,尽管出现在逸尘面前的,并非是熊而是人类的模样,但此人必定是冰极之川的主人白熊尊者。

“虚名而已,还是胖熊实在。”

见逸尘和飘然坐下,胖熊也不做作,直接往地上一坐,双腿盘起,和逸尘对视着。

“不知道白熊尊者把我们抓来,所为何事?”

逸尘吃惊地发现,即便坐下来,胖熊的身高也没有降低,依然比自己高了不少。

仔细一看,便知端倪,逸尘强忍着笑意,尽可能的表现出镇定。

原来,胖熊的胖不同于常人,盘起的双腿和站起来差不多,腿的长度和直径几乎同属一个尺寸。

坐在地上占据的面积,比逸尘和飘然两人连同椅子加起来,还要大上一圈,这还是胖熊尽量保持中正的情况下。

“噗嗤……”飘然忍俊不禁笑出了声,尴尬的以手掩嘴止住笑声,生怕惹恼了胖熊。

见过胖的没见过这么胖的,玄天宗的熊长老是飘然见到的第一位胖子,要是站在胖熊身边,最多也就胖熊的半个大腿的占地面积。

来自于极阳之地的烛朝,腰围大于身高,跟胖熊比起来,勉强算得上稍微丰满一点而已,不对,应该算得上苗条。

“呃……”

飘然的笑声,让胖熊脸上讪讪的,可仅仅是转瞬之间,便又恢复了正常:

“逸尘兄弟误会了,胖熊是请二位到冰极之川做客,不是抓。”

胖熊调整了情绪,十分严肃的纠正道。

“素不相识,岂敢叨扰,白熊尊者不会是见到医者就想请客吧?”

逸尘不亢不卑,坦然面对。

不管胖熊的目的何在,把自己和飘然弄进冰极之川是不争的事实。

刻意纠缠这个问题,逸尘只想要个说法,并没有天真到完全相信对方的地步。

按照雪豹将军所说,白熊尊者应该不是第一次留下医者,或许在冰极之川的某处,还有更多的医者被囚禁。

“那倒不是,受人之托忠人之事,胖熊从未滥杀无辜。”

听出了逸尘的揶揄之意,胖熊正色道:“每一位医者来到冰极之川,我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,他们不仅没有受到伤害,反而还会得到修为的提升。”

说完,一脸的洋洋得意,似乎自己的举动,能够印证正人君子一说。

“哦?废我修为,也不是伤害?”逸尘面露讥讽,反问道。

要不是碧寒牌发威,逸尘难以逃脱雪豹将军的魔掌,想起这些,逸尘还有些后怕。

自己受到伤害事小,连累飘然受苦,这是逸尘无法忍受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