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宫主遗物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可明明是你用碧寒牌,差点废了雪豹的修为啊。”

面对逸尘的讥讽,胖熊不以为然:

“如果我晚点出手,雪豹的麻烦就大了,你一个医者,本应以救死扶伤为己任,怎么干起了杀人害命的勾当?”

被胖熊掳到冰极之川的医者不少,其中也有战王级别的强者,尽管十分的不情愿,却也没有一位和胖熊的属下交手。

仅凭雪豹将军的那一手冰柱禁锢,都足以震慑住众多医者,不要说和雪豹将军对着干,即便有怨言也只能咽到肚子里去。

唯有逸尘,先是借助碧寒牌的能量,破解了雪豹将军的冰柱禁锢,接着又要对雪豹将军施加攻击。

胖熊正是不忍雪豹将军受创,才抢在碧寒牌能量触及之前,化解了逸尘的攻势。

“呵呵,能认出碧寒牌,说明你身份不低,只可惜老糊涂了。”

逸尘冷笑连连,言语也变得激烈起来:“为了袒护属下,连颠倒黑白的话都说得出,真是……”

看着一脸无辜,外加疑惑不解的胖熊,逸尘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。

水映月离开碧寒宫万年之久,随身携带的碧寒牌同时消失,就算有人还记得曾经的传说,也不会对碧寒牌有什么感觉。

胖熊不仅知道碧寒牌,甚至还清楚碧寒牌的威力,除了是一个老怪物之外,还有相当高的地位。

根据亡灵王的介绍,能亲眼见到水映月或者碧寒牌的,如果不是敌人,那就是一方霸主,在碧寒宫的管辖范围之内,也算是大人物了。

胖熊是冰极之川的主人,和碧寒宫也没有关系,逸尘并不清楚。

但是,胖熊的护短行为,却让逸尘非常不屑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,敢这样和本尊说话!”

刚才还一脸笑容人畜无欺的,被逸尘一番指责后,转眼就换了一副模样,连自称也从‘我’变成了‘本尊’。

尽管竭力保持镇定,但逸尘分明看见,坐在地上的胖熊,那一堆腿肉不停的颤动着,其动静不亚于雪猿催动的惊涛骇浪。

“胆子大不大无所谓,至少我说的是实情。”逸尘据理力争,毫不妥协。

若是胖熊心存杀念,就算逸尘跪地求饶也未必管用。

相反,逸尘从胖熊眼里,只看到愤怒,却没有丝毫杀意。

“实情?你等等……”胖熊若有所思,伸出胖嘟嘟的手指,对空中轻轻一点。

倏~~

宫殿之中,空气一阵氤氲,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,赫然现身,却是被逸尘击伤的雪豹将军。

“雪豹,怎么回事儿?”胖熊眉头一皱,厉声喝问。

“回尊者,属下被这小子戏弄,心中不平,所以……”

雪豹将军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,辩解道:“可我没有杀他的意思啊。”

见胖熊声色俱厉,雪豹将军生怕被追究责任,吓得颤抖不已。

“想杀我,也得看你够不够资格。”

不等胖熊发话,逸尘抢先开口,既坐实了雪豹将军的‘罪名’,又提醒胖熊,如果雪豹将军实力够强,难道他不下杀手。

“你难道忘记了本尊的交待,简直混账透顶!”

胖熊不顾雪豹将军的抖抖索索,兀自咆哮道:“本尊迫不得已,才留下各路医者,你倒好,让本尊名誉扫地……”

虽然大大咧咧惯了,却十分在意名誉,如今雪豹将军阳奉阴违,使得胖熊在逸尘面前丢了面子,这股怒气必须得出。

“尊者饶命,属下不敢了,但是……属下真的不明白,您干嘛要听那个蚌精的话,弄那么多医者来,却又一个不杀。”

雪豹将军一边磕头求饶,一边轻声嘀咕着。

冰极之川几乎与世隔绝,向来安宁,却由于蚌精的到来,变得混乱不堪。

抓来许多医者,跟祖宗似的伺候着,胖熊还把原本属于冰极之川的修炼资源拿出一部分,无偿送给医者们享用。

导致诸多身份低微的属下,缺乏应有的修炼资源,而修为停滞不前。

特别是那些海洋生物,有不少接近了六阶魔兽的级别,偏偏不能突破晋级,到现在连人类的语言都说不出来。

按理说,让雪豹将军收编海洋生物是一件好事,毕竟雪豹将军和他们一样,都是从冥河逃出来的,有着类似的遭遇。

但是,成天面对一群叽哩哇啦,嗷嗷直叫,修为低下的海象海豹们,雪豹将军觉得脑袋都被炒晕了。

“你懂个屁!”

胖熊的话音未落,雪豹将军的脸上就吃了两记清脆的耳光。

“啊……”

雪豹将军刚一张嘴,就有几颗牙齿掉到地上。

赶紧伸出双手,一只手捂住嘴巴,免得嘴里还有松动的牙齿会掉下来,另一只手则从地上捡起跌落的牙齿,重新塞到嘴里。

末了,还放下衣袖,把地面的血迹擦抹干净,这才抬起头,可怜巴巴的看着胖熊,含糊不清的呜咽着。

“算了,滚出去吧,对了,以后不许管玉妹子叫蚌精,有些事情告诉你也不懂。”

胖熊哭笑不得的赶走雪豹将军,又对逸尘说道:

“逸尘兄弟,胖熊代雪豹给你赔罪了。”

说是赔罪,胖熊既不低头也不作揖,依然昂着个大脑袋,居高临下的看着逸尘。

“好说,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,逸尘就此告辞。”

逸尘起身抱拳,准备离去。

冰极之川不是冥河,逸尘不愿耽搁太久,心里虽有疑问,却不便主动提出。

不过,和胖熊不同,逸尘是个讲礼貌的人,临走还不忘打个招呼。

“别待在这个破地方了,咱们还是去玄冰王国吧。”

飘然善解人意,故意把玄冰王国这四个字说的很重,想看看胖熊有何反应。

宫一波有恙,四处寻找医者,王者杀手设法阻挠,可以认为是有人不愿意宫一波康复。

这原本属于权力争斗一类,所能影响的仅仅是玄冰王国的王族而已。

但是,冰极之川的白熊尊者也横插一脚,强行留下许多医者,到底处于什么目的,目前不得而知。

飘然知道,逸尘提出告辞是以退为进,刺激胖熊说出真相,自己必须全力配合。

“雪豹做错事,我已经赔罪了,可你不能走!”

端坐地上的胖熊一见,蹭的一下蹦起,拦在逸尘身前挡住去路。

“哦,我忘了,白熊尊者是超级强者,要想杀我只需一个意念即可。”

逸尘站在原地不动,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“对,这里是冰极之川,就算把我俩杀了,外人也不知道,逸尘,看来我们是出不去了。”

飘然倚靠在逸尘身边,俏目紧盯胖熊,半是自嘲半是挖苦的说道。

“谁说我要杀你们?”

逸尘和飘然一唱一和,弄得胖熊尴尬至极,刚刚伸出去的手,又悄悄缩了回来:

“其他医者来到冰极之川,我都以礼相待,何况是你们二位……”

从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,甚至还把雪豹将军狠狠地训斥了一顿,外加两个大大的耳光,连牙齿都扇掉了好几颗。

胖熊不相信,自己如此坦白,这二位竟然一点也没看出来。

身为冰极之川的主人,胖熊从来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冤枉,想要发火又怕惹恼了逸尘,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点线索,瞬间就中断了。

“那你干嘛不让我们走?”

和魔兽之类的打交道,逸尘很有经验,特别是对自己没有杀意的,更容易对付。

想当初,傻猫也够厉害,张嘴就要吃人,还不是被逸尘整得服服帖帖。

胖熊虽然修为高深,随便动个手指头,就能让逸尘和飘然灰飞烟灭。

但是,逸尘可以确认,胖熊如此低声下气,一定是有所企图,否则早就动手修理自己了。

“那个……逸尘兄弟,能不能告诉我,宫主的遗物是怎么落到你手上的?”

正如逸尘所料,胖熊不但没有动粗,反而态度恭谦。

说道宫主的时候,胖熊的眼里还流露出一丝悲伤,虽是一闪而过,却没有逃脱逸尘的目光。

“遗物?什么遗物?”逸尘一时反应不及,脱口问道。

算准了胖熊有事相求,却没有想到冷不丁冒出个遗物来。

逸尘身上宝物不少,也从来没有研究过哪些属于遗物一类,胖熊这话说的有些蹊跷。

“就是碧寒牌,原本是碧寒宫宫主的信物,万年前和宫主一同消失……”

尽管只是见到逸尘释放出的能量,胖熊就能认出碧寒牌。

宫主水映月之物,时隔万年重见天日,对于胖熊和冰极之川来说,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。

若不是想弄清逸尘身上碧寒牌的来历,就算胖熊慈悲为怀大肚能容,也不会任由逸尘如此放肆。

“我当是多大的事儿呢,原来是碧寒牌啊,这个好说……”

逸尘闻言恍然大悟,一脸的轻松。

心里却在嘀咕,这个胖熊到底和水映月,或者碧寒宫有何瓜葛。

水映月从七星拱斗大阵中脱身,离开万木之源,至今好几年过去了。

除了在萨特王国的那个山洞里,逸尘见过她一次,就只听到过水映月的声音,那还是在天罗王国都城的比试场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