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胖熊妥协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连实力最强的白熊尊者,都接受沙光之皇的收编,其余的水族,就算有反抗之心,也不敢付诸行动。

可怜的胖熊,知道真相为时已晚,沙光之皇的地位不可动摇。

所幸的是,随着胖熊的俯首称臣,志得意满的沙光之皇,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收敛。

诸多水族,也因此得以延续,不致于灭族,这也算得上给胖熊一丝安慰了。

“这和沙光之皇控制玄冰王国,有什么关系?”

逸尘听到这里,都是关于冥河水族的纷争,没有半句能和玄冰王国扯上关系。

冥河水族究竟由谁管理,跟玄冰王国似乎没有冲突,胖熊之前所说,有危言耸听之嫌。

“别急,我得把来龙去脉说清楚,不然的话,你不会明白……”

看到逸尘对自己说的兴趣不大,胖熊有些沮丧,可为了冥河水族的大局着想,他只能笑脸相待。

冥河水族的玉蚌,曾经和胖熊有过一段感情纠葛,分道扬镳之后,彼此不再来往。

但是,忽然有一天,玉蚌亲临冰极之川,指名求见白熊尊者,说是有要实相告。

胖熊接到报告,心里一阵悸动,毕竟旧情难忘,当即将玉蚌请入冰极之川。

还没来得及诉说离别之情,胖熊就颓然的发现,玉蚌此次前来并非叙旧,而是确有要事。

奉沙光之皇旨意,玉蚌给胖熊下达了命令,凡是经过冰极之川上方的医者,都是沙光之皇的敌人,胖熊必须全部斩杀,不得放走一个。

一头雾水的胖熊,不愿接受指令,和玉蚌发生了争执,并扬言要亲耳听见沙光之皇的意思,方可相信此事属实。

即便得到确切的答复,胖熊还是会拒绝执行这道命令。

玉蚌施展早年将胖熊迷惑,并拜于自己石榴裙下的媚功,想要诱使胖熊就范。

却不料,胖熊不为所动,还出言不逊,吩咐属下送客。

无奈之下,玉蚌透露了部分消息,让胖熊权衡轻重,做出明智的选择。

玉蚌告诉胖熊,沙光之皇早就知道,冰极之川收留了大量的冥河叛将,其中包括抗令不遵的雪豹将军。

仅此一点,胖熊就违背了当初和沙光之皇立下的诺言,理应受到处罚。

但是,沙光之皇感念胖熊‘迷途知返’,免去了一场杀戮,考虑既往不咎,并让白熊尊者戴罪立功。

要是白熊尊者执迷不悟一意孤行,沙光之皇不敢保证冰极之川的将士们安全,特别是那些冥河叛将,谁也别想活命。

另外,玉蚌偷偷告诉胖熊,斩杀医者是沙光之皇控制玄冰王国的一项措施,胖熊只有全力配合,才能确保冥河水族的稳定和安宁。

“斩杀医者,控制玄冰王国……”逸尘若有所思,却又一时理不清头绪。

“我也不懂,可玉蚌妹妹推说不知。”

胖熊不明就里,仍要坚持,却被玉蚌连哄带骗,弄得难以招架。

沙光之皇吩咐的事情,玉蚌不敢多问,但是,对于斩杀医者的目的,却有些揣测。

根据沙光之皇的要求,斩杀医者行动,至少要持续一两年时间,具体得看事态的变化趋势。

胖熊无法把医者和玄冰王国联系在一起,更是极力反对沙光之皇,公然违背冥河水族的禁令,企图插手玄冰王国的事务。

争执的结果,最终以玉蚌离开冰极之川,暂告一个段落。

但是,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,胖熊的疑惑也没有解开。

不久,玉蚌再次光临冰极之川,带来沙光之皇的最新指示。

令胖熊服从安排,接受任务,沙光之皇则以事后告知原委作为回馈。

若是胖熊执意不肯,沙光之皇将另派属下完成任务,但冰极之川要面临危机。

权衡利弊之后,胖熊勉强应承下来,同时提出一个相对妥协的方案。

那就是胖熊保证经过冰极之川上方的医者,在一两年内,不会进入到玄冰王国的王宫,却未必将医者尽数斩杀。

这是胖熊的底线,要是得不到沙光之皇的许可,胖熊将不再听命于沙光之皇。

“所以,你就把医者抓到冰极之川,美其名曰‘作客’?”

逸尘总算明白了,胖熊此举的缘由,却质疑他的做法:

“就是这样,你也没有必要派出王者杀手,狙杀过境医者……”

不是尽数斩杀,但死在王者杀手手上的医者也有不少,胖熊的坚持并未给医者带来实质性的好处。

“王者杀手跟我无关,至少被我请入冰极之川的医者,没有一位丧命。”

面对逸尘的质疑,胖熊一急之下,额上青筋暴起,在肥硕的脸庞上突突直跳,显然颇感委屈。

如果直接跟沙光之皇提出,所有过境医者一个不杀,无疑是不明智的。

含糊一点反而能够显示出无奈,胖熊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让胖熊觉得,对方是迫于自己的压力,才勉强接受任务的。

至于王者杀手,胖熊听到过属下汇报,不过,这件事与己无关,胖熊懒得搭理。

胖熊在意的是,沙光之皇擅自插手玄冰王国事务,挑战天罗大陆的生存法则,极有可能将整个冥河水族,带到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“我相信你,不过,你说这些的目的,究竟是什么呢?”

“就算不能劝说沙光之皇悬崖勒马,也要设法破坏他的计划。”

“你告诉我,就不怕我泄密……”

“你敢!”

感觉受到了威胁,胖熊一改之前的恭谦,态度强硬的说道:

“我肯把秘密透露给你,是因为碧寒牌在你手里,你如果真的和碧寒宫宫主没有任何关系,那么,对不起……你死定了!”

明知斗不过沙光之皇,胖熊还要处心积虑,表面上屈从,暗地里寻觅机会。

除了几位信得过的下属,隐约有些怀疑之外,其余的将士们对此毫不知情,胖熊更是第一次说及此事。

如果让沙光之皇知道,以胖熊的修为,以及冰极之川的实力,根本敌不过沙光之皇。

胖熊这样做,算不上对逸尘绝对信任,实际上是抱着大不了将逸尘斩杀,以确保秘密不被泄露的打算。

“你想利用碧寒牌,对沙光之皇施加压力,迫使他放弃计划,还是……”

逸尘微微一笑,不由得对胖熊产生了好感。

严格说起来,冰极之川可以不受沙光之皇的管辖,胖熊和沙光之皇也就是彼此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才凑合在一起暂时相安无事的。

一旦利益产生冲突,或者有谁的底线被触及,双方势必兵戎相见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胖熊不是明哲保身,而是不愿意看到冥河水族,遭受灭顶之灾,并将如此重要的信息透露出来,逸尘宁愿相信,胖熊心口如一。

“碧寒牌乃宫主之物,老一辈的冥河水族都知道,但宫主陨落已有万年,单纯凭一枚碧寒牌,恐怕难以震慑沙光之皇。”

胖熊自视颇高,不太习惯被逸尘追问和揣测,可又想从逸尘那儿得到自己需要的消息,便只好暂时压下火气。

尽管有初阶战王级别的修为,但逸尘毕竟年轻经历有限,胖熊不相信,逸尘能看透局势。

“你最希望的结果,是水姐姐还活着,我手里的碧寒牌不是遗物,对不对?”

逸尘狡黠的眯着双眼,意味深长的看着胖熊。

心里却在腹诽,好你个胖熊,竟然看不起小爷,看我不好好折腾你。

“宫主真的没有陨落?”

不出逸尘所料,胖熊闻言,两只眼睛闪烁精光,好似即将溺毙之人,见到水面飘来一段枯木一般,整个人都震颤起来。

“我只知道青帝没死,着了水姐姐多年,至今依然没有消息。”

“这个我也听说过,我问的是宫主!”

“水姐姐么……”

“快说!”

胖熊一把抓住逸尘的衣领,使劲的推搡着。

逸尘越是漫不经心,胖熊就越焦急,心里跟猫抓了似的,也顾不得轻重了。

“咳咳……你轻点。”

逸尘努力的伸长着脖子,翻着白眼,拼命挣扎。

在超级强者面前,逸尘哪有对抗的余地,更何况胖熊还是情绪激动的时候。

“哦,不好意思,下手有点重,你赶紧告诉我……”

胖熊尴尬的放手,期待着逸尘的答复。

“尊者,玉蚌姑娘求见——”

便在此时,宫殿外传出胖熊属下的禀报声,尽管没有进来,可声音却很清楚。

“捣什么乱,滚……等等,你说谁求见?”

“回尊者,是玉蚌姑娘。”

“是她?”

胖熊很意外,看了看逸尘,犹豫着。

虽然惦记着玉蚌的妖娆,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有关碧寒宫宫主的消息。

“让她进来,我们回避就是。”

逸尘轻声传音,又朝胖熊挤挤眼睛。

“呃……那个谁,你去请玉蚌姑娘,对了,可别怠慢了。”

胖熊支走属下,转过脸对逸尘说道: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?”

玉蚌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,本想找个理由打发走,却见逸尘使眼色,只好耐着性子照办。

“如果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情,你怕什么?”

逸尘眨巴着眼睛,似笑非笑的看着胖熊,眼神有点猥 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