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你少骗我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有什么好怕的……你,哼!”

胖熊忽然想起,自己曾经和玉蚌有一腿,一定是被逸尘误会了,不由得狠狠地瞪了逸尘一眼。

“放心,我不会让那个玉蚌姑娘看见的。”

逸尘说完,手挽飘然,当即走到宫殿后面,施展隐身之术,将自己和飘然的身形隐匿。

上一次对阵雪猿,飘然考虑到处境危机,没有配合,导致逸尘放弃隐身之术。

现在不一样,飘然走到逸尘的心思,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,自然乐于配合。

“小子,有两下子嘛。”

目睹逸尘和飘然的消失,胖熊点点头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不管逸尘的隐身之术有多熟练,要想从冰极之川逃走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胖熊放下心来,静等玉蚌前来。

“哟,大白熊,架子好大呀。”

随着一声莺语般的嗔怪,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,缓缓走进宫殿。

曼妙身材,娇滴滴的声音,面容妖冶,一步三摇,只是两扇类似翅膀,却又黑不溜秋的硬壳插在背上,显得不太协调。

“玉蚌妹妹,好久不见,更加水灵了……那个谁,没你的事了,滚远点。”

胖熊硕大的身躯,行动起来倒是十分矫健,伸手到硬壳地下,托住玉蚌盈盈一握的细腰。

忽然想起,逸尘和飘然二人还在不远处,胖熊顿觉别扭,慌乱之下手一松。

“唉哟,你这是要害死我啊……”

原本就着胖熊的手劲,将身体依靠到他身上,却不料被胖熊撤去了力道。

一不留神,玉蚌那妖娆的身子失去了平衡,趔趄了两下,发出一声惊叫,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,连忙按在了自己的腰上。

“对不起,玉蚌妹妹,我帮你揉揉。”

胖熊一见,知道玉蚌的腰扭了,一边陪着小心,一边将肥嘟嘟的大手,抓住了玉蚌的腰肢。

一股莫名的香气飘来,看着玉蚌迷离的眼神,胖熊立马就心旌荡漾起来。

“上面点,嗯,再上一点……讨厌,大白熊你要干嘛?”

玉蚌夸张的娇笑着,身体在胖熊大手的摸索下,花枝招展般的扭动着。

身为战王强者的玉蚌,哪有那么容易把腰扭了,只不过借机诱惑胖熊而已。

“呃,胖熊失礼了,玉蚌妹妹请坐。”

刚才还是一脸的急不可耐,忽然之间就变得庄重起来,胖熊的控制能力还是不错的。

“咦……吃什么药了,大白熊变成了熊宝宝。”

被胖熊半拥半推的弄到椅子上,玉蚌一脸的错愕。

以往每次来,胖熊都是上下其手,即便遭到玉蚌的呵斥,也尽可能的多蹭几下。

可今天不同,胖熊主动放开了玉蚌,还是在玉蚌卖弄风骚极力配合之下,简直让玉蚌不敢相信。

“你如今是沙光之皇面前的红人,我不过是败军之将,实在不敢造次。”

胖熊苦笑着,目光依然停留在玉蚌的某个部位。

要不是逸尘和飘然躲在暗处窥视,胖熊才没有这么老实呢。

“好吧,说正事。”

或许是胖熊的表演足够逼真,玉蚌也叹了一口气,收起之前的放荡。

推己及人,玉蚌能够理解胖熊的憋屈,只不过立场不同,除了同情之外,玉蚌也没有什么可安慰的。

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,玉蚌看似随意的问道:“有一男一女两位医者,进了冰极之川,在哪儿呢?”

“一男一女……”胖熊暗暗吃惊,这不是说逸尘和飘然吗。

沙光之皇的消息果然灵通,逸尘前脚刚到不久,玉蚌就闻风而至。

奇怪的是,胖熊接受沙光之皇的任务,少说也有两年的时间,被‘请到’冰极之川的医者,不下于五百位,从来也没见玉蚌关心过。

玉蚌忽然间对医者感兴趣了,不只是心血来潮,还是另有原因。

“你不会告诉我,没有这两个人吧。”

玉蚌嫣然一笑,目光却如同利剑一般刺向胖熊:“我要见见他们。”

逸尘和飘然在和雪猿交手的过程中,被胖熊释放出的引力弄进了冰极之川,这个消息绝不会出错。

“有是有,可是……”胖熊扭过头,避开玉蚌的目光,支吾道。

要是玉蚌早点过来,胖熊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玉蚌。

但是现在不行,绝对不行!

胖熊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,一股脑儿的都告诉了逸尘,这中间还牵扯到沙光之皇的计划。

若是被玉蚌知道,告到沙光之皇哪儿去,不要说胖熊吃不了得兜着走,就连冰极之川的老老小小,都得跟着完蛋。

要是不答应,又会引起玉蚌的怀疑,胖熊曾经说过不会尽数斩杀医者,似乎没有理由阻止玉蚌见到逸尘。

“可是什么?这两人是重要人物,关系到沙光之皇的计划实施,必须得灭了他们……”

玉蚌声色俱厉,却发现胖熊目光闪烁不定,不由得恼怒起来:

“大白熊,别跟我说你要留住他们的小命,这绝对不行!”

对于胖熊的为人,玉蚌自认为非常清楚,为了冰极之川的子民,以及冥河水族的安宁,胖熊不惜放弃自己的尊严,对沙光之皇俯首称臣。

如果胖熊坚持不杀医者,以玉蚌的修为实力,根本改变不了,一旦惊动沙光之皇,玉蚌又觉得自己太过无能。

这才提前把沙光之皇的计划抬出来,让胖熊自己掂量一下分量。

“我和他们非亲非故,就算想留,又能留得住么?”

胖熊冷冷一笑,脸上的肌肉变得有些僵硬。

“那就好,大白熊真是识时务,把他们带过来吧。”

“玉蚌妹妹,带不来了……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们已经死了。”

“你少骗我!”

玉蚌一听火冒三丈,直接从椅子上蹦起,径直站到胖熊面前。

小脸涨得通红,手指差点就戳在了胖熊的鼻子上。

刚刚还夸赞胖熊识时务,却不料这家伙居然学会了忽悠,太可恶了。

“我没有骗你,他们真的死了。”

“胡说!你没有亲手杀过一位医者,别以为我不知道,赶紧的……”

“不是我杀的。”

胖熊两手一摊,十分无辜的表情。

“那是谁杀的?”

玉蚌不信,厉声喝问。

“是……玉蚌妹妹,这是冰极之川的事务,你能不能不插手?”

胖熊紧蹙眉头,声音中透出一副底气不足。

逸尘和飘然二人明明活着,胖熊却说被杀了,睁着眼睛说瞎话,自然缺乏底气。

“逸尘,你说胖熊能糊弄过去么?”隐匿身形不被外人所知的飘然,悄悄传音给逸尘。

“先看看再说,胖熊应该不会出卖我们。”逸尘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尽管还不清楚胖熊,要通过什么办法应付玉蚌,但凭直觉就给了胖熊一份信任。

“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不能仅凭你一句话,我就信了你。”

玉蚌紧追不舍,用疑惑的目光盯着胖熊。

收留数百位医者,再加两位也不嫌多,若是胖熊所言属实,那一定另有隐情。

“唉,都是我疏于管教……那个谁,把雪豹给我提溜过来!”

胖熊唉声叹气,大声命令宫殿外的属下。

“雪豹,就是那个冥河水族的叛将?”

玉蚌将信将疑,可话已至此,也只好等待了。

不多时,一位冰极之川的将领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人进入宫殿。

“尊者,雪豹带到。”将领把雪豹将军往地上一扔,在胖熊的示意下退出宫殿。

“这是……”玉蚌微微一愣,这个人满脸血污,整个脑袋肿得跟一只皮球一样,一下子还真是难以认清。

“蚌精?”雪豹将军抬头一眼,失声叫道。

多年前,就是因为玉蚌和虾王,带着沙光之皇的命令,前往海狮一族向雪豹将军问罪,被雪豹将军提前得到消息而逃之夭夭。

虽然玉蚌的修为实力不如雪豹将军,但人家代表的是沙光之皇,就算雪豹将军胆子再大,也惹不起玉蚌。

别看他嘴里一句一个蚌精,实际上,雪豹将军对玉蚌还是很惧怕的。

“闭嘴!你要是再乱叫,我割了你的舌头!”一声娇喝,玉蚌怒气冲冲:

“雪豹,你这个叛将,要不是看在大白熊的面子上,我早就把你送到沙光之皇那儿接受惩罚了。”

打量了半天,玉蚌也没认出对方,可听了蚌精两个字,玉蚌立马就确认了雪豹将军的身份。

在沙光之皇帐下共事多年,雪豹将军一直对玉蚌不服,认为自己的修为实力远远超过对方,却偏偏不如玉蚌的官职高。

玉蚌仗着沙光之皇对自己的信任,习惯了耀武扬威,特别是在雪豹将军面前,更是颐指气使不可一世。

不能说是玉蚌和雪豹将军过不去,主要是雪豹将军一见到玉蚌,既不以官职敬称,也不肯直呼玉蚌,却称呼蚌精加以羞辱,这可是冥河水族中,唯一敢在玉蚌当面这样叫的。

“放肆!”胖熊帮着玉蚌,对雪豹将军严加呵斥。

“小的不敢,不知尊者将属下唤来所为何事?”

雪豹将军不看玉蚌,直接对着胖熊磕起头来。

“雪豹,你是不是斩杀了两位医者?”

玉蚌知道雪豹是莽汉一个,也不计较他对自己的态度,便不等胖熊开口,就抢先发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