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就亲一个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玉蚌妹妹果然有情有义,胖熊谢过了!”

在胖熊眼里,玉蚌未必如她所说的那样仗义,否则就不会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了。

不过,目前局面下,玉蚌越早离开越好,免得耽误胖熊从逸尘那儿了解情况。

“言不由衷,好吧,来,亲一个……走了。”

嘴里说着的同时,玉蚌踮起脚,双手捧住胖熊的大脸,撅起嘴在胖熊脸上蜻蜓点水似的啄了一口。

不等胖熊回应,就迅速放开,扭动着腰肢,风摆柳般的往宫殿大门走去。

这一次来冰极之川,事情办得出乎意料的顺利,玉蚌必须尽快离去,不然的话,迟早会被胖熊看出点什么。

接到逸尘和飘然落入冰极之川的报告,玉蚌根本就没有禀报过沙光之皇,更不存在‘旨意’一说。

鉴于逸尘在寒冰城,救治黎大人的精彩表现,玉蚌就将他列入必杀名单,只不过自己的修为实力有限,难以得手罢了。

玉蚌知道胖熊的秉性,正愁着如何迫使胖熊就范,却听到了逸尘已死的消息,不由得心花怒放。

装模作样的盘问雪豹将军,也只是做个样子,玉蚌压根就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。

只要逸尘被杀的消息属实,不管是雪豹将军出手,还是胖熊所为都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玉蚌没有亲自出手,而逸尘已经丧命。

若是由玉蚌斩杀逸尘,势必会引起玄冰王国王族的某些人忌恨,对玉蚌接下来计划的实施,会造成人为的障碍。

周旋于冰极之川,玄冰王国,以及冥河水族之间,对于一介女流的玉蚌来说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唯有事事小心,处处谨慎,方可安然无恙。

“出来吧。”

展开精神力,确认玉蚌以及走远,胖熊才对着宫殿后面叫道。

“白熊尊者,搅了你的好事,还请见谅。”

逸尘现身抱拳,笑嘻嘻的说道。

几次欲.火焚身,几次强行憋住,到现在还是满脸涨红,胖熊的囧样没有逃过逸尘的眼睛。

“咳咳……你应该相信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

干咳几声,勉强摁下心头的欲念,胖熊总算定下心神。

虽然说被逸尘和飘然窥视,心里老大不爽,但玉蚌的到来,也证明了胖熊所言非虚。

“白熊尊者能够念及苍生,逸尘深感敬佩!”

逸尘这句话发自内心,没有半点做作。

不管是站在冰极之川,还是冥河水族的角度,胖熊都没有必要冒着和沙光之皇交恶的风险,保全那些看似毫不相干的医者。

就算将留存于冰极之川的数百位医者尽数杀灭,也不会给胖熊带来任何威胁。

相反,还能因此换取沙光之皇的信任,对于冰极之川而言,有着极大的好处。

但是胖熊并没有那样做,而是竭尽全力使医者们有机会活下去。

甚至为了让玉蚌不再把注意力放在逸尘身上,不惜联合雪豹将军,一起欺瞒玉蚌。

“别说没用的,咱们接着讲碧寒宫宫主的事情。”

“你想知道哪些?”

“有关宫主的一切,我都要知道!”

一万年了,虽然水映月没用出现,但有了碧寒牌的消息,胖熊也足够兴奋了。

信物来了,主人还会远吗。

“水姐姐被囚禁在万木之源的大阵以内……”

逸尘为了寻找玄木精,无意中将被困于七星拱斗大阵中的水映月救出。

虽然水映月对此非常感激,但逸尘当时却毫不知情。

“你是说宫主没有陨落……万木之源,落英山脉的那个吗?”

不等逸尘说下去,胖熊圆球般的身躯,就直接滚到了逸尘面前。

两只铜铃大的眼里,露出炽热的光芒,把逸尘和飘然笼罩起来。

既然是囚禁,就说明还活着,如此大的喜讯,怎能让胖熊保持淡定。

“急什么,水姐姐早就不在万木之源了。”

被胖熊的目光炙烤,逸尘顿觉压力重重。

“那宫主在什么地方?”

胖熊紧追不舍,尽管没有去过万木之源,但他知道那个地方。

刚想召集人手,去万木之源营救水映月,却又被逸尘否定了。

“我也不清楚……”

一共好像才见过一次面,还是几年前在萨特王国的山洞中。

只知道水映月回到了玄冰王国,却不清楚具体位置。

“什么叫你不清楚?你必须清楚!”

也不知道是逸尘说话太慢,有意折腾胖熊,还是胖熊情急之中,屡屡打断逸尘的话。

总之,听到胖熊耳朵里的,一会儿是好消息,感觉水映月就在附近,一会儿又啥也没有,水映月是杳无音讯。

胖熊硕大的脸庞上,汗珠滴滴答答的往下直落,赤红的双眼瞪得滴滚溜圆。

“我干嘛要清楚,你有本事自己去找。”

逸尘避开胖熊的目光,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翘起二郎腿,用手指在膝盖上轻轻的敲着,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。

“你……小祖宗,胖熊求你行行好,我都等一万年了。”

胖熊想要发作,又怕失去了水映月的消息,只能强压怒火,低声下气的央求。

“不对呀,我知道的是,青帝哥哥和水姐姐情投意合,怎么又冒出你来?”

逸尘夸张的做出一个鄙夷的表情,冷笑着说道:“你不是和那个玉蚌妹妹卿卿我我吗?”

胖熊越是急得火烧眉毛,逸尘越是沉住气,憋得一旁的飘然,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胡说!宫主是我主人,也是我最敬重的人,我等她回来,是为了冥河水族。”

冷静的时候,胖熊也能保留理智,就像之前面对玉蚌一样,轻松化解危机。

但是,太在意水映月的消息,使得胖熊产生了患得患失的心理,说起话来口不择言。

“跟你开玩笑的,看在你刚才帮我瞒住玉蚌的份上,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水姐姐的事情。”

折腾的差不多了,再继续下去,恐怕胖熊就要崩溃,逸尘便收起戏谑的神情,正色道:

“水姐姐应该就在玄冰王国,只不过,你不能去找她。”

“真的……为什么?”

胖熊怀疑的看着逸尘,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,却依然一头雾水。

水映月是碧寒宫宫主,如果回到玄冰王国,应该着手管理冥河水族才对,胖熊身为水映月的左膀右臂,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呢。

碧寒宫,表面上说起来,算是在玄冰王国的境内,可实际上,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,跟玄冰王国并无太大关联。

问题是,碧寒宫已经在沙光之皇的控制范围之内,一旦水映月出现,沙光之皇必然有所行动。

如果水映月被困万年,其修为不仅无法提升,甚至有下降的可能,如此一来,岂不是危机将近。

“很简单,水姐姐不愿意露面,一定是有原因的,你要是跑出去一咋呼,弄得人人皆知,反而害了水姐姐。”

逸尘也不知道水映月的具体情况,但既然她没有与胖熊联系,就不能让胖熊到处寻找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

仔细一想,胖熊觉得逸尘说得有理。

沙光之皇已成气候,并不是水映月一人能够对付的,加上水映月对冥河水族的情况,不是十分了解。

仓促出手,只能给冥河水族带来更大的灾难。

只不过,水映月无论是修为,还是地位,都不是逸尘这样的战王强者可以比拟的。

仅凭逸尘模棱两可的解释,胖熊心里的纠结并不能解开。

“确实,你应该怀疑,不过,我说出水姐姐的消息,是看你对她忠心耿耿。”

为了打消胖熊的疑虑,也为了给胖熊吃下一颗定心丸,逸尘考虑了一下,说道:

“传闻中,由于西方大帝金收的一句话,使得水姐姐失踪甚至陨落,差点造成了几位大帝级别的超级强者失和。

真相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儿,以水姐姐和青帝哥哥的感情,怎么可能如此禁不起考验……”

当时,水映月在落英山脉的万木之源,被困入七星拱斗大阵,而青帝则遭到一股不知名的巨大引力,同样失去了自由。

此二人的销声匿迹,让传闻有了令人信服的理由,久而久之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水映月陨落,青帝殉情。

“这么说来,你不仅认识宫主,还知道青帝了?”

胖熊沉吟片刻,抬头问道。

水映月也好,青帝也罢,尽管算得上风云人物,却也是万年之前的事了。

逸尘才二十左右的年纪,即便听过传说,也不会对这件事有着自己的看法。

能够得到碧寒牌,不管是通过什么方法,都是一场机缘,胖熊原本以为只是巧合,让逸尘无意中获得了水映月的‘遗物’。

但现在看来,逸尘似乎和水映月之间,真的有过接触。

“我能说认识更多吗?”

逸尘撅了撅嘴,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东方大帝木芒,南方大帝火融,西方大帝金收……”

屡次被胖熊看低,逸尘憋屈至极,一连串的说出几位万年前的最强者,唬得胖熊一愣一愣的。

“呃……等等,让我说,还有北方大帝水疆,以及他们的师尊五行帝尊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