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留她性命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心里一高兴,胖熊度逸尘的态度亲切多了,肥嘟嘟的脸庞上,几乎都堆满了笑容。

“那好,你把我们送到玄冰王国的王宫。”逸尘见时机已到,便提出要求。

“可我不知道宫一波府邸的具体位置……”

胖熊挠挠头说道,从来不关心玄冰王国的事情,连宫一波的情况,也是逸尘告诉他的,自然不会清楚宫一波的府邸方向了。

“没事,到了王宫之内,我自己找。”

“这……我能不能不去王宫?”

胖熊面露难色,生怕自己和玄冰王国的王族搭上关系受人以隙。

既然沙光之皇插手玄冰王国事务,就一定会派人潜入王宫,逸尘说过不能打草惊蛇的。

“你不是超级强者么,随便施展一点手段就行,又不用你本人亲自前往。”

逸尘鄙夷的看着胖熊,提醒道:“你一个意念就能把我和飘然弄到冰极之川,居然……”

冰极之川和王宫之间距离不近,逸尘不希望在路上遇见麻烦,以致于耽误了自己的行动计划。

“嘿嘿,我怎么没有想到呢?”

“这就是水姐姐不把碧寒牌送给你的原因。”

调侃归调侃,胖熊也不会计较,当即施展超级强者的手段,将逸尘和飘然送出冰极之川。

一阵风声呼啸,等逸尘和飘然回过神来,已然出现在玄冰王国的王宫之中。

唰~~

逸尘意念一动,一道隐形结界瞬间形成,把自己和飘然笼罩起来。

“这……”飘然刚要询问,就被逸尘打断。

“不要大声说话,王宫重地小心为妙。”

看着四周高耸的宫墙,以及远处巡逻的侍卫,逸尘先定定神,判断自己所处的大致位置。

第一次进入玄冰王国王宫,一时难以辨别方向。

宫一波曾经说过,自己是府邸靠近王宫的西北角,相对较偏。

倏~~

就在逸尘适应周围环境的时候,忽然一条人影窜过。

尽管没有鼓动风声,也不曾引起侍卫们的注意,但逸尘的精神力超强,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。

“走,跟上去——”逸尘和飘然说了一声,随即展开身形,尾随着人影掠过的方向急速追赶而去。

笼罩在逸尘和飘然二人周围的,是一个可以一定的隐形结界,从里面能够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情况。

但是,两人的身体隐藏在结界之中,外面的侍卫是无法窥知的,即便是结界本身,也不会出现在侍卫的眼中。

这是逸尘晋升王者之后,从大五行诀中新掌握的隐匿手段,虽然还不能做到,将周围的环境完全引为己用。

不过,瞒住超级强者境界以下的修武者,还是绰绰有余,就算是面对战王强者,也不会露出破绽。

“这是通往宫一波府邸的路径?”飘然轻声细语,悄悄问道。

逸尘说过,要进入冥河,必须从宫一波府邸的水潭找到入口。

可此刻夜深人静,就算有人经过,逸尘也不可能现身探问。

看着逸尘一副谨慎的模样,飘然以为是要去宫一波的府上。

“不知道,但前面那个人就是王者杀手。”

逸尘一边和前方的人影保持一段距离,一边小声的回答:“应该是和玉蚌搭档的那位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在回风岩,飘然和逸尘一起受到王者杀手的袭击,对于对方的面容,多少还有些印象。

只可惜,人影跑得太快,飘然根本看不见对方的脸,自然就无从判断了。

而逸尘不仅认出对方是王者杀手的身份,而且还说的玉蚌的搭档。

如此说来,胖熊口中的玉蚌妹妹,也是王者杀手中的一位。

问题是,飘然躲在胖熊的宫殿后面,窥视过玉蚌和胖熊的谈话,压根就没把玉蚌和王者杀手联系起来。

原因很简单,王者杀手虽然蒙面,但身材与玉蚌相差太大,即便易容也不能改变身材吧。

“我用了千里追踪散,无论如何变形化妆,都不能改变身上的味道……”

逸尘告诉飘然,在回风岩和王者杀手交手的时候,他就趁着对方不注意,将千里追踪散留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千里追踪散,主要成分是忧郁蛇狐的涎液和发出骚味的腺囊,再辅以其他药物制作而成。

无论是谁一旦被沾上,哪怕是一丁点的千里追踪散,不管逃到什么地方,在十年八年之内,都难以去除身上的特殊气味。

从落英山脉的天之眼,斩杀忧郁蛇狐所得到的东西,被逸尘放置在日月空间好几年,总算派上了用场。

玉蚌进入胖熊宫殿的时候,逸尘就闻到了千里追踪散的气味,从而确认玉蚌就是王者杀手之一。

怕胖熊知道之后,无意中走漏风声,逸尘几经犹豫,还是没有告诉胖熊。

“王者杀手是沙光之皇派来的,为什么要冒充宫一鸣和慧颖呢?”

飘然不解,冰如风明确告诉宫一波,说看清了王者杀手的面容,一位是玄冰王国的大王**一鸣,另一位则是宫一鸣的未婚妻慧颖。

这中间到底存在什么猫腻,飘然一时想不清楚。

“这个问题可以慢慢想,目前要紧的是,看看这位王者杀手要去哪里,想干什么。”

逸尘说话的同时,速度明显缓了下来。

前面的人影逐渐变大,逸尘仔细一看,发现对方腋下夹着一个人,身形较为瘦小。

正是由于多了一个人,才使得人影的行进速度变慢,但依然十分迅捷。

人影一边悄无声息的前行,一边打量着周围,还不断地变幻路径,迂回前进。

逸尘和飘然二人,小心翼翼的跟着,不敢靠的太近,怕引起对方警觉。

飞越网宫内的一幢幢宫殿,偶尔落到地面,沿着宫殿之间的通道,绕来绕去,一看就知道,此人对宫殿内的路径非常熟悉。

七弯八绕了好一阵子,人影尽可能的避开王宫侍卫巡逻时的路线,专门找一些相对偏僻的小巷移动。

嗖~~

轻微的风声掠过,一条纤细的人影,出现在一座宫殿的墙角处。

“虾王,得手了?”逸尘听得出来,这个声音是从玉蚌嘴里发出。

“嗯,玉蚌,你把她交给宫一冷,治好她以后严加看管。”

被玉蚌称呼为虾王的人影,将腋下的那个人递给玉蚌,并吩咐道。

“你确定她的身份了吗?”

“不会错,我先走了,你小心,别让宫一冷看出破绽。”

说完,虾王身形一晃,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“我们跟着玉蚌……”

逸尘暗中传音给飘然,告诉她自己的决定。

唰~~

玉蚌查看了宫墙周围,没有发现异常情况,这才将身子一扭,直接窜入宫殿之内。

逸尘和飘然二人随后进入,在保证不被发现的同时,关注着玉蚌的动向。

“王子殿下,我回来了。”

一个房间内,玉蚌娇媚的声音响起。

“玉美人……这是什么回事儿?”

一声惊叫之后,房间内暂时平静下来。

“王子殿下稍安勿躁,听玉蚌慢慢告诉你……”

或许是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慑,那位王子殿下并没有发出声音。

只有玉蚌一人,用她那特有的魅惑之声,缓缓向王子殿下说出事情缘由。

玉蚌告诉王子殿下,擒获的这人是一位杀手,修为实力已经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。

由于发现了玉蚌的身份,才被虾王施毒以后抓住,暂时没有把消息泄露出去。

把此人带到王宫,是希望王子殿下设法施救,此人以后有用,不能让她丧命。

“这个人的脸……”

良久之后,王子殿下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似乎充满了意外和惊讶。

“杀手,是不以真面目示人的,你不用怕。”

玉蚌笑意盎然的安慰道。

“需要我怎么做?”

看着躺在地上的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庞,王子殿下有些紧张。

纤细的身材,灰色的衣物,配上一张无法辨认的脸,在这夜半时分,给王子殿下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

即便处在自己的地盘以内,王子殿下也很难淡定,两条腿不自禁的颤抖着,身体也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的。

“帮她解毒,留住她的性命。”

玉蚌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你不要告诉医者,她的杀手身份,否则会泄露消息。”

“玉美人,要不,你和我一起去?”王子殿下神魂未定,央求道。

“不行,我今天晚上还有事,不能留下来陪你。”

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强硬,玉蚌转而柔声说道:

“等这件事情结束以后,我会让你如愿登上储君之位……”

说话的同时,玉蚌将柔软的身体,攀附到王子殿下的身上,轻启朱唇在对方的脸颊上轻轻地一啄。

“可是,父王有旨,以生出子嗣先后,作为胜负的依据,我……”

王子殿下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玉蚌的红唇堵住了嘴。

紧紧地搂着玉蚌,王子殿下舍不得放手,两人亲昵起来。

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玉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避开王子殿下伸过来的大嘴。

“什么好消息,都没有我和你那个啥重要……”

撩得兴起,这位王子殿下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美人身上,哪有兴趣听得进其他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