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去去就来/劈天斩神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等等……唔……那个医者死了。”

玉蚌一边挣扎着,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和王子殿下所想的不同,对于玉蚌来说,宫一波的病能否治好,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医者都被杀死几百个了,多死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你是说,帮老黎治病的那个?”

漫不经心的王子殿下,总算回过神来,捧住玉蚌的脸庞,惊喜的问道。

这两年,在玉蚌和虾王的配合下,阻止医者进入王宫的事情做的非常漂亮。

根据安插在宫一波府邸的暗探提供的消息,到目前为止,并没有一位医术高超的医者,给宫一波诊治。

但是,不久前传来最新消息,说是有人让类似于宫一波病情的黎大人,重新恢复了男人本色。

宫一波大喜之下,派遣王宫侍卫长冰如风,亲率一干侍卫作为护送人员,将这位医者接到王宫。

尽管玉蚌和虾王潜伏在回风岩截杀,却是无功而返,使得王子殿下心中不安。

一旦宫一波病体痊愈,抢先让他身边的女人怀上孩子,储君之争将以宫一波的胜利告终。

“不错,就是他,被轰成齑粉,尸骨无存。”

玉蚌嘴角上翘,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,却没有将冰极之川的白熊尊者说出来,仅仅是告知对方结果而已。

“太好了!玉美人太厉害了,啵一个……”

唯一可能治好宫一波病体的医者被斩杀,简直是天大的喜讯。

王子殿下欣喜若狂,不顾玉蚌的反对,硬是将自己的嘴凑到了对方的粉脸之上。

“但是,宫一波早已派人到处寻找医者,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医者前来王宫,千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看着王子殿下一脸馋相,玉蚌轻叹一声,幽幽的说道:

“储君之位竞争激烈,一定要多加防范,以免出现变故。”

历史的经验表明,很多看似板上钉钉的事情,只是由于一个微小的疏忽,就使得结果逆转。

在大局未定之前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一切当谨慎小心。

“说得好!其实,最简单有效的方法,就是玉美人的肚子赶紧鼓起来……”

王子殿下抱着玉蚌,讪笑着憧憬着。

这句话说的最为直接,却也是十足的实话,所有的竞争最终都围绕着王族子嗣繁衍进行,整体来说还算公平。

宫一波病体未愈,即便是偶尔有个欲念,浑身都疼痛不已,更别说什么种田造人了,原本就不多的几处良田,早已变成了荒地。

可惜的是,其余的王子殿下,居然没有一位趁着宫一波颓势之机,让自己女人怀上,硬生生的浪费了大把的大好时光。

眼前的这位王子殿下,近期很是卖力,却也未见成效,加上被玉蚌的妖娆迷住,对其他女子基本失去了兴趣。

尽管玉蚌只是难得来一回王宫,往往还是来去匆匆,能和王子殿下享受欢愉的时间并不多。

但是,王子殿下已经情根深种,甚至把繁衍子嗣的希望,寄托在玉蚌的身上。

“我答应你,一定抢在宫一波病体痊愈之前,为你生出一个小王子。”

玉蚌娇羞的说着,慢慢挣开王子殿下的怀抱,双手轻轻却又坚决的推开王子殿下。

转过身,一步三扭的走到门前,给王子殿下留下一个笑脸,然后拉开门扬长而去。

“跟不跟?”暗处隐匿着的飘然,悄悄向逸尘问道。

玉蚌是冥河水族沙光之皇的属下,又是玄冰王国王子殿下的情人,这两种看似毫不关联的身份放在一起,自然会令人生疑。

若不是逸尘提前告诉飘然,玉蚌乃王者杀手之一,恐怕此刻的飘然,还要继续纠结下去。

一闪而过的玉蚌,面容与之前出现在冰极之川时并无差异,唯一改变的,是插在背上的两片蚌壳不见了。

既然能隐去蚌壳,那么,在回风岩现身时的蒙面杀手,确实可以是玉蚌本人。

“静观其变。”玉蚌的离去,并没有干扰到逸尘。

从敞开着的宫殿大门,可以看出房间内的部分情况。

那位王子殿下没有留住玉蚌,显得有些失落。

背着手在房间内来回走着,忽然定住脚步,对着门外叫道:“来人!”

“属下在——”一位打扮得干净利落的壮汉应声前来,低头施礼。

“你去把杏老请来……算了,还是本王自己去吧。”

王子殿下犹豫了一会儿,走到门口吩咐道:

“看好里面的那个人,若有半点闪失,要你的脑袋!”

和玉蚌在一起的时候,王子殿下的态度和蔼可亲,可在属下面前,却是透露着一种生杀予夺的凌厉。

即便是眼神,也如刀剑一般,寒光森森。

“属下遵命!”壮汉连头都不敢抬,只是躬身应道。

“本王不在的时候,任何人都不得入内,包括你!”

王子殿下声音未落,人影已经消失。

房间的门口,仅剩下那位刚刚直起腰来的壮汉。

“吁吁……”

壮汉对着门外的夜空,发出一连串的声音。

唰唰唰~~

忽然,十数条人影迅速围拢过来。

“飘然,我去去就来。”

逸尘传音给飘然的同时,施展隐身之术,从壮汉等人的头顶掠过,悄然进入房间之内。

“大人,有何吩咐?”

“你们留下八人守住门口,其余的……咦?”

壮汉感觉到脸上有微风拂过,微微一愣。

警惕的看了看周围,又展开精神力打探一番。

确认没有异常情况,才继续说道:“其余几位,给我在宫殿附近巡视,有任何风吹草动,立即汇报。”

回转身,刚要关上房门,又有微风吹过,壮汉不再犹豫,猛地将房门关紧。

“大人,殿下的房内……”

见壮汉如临大敌般,有人不解的嗫嚅着。

王子殿下不在房内,干嘛要许多人呆在门口守着,以前好像不曾有过。

“大胆!不该问的少问,当心自己的脑袋!”

壮汉厉声喝道,站在门外一动不动。

虽然在关门的时候,偷偷往里面看了看,但壮汉并没有看清里面的具体情况。

既然王子殿下有令,当差的照办就是,壮汉甚至没有告诉属下,自己要做的事情,是看住房间内的那位伤者。

“请大人恕罪。”

“行动!”

按照壮汉的吩咐,一干人等各就各位,进入到执行任务状态。

夜半时分,原本就是万籁俱寂,连一只鸟儿都没有从上空飞过。

除了偶尔的微风,就剩下这一干人等,自己的走路声,以及呼吸声了。

“吁……”

壮汉稍稍松了一口气,之前感觉到的微风确实存在,并非意外发生,是自己过于谨慎,有点草木皆兵了。

半个时辰过去,宫殿的不远处传来走路和说话的声音。

壮汉猛地一惊,正要前往查看,却听出那是王子殿下的声音,便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

“杏老,等你把这个人救醒,确保她生命安全之后,本王一定重重有赏。”

王子殿下态度诚恳,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。

“王子殿下,杏叟不要赏赐,只希望能离开王宫就好。”

逸尘不用见到对方的面容,仅听声音就能知道,此人便是落英王国花木济世堂的杏老。

怪不得冰极之川没有发现杏老的身影,原来老爷子早已进了王宫。

“本王怠慢了你?”

王子殿下似有不悦,却尽可能的保持淡定。

“殿下言重了,这半年来,杏叟无功受禄已是不安,若说怠慢实在是折煞老朽了。”

杏老瘦削的人影,出现在逸尘眼前不远处。

尽管步履从容,但逸尘还是感觉到杏老的焦虑和疲倦。

“本王热衷医术,慕名求教,只有杏老这样的前辈,才有资格做我的老师,还请杏老莫要推辞。”

“王子殿下,老朽医术不精,能说出来的都已经倾囊而尽,最呆下去已是黔驴技穷。”

一个要留,一个要走,王子殿下和杏老一边走路,一边就去留问题各自争辩。

原来,去花木济世堂请走杏老的,不是宫一波的人,而是这位王子殿下。

听杏老的意思,应该不愿意一直留在王宫,甚至是去意已决,奈何王子殿下强留不放。

“好了,杏老不必谦虚,眼下这位患者昏迷不醒,本王束手无策,只好劳动大驾……”

王子殿下转移话题,结束了争辩,并带着杏老到了大门前。

“殿下。”壮汉上前迎接,其余一干人等闪至两旁待命。

“开门!”王子殿下脚步不停,命令道。

吱呀——

壮汉推开房门,躬身静等王子殿下入内。

“杏老请!”

“殿下请!”

拗不过王子殿下的坚持,杏老迈步走入,王子殿下则跟在杏老后面。

及至二人进入,壮汉又从旁边伸出手,将房门关上。

“王子殿下,你说的患者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这儿……啊?”

嘭~~

一声巨响,房门被王子殿下一脚踹开。

铁青着脸的王子殿下,目光阴沉得要滴出水来。

虎视眈眈的看着壮汉,怒吼道:“人呢?”

“属下在。”壮汉垂首答道。

心里不免疑惑,王子殿下这是怎么了,这么多的属下站在门口还没离去,难道看不见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